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19章 两个男人谈条件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笑得特冷邪,“秦王殿下是要本少爷开条件吗?”

“你可以选择不开。”龙非夜冷冷回答。

“秦王殿下的意思是……咱们谈不拢喽?”顾七少又笑着。

这两个男人,一个爱耍嘴皮子,一个却惜字如金,一个嬉笑成性,一个面瘫多年,怎么谈?

龙非夜恨不得直接离开,可惜,他办不到;他更恨不得一剑杀了顾七少,可惜,他更办不到。

顾七少刚刚的威胁,未必是真的,极有可能只是威胁而已,但是,在这件事上他赌不起。

然而,顾七少巴不得占尽龙非夜的便宜,只是,他心知肚明不可能。在不死之身这件事上,他一样赌不起。

这个秘密一旦被公开,多少人会找他麻烦呀?搞不好会被视为整个云空的公敌,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想当初毒宗被医学院所灭,不正是因为毒蛊一事危害太大?

思及此,顾七少那爱笑的眼睛里掠过了一抹淡淡的哀伤。

死,是人最大的恐惧;不死,却是最大的悲哀。

“开条件吧。”龙非夜懒与之耍嘴皮子。

顾七少也干脆了,“就两个,第一,保守不死之秘;第二……”

顾七少脸上付一抹戾气,“第二,帮我灭了医城!”

“医城!”龙非夜笑了。

“怎么,不敢呀?”顾七少特不屑。

医城可是云空大陆第一大势力,不说医学领域的势力,就是财力,武力都不容小视,一城都可以自成一国了。

龙非夜的人生里就没有“不敢”二字,他好奇的是顾七少和医城的恩怨。

“你的不死之身哪来的?跟毒宗有有何关系?”龙非夜问道。

“龙非夜,你只管答应不答应,其他的,与你无关。”顾七少阴沉着脸,不再笑。

知他不会说,龙非夜也不追问,反问道,“你能答应本王什么?”

“哑婆婆一事守口如瓶。”

说到这里,顾七少嘴角泛起一抹自嘲,“解药的事,本少爷认了!”

“这两件本就是一回事。”龙非夜冷冷说。

这话一出,顾七少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不是一回事!”

他跟龙非夜提了两个条件,龙非夜却只替他开了一个条件,如果把解药的事情算上,两人都是两个条件,也就公平了。

可惜,龙非夜的精明远非生意人欧阳宁诺可比,何况是顾七少?

他说,“顾七少,糜毒解药一事是你算计本王,本王没跟你计较,你还想跟本王计较什么?”

顾七少沉着脸,无话可说。

谁知,龙非夜特不屑,“自掘坟墓!”

如果不是因为解药的事情,龙非夜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那个闯入幽阁的黑衣人会是顾七少,更不会知道顾七少拥有不死之身。

这一仗,顾七少输得很彻底。

顾七少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开口,“你不过是仗着韩芸汐喜欢你!”

以那个毒丫头的脑袋,若非被龙非夜鬼迷心窍,又岂会看不透这里头的玄机呢?

“离她远点!”

龙非夜眯起了双眸,全身都散发着威胁的气息。顾七少却特不屑,“凭什么?”

无疑,这话激恼了龙非夜,他出手极快,掐住了顾七少的脖子。

顾七少完全没当回事,他突然变得非常认真,质问龙非夜,“你凭什么?”

“韩芸汐是本王的妻子!” 龙非夜冷笑不已,反问顾七少,“你凭什么质问本王?”

顾七少扬声大笑,“龙非夜,你娶她了吗?”

当初大婚,秦王府就派一个喜婆去韩家接人,迎亲的人都还是韩从安雇的。

大婚之日,韩芸汐被拒之门外,一句“误了吉时,明日再来”成了整个天宁最大的笑话。

如果不是韩芸汐聪明,在秦王府大门口过夜,她真的能踏入秦王府大门吗?

她又是如何下轿的,又是如何踏入秦王府大门的?

龙非夜,你娶过韩芸汐吗?娶过吗?

娶……何谓娶,取女。将女子接来谓之娶。

面对顾七少的质问,龙非夜突然沉默了。

然而,顾七少的质问还没结束,他压低了声音,又问,“龙非夜,哑婆婆告诉你什么了?”

哑婆婆无疑是知晓韩芸汐身世秘密的,龙非夜囚禁哑婆婆,解了哑婆婆的糜毒后又将之杀掉,他想瞒着韩芸汐什么呢?

见龙非夜迟迟没有回答,顾七少又道,“不单单毒宗的事吧?”

顾七少一直都以为韩芸汐的身世只跟毒宗有关,他之前也一直琢磨着韩芸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毒宗的人,还是韩从安。

但是,龙非夜在哑婆婆这件事上的态度,还有刚刚沈三长老说起怜心夫人时,龙非夜的态度,让他发现毒宗的事情龙非夜是没有瞒着韩芸汐的。

不是毒宗的事情,那必是隐瞒了别的事情。

龙非夜回避了顾七少的问题,“本王守你不死之秘,你忘了哑婆婆,就这么说定了。”

这言外之意,灭医城的事是没得商量了。

然而,顾七少也不追究此事,他拦住龙非夜,“龙非夜,你如此欺骗韩芸汐,不觉得有愧于她吗?”

虽然顾七少不愿意承认,但是,他比谁得清楚韩芸汐那个蠢丫头有多喜欢龙非夜。

不正因为她的喜欢,他才始终无法放开手脚真正跟龙非夜争吗?

龙非夜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高大的身影显得更加孤独,他还是没回答,错开脚,从顾七少一旁走。

顾七少固执得像个孩子,又一次追上,“龙非夜,你凭什么?”

本就干着欺骗她的勾当,本就欠她该给予的一切,还凭什么要他远离她?

顾七少冷冷挑衅道,“龙非夜,你怕什么?怕那丫头哪天真的跟我走了?本少爷告诉你,终有一日,她会跟我走的!”

因为心虚,所以害怕吗?

“今日之约,闭好你的嘴!”龙非夜没有任何解释,推开顾七少就走。

然而,没走几步,却回头看来,“顾七少,她不会!永远不会!”

顾七少嗤之以鼻,他摩挲着下颌,琢磨起哑婆婆这件事来,想起了在毒宗天坑里的事情。

那只毒兽居然认了韩芸汐当主子,如此看来,韩芸汐的父亲十有八九是毒宗的人了,不过,到底是毒宗什么人,除了龙非夜,就只有沐英东才知道了吧。

当然,这些事他如今仅仅是好奇而已,毒女一事,在韩家那一夜他就已经放弃。

顾七少琢磨着琢磨着,突然就想起了影族那个白衣公子,这刹那,有个很可怕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却很快被他否认掉。

“怎么可能?”

他喃喃自语着,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念头可笑,影族那家伙不过是冲着毒兽去天坑的。

此时,龙非夜在回城的路上,琢磨着另一件事。

顾七少口口声声说哑婆婆被他杀了,而实际上,哑婆婆是上吊自杀的,尸体葬在幽阁附近。

到底是顾七少撞见着了哑婆婆的尸体,还是顾七少说谎骗了他?

回城之后,龙非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楚西风去察看哑婆婆的尸体。

交待之后,他便去找韩芸汐,这才知道韩芸汐回秦王府去了。

而他回到秦王府后,韩芸汐竟已经睡着了……

这个女人,就这么放心?

也不知道明日她会怎么问。

龙非夜在云闲阁楼下站着,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没上楼,他正要离开,却见百里茗香回来。

百里茗香刚从药鬼堂过来,眼眶好红红的,一见龙非夜和赵嬷嬷,心慌得连忙低头欠身,“秦王殿下。”

龙非夜并没把她放在心上,一言不发大步离去,赵嬷嬷却眼尖得很,立马问,“茗香,你哭了?谁欺负你了?”

百里茗香刻意这么晚回来,就是不想撞见赵嬷嬷,无奈,越怕越躲不掉。

“今日是我娘亲诞辰,想起幼时事……有些感伤。”百里茗香答道。

赵嬷嬷并不了解那么多,只当是真的,连忙安慰了好几句,让百里茗香今夜到她屋里睡。

至于苏小玉,打从药鬼堂建好之后,她就经常在药鬼堂过夜,通宵达旦研究那些药材,不回来早就是常事了。

此时,苏小玉确实在药鬼堂,她独自一人在药房里,一边看药籍一边找药,一片小小的药叶拿在手里,她可以琢磨上大半天。

这小丫头真是既有天赋,又勤奋,无奈心眼儿不好,即便将来一身医术也未必乐意助人吧。

此时,小东西就蹭在她身旁。

小东西原本不怎么喜欢这丫头的,可是,因为它经常三更半夜跑来药房吃夜宵,经常遇到苏小玉,于是,久而久之,一人一鼠就熟络了。

当然,此时此刻,小东西并不知道苏小玉将百里茗香推给顾北月的事。

夜深人静,药鬼堂和秦王府一片静谧,整个宁南城也像是睡着了。

所有人都以为沐灵儿已经被带离了宁南城,而实际上,沐灵儿和谢会长一行人都还在客栈。

沐灵儿昏迷在榻上,谢会长正和一个黑衣蒙面人在隔壁喝茶闲聊。

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只听笑声不少。

天快亮的时候,这黑衣人才离开,然而,黑衣人前脚一离开,另一位公子后脚就到。

他轻轻敲了敲门,“谢会长,在下欧阳宁诺,想同你讨杯茶喝,不知方便与否。”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