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05章 他的嫌疑比较大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这么做,目的何在?

韩芸汐蹙起眉头,盯着唐离看。

唐离又问,“他明明知道你的能耐,还掺了那么多药粉,明显就是故意的,故意把你引过去!”

“咱们退一步说,如果我哥真骗了你,他真知道些什么。他为何不把证据摆出了直接告诉你?费这么大的周章作甚?那家伙就是不安好心,挑拨离间!”

韩芸汐一脸复杂,龙非夜缄默着。

唐离这话还真一点不假,顾七少就是这个意思。而正是这一点,让顾七少在这件事上悲剧了。

韩芸汐早就考虑到这两点,听唐离的分析,心中的天秤终究是倾斜了。如果是嫌疑的话,确实顾七少的嫌疑更大。

韩芸汐迟迟没出声,龙非夜盯着她看,嘴角紧抿,颇为严肃。

“所以我没胡说八道吧?”唐离又把话拉回来,叹息道,“我哥这一表人才哪里输顾七少了,你就算被男色所惑,也得被我哥迷糊嘛。”

这下,韩芸汐又眯起双眼了,可是,唐离似乎说上瘾了,又道,“韩芸汐,你是有夫之妇,凡事都得向着……”

这话还未说完,他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他的嘴巴不停地动,拼命地说,却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哑了?

韩芸汐瞥了他一眼,冷冷道,“说这么多嘴巴也累了吧,休息休息,明天再说话吧。”

她说完,挽住龙非夜的手,“走吧,去拿医疗包吧。”

龙非夜会救唐离吗? 明显不会。

虽然唐离在顾七少的事情上帮了他一把,但是,他还是觉得唐离的话太多了。

韩芸汐挽着龙非夜的手,走得也不快,一边走,一边走神着,无疑是在琢磨糜毒解药的事情。

龙非夜始终没出声,他知道,有唐离那些话,足矣。

顾七少都有本事查到哑婆婆被他囚禁在幽阁里,却没有直接带韩芸汐过去,无疑是想隐藏那一身好本事。

被弩箭手射成刺猬了,他竟还不把真本事亮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匕首入心而不死,和医城有何关系,又跟毒宗的毒蛊人有何关系?

他,非常有兴趣!

糜毒解药的事情龙非夜就这样没有再问,而韩芸汐也没有再提,或许,她心中有了判断了吧。

哑婆婆的事,是否就这样过去了。

又或许,会有真相大白的一日?

糜毒那一成解药,对于龙非夜和顾七少来说,到底是谁的福谁的祸?终究有一日是要见分晓的。

唯一可确定的一点是,龙非夜和顾七少之间,必有大事发生。

韩芸汐拿到医疗包后,拿了一瓶巩固元气的丹药给龙非夜,他的内伤她帮不上忙,至少得给他补补身子吧。

翌日,中了哑毒的唐离总算解放了,能说出话,他被吓得够呛,决定以后见到韩芸汐同她十步之远。

什么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压根就是唯秦王的女人难养也!

太可怕了!

“哥,你以后最好小心点,搞不好那天她也把你毒残了。”唐离非常认真地提醒。

龙非夜直接当没听到,冷冷问,“我师父情况如何?”

“老样子。”唐离一开口立马又否认,“不不!应该说比之前的情况好很多,因为端木瑶在。”

龙非夜重重敲扣着桌子,没出声。

“哥,天山剑宗的事不是一般的麻烦,你还是别惹事上身吧。”唐离这话可不是开玩笑了。

龙非夜点了点头,又问,“百毒门的事情可有进展?”

唐离直摇头,“如今王家都联系不上潜进去的人,想必……不容乐观。”

君亦邪离开渔州岛之后就迟迟没动静,这让龙非夜颇为不安,只是不安归不安,他依旧按兵不定,以不变应万变。

君亦邪不动,或许是好事,至少他有时间把天宁这盘棋下完……

天宁还在动荡,龙非夜和韩芸汐却在江南梅海住了下来,不似去年冬天的小心翼翼,这一回韩芸汐多少有了女主人的样子。

龙非夜给了她一批暗卫,她从唐离那里打劫了一大批暗器,淬了毒之后给暗卫们使用,并且教了他们一些基础的毒术。

当然,忙着这件事的同时,她还一直默默地琢磨着迷蝶梦。

而龙非夜除了煮茶阅卷,大部分时间都在疗伤,那么重的伤没走火入魔已经算不错了,没个两三个月是痊愈不了的。

两三个月后,韩芸汐的毒卫养成,龙非夜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天宁的局势亦是基本稳定下来。

北方一分为二成两国,以一条萧水为界限。萧水以西是天宁,都城为西京;萧水以东的天安,改帝都为天安城。

天徽皇帝立楚清歌为皇后,得到了西周皇帝的支持,传言楚清歌怀了龙种,至于是真是假,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

龙天墨立穆琉月为后,远在西山的皇后被接回宫中,传言穆琉月和皇后住到了一起,当然,是真是假,也有待考证。

这日,龙非夜跟韩芸汐说,“你……愿意回府了吗?”

“回府?”韩芸汐好诧异。

虽然龙天墨没收了天安城里不少宅邸,但是,秦王府他没有动,也不敢动。韩芸汐还听说韩家也好好的,没人敢擅闯。

即便龙天墨来请,龙非夜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去,何况是龙天墨没来呢?

回府?回哪个府?

“想回去了吗?”龙非夜又问,这家伙无疑还记着她赌气回娘家的事呢。

“回呀,走吧。”

韩芸汐不问,看他能带她回哪里去,谁知,龙非夜还真就带她出门。深秋风大,他解开自己的披风将她裹住,一如从前,牵她上马车。

马车远去了,一道火红的身影才出现在江南梅海的高墙上。红衣似火,在风中翻扬,除了顾七少,还会是谁?

在马车里龙非夜还是和以前一样,基本没理睬她,径自倚坐着翻看着几封密函,她钻到他怀里去,跟他一起看。

这些密函有来自北历的,来自西周的,来自药城的,甚至连医城都有,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耳目遍布云空。

很快,他们就进了宁南城,马车刚刚停下,周遭就一片躁动。

韩芸汐下马一看,险些愣住。

只见眼前是一座崭新的大宅邸,门口立了两尊大狮子,四米多宽的朱红大门散发出庄重威严之气,门上匾额分明写了“秦王府”三个大字。

回府,自是回秦王府,她怎么变笨了呢?

韩芸汐突然发现唐离说的一些话,似乎有那么点道理了。

龙非夜不称帝,不割据势力,却在中部最大的宁南郡建了一座秦王府,这意思可让那帮人有得琢磨了。

韩芸汐没空多看,因为周遭一帮人早就围过来了,这帮人里有高官显贵,有军中将帅,也有地方势力颇大的名门望族。

龙非夜这一处宅邸是在原本的一处行宫上翻建的,两三个月前开始翻建后,这帮人便天天来守着,就等着他露面呢!

中部和江南群龙无首,这帮人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这主儿给盼来了。

至少有十多位吧,全都是身份显赫的人物,可惜,龙非夜只一句话打发了,“本王闲惯了,管不了这么大的事,你们都回了。”

众人都还错愕着,龙非夜早就牵着韩芸汐进府了。

韩芸汐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竟撞见不少责怪,怨恨的目光。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心想,龙非夜这么闲着,骂她红颜祸水的人,估计不会少。

这宅邸不比天安城的秦王府大,也没有分那么多院子,就只有一处独立的院落,名为云闲院。

但是,云闲院里的一切竟和之前那芙蓉院的一模一样,一座神秘的宫殿,一座阁楼。

韩芸汐和龙非夜刚到,赵嬷嬷等人就都过来了。

见了韩芸汐,她们是一个比一个还开心,虽然不知道这俩主子是怎么和好的,但是,和好就好,不是吗?

韩芸汐就这样愉快的住下来了,没几日,药城三家都来函,想约谈韩芸汐和龙非夜。

无疑,他们是冲着药鬼堂的事情来的。

韩芸汐并没有忘记药鬼堂的事情,只是还没想到如何跟龙非夜说,毕竟药鬼堂的事情涉及到了顾七少,而顾七少像是失踪了,至今一点消息也没有。

龙非夜看了信函,倒是大大方方派遣楚西风去药鬼谷给顾七少带话,如果他不来,药鬼堂的事情他们就全权做主了。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很想说点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对于顾七少,她满心的复杂。撇开其他的不说,至少顾七少救了她的命呀!如果可以,韩芸汐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很快,楚西风就回来了,“殿下,王妃娘娘,顾七少没在药鬼谷,不过留了话,说药鬼堂的事情他不管了,只要按时把银子送去药鬼谷就行。”

这……可不像顾七少的做派!

“来人,约药城三家宁南药鬼堂见!”龙非夜冷冷下令。

这下,韩芸汐又诧异了,宁南什么时候有药鬼堂了?天安城的药鬼堂都还没建起来呢!

这日,龙非夜带她到距离秦王府不远的一处无名大宅,宽敞的店面,隐蔽库房还有不少厢房。

韩芸汐这才知道,龙非夜很早就令人在宁南郡建造药鬼堂了,只是停工了许久,两个月前才又复工的,如今已经全部完工,只待挂牌。

“和药城谈判后,你来挂牌吧。”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看着他,心头暖暖的,这家伙真真……有心了。

韩芸汐到处察看,龙非夜陪着,然而,当他们到院子里时,却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个决绝的声音。

“我今日就算死在这里,都不回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