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32章 试药大会之认输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王书辰和谢鹏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此时,两人分别站在台上左右两侧,都被蒙上眼睛,而且背对试药台。

药城的试药大会一贯以公平著称,比试每一个环节的设定都尽量避免了有可作弊的漏洞。

比试要求参赛者双方用长老会提供的药材,当场配制出药物。就连长老会提供为参赛双方提供的药材,都是临时选用出来的,所以,不管是参赛者要作弊,还是长老会要放水,都不太可能。

当然,规矩再公平的比试都避免不了一件事,那便是运气。

在各家弟子来参赛之前,家族中的顶级药剂师都会暗中传授他们一些不曾公开过的顶级药方,万一这顶级药方里所需要的药材全在长老会提供的药材里,那就是运气了。

要知道一副顶级药方都需要几个药剂师花费一两年的时间共同研究出来,以这些年轻参赛者的经验和本事,要在短时间里使出顶级药方来,绝对不可能。

这时候,配药台已经被清理干净,药童搬上来一大筐药材。

“请王谢两家各派出一人,为对方供药。”司仪大声说。

供药,也就是从长老会提供的大药筐里取三十种,提供给对方。这一步,非常关键,直接决定了对方能配制出什么药物来,不能配制出什么药来!

司仪的话音一落,竟见王家主和谢家主同时站了起来。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看着。

只见王谢两家主速度极快,挑拣了片刻就分别选出三十种药材,交给司仪,司仪一一记录之后,将王老选的药材送到谢鹏配药台上,将谢家主选的药材送到王书辰配药台上。

两份药材都被书写在台上的大白板上,让全场的人都看得到,独独王书辰和谢鹏看不到。

药材一公布出来,全场越发的安静了,能来参会的都是圈内人,多多少少看出点门道的,大家纷纷琢磨起这些药材能怎么配。别说,还真的很难。

王老给谢鹏选的三十种,至少有二十种是不能两两共用的,药性会相互排斥,影响药效。谢鹏要么只用剩下的十种,要么就得想办法用别的药物来破坏掉药性的相斥。

谢家主给王书辰选的三十种药物则相反,有二十种是必须共用的,对手只要试出其中一种,便知晓剩下的十九种。王书辰基本上只能用剩下的十种药材了。

无疑,药材用得越少,对手就越容易试出来。

韩芸汐认真瞧着,眉头微蹙,似乎发现了什么,龙非夜和欧阳宁诺两人对此基本是一窍不通的。

随着司仪一句“比试开始”,王书辰和谢鹏两人同时转身过来,看到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三十种药材。

王书辰扫了一眼,心中有数,立马提笔在纸上草稿药方,而谢鹏竟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那些药材。

全场一片寂静,时间一点点流逝,比试的时间就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如果没有配制出药物来,连试药都不必,直接就会判断为输。

虽说是试药比试,却先考验了配药的功夫,此比试确实见真功夫。

同武林高手对决一样,双方迟迟都没有大动静,但是,较量早就开始了,而大家看得到的比试过程不过是那么一两招。

很快,香已烧了半柱,王书辰还在纸上奋笔疾书,谢鹏还是盯着那些药看。

就这情况看,谢鹏似乎略胜一筹,长老会席上交头接耳起来。

“谁能赢?”

龙非夜忍不住低声,他昨夜和王老计划是让王书辰佯败下阵,让沐家和谢家的人斗个你死我活,谁知道沐家的人竟连参赛的资格都没了。

如今这形势,王书辰必须赢!否则,他们这一回真会为谢家做了嫁衣。

“有点复杂……且看着吧。”

韩芸汐话音一落,王书辰突然就停笔了,一时间看客们都紧张起来,就连长老会那边也都停止交头接耳,纷纷认真看去。

无疑,王书辰配出药方了!

王书辰白衣胜雪,举手投足之间有股令人忽略不了的书卷气,只见他从容淡定地将药方交给司仪,随即开始抓药进行配制。

虽然两个配药台中间间隔着一堵小屏风,谢鹏看不到王书辰的配药台,但是,他听得到王书辰的动静的。却没想到,这个十岁小童,竟无动于衷,仍是看着一对药材沉思。

不得不说,这样的心态让在场不少年长者都心生佩服。

不同于沐灵儿与古七刹对决那么高深莫测,王书辰配药的过程还是看得到大概的。当然,也知道大概而已,很快,王书辰就配制出一颗拇指大小的药丸来,呈交给司仪。

这时候,谢鹏竟还没有动静,眼看一旁那炷香就要烧尽了呀!

难不成谢鹏被王老的药材刁难了?

安静的会长渐渐有了议论声,长老会那边又开始交头接耳,王老锊着胡须等着,谢家主嘴角噙笑,并不着急。

虽然议论不少,可是,一开始大家都觉得谢鹏这等压轴人物,不至于连药都配不出来,迟迟不出手,怕是要一鸣惊人了。

可是!

谢鹏竟一直在沉思,一直没动,直到香火已经烧到尽头,眼看就快熄灭了,他都没有动。

要知道,他即便现在动手配药,也来不及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呀!

怎么会这样?这就是谢家的拿来压轴的人吗?难不成王家就这么顺利的赢了?

现场渐渐躁动起来,众人皆不可思议,而长老会和贵宾席上也议论成一片。

长老会的人对王老给出的那些药材都心中有数的,那三十种搭配虽然很刁钻,可是,还不至于一味药都配不出来!

谢鹏到底怎么了?

“有诈?”龙非夜低声。

“奇怪……”韩芸汐喃喃自语。

此时此刻,他俩和在场所有人一样都盯着台上那炷香看,等待香火灭。

岂料,沉默着的谢鹏突然高举起双手来,众人大惊,视线全汇聚过去,却见谢鹏的动作非常之快,几个动作一晃而过,手停下之后,一颗完整的药丸就躺在他手心里了。

这速度……简直比沐灵儿还快,跟药鬼大人都有的一拼了呀!

好惊人!

闹哄哄的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众人皆面面相觑,不可思议,要练就这一手功夫,可不容易。谢会长和谢家主相视了一眼,皆是满意而笑。

谢家压轴之人,必要一鸣惊人!

王家主看着谢鹏台上剩下的药材,似乎发现了什么,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谢鹏这才动笔写下药方,连同药丸一起呈给司仪,司仪一见那药方,手一颤险些把药丢了。

谢鹏,到底配出什么药来了呢?

隔离在王谢之间的屏风撤掉,两人相见,王书辰上前作揖,风度翩翩,谁知道谢鹏挑眉看了他一眼,竟不屑理睬。

“无礼小儿!”

“会耍花枪而已,狂什么狂?”

“四少别跟小奶娃一般见识……”

台下,王家的人愤愤不平,王书辰没出声,退回原位,从容自如。谁知,谢鹏却冷笑,“我从不向手下败将行礼,他不配!”

小小年纪,拽起来还有模有样,看得连王老都蹙眉,及其不悦。

王书辰再有风度,听了这话脸上也挂不住,他冷声,“胜负未定,大言不惭!”

“敢不敢打个赌?”谢鹏大声问。

王书辰都还未回答,他又道,“你如果输了,叫我一声爷爷!”

这话一出,顿时哄堂一笑,台下谢家有人大喊,“鹏小子,那王家主岂不得叫你爹了?”

“嘭!”王老重重拍案,气得不轻,怒问道,“谢长老,这比试还继续不继续了?”

不远处,欧阳宁诺哈哈大笑起来,“药鬼大人,你小时候也没这小子嚣张吧?都还没定胜负就这样子,万一真让他赢了,他不会连那你都不放眼里吧?”

龙非夜始终没理睬欧阳宁诺,见王老沉不住气,他便知事情不妙了。

“当然要继续,不继续怎么分胜负?”

虽然没有打赌成,可谢长老言外之意,讽刺味十足呀!

司仪将王书辰的药丸交给了谢鹏,谢鹏的交给了王书辰,也将两张药方交给了长老会。

一时间,台下和台上一片紧张。长老会各长老传看着两张药方,一个个表情怪异,严肃。

而台上,真正的试药比试开始了。只见王书辰正认真的试药,掂重,观色,闻息,舔味,将药丸或切片,或捣碎,或融于水各种形态下反复尝试,一边尝试,一边做记录。

要记录的信息很多,如药丸里包含的药物种类,各自的重量,配药的先后顺序,用水多少,捣鼓的力度以及药效等等。

王书辰认真而专注,都忽略了周遭的一切,然而,周遭众人的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而在谢鹏身上。

只见谢鹏掰了一小口药丸放嘴巴里嚼而已,一边嚼一边做记录,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很轻松。

试药的时间也是一炷香。这一回,谢鹏很快就交出了药方,而王书辰却迟迟交不出来,他一开始记录得还顺畅,到了后来,一直写写改改,迟迟都无法确定。

时间不等人,渐渐地,王书辰急了,好几回抬眼看香火,焦急紧张。

偏偏这个时候,长老会已经看完谢鹏写的药方,和王书辰之前给的一模一样。“谢鹏的药方无误!”司仪大声宣布。

王书辰更急,又写了几笔,竟索性放弃了,“我输了!”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虽然剩下时间不多,可是,王书辰也不至于这么轻易认输了呀!认输和输了可是两码事!

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