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499章 秦王的挑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马车缓缓停下,该下车了。

可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却都没有动,一个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一个面无表情,看向窗外。

最后还是韩芸汐先出来,正要跳下车,百里茗香连忙拦住,“王妃娘娘,茗香搀你。”

韩芸汐没说话,直接避开从一旁跳下。她不是什么柔柔弱弱的娇花,更不是病秧子,下个车还需要人搀了?

车夫看得都无奈,之前王妃娘娘上马车下马车,哪一次不是殿下搀的呀?

这时,一直在发呆的龙非夜才缓过神来,静默下车,他瞥了韩芸汐一眼便往御书房方向走去,韩芸汐自是跟上。

百里茗香并没有跟过去,和车夫一道守着在马车这边了。

韩芸汐明显心神不定,也没注意到百里茗香没跟上,她走着走着,她都有些跟不上龙非夜,这家伙腿长,他走一步她能走两步呢。不得不说,她这才发现他之前每次牵着她走都是故意放慢步子的。

思及此,她也不追,还是照平常的速度走,可谁知道龙非夜非但没有放慢速度,反倒越走越快,于是两人的距离就这样越拉越大。

看着渐行渐远的龙非夜,韩芸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差一点点就转身走了,就他那态度,估计她突然消失,他也不知道吧。

该死的天徽皇帝,召见龙非夜就够了,召见她来做什么?

生闷气的韩芸汐一路在心里把天徽皇帝骂了无数遍,当她走到御书房门口时,龙非夜已经绷着那张冷脸等她很久了。

剩下几步路,她还是走快了。可是,她才到他身旁,他直接就进门去,又留给她一个背影。

龙非夜!

韩芸汐气得拿眼瞪他,可惜没用,人家背后不长眼睛看不到。

她大步进去,一副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样子,脸色真真比龙非夜还要难看一倍。

天徽皇帝本就非常不喜欢龙非夜的冷脸,再见到韩芸汐此时的表情,以为这对夫妻不给他好脸色,立马就郁闷了。

这次行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二人是什么态度?

“都过来坐吧。芸汐呀,这一回被吓着了吧?”

天徽皇帝一边关切地问,一边往茶座上去,他召见秦王夫妇二人来并不是想质问什么,只想闲聊聊而已。

“没有。”韩芸汐答得很干脆。

她能说她真的吓到了吗?能说如果没有顾七少,她早被乱箭射死了吗?能说她看到顾七少整个后背千疮百孔,体无完肤的样子,也真的吓到了吗?

她又不是来诉苦让天徽皇帝听笑话的!

这一回如果不是龙天墨和穆清武把事态升级到“危及帝都”的高度,天徽皇帝指不定还会暗暗感谢那帮弩箭手呢!

“伤着了吗啊?”天徽皇帝又问。

“没有!”韩芸汐淡淡回答。

天徽皇帝还打算关心询问一番,韩芸汐如此干脆的回答,让天徽皇帝突然就继续不下去。

他坐下之后,打了个手势,龙非夜才在他对面坐下来。

御书房里这茶座就两个位置,韩芸汐没地方坐,天徽皇帝本该赐坐的,可是他迟迟不出声,亲自慢悠悠地泡起功夫茶。

龙非夜也不言不语的,韩芸汐就像个婢女一样站在他身后。她低着头,垂着眼,可是背还是笔直的。

天徽皇帝正要给龙非夜倒茶,龙非夜却拦住,“不敢,臣弟来。”

他倒茶的动作比天徽皇帝要优雅一百倍,“皇兄不是专程找臣弟喝茶的吧?”

他打开了话题,没理睬站在一旁的韩芸汐。

天徽皇帝倒是瞥了韩芸汐一眼,心下诧异,难不成秦王对这个女人腻味了?之前不还宠着?今日就任凭这么杵着,不管不问了?

“呵呵,朕还真是专程找你喝茶的。从黑市火药爆炸至今,朕这耳根子就没清静过。”天徽皇帝感慨道。

“皇兄为国事操劳,辛苦了。”龙非夜敷衍了一句。

天徽皇帝长叹不已,随口问了句,“那帮弩箭手可有线索了?”

“这得问禁军才清楚,臣弟也在等消息。”龙非夜推得一干二净。

天徽皇帝突然发怒,“禁军那帮饭桶,瓮中捉鳖都还找不出人来!朕给穆清武三天的时间,再没把人揪出来,朕就废了他!”

龙非夜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这也怪不得少将军,臣弟亲自找了一整日,也没找着人。”

这话一出,天徽皇帝就诧异了。

除了太后寿宴哪一回,秦王权倾朝野,却从来都不会在他面前偏倚哪一方势力。而今日他竟替穆清武说好话了?

这几日他明明一直待在秦王府里没什么动静,哪来的找了一整日?再者,穆清武手下的人倒戈,险些要了韩芸汐的命,这家伙不记仇吗?

“不怪他?禁军中竟出现倒戈的叛徒,这是多严重的事,朕能不怪他?”天徽皇帝愤怒的拍桌子。

龙非夜倒是不痛不痒,“手里的兵那么多,岂能面面俱到,每个人都顾及到,难免的。皇兄要办他,也得等这波事过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

天徽皇帝眼底闪烁着丝丝复杂,秦王看似置身事外,态度中立,可话里分明是一直在维护穆清武。

难不成秦王府和穆将军府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徽皇帝喝了几杯茶,才又开口,“昨儿夜里兵械库那边的事,你知道了吧?”

“火药岂是那么容易能得的?依臣弟看,这事情和黑市那一回……相差无几。”

天徽皇帝最关心的莫过于这件事了,他急急问,“你什么意思?”

“能拿到火药的也就两国军方,穆将军不会愚蠢到在自家门口点火药吧?”龙非夜轻笑道。

这话外之音,无疑是怀疑上了楚家。

天徽皇帝冷笑起来,“如果是私藏,不慎引爆的呢?”

“这……”

龙非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倒也不在偏倚穆家,“这就不好说了。臣弟也只是随口猜测罢了,真相如何,还得皇兄裁断。”

可是,他之前的几句话却已经在天徽皇帝心中播下了怀疑的种子。

穆将军府手握天宁三大兵权之一,又统领了帝都十万禁军,忠于天宁是必然的,可是,到底忠于天宁何人,一直都是一个变数。

尤其是当秦王殿下的势力渐渐可以和天徽皇帝抗衡之后,这变数就更大了。

看似中立,实则最让人不省心。

直到天徽皇帝重新启用太子,父子团结对付秦王府,穆琉月嫁入东宫,穆将军的立场才明确。

在秦王面前,天徽皇帝自然暂时不会提防自己的儿子,也将穆将军府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可如今,禁军倒戈,太子一而再含沙射影,挤兑楚贵妃,兵械库爆炸,再加上秦王今日的态度……多疑的天徽皇帝岂能安心?

而龙非夜要的,就是天徽皇帝对穆家和太子起疑心!

太子被重新启用之后,早就有谋反篡位之心,只是一直缺少一个契机,这一回倒是一个好机会!

当然,太子终究还是稚嫩了些,以一己之力成不了大事,但如果穆家也有了谋反之心,事情就不一样了。只要穆家能狠下心助太子谋反,楚家再怎么折腾也捞不到好处。

龙非夜一直不动,实则一直掌控着事情的发展态势。

话说到这份上,天徽皇帝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扯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闲聊起来,龙非夜惜字如金地回答着,甚至好几次就只点了个头,只字不答。

这边聊边喝茶,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韩芸汐站得腿好酸好酸,忍不住地看了龙非夜好几次,可惜,龙非夜像是忘了她的存在,完全将她晾在一旁。

天徽皇帝当然记得她的存在,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突然让洛公公摆上棋盘,“秦王,你好久没跟朕切磋切磋了,今日要是没输,你不放你走。”

跟皇帝对弈,谁敢赢?

偏偏龙非夜敢,自小到大对弈无数次,就没输过。

龙非夜没说话,白子黑子很快对决起来,龙非夜那架势,还真没打算输。不打算输,是不是不打算走了?

韩芸汐低垂着眼睑,看着棋局,一个人安静了一个世界。

这一局棋,对决了整整两个时辰,天都黑了还没分出胜负,加上刚刚的一个时辰,韩芸汐足足站了六小时,她的小腿都麻掉了。

最后有急奏送过来,天徽皇帝才主动终止棋局,“呵呵,看样子朕今日还不得不放你走。”

“臣弟也该告退了。”龙非夜慵懒懒起身。

他走得轻松,可韩芸汐迈开步子的那刹那险些因腿软而跌倒,她还是稳住了。每踩一步,小腿都要麻痹一次,她却偏偏挺直腰板,昂首挺胸跟出去。

天徽皇帝望着远去的背影,狐疑不已。

他琢磨着龙非夜和韩芸汐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如今帝都的形势让他也没心思多管了。

一如来时,龙非夜走在前面,韩芸汐跟在后头,只是,她已经不看他的背影了,只低头看路。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到宫门口的时候才抬头。其实,她很不喜欢看他的背影,会有陌生感。

可谁知道,这一回她连龙非夜的背影都没得看了,因为,龙非夜已经上马车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