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16章 古七刹,你等我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即便面对龙非夜和古七刹,谢会长都非常不客气。

他说,“秦王殿下,沐灵儿被我药城长老会通缉已久,此事你们应该知晓。今日来挑战是她本人之事,与我药城并无关联。老夫也是看在你的面上,才代药城陪个不是。如果药鬼堂执意留人,那休怪我药城不给殿下这个面子了。”

这话是回龙非夜的,至于古七刹,谢会长连看都不看他。

这让古七刹非常不爽,他身影一幻,突然逼到谢会长面前,几乎是贴着谢会长的脸,幽冷冷地问,“你信不信老子灭了你整个药城!”

谢会长不愧是长老会之首,面不改色,冷厉严肃,“如果药鬼堂因为此事要与我药城为敌,我药城奉陪到底!”

“老子现在就杀了你!”古七刹立马扬起瘦骨嶙峋的爪子。

龙非夜眉头微蹙,朝韩芸汐看去,似乎在征询韩芸汐的意思。

韩芸汐知道自己此时最理智的做法就是马上阻止古七刹,可是,她犹豫着,因为,她比古七刹更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坏她好事的老东西!

眼看古七刹就要下手了,谢会长居然还岿然不动,像是铁了心认为古七刹不敢真动手。

然而,古七刹却是动真格的,掌风强劲,从上而下往他头顶盖下,就这千钧一发之际,沐灵儿突然从韩芸汐背后冲出来,推了古七刹一把,“不要!我跟他回去!”

古七刹这一掌,打了个空。

谢会长这才知古七刹不是吓唬人的,心下后怕不已,只是没表现出来。

怕归怕,沐灵儿这一妥协,谢会长就更加强势了,“来人,把她带走!”

“不必,我自己能走!”

沐灵儿是爱哭鬼,这一刻特别想哭,却坚强地忍住了。古七刹高大的身影,足够让她坚强。

“七哥哥,终究还是要再见了。”

心中早已泣不成声了,好想好想在他背后多躲一会儿呀,可是她还是咬着牙,毅然从他背后大步走出来。

七哥哥,再见。

灵儿会每天都想你的。

韩芸汐,再见。

其实……其实我一直都挺想叫你一声姐的。

“臭丫头,输给老子就想走?给老子滚回来!”古七刹怒声。

沐灵儿却朝韩芸汐看去,无疑是要韩芸汐劝他,古七刹就是七哥哥的秘密是韩芸汐告诉她的。她知道,只要韩芸汐开口,七哥哥再大的怒火都会瞬间熄灭的。

韩芸汐是最理智的女人,她最清楚此事的轻重。

果然,古七刹也朝韩芸汐看去了,韩芸汐迟迟没出声,她确实知轻重。

这件事沐灵儿错在先,药鬼堂也占不到理,这个谢会长明显是有备而来的,古七刹再当众出手伤人,无疑要药鬼堂被整个医药界讨伐。龙非夜有够大权势让她倚仗,可是,想趁机落井下石的人太多太多了。

怪只怪她千方百计想帮沐灵儿瞒过顾七少,却忽略了医城长老会。

韩芸汐还沉默着,最最冷静的龙非夜竟冷冷出声,“来人!”

话音一落,立马出现二十多名黑衣暗卫,将人群外围包围住。

他也不废话,挑眉冷冷看着谢会长,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件事,不会让步!

韩芸汐大喜,龙非夜都摆出这态度,她也豁出去了。

岂料,人群中亦有不少药城护卫走亮出身份来,将他们包围住。

双方对峙 ,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这时候,人群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都住手!”

只见一位老者走了出来,灰色长褂,白须白髯,眉目慈祥。

见状,古七刹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冷笑,谢会长很意外,连忙走过来客气地作揖,“沈三长老,您也来了。”

在场众人这才知这位老者是医城长老会的三长老,沈决明,药鬼堂这场子果然够大,竟连医城三长老都来了。

医药两城如一家,可是,医城实力终究不是药城可比拟的,沈决明这个医城长老会的三长老,足以让谢德意这个会长礼敬三分。

一个“您”字,尊卑立现。

沈三长老同他颔首后,对古七刹道,“古七刹,你能开堂售药,老夫还以为你已改邪归正,从此向善,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放肆,不知天高地厚!今日你要敢动谢会长一根汗毛,医城绝不饶你!”

“哈哈哈……”古七刹放肆地仰天大笑,非常不屑,恐怖的爪子伸到沈三长老面前,“奉陪到底!”

“怎么,医药两城是打算联手欺压我一个小药堂?”韩芸汐冷声,看似愤怒,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秦王妃误会了。老夫教训的不过是医城的逆徒而已,药鬼堂售药行善,老夫是敬佩。”

沈三长老锊了锊胡子,继续道,“药鬼堂没必要因一个丫头毁了名声。此事,如果二位不嫌弃,便都听老夫一句,各让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话一出,谢会长连忙道,“请沈三长老主持公道!”

药城并不怕事,何况又有医城做后盾,当初因为天宁太子病情,韩芸汐狂妄地和沈三长老打赌,早就得罪沈三长老了。

沈三长老能给她好果子吃?

“既沈三长老这么说,本王妃就卖医城一个面子。”

韩芸汐亦让步了,她朝古七刹使了个眼色,古七刹虽然不乐意,却还是退了回来。

沈三长老思索了片刻,道,“沐灵儿挑衅在前,败阵在后,既有言在先,理当……”

这话还未说完,谢长老就急了,“沈三长老,沐灵儿本就……”

沈三长老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老夫话还未说完,谢会长若有不满,老夫不管便是!”

“不敢不敢。”

谢会长悻悻的,韩芸汐看在眼中,心知这老东西非常难缠。

沈三长老继续说,“既有言在先,沐灵儿理当兑现承诺,只是,她本非自由之身,效忠药鬼堂一事也就作罢,依老夫看,就罚她每三月来药鬼堂配药一帖以示歉意。至于药城的家务事,王妃娘娘也就不要插手了。”

这样协调,也算是合情合理,在场众人纷纷赞许,可是,谢会长却还不满意,“每三月配药一帖?这与效忠药鬼堂有何区别?”

以沐灵儿的能力,三月的时间也只能配制出一份新药方,或者改良一份药方。如果是一般的药剂师,两三年都未必能出一帖来。

沈三长老阴了脸,怒声,“是你药城教导无方在先,挑战一事闹得风风雨雨,天下皆知。谢会长如果想只陪个不是,老夫也没办法。”

他说着,同韩芸汐作了个揖,便要离开。

谢会长连忙留人,“沈三长老留步,一切依您所言便是!”

他原以为沈决明会借机阴韩芸汐一把,谁知道沈决明倒也公正得很。如果刚刚让韩芸汐他们先动手,那么韩芸汐他们就大错了,而如今,经沈三长老这一协调,如果他不让步,反倒显得他得理不饶人,有失风范。

而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在这件事上药城会失去医城的支持,得不偿失。

“秦王妃,你觉得呢?”沈三长老说着,意味深长地朝韩芸汐使了个眼色。

此事的厉害关系,后果轻重,韩芸汐心中有数,沈三长老都这样协调了,她就算不愿意也得愿意。

让沐灵儿每三个月来一次,他们至少可以知晓沐灵儿在药城过得如何,药城长老会也不至于趁机害她性命。

犹豫再三,韩芸汐终于点了头,“好,今日看在沈三长老面上,就不多计较了。”

谢长老对此话嗤之以鼻,冷声,“来人,把人押走!”

沐灵儿回头朝古七刹看去,大声说,“古七刹,你等我可好!”

医城的人一来,古七刹除了满心恨意,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他看都没看沐灵儿,随口回了句,“等你干嘛?”

“等我回来,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沐灵儿认真说。

也不知道古七刹听没听清楚,他嗤之以鼻,懒得理睬。

沐灵儿无奈而笑,正要走,韩芸汐大声道,“药鬼堂随时欢迎你再来挑战!”

“一定!”沐灵儿特霸气地回答。

她说完,也不让护卫押,径自大步离开。所有人都为这个小丫头的骨气所折服,无奈,古七刹却眯着眼睛,盯着沈三长老看。

沐灵儿的身影都淹没在人群里,他都还看着。

沐灵儿走了,事情也就结束了,韩芸汐和龙非夜甩都不甩谢会长,转身进门。

今日这一笔债,迟早是会找谢会长讨回来的,韩芸汐唯一奢求的是沐灵儿能聪明点,不要逞能吃苦头。

谢会长想邀沈三长老喝一杯,谁知沈三长老谢绝了,反倒进了药鬼堂,谢会长只能作罢,离开。

当事人都散了,围观的人也纷纷散去,沐英东和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的蒙面男子边走边聊,欧阳宁诺远远地跟了他们几步,狐疑地喃喃自语,“君亦邪?”

不管这蒙面男子是谁,总之沐英东能白白让沐家的天才落入谢会长之手,必是有所图谋的。

此时,药鬼堂里沈三长老正和韩芸汐,龙非夜喝茶,谈事。

外人都以为沈三长老和韩芸汐有过节,却不知道当初因为种蛊的事情,沈三长老记了韩芸汐一份恩情,沈三长老其实是偏心韩芸汐的。

“三长老,今日多亏有你。”韩芸汐认真道谢。

“王妃娘娘见外了,老夫今日来,正巧有一要事相告。”沈三长老低声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