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24章 砧板上的鱼肉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说出一个谎言,就必须用无数的谎言去圆。与其说这是一个定理,还不如说这是一个谁都无法逃脱的诅咒!

谢鸿鸣面对谢会长和谢家主的质疑,只能不断编造谎言去圆谎。

“秦王和秦王妃怎么看待这件事?”谢会长又问。

“秦王一句话也没说。秦王妃就是不相信,后来听我和王家二老爷都这么说,她也就信了,也没多说什么。”谢鸿鸣答道。

谢会长原本还有些怀疑,听了这话,又相信了几分。他想,听到这种消息,以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城府,自是不会随便发表看法的。

“鸣儿,你在药材会所听沐家什么人说的,这消息到底靠谱不靠谱?”谢家主非常谨慎。

“就听沐超然手下那两个跟班说的!父亲,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依孩儿看,这种事情绝对是真的!你想想,药材森林里那个毒水池怎么就凭空给没了?毒水池消失那天晚上,沐家家主不正在药材森林里?偏偏北历康王又是百毒门门主,你们就不觉得这件事太巧了吗?”

谢鸿鸣可谓是费尽心思要这二老相信他,这误打误撞的,还句句都颇有说服力。

一听这话,谢会长和谢家主面面相觑,都十分紧张,最后终究是全信了沐家和君亦邪早有勾结的事情。

谢鸿鸣离开之后,谢家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父亲,欧阳宁诺这边你没拒绝吧?”

“当然没有!你以为我老糊涂了吗?”谢会长不悦反问。

谢家主悻悻的,不敢多言。

谢会长沉默了片刻,冷不丁狠狠拍桌,“好个君亦邪!联手沐英东来坑老夫!呵呵,想要把沐灵儿要回去,门都没有!”

“父亲,依我看,欧阳宁诺想娶沐灵儿,瞧上的不过是她的配药天赋而已。咱们得先给沐灵儿一些颜色瞧瞧。一来可以在试药大会开始前,压一压沐家的势头;二来,也试探试探欧阳宁诺的诚意。”谢家主认真说。

“呵呵,老夫派了林家的人去牢房把守。”谢会长冷笑道。

谢家主立马就明白了,前不久,沐家一个庶出的少爷才把林家一脉单传的独子给打残了,沐家是赔了些银子就了事,林家得了这个机会,能放过沐灵儿吗?

审沐灵儿之前,谁都没有资格动私刑,长老会也只能关她而已,谢会长如果派谢家的人去收拾沐灵儿,反倒会留小辫子给沐家,将来审沐灵儿的时候,谢家就占不到主导权,反倒得避嫌了。但是,让林家的人去,不管把沐灵儿怎么着了,都不关谢家的事情。

父子俩才刚讨论完,随从就来禀了,“会长大人,北历康王在城外别庄求见。”

谢会长刚要拒绝,谢家主却道,“父亲,审讯还未开始。咱先别打草惊蛇,瞧瞧他们能玩出什么把戏来,如果能揪住沐英东勾结君亦邪的铁证,那沐家……呵呵,跟医城那边就不好交代了!”

谢会长非常赞同,吩咐道,“去回康王,一切等试药大会之后再详谈。”

他思索了好一会儿,低声交待道,“替我约定欧阳宁诺,在试药大会开始之前,老夫得跟他好好谈一谈。”

谢家主大喜,立马亲自去办。

本已成定局的事情,被欧阳宁诺捅了一下,又被韩芸汐和龙非夜插了一脚,最后被谢鸿鸣添油加醋,竟变成一个新的局。

沐英东和君亦邪这两个设局者,都快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然而,此时他们俩还沾沾自喜着。

收到谢会长回复之后,君亦邪并没有起什么疑心,他也希望这件事能多延后几日,好让他在药城多待上几日。

要知道,这几个月来,他一直被师父束缚在北历马场,整个人都快发霉了。

原本想去药材森林的毒水池走一趟的,谁知道,肩膀突然又疼了起来。君亦邪迫不得已只能回沐家去。

肩上的毒发作频率越来越高,如今已经疼得他不得不施麻药止痛。

“韩芸汐,待本王拿下药城,必要你药鬼堂好看!”君亦邪在心中暗暗发誓。

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同乘一马,还在路上,她突然打了个喷嚏。

龙非夜立马脱下披风,将她裹住,才重新拥她入怀。

“不冷,估计有人骂我了。”韩芸汐打趣地说。

龙非夜一开始没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来了句,“韩芸汐,你打从进秦王府后,得罪不少人吧?”

韩芸汐挺想纠正他的说法的,纯粹进秦王府是不会得罪人的,嫁给他才会得罪人。

“对呀,尽是得罪女人。”

韩芸汐仰头看去,认真问,“殿下,你说奇怪不奇怪?”

龙非夜只当没听到,目视前方,虽面无表情,可是脸却是僵硬的。

韩芸汐看得忍不住哈哈大笑,龙非夜大手一按,就将她的脑袋按在怀中,这时候,他嘴角才咧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其实,韩芸汐挺想直接问一问龙非夜,那么多女子喜欢他,他怎么看?

不过,她的胆子还没肥到这种程度……

随着试药大会的日子接近,医药界各方人氏都往药城来,药城渐渐热闹起来,然而,药材森林里的牢房,却一片死寂。

除了狱卒和长老会加派的人手之外,在开审之前,谁都不能接近沐灵儿。

每日清晨,当光束从小天窗打进四面皆墙的黑牢时,沐灵儿便会在白瓷瓶里放入一颗药丸。

她进牢房的时候身上的东西都被搜走了,就偷藏了一瓶救命时用的药丸,和一个空瓶子。

这是她记日子的办法。

如今她已经放了十三颗,再放入七颗,便是试药大会的日子,那帮人就会开始审判她。

不管他们怎么审判,反正不能处死她,不死,便有希望。

试药大会之后,等她再放入七十颗药丸,就满三个月了,她就可以去一趟药鬼堂,见七哥哥一面。

小药瓶还没收好,牢房突然被一脚踹开,刺眼的光铺天盖地而来,沐灵儿本能地眯眼,模糊中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

因为逆光,她看不到那个人的脸,只觉得陌生,不像是狱卒。

沐灵儿都还未适应光线,牢门突然“嘭”一声被甩上,一室恢复了原本的昏暗,沐灵儿反倒看清楚来者的模样。

只见来者是个三十好几的彪汉,一脸络腮胡子,面目狰狞、凶悍。

沐灵儿大为不安,立马站起来,怒声质问,“你是谁,谁准你进来的!”

彪汉猥琐一笑,露出一口黑牙,“沐灵儿……呵呵, 果然人如其名,长得真水灵呀!”

沐灵儿浑身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往后退,怒声,“我警告你,别过来!长老会还没审我呢,就算审了我,你们敢伤我分毫,我沐家一样追究到底!”

彪汉嗤之以鼻,“伤你?你有证据吗?”

沐灵儿脸色铁青铁青的,心肝脾肺肾全都在颤,但这一年来逃亡的日子也长进了不少,她立马改口,“谁派你来的?他们给你多少好处?我可以给你双倍!”

彪汉不回答,只是冷笑,步步逼近。

沐灵儿步步后退,嘴巴都在颤,却还是撑着把话说出来,“我这有一帖全新药方。你放我一马,这张药方就算你研制出来的。你拿去卖给沐超然,他一定能开给你全药城最高价!还有……”

无奈,沐灵儿话还未说完,彪汉就已经逼到她面前来了。

“丫头,你能把我侄儿废掉的腿治好,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放你一马。”

这话一出,沐灵儿的心跳险些停掉!

这家伙是林家的人!

她正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彪汉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压在墙上,随即大脸就凑过来,笑得十分猥琐。

他说,“丫头,你舔大爷几下,大爷就饶了你,怎样?”

沐灵儿恶心得连连作呕,彪汉不高兴了,另一手正要伸来,却不知怎么的,双手双腿全疼痛了起来,像是有千百只虫子在啃咬。

他连忙松手,认真一看,竟发现自己手臂上竟有一只小蛔虫在蠕动,他正纳闷着虫子哪里来的,沐灵儿突然指着他的络腮胡子尖叫起来,“啊……”

彪汉狐疑地低头一看,竟见密密麻麻一大团蛔虫从他胡子里爬出来,很快,他头发里也掉下来好几只。

“啊……”彪汉吓得大叫,拼命拨弄,不拨还好,这一拨弄,竟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一团团在蠕动,也不知道是要钻到他皮肉里去,还是从他皮肉里钻出来的!

彪汉哪里还顾得上沐灵儿呀,一边喊救命一边往外跑,牢门都顾不上关。

沐灵儿也吓坏了,傻愣愣地靠在墙上,目瞪口呆,脑海一片空白。

彪汉一路跑出牢房,一路疯似的大叫,狱卒们全都追过来,见状所有人都吓坏了,无人敢上前一步,这时候,一道黑影从众人身后飞快飞掠入牢房,无声无息,没人发现。

此时,牢房中的沐灵儿刚刚缓过神来,正满地摸索她的药瓶子呢,黑衣人都站在门口了,她竟还不知道。

黑衣人等了许久,终是不耐烦,阴阳怪气地问,“丫头,你还不逃?”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