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30章 试药大会之意外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谢会长把整件事头捅出来,如此一来就把君亦邪给得罪死了。

虽然意外,但是韩芸汐很快就明白谢会长得罪君亦邪是做给医城看的。得罪一个百毒门,甚至一个北历国来讨好医城,对巩固他长老会会长的位置,利远远大于弊。

如此一箭双雕,不得不说,谢德意这老头子不愧是长老会之首,不简单!而且这老头子背后还有一个欧阳宁诺呢,更难缠了。

韩芸汐低声对龙非夜道,“咱可别为谢家做了嫁衣呀!”

沐英东和君亦邪早有勾结的事情,是韩芸汐捅给谢会长的,万一到时候扳不倒谢家,那韩芸汐一定会哭的。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低声,“等着。”

有秦王殿下这句话,韩芸汐也就放心了,她想,好戏应该还在后头!

盖了家主印章的协议在场的人传着看,传到怜心夫人手上时,怜心夫人瞧了一眼,立马朝沐英东恶狠狠地瞪去!

沐英东杵在原地,犹如被雷劈,脸色黑得都快焦了,他僵硬得无法动弹,唯有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控制不住一直颤抖,他的脑袋一片空白,至今都没缓过神来呢!

要知道,谢会长那态度,他一开始就怀疑了,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耍成这样!更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

铁证如山,他怎么辩解?怎么挽回?

唯有认错!

“谢会长!”

沐英东突然大叫出声,“谢会长,在下错了!大错特错。都是君亦邪威逼利诱,在下心疼女儿,也想为药城谋求更大的利益,才答应了君亦邪这种事!在下虽和君亦邪私下协议,可是,在下早就计划好,待灵儿出嫁,便将那座雪山交予长老会,由药城诸家共享!”

这种话简直就是个笑话,谁会信?

谢会长正要反驳,这时候,怜心夫人站了起来,“沐英东,你好糊涂!百毒门的人也可与之谋?”

君亦邪本就因为沐英东的反咬而脸色阴沉,被怜心夫人这么一骂,那张轮廓深邃的脸便更黑了……但是,他还是不出声。

“五长老,在下糊涂!在下该死!可是,在下亦是护女心切,护城心切呀!在下也是看在北历皇族的面上才……唉!”

沐英东一副解释不下去的模样,后悔莫及,自打了个耳光。

怜心夫人冷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竟犯下如此大错,还不滚回去好好反省!”

她说着,转身对谢长老道,“谢长老,这是试药大会的场子,大家都是来看试药比试的,你们药城的家丑,还是不要在这里外扬了。等回头再去收拾吧!至于百毒门的人……呵呵,我想药城和我医城一样,任何人都不会欢迎的吧?”

怜心夫人不愧是沐家的女儿,沐英东的三妹,也不愧是医城长老会里唯一的女人,区区两句话,保了沐英东,否定了君亦邪,更重要的是以端出了医城来,对谢会长施压。

先把君亦邪赶走,先让沐英东回去,把这件事压到台面下去,等试药大会结束之后,长老会要怎么惩罚沐英东,那就有很多商量的余地了。

不得不说,在场众人都颇为扫兴,原本还以为有沐家的好戏看,如今怜心夫人这个医城五长老一出面,谢德意不给面子也得给了。怜心夫人年纪轻轻,医术一般般,却爬上长老的位置,谁不知道她在医学院的那些手段呀?

岂料!

谢会长居然不给面子,而且态度强硬,单刀直入,“怜心夫人,这是我药城的家务事,沐英东能不能回去,不是你说的算!”

怜心夫人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显然很意外,但是,她还是很快就镇静,“谢会长,药城的事自然不是我们医城人说的算,我也只是给个建议而已,毕竟,我和在场的诸位一样,应邀而来是来看比试的,不是来看你们药城的家丑的。”

啧啧,听听这话说得多好听呀!

不远处,韩芸汐都忍不住想鼓掌了。

“本会长宣布,试药大会中场休息半个时辰,场内备有茶点,请诸位自便!”谢会长争锋相对,寸步不让。

怜心夫人握了握拳头,却也无话可说,只能记恨于心。

她就不相信,沐英东不过就签了一份私下协议,长老会能把沐英东往死里整了?

说是半场休息,谁会离场?

就是被赶了两次的君亦邪都不走,他冷声,“谢长老,本王代表北历皇族而来,诚心想促成药城和北历皇族姻亲之好。没想到你如此利用本王,排除异己。呵呵,这份协议,不正是你让本王找沐家主签的吗?”

君亦邪顶着北历秦王的身份来为太子求娶,如果事情搞砸了,他回北历又得麻烦一大堆了。

无论如何,他也得留下了,为自己争回一点道理来。

谢会长哈哈大笑起来,“君亦邪,你还装!在你来见老夫之前,你本就同沐英东有勾结了!这件事就是你们计划好的!”

“谢会长,说话要讲证据!”君亦邪的声音都阴沉了。

沐英东直接怒声,“谢会长,你血口喷人!我不过是一时糊涂,才答应和君亦邪签下那份协议,在这之前,我同君亦邪并不熟识!”

沐英东比君亦邪要激动好几倍,要知道,他和君亦邪签私下协议一事,长老会再怎么罚他也只是罚。

但是,如果他和君亦邪早有勾结的话,罪就大了!

这是性质完全不一样的两码事!

谢会长冷笑不已,“来人,把证据带上来!”

“证据……”韩芸汐纳闷了。

龙非夜也颇有兴致地看着,谢会长能借婚事打压沐家一把已经不错了,他上哪里找沐家和君亦邪早有勾结的证据呀。

谁知道,证据一呈上来,所有人都恶心到了,只见那证据居然是一具爬满虫子的尸体!

欧阳宁诺是最夸张的一个,竟从第一圈座位跑到了第三圈,坐到了龙非夜旁边。

龙非夜和韩芸汐很有默契,直接当他是空气,关注着台上那具尸体。

在场有两个人同时发现那具尸体有毒,一个是韩芸汐,另一个便是君亦邪。

至于君亦邪,距离非常近,一眼就认出尸体上的虫子是他百毒门最有名的毒蛔虫,这毒药百毒门是不外传的,管控很严格。

这毒是谁下的?

“这便是证据!这是给沐灵儿送饭的狱卒,沐灵儿企图下毒威逼此人放了她,幸好被守卫发现。呵呵,据老夫了解,这种毒出自百毒门,而且非常人能有!试问沐灵儿上哪弄来这等毒药的?沐灵儿是个药剂师,怎么会毒术?”谢会长认真质问。

“本王没给过沐灵儿毒药!”君亦邪怒声。

“据本会长了解,这种蛔虫毒是百毒门独有,而且从不外传。君亦邪,你说这毒药不是你给沐灵儿的,难不成是你手下的人给的?”

面会谢会长这个问题,君亦邪竟无言语对。

而韩芸汐比君亦邪更加震惊!事情怎么会这样?

韩芸汐坐得远,看不清楚,但是,解毒系统已经给了她答案,那是毒蛔虫,却不是她给顾七少的蛔虫毒。

她一直在研究百毒门,对百毒门的毒药榜前十的毒药都有所研究,依据描述基本都能写出配方来。

但是,毕竟她没有接触过那些毒药,配制出来的只能说中毒反应非常类似,却非真品。

她配制给顾七少的蛔虫毒,就是这种情况,中毒迹象和百毒门的蛔虫毒很像很像,但是细细追究还是有区别的。

别的不说,至少她配制出的蛔虫毒,在一日之内,所有毒蛔虫都会随尸体自行腐蚀掉,而百毒门的却不会。

且不说毒性的区别,就说顾七少下毒。顾七少来信中,说的明明是对林家的彪汉下毒呀,怎么会变成狱卒?

韩芸汐立马启动解毒系统进行深层检查,分析出死者中毒的时间,谁知道,得出的结果吓了她一跳。

这个死者中毒于林家彪汉死后的第二日,所以,有人在林家彪汉中毒之后,拿着真正的蛔虫毒对狱卒下毒了。

是谁下的毒?这真正的蛔虫毒又是哪里来的?

韩芸汐原本伪造百毒门之毒下毒,只是要坚定谢会长的心,让谢会长相信君亦邪和沐家勾结的,并不是要提供君亦邪和沐家早有勾结的证据呀!

毕竟他们打压沐家的计划得一步一步来,一下子压倒沐家,谢家的势力就大了,谢家的势力一大,他们想弄出沐灵儿就更难了。

而且,“沐家和君亦邪勾结”与“沐灵儿与君亦邪”勾结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沐灵儿一旦背下这个黑锅,日后必定会被医城列入黑名单的!

麻烦!

无疑,龙非夜的计划也全被打乱,他眯敛着冷眸转头朝坐在一旁的欧阳宁诺看去。

欧阳宁诺笑得很斯文,无害。

韩芸汐正郁闷着,这时候,谢会长突然叫了她。

“秦王妃,听闻你谙熟毒术,还请你上台来做个证。”

韩芸汐真的想哭了……现在怎么办?

“王妃娘娘,谢会长叫你呢。”欧阳宁诺微笑着提醒。

韩芸汐不想理睬他,她朝龙非夜投去询问的目光……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