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98章 召见,殿下亲自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楚西风虽然对王妃娘娘有所抱怨,可是,他也非常清楚殿下是放不下那个女人的。他当然也希望他们两个人早点合好,免得殿下成日绷着这张玄冰脸,底下的人全都心惊胆战着。

要知道,王妃娘娘在府上时候,大家多轻松呀。殿下发再大的火,只要王妃娘娘说几句好话,基本就没事了。

可如今,别说其他人,楚西风自己都小心翼翼着的。

借着天徽皇帝召见的机会,他去把王妃娘娘接回来,就说是殿下派他去的,王妃娘娘也该让步了吧?

见秦王殿下不说话,楚西风又试探地问,“殿下,属下去了?”

这时候,百里茗香却突然开了口,“殿下,不如您从北宫门进宫吧,顺道去接王妃娘娘?”

秦王府离南城宫近,韩家离北宫门近。如果把韩芸汐接来秦王府,就得走南宫门,如果龙非夜过去找韩芸汐,那就得走北宫门。

其实,路程是一样的,关键在于韩芸汐来,还是龙非夜去。

百里茗香终究是女人,比楚西风更了解女人,心也更细一些。

她琢磨着,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矛盾闹这么大,殿下不亲自过去接,就王妃娘娘那脾气未必会跟楚西风回来。回娘家的女人除非是心死了,否则谁不是等着夫君亲自去接呢?

如果秦王殿下亲自过去接的话,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殿下都亲自去了还有什么矛盾是不能化解的呢?

百里茗香这么一提议,楚西风和赵嬷嬷便都明白什么意思,楚西风嗤之以鼻,觉得秦王殿下不会答应,可谁知道秦王殿下竟淡淡道,“嗯,你跟上吧。”

她?跟上?

百里茗香心头大怔,受宠若惊,如果不是赵嬷嬷推了她一把,她险些反应不过来。

殿下要她跟着去!

都还没跟上呢,她的心就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秦王殿下都走远了,在赵嬷嬷的催促下,百里茗香才急急追上去,她根本不敢跟近,跟他保持三步距离。

上了马车,百里茗香很自觉地坐在车夫旁边的位置,心情一路忐忑到了韩家。

马车一停,里头就传来冰冷的声音,“去把人叫出来。”

“是。”

百里茗香当然知道,殿下让她跟来就是要她来劝王妃娘娘的。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壮大胆子,低声,“殿下,都到门口了,不如……”

可惜,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冷冷训斥,“废话作甚?还不去?”

百里茗香一颗心险些从嘴里跳出来,转身就走……不,她是用跑的。

此时,韩芸汐正自己给伤口换药呢,昨夜从徐东临那得知秦王府没动静,她也就安心了。

她琢磨着帝都出了这么大的事,龙非夜纹丝不动,想必还在坐山观虎斗。

只要他不插手,她也没什么好关心的,反正她最讨厌的就是天宁朝堂后宫这些无聊的争斗了。

见百里茗香来,韩芸汐倒是反应平静,她只当百里茗香是来劝她回去的。

“你来了正好,我这儿正少个帮手。”韩芸汐淡淡说。

百里茗香见她肩上血肉模糊的,特心疼,连忙接过纱布帮她处理,“王妃娘娘,怎么不找小沉香帮忙。”

别说小沉香了,就是赫连夫人韩芸汐都不想见,那帮人一过来就使命劝她回去,她当娘家是避风港,那帮人倒好巴不得她赶紧走。

韩芸汐没说话的,慵懒懒趴在床榻上,享受百里茗香的伺候。

百里茗香一边包扎,一边劝了起来,“王妃娘娘,回去吧?”

韩芸汐当没听到,百里茗香又道,“王妃娘娘,殿下派奴婢来接你呢?”

这话可没说满。

“殿下派奴婢来接你回去”,还是“殿下派奴婢来接你上马车进宫”两句话的意思截然不同。

然而,不管是什么意思,韩芸汐阴沉沉的脸还是舒缓了不少。

只是,她还是不出声。

百里茗香也不急着劝,小心翼翼把伤口包扎好了。别说,王妃娘娘这伤口很深,而且没有缝合,包扎起来相当费尽。

好一会儿,百里茗香才把伤口包扎好,生怕殿下在外头会等急,她连忙问,“王妃娘娘,婢女帮你收拾一下?”

“不必了。”韩芸汐拒绝了。

“王妃娘娘,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殿下都让步了,你就跟婢女走吧?”百里茗香苦口婆心起来。

韩芸汐暗想,他这也算让步?他相信她的清白了吗?

楚西风一告状,那家伙三更半夜都能找来,这会儿就不能自己来吗?

派人来接她回去她就回了吗?回去之后呢?还是不相信她,还是不解释他和端木瑶去哪了?

是要继续跟她吵呢?还是这些事情就这样算了,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既回了韩家,这些事情不解释清楚就没有回去的道理!

“王妃娘娘,那你要怎样才肯跟婢女走呀?”百里茗香又劝。

韩芸汐随口回了句,“除非他亲自来。”

百里茗香等着的不正是这句话吗?

她大喜,一把拉住韩芸汐的手,“王妃娘娘,快,你跟奴婢过来!”

“干嘛?”韩芸汐不解。

百里茗香不解释,拉着她就往外头走,一路疾步到了韩家大门口。

见了停在外头的奢华马车,韩芸汐戛然止步,这是秦王府最高规格的马车,若非龙非夜,还有谁敢用?

他真的亲自来了?

见王妃娘娘的意外和眸中难掩的惊喜,百里茗香悬着的心总算的落下了。

她低声,“王妃娘娘,你说话要算话!皇上召见你和殿下进宫,等出宫了你可得和殿下回去了。”

她不直接说秦王殿下来接王妃娘娘进宫,而是设了个陷阱让王妃娘娘往里头跳,让王妃娘娘误以为殿下真正的目的是来接她回去的,进宫是顺道而已。

不得不承认,百里茗香很聪明,可是,韩芸汐是什么人呀?这种小把戏她还看不出?一听到“进宫”二字,她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敢情是天徽皇帝召见了她和龙非夜,龙非夜顺带过来接她一起进宫的吧。

然而,她竟然鬼使神差地没有揭穿,竟还应了百里茗香一句,“嗯。”

百里茗香大喜,她就知道娘娘的脾气很倔,可是面对秦王殿下,心还是软的。

她现在就等殿下和王妃娘娘出宫的时候,再煽风点火一下下,让殿下也让一小步,那么这件事也就成了!

主仆两人正要往马车这边来,谁知道车内却传来龙非夜凌厉的催促声,“到底走不走?”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上一回来送医疗包才是第一次!

他都第二次让步了,这个女人还想怎么样?他都在车里等了快半个时辰!他差一点点就以为她不出来了!

韩芸汐戛然止步,她原本已经不想问了,可是,此时心下却凉飕飕的。

这就是他亲自来接的态度,如此不耐烦!等久了,就不会进门瞧瞧吗?

如果不是天徽皇帝召见,他还会来吗?

“殿下,王妃娘娘刚刚是……”百里茗香想解释,韩芸汐却冷厉地瞪过去,沉声问,“他只是来找我一起进宫的吧?”

百里茗香为难了,却还是硬着头皮说谎,“娘娘,等出宫了就回府。殿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在府上这几夜,殿下压根就没睡,你待会瞧瞧他那脸色,可不好看呢!”

韩芸汐阴着一张脸上前欠身,“臣妾参见殿下,让殿下久等了。”

“知道就好,还不上来!”龙非夜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

如果不是天徽皇帝召见,皇命不可违,韩芸汐估计会甩袖走人吧?

“是!”她压着怒火上车。

若是以前,她上车或者下车,他哪一次不伸手来搀一把?如今,他岿然不动坐在车里,韩芸汐都进去了,他连抬眼看一眼都没有。

韩芸汐端着恭敬的态度,低着头坐在距离他最远的位置上,疏远极了。想当初她还在他的百步之外时,都没这么疏远吧。

马车前行,车夫怕耽搁走得急,百里茗香却低声,“慢些吧,宫里不急的。”

从韩家到宫里还有点距离,至少让这主子俩多相处一会儿吧。

百里茗香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回会不会弄巧成拙,她嘴角泛起了一抹淡淡的自嘲。

车内,安静得给人一种呼吸难受的压抑感,龙非夜和韩芸汐之间的空气似乎有了重量,沉甸甸的。

不知不觉地,韩芸汐抬头看了去,见龙非夜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毕竟,百里茗香的谎言她也还是放在心上了。

这家伙到底跟端木瑶去做什么了,天山剑宗出什么事了吗?这几日他怎么过的?真的没睡觉吗?

见龙非夜似乎要抬头,韩芸汐立马又低下脑袋,龙非夜确实抬头了,而且看了过来,他的目光仍旧冰冷寒彻,却终究关注在她肩上。

只见她肩上的衣服平整洁净,基本看不出来受伤包扎的痕迹。

相较于韩芸汐,他的目光是放肆的,他很快又打量起她那张安静的小脸来,像是在审查着自己借出去的珍宝,是否完好如初。

然而,细细审查了一番,他还是一言不发,就这样两人一路沉默到了宫门口。

该下车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