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40章 得了一样证据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怜心夫人把王牌筹码都露出来了,势必不会再轻易让步,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沐家给踩得死死的,韩芸汐和龙非夜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还得把灵儿弄出来,这事情有点麻烦呀。”

韩芸汐拢起眉头,如果只应付怜心夫人那也没什么,可中间还卡着一个身负双重罪的沐灵儿,事情确实比较棘手。

顾七少不屑而笑,起身要出门,“等着,老子去跟她谈。”

韩芸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顾七少要去怎么谈,无非是要去捅她在医学院那些丑闻。

正要拦呢,龙非夜就无声无息,冷不丁伸出一脚,险些把顾七少被扳倒,他说,“你别忘了光脚不怕穿鞋的!”

沐家如今已经走投无路,怜心夫人来找他们,也是放手一搏。物极必反,如果他们再逼迫下去,就怜心夫人那脾气,指不定会把韩芸汐的身世捅出来,到时候两败俱伤。

有个毒宗嫡亲的老爹,这消息一传出去,就够韩芸汐喝一壶的了。

“龙非夜,要不跟老王打个招呼,缓几日在审?”韩芸汐认真问,此事,他们还得好好合计合计。

谁知道,龙非夜都还没回答,楚西风就进来禀了王家刚刚送到的消息,“王妃娘娘,谢德意想跟你们面谈,说手上有你们感兴趣的东西。”

龙非夜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备车!”

当韩芸汐,龙非夜和药鬼大人三人同时出现在谢德意面前时,谢德意很纳闷,秦王殿下并没有受邀,怎么这么快就赶到了?

当然,他也无暇多关心这种事,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又被王家人私审了一番后,原本老当益壮的谢德意就像个垂死的糟老头,颓废苍老。

他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尽一切努力挽救谢家。

当会长这么多年,他很清楚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他很干脆地说,“秦王妃,老夫有证据证明沐灵儿与百毒门无牵连,如果你能答应老夫一件事,老夫现在就把证据交给你。”

“欧阳宁诺?”韩芸汐猜得到跟沐灵儿有关,却没想到还有证据。

谢德意点了点头,承认蛔虫毒是欧阳宁诺给的和拥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是欧阳宁诺给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韩芸汐大喜,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呀!她大概知道要怎么对付怜心夫人了。她认真问,“你要本王妃答应你什么?”

“王妃娘娘,沐灵儿的事老夫知道王妃娘娘记仇了,那件事不过是老夫自己的意思,还请你不要记恨谢家。”

谢德意的语气凝重起来,“谢家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大多是无辜的,还请网开一面。一旦永远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他们一辈子就都毁了呀!”

虽然尚未审判,但是谢家作弊一事四长老早已放话,会永远取消谢家人的参赛资格。药城大大小小的比试很多,不止试药大会,药城的弟子们想要在医药界出人头地,想获得更多的学习的机会,从这些比试中脱颖而出是第一步。

如果连参赛资格都没有,纵使天赋再高,再努力都很难出头。

“谢老,谢家被取消资格真正的原因,你应该很清楚,你求我,无用。”韩芸汐淡淡道。

这件事跟沐灵儿没关系,作弊这种事被当众揭穿,谁保得了?

“王妃娘娘,除了这件事,要杀要刮谢家都悉听尊便!谢家子弟是三大家中最勤于学苦于学的,他们三更就起,在药房一待就是一整日,五年十年如一日。他们是无辜的呀!”谢德意悲怆不已。

高高在上站在韩芸汐背后的龙非夜和顾七少都冷笑,无动于衷。

韩芸汐上前在谢德意面前席地而坐,她认真地看着谢德意的眼睛,道,“谢老,你说谢家弟子三更就起,那你可知王家弟子三更才眠?你谢家弟子勤于学苦于学,王家、沐家,药城哪家弟子,想出头者哪个不是头悬梁锥刺股?天下学问,医学药学最苦,也最容得半点马虎!关乎人命的学问,岂容得下作弊这等事?今日若将谢鹏这等小儿捧出名气,他日得耽误多少病人?”

云空大陆的医药界本就不是干净的地方,尤其是存在极大商业利益的药学界,这些年药学界吹捧出不少所谓的药学大师,而这些药学大师吹捧出了无数所谓的神效药材,开高价敛财事小,误人病情事大。

谢鹏这小子小小年纪作弊胜人不心虚,态度竟还那么嚣张,长大了必是大害!

韩芸汐态度严肃,字字质询,见她冷厉的目光,谢德意竟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无言反驳。

沉默了许久,谢德意都没出声,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道,“免了这惩罚绝不可能,但……”

听了这话,谢德意立马抬头看来,露出希冀的目光。

“若你谢家有足够的悔改之意,或许,可以减轻这惩罚,该无期为有期。”韩芸汐继续说。

“几年!”谢德意连忙问。

韩芸汐犹豫了片刻,给出了“十年”的答案。

十年,足以限制谢家,也不至于太委屈了谢家中那些无辜的弟子们。

谢德意比怜心夫人识时务多了,立马就取出一份毒药来,“王妃娘娘,原狱卒陈嘉,李炜可以作证,此药来自欧阳宁诺。”

虽然谢家会多一条污蔑沐灵儿的罪责,但是能将资格限制改为十年,也是值得的。

韩芸汐大喜,有了这东西便可保沐灵儿,她也可以放心去跟怜心夫人谈了!

他们离开监狱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长老会在午时之前会给出审判,监狱距离怜心夫人住所不远,但是韩芸汐并不着急赶过去,而是要去看沐灵儿。

到囚禁沐灵儿的牢房外,龙非夜什么都没说,双手环胸背靠着墙,闭眼小憩。

“不进去?”韩芸汐问的是顾七少。

顾七少眯眼看去,“老子在里头待得还不够吗?”

见他安然无恙地出现,猜也知道他这几天都蹲牢房里了,韩芸汐大笑不已,独自进去。

被如此放肆嘲笑,顾七少听着她的笑声,心情居然好得不得了,哼着小曲儿跃上树,坐着等!

龙非夜睁了一只眼看去,很快无声无息闭上。

牢中,韩芸汐本打算给沐灵儿一个惊喜的,她故意不出声,亲自打开牢房,谁知道门都开了,沐灵儿竟无动于衷,背对着她坐在冰凉凉的地上,孤零零的背影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渺小。

韩芸汐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心口微微堵了,只是,她没表现出来。

她慵懒懒往门上一靠,讥讽道,“才关几日呀就成这样了,你还真矫情!”

沐灵儿一惊,立马回头,“韩芸汐!”

韩芸汐瞥了一旁没动过的热食一眼,冷哼,“别以为我来救你的,我可是有条件的。”

然而,沐灵儿的思维还停留在前一句上,她怒声,“你才矫情!本姑娘懒得动而已!”

一边解释,一边赶忙整理头发和衣服,顺带抹了一把脸,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炯炯有神起来。

心下暗笑,韩芸汐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睥睨过去,“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帮你洗清罪名,如何?”

“尽管问!”沐灵儿很豪气。

然而, 韩芸汐第一个问题就让她惊了,韩芸汐问说,“沐家藏有秘方?”

“你想干嘛?”沐灵儿认真起来。

所谓秘方,顾名思义便是不公开的药方,由家族顶级的药剂师共同研制,只出售成品药材,不公开药方。这种药方一半会添加一些极其罕见的药材,所以也很难被试出来。

这东西非常重要,可以说是药学家族的至宝,立足医药界的最大的底气。

“公布于众,这是沐家应受的惩罚。”

韩芸汐很坦诚,毫无隐瞒,谁知道沐灵儿居然一点儿都不介意,还回答了韩芸汐没问出来的问题。

她说,“沐家共有二十五种秘方,其中二十种是公开出售的,还有五种是留着备用的。沐家的药田公开和秘密的大大小小合计起来正好三千亩。”

韩芸汐要问的也就这两个问题而已,她笑道,“等着,天黑之前你一定能重获自由!”

韩芸汐都来这么问了,必是不会轻易放过沐家的,

沐灵儿没说话,看着韩芸汐关上牢门后,她才吐了口浊气,说出沐家的秘密她非但没有愧疚感,反倒不心塞了,她知道,她虽大逆不道,但是,她没有错! 她心下隐隐有些期待重获自由之后的新开始。

韩芸汐出了牢房,龙非夜就走过来了,“问清楚了?”

韩芸汐就知道她想做什么瞒不过龙非夜,她笑着点了点头,然而,顾七少却听不懂,“你去问什么了?”

龙非夜投去鄙夷的目光,顾七少瞬间就没了好奇心不再追问。

其实,他并非不聪明,只是心思简单惯了,向来爱是爱,恨是恨,恩是恩,仇是仇,爱恨分明,快意恩仇,不喜欢顾虑太多,也懒得思索太多罢了。

万事俱备,韩芸汐他们终于把怜心夫人约出来谈了。

为了万年血玉,韩芸汐真会放过沐英东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