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29章 试药大会之反咬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百毒门门主!

一听到这个称号,试药大会全场一片沸腾,脸色最精彩的莫过于沐英东。

君亦邪有两个身份,首先是北历康王,其实才是百毒门门主。

小药童偏偏选择“百毒门门主”,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的?难不成谢会长发现了什么?

沐英东狐疑地看着谢会长,犹豫了片刻,还是很果断地朝不远处的仆从使了个眼色,让仆从赶紧去提醒君亦邪,此事可能有诈。

他不是不敢冒险赌一把,只是,这一回的筹码太大,他输不起。

而此时,远在大会场之外的君亦邪并不知道会场里发生了什么,只听里头人声鼎沸,他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心想,等他进去了宣布提亲一事,必定要全场比现在还轰动。

“百毒门也敢到我药城来撒野?且把他带进来,看他想做什么?”谢会长大声说。

小药童正要走,沐英东连忙拦住,“且慢,会长大人,试药大会不可废,不管康王来做什么,还等试药大会结束了再议。”

谢会长余光瞥了那仆从一眼,由着去,他很不客气反问,“康王?怎么沐家主和这位毒门主很熟?”

沐英东本不想理会,可是,为了拦住药童给那仆人拖延时间,他笑道,“北历国太医院的药材供应是几年前康王来和长老会,以及谢王沐三家谈的,会长大人不会忘了吧?”

谢会长却不回答他,命令药童,“还不快去!”

沐英东也不敢说多,不明情况多说多错,都不知道哪一句话会变成把柄,被人揪着不放。

仆从也去了一会儿了,沐英东只能希望来得及阻拦君亦邪进来。

随着他们二人的安静,全场也一片寂静。

能被邀来参会的,要上台参会比试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加上第一二圈位置上的大人物都沉默着,在场谁敢多话呀?

人群里,韩芸汐双臂环胸,靠在靠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沐英东。

坐在她身旁的龙非夜正闭目养神,将周遭紧张的气氛隔离在外,自成一个世界,然而,今日这个场子偏偏就在他掌控之中。

沐英东派去的仆从还未到会场出口就被谢会长的人拦下了,既敢让小药童喊出“百毒门门主”这五个字,谢会长自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小药童到会场入口,故作恭敬地说,“康王殿下,长老会有请。”

君亦邪一挥手,背后一群穿戴喜庆的仆从就跟着他大摇大摆走如圆形会场长长的入口通道。

全场的人全都回头看来,一开始还很安静,可是随着他们越走越近,大家看得越来越清楚,渐渐地议论声就大了。

君亦邪身穿北历王爵正装,傲慢狂佞,霸气不凡,很明显,他是以北历亲王的身份来的。

他身后跟了十名仆从,列成一行,齐刷刷的红衣,全都挑着大红色的礼担,礼胆上的礼物全都贴了大红的双喜字。

这完全是提亲的节奏呀……什么情况?

刚刚小药童来通报的时候,怎么什么都没说?现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了。

沐英东脸色复杂不已,总觉得时间不对劲,疑心重重,他不断给君亦邪使眼色,希望能挽回一些,可是,君亦邪狂傲地仰着高傲的头,大步走上台。

“百毒门门主,你这是……”谢会长问道。

君亦邪听了这称呼,并没有多想,只当谢会长想做戏做得真一些而已,他做了个揖,道,“本王今日代表北历皇族而来,谢会长,本王有礼了!”

谢会长不屑地打量了他一眼,也不怎么客气,“北历康王是吧,呵呵,你为何事而来?”

“谢会长,本不该打扰试药大会,只是,本王受我北历太子托付,有一事相求!”君亦邪大声说道。

“和我试药大会有关联不成?非得这个时候来求?”谢会长还是没好气地问。

“与试药大会无关,但是,关乎整个药城,所以,本王借今日药城诸家汇聚于此,特来相求。”君亦邪答道。

这下,在场众人也纷纷纳闷,好奇,这提亲的架势怎么会和整个药城有关呢?

“何事?”

随着谢会长这一声问,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紧张地等待答案。

“我北历太子爱慕沐家九小姐已久,已争得皇上同意,欲以北历雪域高原天峰雪山一座为聘,求娶九小姐!”

君亦邪这话一出,谢会长头一个震惊,惊呼,“你说什么?”

见到谢会长这反应,一直在旁边观察的沐英东突然就松了一口气,心中冷笑不已,“谢德意啊谢德意,你这老东西真真会做戏!”

沐英东和君亦邪想到一块去了,只当谢会长之前的态度就是在做戏,避免被人怀疑他和百毒门有染。

当然,真正震惊的是在场其他人,哗然声一片,鼎沸之势远远盖过刚才的势头,可谓无人不震惊,无人不意外。

“沐家九小姐不是沐灵儿吗?”

“天峰雪山为聘!这么大手笔?是整座雪山吗?”

“沐家发了呀!”

“沐灵儿有罪,不准嫁!”

求娶沐灵儿已经很令人意外了,拿雪山为聘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但凡药城里的人都知道雪山对新药材和名贵药材培植的意义有多大。怪不得君亦邪会说这件事跟整个药城有关系。

哪怕势力再小的家族拿下雪山的准入令,都会在短短的几年里跻身大家族行列,甚至成为药城翘楚的。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君亦邪非常满意,这时候才朝沐英东看去,沐英东的疑虑担忧解除了,回看了他一眼,继续不动声色。

见谢会长演戏演得那么真,君亦邪兴致不错,特意道,“谢会长,本王说,本王是替北历太子来求娶沐家九小姐的,以雪山为聘,怎么,吓着您了?”

谢会长冷笑不已,“北历太子好大手笔,只是,康王殿下应该找沐家主提亲才是,找老夫做什么?”

“听闻沐九小姐犯了错,被长老会所囚,所以,本王今日当着大家的面,代北历太子爷向谢会长求个请,请谢会长宽容大量,放了九小姐。”

难得君亦邪会说求人的话呀,韩芸汐和龙非夜不约而同地在嘴角勾起了一抹轻笑。

“放了她?”

谢会长一下一下捋着胡子,沉思了片刻,态度坚定,“沐灵儿犯了错,又逃亡近一年,藐视长老会,其罪不可恕!”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安静下来。

君亦邪亦沉默着,等着谢会长继续说下去,之前商议好的,由谢会长来提出“将功抵罪”一说。

可是,等了许久,谢会长都不说话。

这老东西怎么不说下去了?他什么意思?

这时候,不远处突然有个沐家的庶子站起来大喊,“谢长老,不如当沐灵儿将功抵罪吧!”

君亦邪以为此人是沐英东安排的,沐英东却心头大惊,越发得感觉不对劲了。

“如何将功抵罪?”谢会长问道。

“以她的聘礼将功抵罪,天峰雪山为药城共有,长老会统一掌管药材培植研究,也算是我沐家为药学界做了贡献。如何?”

那庶子答得很快,沐英东都来不及阻拦。

这句话到没让众人怀疑起来,沐家的人居然这么大方,这么轻易就将雪山贡献出来?难不成,北历皇族另外给了沐家好处?贡献出天峰雪山,不过是为了救沐灵儿?

沐英东脸色骤变,管不了这庶子到底被谁收买了,他冷声训斥那庶字,“无知小儿,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

这话一出,君亦邪大怔,这才知这庶子不是沐英东指使的,他震惊地朝谢会长看去。

谢会长依旧非常不客气,“康王殿下,这将功抵罪,你意下如何?”

君亦邪能怎么回答?他眸光阴沉沉的,迟迟没出声。

谢会长又质问沐英东,“沐家主,你呢?意下如何?”

沐英东也不知如何回答,虽然紧张,却还是努力想着挽救的机会。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谢会长大怒,厉声,“来人,把那份协议给老夫拿出来!”

全场都沉默了,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什么协议?

而沐英东和君亦邪齐刷刷的变了脸,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时他二人的目光足以杀谢会长千百遍!

仆从双手呈上一份协议,小跑上来,谢会长冷声,“大声念出来!”

仆奴声音洪亮,将协议逐字逐句一一念头,这份协议正是君亦邪和沐英东签订,由君亦邪交给谢长老的。

这协议的内容大致意思是,君亦邪会当众提亲,以雪山为聘,要求沐灵儿将功抵罪,嫁于北历太子。事成之后,北历皇族将以一座雪山相赠,作为私下的聘礼。

这本是君亦邪和沐英东拿来坑谢会长,让谢会长放心的,谁知道,如今竟成了谢会长反咬沐家的铁证!

协议念完,在场众人皆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件事事情背后还藏了这么一份协议,没想到沐家还能捞到那么大的好处!

“来人,把协议传下去,让大伙瞧一瞧上头沐家家主的印章!”

谢会长一脸义愤填膺,竟将君亦邪来收买他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听得连韩芸汐和龙非夜都很意外,他们还以为这老头子只会拿协议反咬沐家,不会把整件事都捅出来。如此一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