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27章 言传身教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呼吸一顺畅,韩芸汐总算舒服了,连忙起身来大口调整呼吸。

手一落空,龙非夜才缓过神来,忽略了身下的反应,关切地问,“都咳出来了吗?”

韩芸汐一边点头,一边调整呼吸,完全就没意识到刚刚自己被吃尽了豆腐。

急救这种事对她来说太正常了,何况发生在自己身上,情况紧急,哪会意识到那么多呀?

确定她真的没事,龙非夜暗暗吐了口浊气,视线却不自觉往刚刚韩芸汐身上飘。

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江南梅海温泉池边的那一幕,他的呼吸都重了起来。

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看似娇小,其实曼妙玲珑,凹凸有致很美好。

这一切,韩芸汐全然不知。

她喝了几口水润喉咙,非常认真地说,“龙非夜,我教你个急救方式吧。”

她站到龙非夜背后去,想做示范,这才发现龙非夜太高了,她够不上,她只能选择另一种急救方式。

她从背后双手环抱龙非夜腹部,让龙非夜前倾,她一手拳头放在龙非夜肚脐与胸骨下端之间,另一手抓住拳头,快速向内和向上冲击。

“这是遇到呛着,噎着的急救方式。我刚刚让你做的是另一种,我再示范一遍。”

这估计就叫做言传身教了吧。

韩芸汐表情认真,又拉着龙非夜的大手按在自己胸口上,身子倾斜,“你另一手的掌跟放在我两肩胛骨之间。”

龙非夜照做,韩芸汐非常满意,“对,就是这里,然后用力拍击!如果拍了五六下还不能缓解,就换另一种办法。”

她正要起身,谁知道龙非夜却道,“赵嬷嬷之前教本王的办法是错的?”

这时候,韩芸汐才想起很久以前她吃莲子羹噎着的事情,赵嬷嬷教这家伙捋心口呢,她那时候被占尽便宜,根本不敢出声。

突然,韩芸汐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低头看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龙非夜另一手从背后圈了过来,亦是覆在她胸口上,轻轻揉按住。

莲子羹那一回,他紧张之余自是知晓赵嬷嬷的用心。却没想到这一回这个女人也会教他。

“韩芸汐,你还教过别人吗?”

他埋头下来,呼吸已然粗重,炽热的气息伴随着粗哑的声音撩拨在她耳畔。

韩芸汐浑身激灵,后知后觉自己引狼入室了,可是,她无法忽略他不安分的手,身子都轻轻颤栗了起来。

“有没有?”龙非夜是认真的。在某些事情上,他小气到家了!

“没……没有。”韩芸汐如实回答。

龙非夜也没有再多问,轻轻摩挲着她耳廓,大手越发的不安分,似情不自禁的宠溺,又似故意撩拨惩罚她。

一阵阵酥麻感让韩芸汐不住颤栗,欲拒还休,不能自己。

“芸汐……”

他柔声轻唤,将她搂得更紧,她听得入迷,第一次发现自己离这个男人如此之近。

他意乱情迷地的声音刺激了她所有感官,心底最后的矜持终是全部崩盘,由着他耳鬓厮磨,一路而下。

龙非夜,一百步,我们一起走完了,是吗?

一百步,龙非夜并不知是什么意思。

此时,他的心乱了,神也乱了,超强的自控力已然崩溃,所有的顾忌亦全抛了脑后,他横腰将韩芸汐抱起,大步往榻上去。

可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敲门声的节奏感非常强,明显是暗号。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注意到,专注于彼此,可是,门外那人却拼命地敲,似乎很着急。

终于,这声音将龙非夜的理智从意乱情迷中拉了回来,他猛地放开韩芸汐,动作之大,让韩芸汐瞬间清醒,吓着了。

“咚咚咚!”

敲门声不断,两人却相视,皆惊。

他惊,惊自己这一回竟如此轻易失去自控,险些坏事。她惊的则是他的反应,她被他吓到了,她拉来丝被裹身,眉头紧锁看着他,有些羞赧,有些娇怒,有些懊恼,又有些责怪他,总之,那粉红的小脸就像个调色盘。

这复杂的表情,看得紧张的龙非夜突然就放松下来,又无奈,又想笑。

他逼近,在她耳畔坏坏地问,“不想停?”

韩芸汐羞死了,一拳头砸在他肩上,推开他,娇嗔,“坏!”

爱极了她又羞又恼的模样,可是龙非夜却还是趁势退开,去开门,再不开门门估计要被敲开了。

看龙非夜消失在屏风后面,韩芸汐心下难免有些空荡荡的,只是,她想着想着,突然就偷笑起来。

这个时候会来敲他们门的,要么是王家派来的人,要么就是古七刹了,必有要事。

明日就是试药大会,他们埋了那么长的线,事情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们居然在药城的客栈里……

到底是她坏,还是龙非夜坏呀?

不知道是什么人来了,龙非夜站在门口好一会儿都没进来,韩芸汐默默等着,不经意瞥见自己手臂上的守宫砂,韩芸汐还是有些紧张的,她心里清楚,这东西估计很快就会消失了。

这东西在渔州岛的时候震惊了不少人,嘲笑什么的她并不介意,她和龙非夜之间什么情况,她自己最清楚了。

她喜欢现在这样子,在这个男人面前不会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多一份随心所欲,而有些事情,你情我愿,不强求不拒绝,他坏就……由他坏吧!

龙非夜,喜欢你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多么庆幸,我不曾藏着掖着,没有错过。

龙非夜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进来的时候韩芸汐已经穿戴整齐了,她在屏风后隐隐听到了事关欧阳宁诺。

“王家的人?”她认真问。

“嗯,欧阳宁诺昨日住进长老会的,昨夜跟谢会长密谈了一宿。”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冷哼,“这家伙比君亦邪难缠多了。”

龙非夜的笑比韩芸汐还冷,“再难缠,账也要跟他算清楚!”

上一回黑市的事情,龙非夜可不是无缘无故坑欧阳宁诺的而是欧阳宁诺不厚道在前,他明明是天域黑市的半个主子,却隐瞒不说,想利用龙非夜去对付长孙泽林。

龙非夜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呀?

而这一回,欧阳宁诺看似来跟药鬼堂交易,其实不过是来透个信,想利用他们去对付沐家和谢家,他坐收渔翁之利。

这一回,龙非夜必要反击个彻底,看看他还敢不敢有下一回!

“早点休息,我得去趟王家,没那么快回来。”龙非夜认真说。

韩芸汐乖乖地点头,脸蛋都还一片粉色未褪,却好似刚刚的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并没有发生过。

真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了?龙非夜似有些意外,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要走,谁知韩芸汐突然拦住他的衣服,“龙非夜……”

这下,龙非夜嘴角泛起了丝丝笑意,似乎很欣喜她的挽留。

谁知韩芸汐却道“还没吃饭呢,吃了再走。”

龙非夜愣了下,随即呵呵笑起了,“好,陪你吃完再走。”

“你笑什么?”韩芸汐幽幽地问。

“没笑什么,吃饭。”龙非夜淡淡道。

看似正常,方才的事就这样都不提了,可两人其实心照不宣着。

见饭菜都凉了,龙非夜让店小二换了一桌过热腾腾的过来,又亲自替韩芸汐盛了一碗汤。

“慢点喝……”龙非夜都说完了,却又补充了句,“别再呛着了。”

幸好韩芸汐还没喝,否则指不定还真又会呛着。

她“哦”了一声,默默用膳。

龙非夜用膳的速度颇快,不喜说话,这一顿两人和以往一样吃得很安静,却吃了好一会儿,谁都不愿意先吃完。

于是,一桌饭菜被吃了个精光。

“乖乖待着,楚西风和唐离都在附近,放心。”龙非夜低声道。

“嗯。”韩芸汐很配合。早知道他到药城后,得秘密去趟王家的,不少人盯着她呢,她一离开就会引起怀疑。

反倒是一贯果断干脆的龙非夜,都出客栈了却又回头看了片刻。

他喃喃道,“芸汐,待拿下药城,我便带你上天山。”

他原本没打算那么快回天山的,而如今,却恨不得尽快上天山,把那些恩恩怨怨解决掉。

确定龙非夜离开后,守在客栈周遭的唐离和楚西风才从墙脚冒出来。

“你家主子越来越磨蹭了。”唐离很客观地说。

“不,王妃娘娘不跟在他身旁,他绝对不会磨蹭。”楚西风更加客观。

两人不约而同朝楼上的房间看去,楚西风笑了,“唐少主,你逃婚是对的。女人,招惹不得。”

唐离呵呵了,“就你家女主子招惹不得,其他的还好。”

据说他未婚妻那边的势力也满世界搜他了,至今都没搜到,说明能耐一般般嘛。

此时,韩芸汐正在屋子看着凌乱的床铺傻笑,也不知道她想什么呢,笑得特又傻又甜,完全就不是她一贯的画风嘛!

洗簌之后,她便窝到床上神游解毒空间去了,秋末冬初,药城的夜特别凉。

她躺在最里头,跟龙非夜留了个位置。

她沉浸在解毒空间里,累得都快睡着了,去突然张大眼睛,想起了一个问题,“顾七少那厮呢?”

前几日她还收到顾七少的消息,说蛔虫毒已经用了,也已经混到沐灵儿身旁去了,等今夜他们来了,就来会合。

都三更半夜了,那家伙还没来,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