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22章 永远不要告诉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药鬼堂的大客堂里,一片寂静,最后还是龙非夜先开了口,他问,“顾北月,此事,你怎么看?”

顾北月却起身来,“秦王殿下,王妃娘娘,治病救人在下在行,这种事……在下着实不懂,药堂里还有几张药方要在下审核,在下先告退了。”

他说完,还真就走了。

他一个大夫自是不懂这么多的,可是,他既不懂这么多,刚刚为何不走,现在才走?

龙非夜是有意问他,他则是有意回避,龙非夜心中有数,至于他或许也心中有所提防了吧。

韩芸汐可没想那么多,此时她的心思都在沐灵儿的事情上,她犹豫了片刻,认真道,“老鬼,沐灵儿这会儿估计已经出宁南城了,你护送她回药城,可好?”

那三月之约可以保证沐灵儿不死,等沐灵儿回到长老会,就算长老会对她制裁,还有沐家的人护着,可是,这一路上押她回去的都是谢家的人,就谢会长那态度,必会纵容手下的人对沐灵儿动私刑的。

沐家横行霸道那么多年,别说谢家,就是其他小家族的人都怨气冲天,如今逮住这么好的机会,能不趁机撒气吗?

脱掉一身黑袍,谁都不知道这家伙就是古七刹,就算被发现了也无妨。

韩芸汐如此认真,谁知道顾七少却扯下黑罩头来,玩笑道,“毒丫头,我哪里老了?”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思计较说笑!

韩芸汐怒了,“难不成要叫你小鬼?”

呃……

顾七少一时语塞?

“你跟过去,等王谢两家过来谈药材价格后,我和殿下也会去药城一趟的。”韩芸汐认真说。

且不管欧阳宁诺在算计什么,目前他们最重要的便是阻止谢会长被君亦邪迷惑,逼迫沐家将沐灵儿嫁给北历皇族。

以他们如今对立的立场,直接告诉谢会长君亦邪和沐家勾搭的事情,那老东西必是不会相信的,反倒会怀疑他们挑拨离间。

但是,他们可以通过王家人的嘴告知谢家这件事,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顾七少似乎不怎么乐意,他瞥了龙非夜一眼,说,“以秦王殿下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去把人劫来,岂不干脆?跟那么帮人折腾那么多作甚?”

龙非夜坐在一旁,径自喝茶,不动声色。

韩芸汐忍不住翻白眼,怒声,“那你让沐灵儿以后怎么过?躲在屋里永远不见人,还是隐姓埋名,改头换面?”

这件事如果能用强的,沐灵儿都在药鬼堂大门口了,她和龙非夜还能允许谢会长把人带走吗?

顾七少又语塞了。

“干脆点,你去不去?”

韩芸汐有点凶,顾七少幽幽地说了句,“我去。但是你得答应我,永远不要告诉沐灵儿我就是古七刹。”

那丫头要是知道他就是古七刹,等把人救回来了,他还怎么在药鬼堂过下去呀?

韩芸汐一愣,随即站起来,一本正经举手发誓,“从今天起到我死,永远都不会对沐灵儿透露半句你的身份!否否则药鬼堂一毛钱都赚不到!”

顾七少琢磨着这话,隐隐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韩芸汐故作生气,踹了他的腿一脚,“这样可以了吧?还不去追?”

顾七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什么时候跟韩芸汐较真过了?

他立马站起来,“放心吧,那丫头只有老子能欺负!”

说完就走,一边走还一边挥手,“毒丫头,药城见!”

看到顾七少潇洒不羁的背影,龙非夜嘴角勾起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愚蠢!”

韩芸汐狐疑地看过来,他立马就收敛了笑容,有那么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淡淡道,“欧阳宁诺对沐家和君亦邪的勾当倒是很了解。”

“这家伙和药城三家的关系都不浅,耳目众多,黑市那么私密的交易都瞒不过他,何况这等事。”韩芸汐说着,又问,“殿下,此事你有算计了吧?”

这家伙本就想对药城下手,君亦邪在这个节骨眼上撞上来,他岂能轻易放过?

“等王谢两家的人来吧,写个信函去催一催吧。”龙非夜冷冷说。

有顾七少护送沐灵儿,韩芸汐再急切的心都安稳了下来,她知道,此事再急,也得徐徐图之,毕竟这一回他们面对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好!”

她都到门口了,却又回头看来,“龙非夜,你……笑起来很好看!”

说完,她微微一笑才转身离去,很快就听到背后一阵咳嗽声,敢情龙非夜是被茶水呛着了。

韩芸汐当日就写了亲笔信函去催促王仲阳和谢鸿鸣,之前约定让这两人商议好价格再来跟她交换黑市买卖的证据,如今她要求他们十日之内必须到。

此时,王仲阳和谢鸿鸣原本都还在磨合,收到这信函之后,几乎天天见面,而且还邀了王谢两家不少能做主的人物,参与价格的商讨。

据说,在他们来之前,王家家主和谢家家主私下见了一面,至于谈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这十日的时间,韩芸汐一直关注着沐灵儿和沐家的动向,她原以为欧阳宁诺会再登门拜访,谁知道,那家伙竟再没有露面过了。

龙非夜还是老样子,遇到天大的事,都永远那么淡定冷漠,在王仲阳和谢鸿鸣来之前,除了韩芸汐和他谈,他几乎没主动提起过这件事。

药鬼堂算是韩芸汐的事情,他终究有他的事情要忙的。

这十日里,中部三郡和江南各城的官府势力和世家势力联合起来,成立了一个名为“中南总督府”的机构,推举宁南郡郡守徐寮庭任总督,而百里将军将几大兵团重组,重新编制,重制虎符,效命于总督。

要知道,这徐寮庭正是当初龙非夜亲自安排到宁南郡来的。

百里将军早上把大兵符交给徐寮庭,徐寮庭中午就亲自将大兵符呈到秦王殿下面前来表忠心,恳求秦王殿下笑纳。

秦王殿下只回了一句,“交给百里元隆吧,唯有他能胜任。”

于是,大兵符走了个过场后,又回到百里将军手里。秦王殿下十指不沾任何权责,实际上却牢牢掌控住了整个中南大地。

这十日里,天徽皇帝和龙天墨自是也关注着宁南郡这边的事,包括沐灵儿一事,他们都非常清楚。

只可惜,这对父子无力,也无暇插手。对于他们来说,秦王不打他们的主意,他们就该谢天谢地了。

天徽皇帝的病越来越严重,龙天墨一直蠢蠢欲动,想出兵西京,只可惜一直忌惮着楚家的势力,他教唆了几个皇子,又收买了西周的能臣,正和楚清歌斗得你死我活。楚天隐一边协助楚清歌,一边继续寻找西秦皇族遗孤,只可惜,迟迟都没有线索。

十日,很快就过去了,沐灵儿即将抵达药城,而王仲阳和谢鸿鸣如约而至。

这一老一少之间的距离明显比上一回近了。

韩芸汐请他们坐,一贯自视清高的谢鸿鸣竟等王仲阳坐下,他才入座,这等教养,让韩芸汐暗笑不已。

“王妃娘娘,这是我二人商议的最终结果,请你过目。”

王仲阳双手呈上一份清单,上头罗列了将王谢两家所有低端精品药材,以及价格。

沐家和韩芸汐约定的是十两,王谢两家给出的则是十二两。

韩芸汐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道,“高了二两?”

“王妃娘娘,不瞒您说这已经是最低价了。”王仲阳认真说。

谢鸿鸣立马附和,“王妃娘娘,沐家的成本远远低于我们两家,您也是知道的。”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懒懒问,“怎么就低于你们了?”

“王妃娘娘,沐家占的药田是药城最肥沃的地儿,他们仗着势力大,压低药剂师的工钱。”谢鸿鸣连忙回答。

“这些我都知道,这些能值几个钱?”韩芸汐不悦地问。

谢鸿鸣很无奈,除了这些理由,他还分析不出别的了,谁知,王仲阳却压低了声音,“王妃娘娘,有件事……”

他欲言又止,谢鸿鸣都纳闷了,他们来之前可是商量好的,王仲阳难不成还有所保留?他想说什么呢?

这时候,龙非夜也看了过来。

王仲阳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王妃娘娘,这件事其实在下也不知真假,可是……”

“不知真假之事,没有说的必要。”龙非夜冷冷开了口。

“可是……”王仲阳为难呀,这时候谢鸿鸣忍不住了,不断朝王仲阳使眼色,“二老爷,你知道什么就说呗!王妃娘娘信咱的!”

王仲阳这才开口,“王妃娘娘,前几年在下就有耳闻,听说沐家在北历的雪域高原实验了一批高产药材,属低端精品,拿到普通的药田里,竟也能存活!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即便沐家卖给您十两银子,也是不亏本的呀!”

这话一出,全场皆惊,尤其是谢鸿鸣,他脱口而出,“沐家怎么可能上得了雪域高原?”

“这也是道听途说的,不知真假,所以在下不敢贸然道出,毕竟……此事关系复杂。”王仲阳低声道。

“道听途说之事不必到我这里来谈,本王妃只想知道,这十二两是你们最终的价格了?”韩芸汐语气强硬起来。

王仲阳迟迟不出声,谢鸿鸣见势头不对,心一狠,竟然……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