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38章 可笑,来认亲戚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长老会明日就会对谢德意和沐英东做出审判,怜心夫人并没有犹豫的时间。

她非常干脆地开门见山,“韩芸汐,你娘天心夫人正是沐家的四小姐沐心,你身上流着一半沐家的血。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不能毁了沐家。”

怜心夫人原以为她说出这话,韩芸汐他们会震惊,却没想到韩芸汐他们一个比一个还淡定,一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真正淡定是龙非夜和顾七少,韩芸汐还是有些小震惊的。

虽然没从哑婆婆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是,沐心就是天心这件事,她一直是相信的。今日,也算是肯定了。这么说来,她和沐灵儿那丫头倒成了表姐妹,难怪她对那丫头总狠不下心了。

“你们……你们早就知道了?你们解了哑婆婆的毒?哑婆婆都说了?”怜心夫人不可思议地问。

一提及解药的事情,顾七少的心就不自觉抽痛了一下,他委屈地朝韩芸汐看去,无奈,从他和龙非夜决斗之后,韩芸汐就再也没问过这件事了。

黑锅什么,难道他这辈子就这么背下了,顾七少好无奈。

哑婆婆的生死,韩芸汐自是不会透露给怜心夫人。

她的态度比怜心夫人还直接,“当年我娘拜托你为韩从安谋了一个理事职位,给了你什么好处?”

怜心夫人眸中掠过一抹戒备,质问道,“你……你还知道多少事?”

“怎么,你想骗我什么吗?我知道的事不少,你要想说谎呢……呵呵,悠着点。”

其实,韩芸汐就知道天心夫人和怜心夫人是姐妹,天心夫人拜托怜心夫人帮了韩从安一把。其他的她就都不清楚了。可是,她这一脸危险的威胁,还真就震慑了怜心夫人。

在龙非夜的调教下,韩芸汐的谈判能力见长。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也可以告诉你你亲生父亲是谁,只要你能保住沐家。”怜心夫人终于松了口。

虽然早就心中有数,可是一听到“亲生父亲”这四个字,韩芸汐还是激动了,甚至有些小紧张。

然而,她还是稳住了,很聪明地问,“怜心夫人,你所谓的保住沐家,是怎么个保法?”

见韩芸汐淡定自若,不惊不咋的样子,怜心夫人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她知道如果没有给出让韩芸汐满意的条件,这桩买卖怕是不好谈了。

当然,怜心夫人也不省油的灯,她犹豫了一下,试探道,“自是免了沐英东所有罪责,沐家一切如故。”

韩芸汐呵呵大笑起来,“怜心夫人,你未免太高估本王妃的能耐了!且不说药城不是我说的算,就算是我说的算,韩从安勾结毒门,证据确凿,有目共睹,免了他的罪,如何服众?又该如何给你医城交待?”

“只要你答应,医城那边本夫人自有办法应对。”怜心夫人很肯定。

“看来……怜心夫人在医城很吃得开呀!”韩芸汐笑道。

怜心夫人忽略了她的讥讽,又道,“韩芸汐,你药鬼堂不是一直想要沐灵儿吗?不如这样,将毒蛔虫的事情推给谢家,至于沐英东和君亦邪那份协议,也推给谢家,就说是谢家和君亦邪勾结给沐英东下的套。沐英东护女心切,又一时贪念才……”

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冷冷打断,“怜心夫人,你当王家人,还有全药城人都是傻子吗?”

怜心夫人很理所当然,“韩芸汐,你现在是药王的徒弟,只要你开口,谁敢不装傻?”

“所以,你当我韩芸汐是傻子喽?就你那么些破秘密,想换沐英东的性命?”韩芸汐很不屑。其实,她心里可好奇了,巴不得怜心夫人赶紧把秘密都说出来。

怜心夫人连连摇头,“韩芸汐,沐英东再怎么说也是你亲舅舅,你不能见死不救呀!”

“那就要看沐英东值多少价值了!”韩芸汐冷笑,跟她玩亲情牌,无效!

“你!你不能这么无情!”怜心夫人愤慨指责。

韩芸汐哈哈大笑,“无情?你们明明知晓真相,我娘难产,你们在哪里?我在韩家吃尽了苦头,你们又在哪里?我到医学院问起我娘,你还一口否认不认识?现在来跟我认亲戚?未免太晚了!”

“你误会了!沐英东压根就不知道天心夫人就是怜心。所以他才一直囚禁哑婆婆,想引你娘回去呢!哑婆婆没告诉你吗?”怜心夫人亦解释,亦试探。

韩芸汐避而不答,只是不屑冷哼。

怜心夫人摸不透她的心思,只能继续打感情牌,“当年你娘怀了你,却发现你父亲跟其他女子有染,她选择离开,到了天宁改名换姓嫁给韩从安。从那以后,沐英东就不知道你娘的下落了。你娘为了帮韩从安,主动找上我的,否则我也不清楚这一切。”

怜心夫人说着,装模作样叹息了好几声,“芸汐,这些年来,我独自一人守着这个秘密,何尝不想认你。可是,一旦我认了你,你父亲必定找上门。你娘当初选择离开毒宗,下嫁韩从安,就为了让你远离毒宗,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呀!”

见韩芸汐一脸凝重,怜心夫人心喜,又继续解释,“我之所以也不告诉你舅舅,亦是怕他为了沐家声誉,容不得你。你也别怪你舅舅,他身为一家之主,家族的荣誉,前程高于一切,他囚着哑婆婆想引你娘回去,也是万不得已的呀!”

怜心夫人停了下来,等韩芸汐反应,无奈,韩芸汐绷着小脸看她,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一室寂静,真相如何,龙非夜心中有数,他不言不语,就等着怜心夫人说出韩芸汐生父的身份。而顾七少最是潇洒的,事不关己地玩弄着他那瘦骨嶙峋的手指头,早就将这一切拒之心外了。

无论韩芸汐的生父是谁,无论韩芸汐是不是毒女,只要他喜欢,韩芸汐就只是韩芸汐而已。

沉默的对峙,比拼的不仅仅是耐心,还有底气。解释了那么多的怜心夫人不知不觉中已经丧失了主动权。沉默越久,她越不安。

终究,她还按捺不住又开了口,“芸汐,如果你娘在世,必定会不忍沐家就这样败了,沐家能走到今日,那可是几代人的心血呀!”

韩芸汐叹息了一声,终是开口,“怜心夫人如果只是来认亲戚的话,还是请回吧。”

这话,简直把怜心夫人所有耐心都打击掉,她终于怒了,冷声,“韩芸汐,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想怎样?”

“我父亲是毒宗哪位?”韩芸汐冷冷问。

“我不清楚!这件事连哑婆婆都不知道,你觉得我和沐英东会清楚吗?”怜心夫人反问道。

韩芸汐点了点头,“我信你,你走吧。”

怜心夫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你废话了那么多,没一句是我想知道的?你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亲自去一趟王家,求一求王家主,或许还有转机。”

韩芸汐简直是耍人嘛,怜心夫人狠狠拍案,起身就走。可是,她都到了门口,韩芸汐竟还不留人。

怜心夫人都快把自己气死了,韩芸汐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比医学院那些老东西还难应对了?

终于,她还是转身了。

而一见怜心夫人转身,韩芸汐悬着的心也落下,她知道,这一场谈判,她赢了。

“韩芸汐,当年你娘来求我帮忙的时候,给了我一样东西,或许,那东西能告诉你你生父是谁。”怜心夫人终于亮出了最大的筹码。

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信息,龙非夜和顾七少皆抬头看来,韩芸汐心下大惊,颇为意外。

怜心夫人原本没想说出此事的,因为那东西价值不菲,她一直藏着,就等着有朝一日年老色衰在医学院混不下去,还能拿出来讨好院长大人。当初正是看在那东西份上,她才帮了沐心一把,答应沐心守住秘密的。

无奈,如今被韩芸汐逼到这份上,她只能亮出来。

“什么东西,先拿出来瞧瞧?”韩芸汐问道。

怜心夫人可没刚刚的好态度,她冷冷说,“只要沐英东回到沐家,那东西我自会送来。”

“没见到东西,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韩芸汐问道。

怜心夫人意味深长地看了龙非夜一眼,笑道,“得毒宗迷蝶梦者得天下,这话,秦王殿下应该知道的吧?”

韩芸汐大惊,难不成这个女人手上也有迷蝶梦?

“你有迷蝶梦?”龙非夜处变不惊。

“没有。”怜心夫人笑了笑,又道,“但是,我有万年血玉,得万年血玉者可破迷蝶梦,殿下不知道吧?”

这下龙非夜亦惊了,他只知晓得美人血可破迷蝶梦,却从来没听说过万年血玉,看样子母妃当年并没有把事情弄清楚,怪不得他们养成美人血之后,还是破解不了迷蝶梦的秘密。

“天心夫人给你的是万年血玉?”顾七少终于出声了。

“正是!看样子药鬼大人听说过这东西?”怜心夫人说道。

“万年血玉取自帝王谷的万年古尸之口,是毒宗至毒,亦是毒宗至宝,这东西只传毒宗宗主。”

顾七少笑着朝韩芸汐看去,“老子天天喊你毒丫头还真没喊错,你这身上可流了一半毒宗嫡亲的血呀!你爹一定是毒宗宗主!”

顾七少明明都不说了,却又补充了一句,“你还真是个毒女……”

韩芸汐只觉得顾七少的语气有些怪怪的,但是,她震惊着真相,并没有多留心。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