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02章 得了最大的便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家的人呢?韩芸汐呢?

军变政变,趁乱烧杀掠夺再寻常不过了,混乱之中,龙天墨百忙中竟还有心思派人过来保护,秦王妃住在韩家有些天了,关心她的人自是知晓的。可惜,龙天墨的心腹扑了个空。

人才刚离开,穆清武就派了禁军中亲信过来,无奈同样是一个人影也没见着。

其实,最早过来的并非龙天墨和穆清武的人,而是顾七少,只是,顾七少早就把韩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就没见着韩芸汐的踪影。

人呢?

这帮人当然都去了秦王府,这才知道秦王府也早已人去楼空。如此巧合,必定是秦王所为了。

龙天墨和穆清武即将攻陷宫门的时候,收到了这个消息。

穆清武没出声,龙天墨轻轻感慨了一句,“这一切……终究逃不过秦皇叔的掌控。”

秦王能提前离城,而且还撤离得这么干净,两府皆空,无疑是很早就料到他会举兵叛乱,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龙天墨总算明白,父皇这一回为何动作那么大,将穆将军府置于死地,这里头,想必也有秦皇叔的功劳吧。他知道这一局里,自己也沦为了秦皇叔的棋子,可是,他并不计较,没有秦皇叔的推波助澜,穆大将军怎么可能会被逼跳墙呢?

所有人都觉得这场兵变事出突然,他却还觉得慢了,迟了,怨恨早就在他心中发酵已久。

这边在攻宫门,那边却传来炮声,无疑,城门被攻陷了!

炮兵一到,所向披靡,何人能挡?

炮声隆隆,一时间太子军士气大振,巨大的木桩撞击得厚重的宫门砰砰大响,眼看就要被撞开了。

宫中,虽天徽皇帝在坐镇御书房,可是各宫嫔妃仆奴早就收拾了细软,纷纷逃逸,当然,也有不少忠心之辈守在御书房之外,誓死追随天徽皇帝。

此时,几个大臣和禁军统领孟战都在御书房中,无一例外苦劝天徽皇帝撤退。

天徽皇帝脸色煞白,嘴角噙血,这半年多来本就疾病缠身,今夜被这一打击,他简直是一夜苍老,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比五六十的人还年迈苍老。

听到外头兵荒马乱的声响,他藏在袖中的手不住地颤,或许是愤怒,或许是真的怕了。

“皇上,宫门眼看就要被攻陷了!还是赶紧走吧!”

“皇上,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太子和穆家大逆不道,出师无名,必不得人心,微臣斗胆建议皇上迁都西京,调中西两地精兵,包围叛军!今夜丢的不过一座城而已!”

听到孟战这么一说,天徽皇帝才从打击中回过神来。

孟战说得没错,今夜失去的只是帝都,再不走的话,他将失去整个天宁。

太子在帝都占了上风,不过是倚仗了第一炮兵,但是,天宁可不止一支炮兵。帝都,西北,中部分别各驻扎第一、第二和第三炮兵。

虽然穆家执掌步兵大军多年,可是,步兵中并非全是穆家心腹,兵变之后,各地驻军的将领自会择良木而栖,未必全在穆家掌控。

天徽皇帝终究还是稳得住场面的,当即下令撤退,谁知道,皇宫就被攻陷,东西两边宫门全都被堵死,只剩下南北两个方向可以逃走。

慌乱撤退之际,楚清歌给天徽皇帝出了个主意。

天徽皇帝当机立断,易装为太监,亦让孟战等人乔装,随身保护,混入逃窜出宫的仆奴中从北门出宫,而所有家眷仆奴全都从往南门逃,引开叛军。

就在天徽皇帝要走的时候,楚清歌站了出来,“皇上,臣妾斗胆,有个不情之请。”

大难临头,天徽皇帝可没好脾气,他冷声,“何事?”

“臣妾想乔装为您,往南门走,一来引开太子等人,二来……伺机射杀!”楚清歌认真说。

这话一出,众人才想起这位贵妃娘娘也是会武功的,而且箭术一流。

找个太监假扮为天徽皇帝引开叛军,未必能争取到多少时间,如果是楚清歌来做件事,在争取时间之余,指不定还能有翻盘的机会。

太子一死,群龙无首,事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天徽皇帝大喜,“好!只要你替朕杀了那个逆子,你便是天宁的皇后!”

皇后?

楚清歌心中泛起一抹苦楚,她巴不得天徽皇帝死在战乱中,却不得不保护他,不为别的,只因她肚子里还没有天徽的种!

“只要皇上平安,臣妾便心满意足。”楚清歌违心地回答。

天徽皇帝感动不已,紧紧握住楚清歌的手,“清儿,朕在城外七里桥头等你。”

楚清歌点了点头,不着痕迹地挣开手,转身就走……

帝都这场战火烧了整整几天几夜。

传言,叛乱当夜,太子还没有追上天徽皇帝就遇到高手偷袭,幸得一批神秘黑衣暗卫协助,才保住性命;

传言,穆大将军亲自追上天徽皇帝,杀天徽皇帝于南宫门;

又产传言,天徽皇帝没死,早逃出北城门,反倒是穆大将军在战乱中被孟战所杀……

战火烧了整整五天五夜,随着帝都的平静,不少荒唐的传言也不攻自破,事实上,天徽皇帝顺利逃离帝都,楚清歌遇上穆大将军,两人对决皆是负伤。

天徽皇帝还在逃往西京的途中,太子就在帝都称帝,一方面继续追杀天徽皇帝,另一方面积极招揽威武能臣,地方势力。

帝都一乱,天宁各方势力也都陆陆续续表态,有声讨太子誓死拥护天徽皇帝者,也有支持太子,倒戈天徽者。

然而,令人无法忽略的是,中部和江南的势力,不管是军方还是那些大郡大县,竟不约而同将秦王殿下推出来,拥护秦王殿下称帝!

一听到这个消息,天徽皇帝在马车里狠狠摔碎了一个茶杯。

“秦王!”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怒火一攻心,一口气迟迟没缓过来,最后喷了一口鲜血就昏迷了过去。

“顾太医!快,找顾太医来!”楚清歌大喊。

可谁知道,谁都没找到顾北月这个御用太医,谁都不知道兵变那晚顾北月是第一个离开皇宫的。

虽然龙天墨早就有所预料,可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握起拳头,脸色阴沉了好几日,要知道,天宁的中部虽只有三郡,却都是超级大郡,人口最多,而天宁的江南,不仅仅是天宁最富饶之地,也是整个云空大陆最富饶之地,鱼米之乡,物产丰富!

简而言之便是人丁多,粮也多。

他们父子俩斗得你死我活的,却让秦王不费吹灰之力得了最大的便宜!

天徽皇帝声讨龙天墨和穆家大逆不道,谋朝篡位,天地不容;龙天墨立马反咬天徽皇帝听信谗言,是非不分,栽赃陷害,杀害忠良。

父子俩掐得要死,秦王一声不吭,低调至极,却呼声最高,最得人心。

一个月后,天宁局势已经定局,天徽皇帝在西京城掌控了西北十郡,沿用天宁国号,龙天墨占领了帝都和东北方七郡,国号天安,而中部和南部维持原样,无人敢投靠天宁和天安,亦无人敢揭竿而起自立门户。

很快就有传言,说秦王会举兵攻帝都,且吞掉西北部十郡,搞得天徽皇帝和龙天墨都坐立不安,江南和中部的军方蠢蠢欲动。

可是……实际上有此野心者,谁都不知道秦王殿下身在何处。

帝都那夜之后,秦王殿下像是失踪了一样,再也没在公开场合露面了。

至于韩芸汐,此时还在马车上。

那天晚上帝都一暴动,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是她聪明,而相处了那么久,她已经摸透了龙非夜的手腕。

那天在御书房里听龙非夜和天徽皇帝的对话,她就知道龙非夜走哪步棋。

她正要让七姨娘收拾收拾逃离是非之地,谁知道百里军府的鲛兵突然就出现了,带她们从水路逃出城。

出城后,七姨娘她们就被安排从另一条路走,而她独自一人上了马车,鲛兵说秦王殿下要见她。

谁知道,这一走便是一个月,一路往南。

这一路倒像是游玩,沿途风景极好,时不时还能听到关于天徽皇帝和龙天墨的各种消息,只是韩芸汐根本没心思关心那么多。

她一直很沉默,一开始什么都不问,任由鲛兵们安排,她跟着走便是,无聊的时候就躲在解毒系统里,沉睡个一下午。

只是,渐渐地,她还是忍不住了。

龙非夜说要见她,人呢?人呢?人……呢!

她问了鲛兵好几次,鲛兵都不知道,只说秦王殿下交待了往宁南郡方向走。

那个混蛋不是准许她回韩家了吗?还找她做什么?找她就找她,干嘛莫名其妙这样一路让她往南,那么久都不露面?

他到底想怎样呀?

韩芸汐气得险些毒晕鲛兵逃走,可是,她竟然没有,她变得更加沉默了,什么都不问。

直到这一日,马车缓缓在一处宅邸门前停下来。

“王妃娘娘,请下车吧。”鲛兵低声禀道。

韩芸汐刚从解毒系统出来,人还昏沉沉的,听到“下车”二字也就下来了,可是,当她看到那个熟悉的大门时,顿是怔住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