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10章 渣到家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连个影都没有,韩芸汐却在人群里一眼看到了一位老朋友。

他站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冲她温柔微笑,阳光洒在他俊逸的脸上,竟明亮了整个世界。

韩芸汐不自觉笑了,恬静,放松,温暖,所有热闹喧闹都与他无关,也突然都与她无关了。

恰似四月春风拂面,恰似冬日暖阳拂照。

顾北月,好久不见!

叛军攻陷天宁皇宫之后,天徽皇帝连夜出逃,韩芸汐一直以为顾北月也被天徽皇帝带走了,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看到他。

顾北月从人群里走出来,七姨娘和百里茗香她们才看到他,至于龙非夜,自是早就看到人了。

不得不说,顾北月不怎么交际,人缘却特别好,韩家的人自是不用多说,就是百里茗香和苏小玉都很喜欢他。

大家纷纷上前去迎,然而,顾北月却在大门口冲韩芸汐作揖,“王妃娘娘,敢问贵药堂,需要驻店大夫吗?在下斗胆,毛遂自荐。”

这话一出,全场的注意力顿时全都汇聚到他身上。

驻店大夫?也就是说他愿意在药鬼堂驻店行医?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韩芸汐十分高兴,感动。要知道,像顾北月这种神医级别的人物,大可不必屈居药馆,他离开了太医院,不管是自己开医馆,还是回医学院去都是前程一片光明的。

来药馆当个驻店大夫,顶多帮来抓药的人检查下药方,提供点建议,真真是大材小用了。

不止韩芸汐,她身后一帮人都开心极了。

然而,人群里却很快传来唏嘘声。

“哈哈,太不自量力吧,看着就像个病秧子!哪像个大夫呀?”

“药鬼堂可不是随便的地儿,年轻人,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

一般驻在药馆的大夫都不怎么样,但是,药鬼堂并不是一般的药馆,驻在这里的大夫确实不能随便。

顾北月哪是“随便”的人呀?

他云淡风轻着,韩芸汐却着急,正要解释,这时候一个道骨仙风的老伯伯从人群里走出来。他只是轻轻捏了下顾北月的右肩,顾北月的肩膀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突然就垮了下去,整个人也往下蹲。

就这么轻轻捏一下而已,再虚弱的身子骨也不至于这么弱呀!

怎么回事!

众人皆惊,韩芸汐正要冲过去,却被龙非夜从背后拉住。

他说,“急什么?”

顾北月蹲在地上,一脸痛苦,也不知道是故意不说话,还是难受得说不出话。

“年轻人,很疼,对吧?”老伯伯淡淡问。

顾北月点了点头。

老伯伯又轻轻捏了下顾北月的左肩,这下顾北月的左肩也垮了,双肩耷拉着,看着特别虚弱。

老伯伯绕到顾北月背后来,像是打太极一样,轻轻推了顾北月一掌,顾北月“呵”了一声,吐了口长长的气。

“舒服些了吗?”老伯伯又问。

顾北月还是点头。

老伯伯一本正经地锊锊胡子,喃喃自语,“湿为万恶之邪也,湿伤阳,伤阳者弱、病、亡。”

他一边说,一边绕到顾北月身后去,取出了一枚金针,耍了几个诡异动作后刺入顾北月的脖子。

一把针灸都只是旋插进入,而且不会插太深,可老伯伯这一针却是刺进去的,还刺得特别深。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顾北月倒也没什么异样。

韩芸汐看得是最仔细的,虽然不放心,可是,顾北月的医术那么了得,如果被伤害了,也不至于一声不吭吧,所以,她还是先默不作声了。

过了一会儿,老伯伯又开始捏顾北月的左右两肩。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瞧,顾北月却没多少反应。然而,老伯伯将金针拔出来,只见金针居然全变黑了,黑得发亮!

这还不是最神奇的!

最神奇的是,这枚金针居然是湿的!

这下,全场都惊诧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只见顾北月缓缓站起来,耸了耸双肩,不仅仅没事了,而且整个人比刚刚看起来精神了很多,颇有容光焕发之态。

祛湿了吗?

治好了吗?

湿气是常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东西,治疗起来非常麻烦,得从方方面面入手,没个两三年好好养着,根本看不到什么效果的。

这病秧子精神那么好,难不成两三针就能除湿?

人群里立马有人问,“老人家,这算是除掉湿气了吗?”

老伯伯一脸高深莫测,不回答。

他打量了顾北月一眼,淡淡道,“风、秦艽、威灵仙、桑枝各半两,日日煎煮当茶水服用。”

他说完,拂了拂袖,淡然自若地往人群外走,大家都不自觉让开了一条道,只觉得此人必是个隐世高人。

顾北月没道谢,也到没多关心,正摸着自己的脖子,还是一脸温和。

老伯伯一步一步慢慢走,看似道骨仙风,淡定从容,心下却焦急不已,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慢了。

秦王妃早就贴出公告,广纳贤士,他在药鬼堂大门口露了这么一神手,装得滴水不漏的,秦王妃怎么还不开口留人呢?

不是该赶紧礼贤下士,请他留在药鬼堂当驻店大夫吗?

终于,老伯伯停了下来,因为再走下去,他就真走远了。

他思索了片刻,转身过来对顾北月道,“年轻人,老夫平生就收过一个徒弟,天宁太医院院首顾北月,虽然你和他有云泥之别,可是你今日也算同老夫有缘,走吧,随老夫学针术去。”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谁都没想到这老头子居然是顾北月的师父!

顾北月虽然只是五品神医,可是,这些年来医术早远远不止五品,而且他在天宁的名气比医学院那帮大夫都要大。

难不成他爷爷过世之后,他跟了这位高人?

如此说来,这位高人的医术就不得了了!

全场哗然一片,无人不惊诧,当然,最惊诧的莫过于韩芸汐他们一帮人了吧。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不长眼的人呀?

坑人坑到这份上,真真没救了。

韩芸汐他们全都沉默了,龙非夜嘴角都有些抽搐,早就看穿这老头是个骗子,只是,没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谁知道,顾北月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谦虚地笑道,“在下不才,就不高攀了。”

“傻呀你!”

“年轻人,你不会连脑子都病了吧!这么好的机会不要?”

“年轻人,你知道顾北月是谁吗?能和顾太医成为同门师兄弟,那是你的福气!”

……

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顾北月真真好脾气,轻轻叹息,也不辩解。

只朝龙非夜和韩芸汐作了个揖,便要离开。

韩芸汐原本打算揭穿那个老骗子,狠狠羞辱一顿的,可是,看着顾北月这云淡风轻的样子,突然什么怒气都没了。

他,不是怕事,只是善良,只是心怀怜悯。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低调不争,荣辱不惊。

他是她见过的修养最好的医者。

见状,那老伯伯都有些傻眼,他懂些旁门左道的医术而已,前些天收了人家一笔银子,答应人家混入药鬼堂当眼线,今日药鬼堂开业,他也只是先来探探深浅而已,偶然见这病秧子就抓住机会露一手。

谁知道,居然会遇到这么个奇葩。

虽然有些尴尬,老伯伯还是装作淡定,豁达地笑了笑,也要转身离开。

他想,这一回虽然没成功,但至少引起了秦王妃的注意,下一回再找机会制造点偶遇,要进入药鬼堂就不难了。

如是想着,老伯伯便安心地要走了。

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外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顾太医,顾太医你也来了!”

顾太医!?

一时间,围观者全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相灵气逼人的姑娘正朝顾北月走去。

“顾太医,怎么到了药鬼堂还要走?怎么,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不欢迎你?”姑娘玩笑地问。

顾北月还未开口,韩芸汐就大笑道,“怎么会不欢迎?顾太医,你刚刚才说要来药鬼堂当驻店大夫,你可得说话算话!”

这下,全场都爆炸了,这病秧子居然是顾北月?所以,那个老头子就是个大骗子!

顾北月无奈而笑,一转过身去,只见背后一帮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那个“道骨仙风”的老头。

老头趁机要溜,立马被围观的人擒住,拖到一旁去一顿暴打。

韩芸汐也懒得跟这种跳梁小丑计较,见顾北月走来,她是欢喜的,见和顾北月一道来的那个姑娘,她更加欢喜。

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默默期盼着的沐灵儿!

开业之日,她果然来了。

“王妃娘娘,若不嫌弃,顾北月愿终生为药鬼堂效劳!”顾北月认真道。

声音不大,也不霸气,却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终生”这二字,岂能随便道出,要知道,道了“终生”那便是承诺了呀!

这种话多少有些暧昧,然而都还没人细细琢磨这句话,顾北月就又补充了,“愿在下有幸,能与殿下,娘娘一道施善与民。”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没出声,韩芸汐立马就答应了,“我药鬼堂的福气!”

此时,在不远处屋顶的顾七少盯着这一幕看呢,那双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他巴不得亲自下去,甩那老头几巴掌!

是的,那老头正是他雇佣的,谁知道会渣成那样啊!

顾七少正愤怒着,却听沐灵儿大声道,“秦王妃,我应约来挑战药鬼大人的!劳烦你和药鬼大人说一声,药城沐灵儿,来战!”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