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28章 试药大会之顶替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细细琢磨着,如果顾七少在牢房被发现了,至少王家人会来报个信。

都这个时候还无声无息的,难不成出了别的意外?就顾七少那脾气,试药大会那么大的场,他又被邀了,绝对是会出场的呀。

此时,龙非夜也没回来,韩芸汐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让楚西风去打听打听了。

楚西风自是打听不到任何消息的,因为,此时顾七少正正蹲在黑牢里,看着小天窗外的月亮,郁结不已。

而沐灵儿就蹲在他身旁,不是望月亮,而是赏月,那小脸上洋溢着幸福,任谁看了都知道这个女人沉浸在爱恋中,可惜,顾七少压根没看。

打从他下了那蛔虫之毒后,那帮狱卒和林家的人像是被吓破了胆,除了每日三餐送饭菜来,其他时间多靠近一步都不敢。

早知道这帮人这么孬,他当初就去找韩芸汐,不进来了。

明日就是试药大会,至今却还出不去,本该给韩芸汐飞鸽传书一封告知她他去不了了,可是顾七少却迟迟没做。

长老会这一回并没有邀龙非夜,好不容易有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和毒丫头独处,他实在舍不得错过呀!

他就不相信运气这么背,他等,指不定明天就有机会了。

“药鬼大人,明天就是药材大会了,我要是没被关着,我一定能秒杀掉所有人。”

沐灵儿回头看来,在月光下明眸皓齿,笑得灿烂。

“说得那么开心?”顾七少狐疑地问。

沐灵儿这才收敛,借口说,“当然开心,我不参加比试,沐家那几个废物就有机会丢脸喽!”

“呵呵,沐家废物多,王谢两家也不少。没了你,试药大会根本没看头。”顾七少很不屑。

沐灵儿被夸得好高兴,正要谦虚一下,谁知道顾七少却道,“当然,没有老子,更没看头!”

沐灵儿扑哧笑出来,趁机问,“药鬼大人,我跟你学药术,好不好?”

可惜,顾七少很不客气,“死了这条心吧,老子这辈子一个徒弟都不收。”

他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有个人倒可以例外。”

沐灵儿颇为失落,喃喃道,“我知道是谁……”

她正要说出“韩芸汐”这三个字,谁知道,顾七少却说了另外三字,他说,“龙非夜”!

沐灵儿仰望过去,无语……

就这样,顾七少和沐灵儿聊着聊着,聊到了天亮,而韩芸汐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龙非夜就在身旁。

他没全躺下,而是半躺着,靠在高枕上,闭眼小憩,一身穿戴整齐的,看样子是刚回来没多久。

韩芸汐自是惦记着顾七少的事情,也不知道那家伙来了没?

无奈,她的心终究是偏倚龙非夜的,见龙非夜眉宇间的倦色,她没忍心吵醒他,盼着他多休息一会儿,哪怕多一会儿也好。

试药大会是下午开始的,时间还早呢。

韩芸汐小心翼翼地侧身,蜷缩在龙非夜身旁,可是,他很快就醒了,淡淡道,“还想睡?”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多睡会儿?”韩芸汐问道。

谁知道,龙非夜却道,“顾七少看样子是不会来了,试药大会,本王代他出席。”

“他出什么事了吗?”韩芸汐大惊。

“还在牢里出不来,放心,他死不了。要是出事了,药城不会这么平静的。”龙非夜冷冷说。

死不了,死不了……不过是一种顺口的说法而已,谁会无缘无故去琢磨这三个字呢?

韩芸汐就没注意过这三个字。

她昨夜也琢磨着顾七少极有可能还在牢房里,听龙非夜这么一说,她也放心了。

“长老会不会答应你顶替的,咳咳,你还是守好护卫的本职吧。”韩芸汐打趣地说。

谁知道,龙非夜却取了一件宽大的黑袍,当头罩下,竟和药鬼大人没有什么两样,连身高都差不多。

他从王家回来后,楚西风就禀了此事,他也乐于见顾七少没来,连夜吩咐楚西风去找了套大黑袍来。

充当韩芸汐的护卫,只能在观战台之外远远站着,顶替了顾七少出席,便可同韩芸汐坐在一块。

这种好事,他回头要谢谢顾七少的。

韩芸汐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药鬼大人,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龙非夜用了易声术,可惜,阴阳怪气的声音和顾七少并不相似。这并没多大关系,因为他只是去看戏而已,并不会多说话,该交待的事情,他昨夜已经和王老交待清楚了。

就这样,直到下午,顾七少还是没有出现,龙非夜罩上宽大的黑袍,和韩芸汐一道光明正大地来到药材森林入口,在药童的指引下,来到了试药大会会场。

他们抵达的时候,试药大会已经高朋满座。

这是一个同心圆阶梯会场,中间最低处是一个圆形比试台,上头已经放置好了两块配药台。

第一圈观众席坐着的都是身份显赫之人,长老会的长老,执事,沐王谢三家家主还有医城来的长老。

韩芸汐很意外地发现,医城来的唯一一位长老竟是五长老怜心夫人!快两年没见了,这位夫人还是干练凌厉,风采依旧。怜心夫人代表医城往那儿一坐,沐家的势头就更强劲了。

怜心夫人身旁坐着一个气质不凡的白衣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宁诺。此时,两人正有说有笑呢。

不得不说,欧阳宁诺的人脉非常广!

这帮人大人物之后坐着的是药城各家参加比试的后辈们,试药大会是小辈的赛场,年满二十五岁就无法参加了。

再往后一圈坐着的便是其他贵宾,有医城的人,有各大有名的医馆,药馆的人。

药鬼堂虽然新开张,可是,就规模,名气和出售药物的品质来说,并不会输给在场任何一家,可偏偏没位置了。

这种大会,前三排每个位置都是安排好的,长老会明显是给了他们下马威。

别说龙非夜这样的大咖估计头一回被这么怠慢,而韩芸汐早就习惯了,她回头看了龙非夜一眼,见龙非夜没意见,便大步往第四圈位置走去。

龙非夜那一袭黑袍尤其惹眼,他们一入场,全场的人便纷纷看来,两人生来就被注视惯了,大大方方入座,气度与风采兼具,哪怕没坐在焦点的位置上,一样成了全场的焦点。

怜心夫人看了韩芸汐一眼,给了沐英东一个眼神,沐英东蹙眉已回,两人这一来二往的到底什么意思,唯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人都到齐后,谢会长很快便宣布试药大会开始,所谓试药大会,是以试药的方式考验药剂师的综合势力。

比试双方各自当场配药,让对手尝试,要求对手说出成品药的成分,甚至有时候要求精准到成分的份量,水分,配制过程的力度,火候等。

要知道这试药大会,十年一次,如果不是早慧的儿童少年,每个药剂师一辈子只能参加一次。

十年前,还是个孩子的沐灵儿拔了头筹,轰动了整个医药界。沐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强大起来。

今年,沐灵儿还不到二十,自是可以参加。所有人都以为今年的头筹非她莫属了,可谁会想到此时此刻沐灵儿会被关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的牢房里?

没了沐灵儿,比试必定会精彩不少的。

王家的四公子王书辰是仅次于沐灵儿的年轻药剂师,呼声极高,但是,前两日沐家和谢家都放话了,可以轻易打败王书辰。甚至沐家的几个公子哥还公开摆了赌局,赌王书辰输。

这件事惹了不少猜忌,都说沐谢两家藏了人才,今日会惊艳医药界,毕竟十年不短,足以栽培出不少压轴王牌来。

比试采取的是淘汰制,几场比试下来,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没怎么看,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毕竟他们今日来的主要目的并非看比试。

直到王四公子王书辰上场了,这二人才打起精神。

谁知道,王四公子刚刚登台,一个药童就沿着走道飞快奔跑到最前面去,一边跑,一边大喊,“谢会长,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这喊声响彻在寂静的会场里,前面两排人突然全站起来,在场众人也都意外不已,出什么大事了?

“何事大惊小怪的?”谢会长厉声训斥。

“会长大人,外头……外头有人没有邀请函要硬闯,还带了一大批人。”药童禀道。

“放肆!什么人胆子这么大?来人,本老夫擒住,待大会结束,必不轻饶!”

谢会长很有气势,可是,韩芸汐和龙非夜看着,却皆是冷笑,他们,心中有数。

欧阳宁诺嘴角亦噙着笑意,他特意朝韩芸汐这边看来,可惜,韩芸汐没理睬他。

沐英东应该是最清楚怎么回事的,他刻意大声吩咐手下的人,“加派人手,全都擒住。试药大会乃我药城盛事,不容放肆!”

谢会长冷笑,“沐家主,这是长老会的权责所在,不必你操心。”

沐英东一脸无所谓,不理睬。

然而,小药童去了没多久,又跑了回来,“谢会长,拦不住他们,那帮人会使毒!”

这话一出,全场皆惊,沐英东立马不安,这小药童怎么说话的?

“使毒,来者何人?”谢会长凌厉地问。

小药童早就被交待好了,他大声回答,“百毒门的门主,君亦邪!”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