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4章 希望,有法可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医不医?秦王妃你言下之意,你有办法医治太子?”天徽皇帝认真问道。

就太子这种病例,放到现代只要做个B超就可以出诊断,随后马上进行开腹手术,不过是一个类似于破腹产的手术罢了,但是,放到古代这种医疗条件来看,那就有点难度了。

然而,纵使如此,韩芸汐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她自然有其他办法的。

“如何医治?”龙天墨急急问道,这话立马就暴露了他对韩芸汐的信任。

“我会配制出瘤毒的解药,将体内巨大的毒瘤化解成毒血,而后动刀开腹,尽量利用针术排除毒术。”韩芸汐如实回答。

如果直接开腹取出太子腹中的东西,那必定得是一个极大极深的口子,在没有缝合工具的情况下,她不会冒这个风险。

但是,如果利用药物将太子腹部的东西化解成血水,而后开口排毒,这就是一个十分类似她给少将军穆清武做的小手术了。

只要能保证不失血过多,这个方案的风险就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

话音一落,韩从安就出声了,“那你还是无法证明太子腹中是毒瘤。”

“毒瘤化成血水,韩神医大可将血水拿去检验是否有毒。”韩芸汐唇畔勾起讥讽,刻意强调了“韩神医”三字。

韩从安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恨极了,却说不出话来。

“要开刀剖腹呀。”皇后迟疑了。

“这……不妥吧。”太后也犹豫着,面露担忧之色,是真实的担忧,毕竟太子是她最疼爱的长孙。

“当初臣妾替少将军解毒,也是开刀剖腹,因此还被太后误会呢,太后娘娘,如果你还不相信臣妾,大可传少将军来看看,少将军腹部的伤,应该还留着疤。”韩芸汐语气很平静。

太后眼底却闪过了一抹怒意,这个臭丫头,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这分明是嘲讽她嘛。

太后沉默了。

成功的案例一摆出了,韩芸汐便把烫手山芋丢给天徽皇帝,将事情的主导权交到天徽皇帝手上。

“皇上,芸汐都讲清楚了,治不治,你做主吧。”

天徽皇帝和床榻上的龙天墨隔着纱帐对视,迟迟都没有开口。

韩芸汐是聪明的,她得出另一个完全不同于韩从安的诊断结果,天徽皇帝如果相信她,就让她医治,如果不相信,也没有什么好为难她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韩从安也不敢多说话,毕竟这么多年来他拿不出治疗的方案,再多嘴纯粹是找死路。

一时间,一室变得寂静。

岂料,天徽皇帝缓缓转身看向了龙非夜,“秦王,你觉得呢?”

韩芸汐很意外,没想到天徽皇帝会询问龙非夜。然而,龙非夜却处变不惊,似乎早有所料。

他神态淡漠,令人琢磨不透,“事关重大,皇兄做主便是。”

淡淡的一句话,主动权还是丢给天徽皇帝。

当然,天徽皇帝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继续又问,“秦王相信秦王妃吗?”

这么一问,就逼得龙非夜不得不正面回答。

韩芸汐心下纳闷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外头盛传天徽皇帝和秦王手足情深,秦王掌控大权,天徽皇帝要礼让三分。

可是,就目前看来,天徽皇帝和秦王之间的关系可不怎么手足情深 ,反倒是微妙得很呀!

天徽皇帝这么一问,龙非夜如果回答相信,那万一韩芸汐失手了,岂不连他都有罪?

如果龙非夜回答不相信,那韩芸汐就玩完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朝龙非夜看过来,龙非夜亲自到穆将军府救韩芸汐,这一回,他还会开尊口吗?

他为何要亲自出面去穆将军府教训长平和大理寺卿,为韩芸汐解围?

他为何允许落红帕的存在,他和韩芸汐真的有夫妻之实吗?

是因为韩芸汐不丑了,又会医术,所以他对韩芸汐另眼相看,心中承认了这位正妃吗?

好奇这些问题的,可是大有人在呀!

所有人都期待着龙非夜回答,可谁知道他却淡淡道,“本王相信她没用,得皇上和太子相信她才有用。”

轻轻松松一句话,四两拨千斤,化解了天徽皇帝的局。

韩芸汐险些笑出来,这家伙真是只狡猾的老狐狸呀。

天徽皇帝努了努嘴,正要继续问,龙非夜却道,“皇兄,太子也不小了,也该独立了。”

这话,无疑是说太子自己的事应该自己做主了。

秦王的支持对每一位皇子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皇帝自然是希望他支持太子的。

天徽皇帝皮笑肉不笑,看向太子,“天墨,你皇叔教训得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吧。”

七年了,龙天墨真心受够了。

即便他内心深处对韩芸汐仍是不信任,但是,与其等死,他宁可放手一搏,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病再拖下去,父皇一定会放弃他的。

寂静中,龙天墨的声音显得特别清亮,“我接受治疗!”

韩芸汐松了一口气,一旁的韩从安整张老脸却都黑了。无疑,太子的反应将他否定得彻底。

对于太子这个勇敢的决定,天徽皇帝还是很满意的,他点了点头,道,“秦王妃,可以马上开始吗?”

“我需要做详细的检查,确定肉瘤的位置,大小,才能配出药来。”韩芸汐认真说。

一决定治疗,她浑身都有劲了,立马上前去做详细检查。

很快,她就发现龙天墨腹中的东西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而且,确确实实是有生命的,因为她按了几个穴位发现那东西会动。

只见她眼底晦明晦暗的,一片复杂。

“如何?”龙天墨紧张地问。

韩芸汐笑了笑,“放心,你这两天只要休息好便是,什么都不要多想。”

她说着,退了出来,皇后和太后也全围过来了。

“怎么样?”

“可以马上治吗?”

“需要开什么药,尽管说。”

……

“药方有些复杂,我得认真琢磨下,才能确定。”韩芸汐认真道。

这时候,韩从安急急主动请缨,“秦王妃,老朽不才,但也熟识药理,愿意辅助你。”

韩芸汐如果治不好,韩家也难逃一劫,治好了,他给她打下手也能沾个光,当然,他更主要的是想看看,这个臭丫头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到底要怎么医治!

然而,韩芸汐只当没听到他的话,认真道,“皇上,我想请顾北月顾太医辅佐。”

比起韩从安,天徽皇帝自然是更信任顾北月,他立马就答应了,“来人,传顾北月过来!”

韩芸汐却拦住,“皇上,这不是小事,我过去太医院同顾太医详谈吧,日落之前会开出药方。”

这里毕竟人多,天徽皇帝点了点头,令人带韩芸汐过去。

韩从安眼巴巴地看着,这个时候,太后却冷冷道,“韩神医,哀家看你还是回去等你女儿的好消息吧。”

“太后娘娘,草民伺候了殿下七年,最了解殿下情况,不如让草民留下,以防……”

韩从安的话还未说完,皇后就怒了,“呸呸呸,韩从安,你说什么晦气话呢?没用的东西还有脸在这里杵着。本宫告诉你,喜脉是你把出来的,等太子好了,本宫再好好收拾你!”

韩从安吓得不敢多话,连忙告退,落荒而逃。

看着韩从安狼狈的背影,皇后眼底尽是阴霾,她想,韩芸汐这一回如果治好了天墨,那长平那笔账就暂且算了,当她将功抵罪。

但是,如果治不好,她一定要将韩家连根拔起,让这个医学世家永远消失在云空大陆!让韩芸汐成为灭族的罪人。

太后和皇后都没有走,守在龙天墨床榻边,而天徽皇帝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神色凝重。

不得不承认,他们都紧张着。

这是太子最后的机会了,如果韩芸汐救不了他,天徽皇帝只能忍痛将他放弃。

结果,掌握在韩芸汐手中,谁都无法预料。

龙非夜像是最无关痛痒的那一个,他起身走过来,道,“皇兄,走吧,臣弟陪你品茗去。”

天徽皇帝这才缓过神来,点了点头,跟龙非夜出门。

“主一国容易,主一家难矣。”天徽皇帝感慨到。

“太子吉人自有天相,皇兄宽心。”龙非夜淡淡道。

天徽皇帝已经不止一次试探过他了,却总是试探不出他的态度来,每每只能作罢。

他年岁渐高,不管是太子还是其他皇子,没有一个是秦王的对手,其实,当初如果不是太后手段阴狠算计了宜太妃,他也得不到这个皇位。

北历是天宁的敌国,可是,在天徽皇帝眼中,身旁这位同他的皇子年纪相差无几的弟弟,比北历国的虎狼之军还来得恐怖!

“北历细作一事,调查得怎样了?”天徽皇帝问道。

“还有一条大鱼潜着,臣弟已经撒网了。”龙非夜如实答道。

“你要知道的,没有内奸的话,这些细作是掀不起那么大风浪的。”天徽皇帝冷冷提醒。

“臣弟明白,皇兄宽心便是。”龙非夜不慌不忙,平静得令人觉得冷漠。

两人一边聊一边走入御花园,而此时,韩芸汐刚刚到太医院。

顾北月是太医院的院首,太医院自然就是他的势力范围。

一听说韩芸汐为太子的事情而来,他立马屏退书房里所有药童,令其在门外守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韩芸汐都什么还没说呢,见状,不由得暗暗佩服,顾北月看似文弱,却也是个厉害之人。

如果说龙非夜是冰冷的狐狸,那么,这家伙就是只温柔的狐狸。

亲自关上门,他不慌不忙走过来,淡淡而笑,“秦王妃,诊断出来了吗?”

这么大的事,换做是别人,必定很紧张。

可是,顾北月永远都是那么从容,韩芸汐特喜欢看他温和的笑容,这种笑容能让她瞬间就平静下来。 可是,每次似乎都是她打破他眼中的平静。

“不是喜脉。”她笑着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