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15章 名正言顺来抓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沐灵儿这一答应,一片不可思议的嘘声。

这么苛刻的条件,相当于要她背叛沐家,背叛药城呀!这个丫头居然答应了,

这丫头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就是那些不好看沐灵儿的人们,也都动摇了,说不定今夜医药界会出现奇迹,沐灵儿会赢了古七刹。

隐身在人群里的沐英东怒得额头青筋全都浮现了。他不知道沐灵儿闹出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嗅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韩芸汐想挖他沐家的墙脚呀。

可恶!

怒归怒,沐英东还是无动于衷,他看了站在他前面的谢会长一眼,眼底闪过了一抹精芒,所有怒意都忍了。

“那……请二位开始吧。”韩芸汐笑着说。

一时间,上百号人,一百多双眼睛全盯了过来,无人不紧张,无人不期待!

制药要开始啦!

只见古七刹缓缓露出了那双瘦骨嶙峋的大手,而沐灵儿正慢悠悠的挽袖口,全场寂静,气氛紧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追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可是!

可是,沐灵儿的双手突然一晃,扫过摆在桌面上的药材放落在杵臼中,随后一手五指如弹琴一般灵动在石臼中拨动,另一手遮住臼口,没一会儿,就从杵臼取出了一颗小小的黑色药丸。

而古七刹的速度比她还快,甚至连杵臼都没用,反正在场就没有一个人看清楚的,只知道他那恐怖的双手抓了药材后幻动了一下,药材就都不见了,变成了几颗小药丸。

药丸都出来了,前后不过片刻的时间。

就这样了?

要知道,大家等了整整一天呀,就看这么一会儿?而且,还什么都没看清楚!

好坑爹!

只能安慰一下自己,也算是见识过高手制药了。

虽然大家有些扫兴,但是,心情依旧紧张呀,毕竟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沐灵儿非常有可能带来惊喜!

韩芸汐亲自接过两颗药,举得高高给大家看,这俩药丸不管是大小,成色都一摸一样,和世面上的没有任何差异。

众目睽睽之下,试药人同时服下药物,空气里充斥着紧张的气息,全场安静得连试药人吞咽的声音都听得到。

都服下去了!

只见古七刹的试药人大眼一瞪,身子一颤,立马捂着肚子往一旁的茅厕跑,那速度真真是一溜烟就不见了。

这……

百清丸是泻药,却不是单纯的泻药,见效没这么快呀,市面上的百清丸就算一口气吃上三颗,都得一个时辰左右才见效呀!

当然,此时大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因为……沐灵儿的服药者至今还没反应!!!

所以……

沐灵儿轻轻叹息一声,特坦然,“呵呵,药鬼大人,我输了。”

韩芸汐在一旁偷笑,古七刹到没什么反应。

而全场的看客,全都傻眼了。

就这样?

就这样结束吗?!

沐灵儿这么嚣张,这么自信,结果就这么输了?你丫还那么坦然?

制药的过程没看成就算了,比试的结果居然……一点悬念都没有!

沐灵儿你坑人呢?

大家等了一天呢,都非常期待着呢!

这个结果让来看戏的人全都非常无语。

古七刹意味深长地朝龙非夜看了一眼,终是走入药鬼堂。

始作俑者的韩芸汐和沐灵儿相视一眼,眼底皆藏着笑意,韩芸汐一本正经道,“沐灵儿,你输了。说话可要算话。”

看着古七刹的背影,沐灵儿心下欢喜不已。她正要开口,一个非常凌厉的声音拦住了她。

“沐灵儿,还不速速跟老夫回药城受罪!”

沐灵儿一愣,回头看去只见说话者六十来岁,白发苍苍,不苟言笑。

此人,药城长老会的会长谢德意。

这么凶,她差一点以为是她父亲来了,谁知道竟是这老头子!

沐灵儿还只是震惊,韩芸汐却立马察觉到危险了,事情闹这么大,沐英东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个节骨眼上谢会长竟亲自出面了!

药城有个长老会,长老会的成员都是药城里德高望重的药剂师,三大家族的人为主,也有其他小家族的人。

长老会有权责处理药城内部不少事务,而且对外可以全权代表整个药城。

沐灵儿因为太后寿宴的事情,就一直被长老会的人为难,沐英东也是因为抗不住长老会的压力,最后才选择囚禁沐灵儿。

虽然沐家在长老会的势力不小,可是,还占不到绝对的优势,何况,沐家难得有小辫子露出了,长老会其他势力必是勾结起来为咬着不放的。

谢会长说了“受罪”二字,无疑至今还揪着太后寿宴,沐灵儿自作主张的事儿呢!

谢会长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随即,十多名高手护卫从不同方向走出来,包围住沐灵儿。

“丫头,你已经逃了一年,马上跟老夫回去受罪!”谢会长冷声。

沐灵儿下意识后退了,韩芸汐立马护到她面前去,龙非夜虽然没动,却冷眼看着,而刚进大门的古七刹缓缓转过身来了。

“愿赌服输,沐灵儿从这一刻起就是我药鬼堂的人!谢会长难不成要人家小姑娘说话不算话吗?”韩芸汐问道。

“呵呵,秦王妃,这丫头本就是戴罪之身。我药城通缉她一年了,她许你的任何承诺都是无效的。”

谢会长语气强硬,不留余地,“秦王妃,早在比试开始之前,老夫就上门求见欲谈此事,你拒不见老夫。如今,当着大家的面,休怪老夫不给药鬼堂留情面。”

虚伪!

之前见不到,后来韩芸汐不是出来了吗?谢会长如果是真心来谈,真心来阻止挑战的事情,在古七刹来之前,多的机会找韩芸汐谈。

可是,他偏偏等到这个节骨眼上。

事情已经闹到这份上了,全场的人都关注着,沐灵儿输了,许诺留在药鬼堂的事也很快就会被传出去。

他这个时候当众来谈所谓的“自由之身”,无疑是想当众给药鬼堂一个下马威,给韩芸汐没有补救的机会,而且,想借着挑战一事的势头,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在场的看客们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子,很快就议论一片了。

隐在人群里的沐英东冷冷笑着,谢会长会亲自出面,自然是他在背后推动的。

他不会露面,等着看韩芸汐面对谢会长还能说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还有不少圈内人氏,他倒要看看韩芸汐还怎么插手药城的家务事!

如果是他本人出面,这件事只是沐家的家务事,但是,如果是谢会长出面,这件事便上升到药城家务事的高度。

反正药材买卖的协议已经签了,黑市那些证据也到手了,她不怕韩芸汐捅出什么来。韩芸汐要把事情捅出来,她自己的名誉也会毁了。

沐英东所得瑟的这些,正是韩芸汐此时此刻所考虑的。

此时,沐灵儿能不能为药鬼堂效力已经是其次的了,韩芸汐非常清楚沐英东不主动出面,而让谢会长出面,这是破釜沉舟的做法。

宁可失去这个女儿,也不便宜药鬼堂。

想象一下,沐灵儿这个药学天才在药城被多少人羡慕嫉妒恨着,一旦落入长老会之手,还能有好下场吗?

这一点沐灵儿比谁都清楚,“韩芸汐,这件事算我求你,救我!”

她低声,声音都有些颤了。

如果是之前,她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是,当知道了那个秘密之后,她就怕了,她想活,她想一辈子在药鬼堂开开心心活下去。

韩芸汐何尝不想救她,可是,谢会长刚刚那两句话,合情合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很难护短沐灵儿。

若是强行干涉,必为天下人所指责,丢了药鬼堂的名声,而且跟谢会长公开杠上,就是公开和药城为敌了,日后很多事就都难办了。

见韩芸汐没出声,谢会长冷冷道,“看样子秦王妃是个明白人。来人,把沐灵儿押走!”

“等等!”

韩芸汐终是开口,“谢会长,当初在李太后寿宴上,沐灵儿也是因为跟本王妃私交甚好,才一时糊涂犯了错。这丫头东躲西藏逃亡了一年多,也算是受了罪。不如,今日卖本王妃一个薄面,小惩便好。至于她今日对药鬼堂的承诺,也就作罢了。”

韩芸汐这算是非常客气地让步了,“您看……这样如何?”

只要能保证沐灵儿没事,来药鬼堂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了。

然而,谢会长却寸步不让,“难得王妃娘娘如此明理。这个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班门弄斧,影响了药鬼堂一整日的买卖,老夫代药城跟王妃娘娘陪个不是的。至于惩罚之事,药城有药城的规矩,就不劳王妃娘娘操心了。”

他说着,朝护卫使了个眼神,护卫便上前要拿人。

这时候,龙非夜和古七刹同时走了过来。

龙非夜冷冷问,“谢会长打算怎么代药城赔不是?”

古七刹冷幽地说,“谢会长的意思,本打算跟老子赔不是了?摆着那么大的局输了老子,还不兑现承诺,你药城别给脸不要脸!”

龙非夜和古七刹这两人难得站在统一战线。

谁知,谢会长依旧不客气,他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