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46章 最惨,削了爵位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毕竟涉及了她的身世秘密,又涉及了毒宗,韩芸汐有心相告,却也只能作罢了。

沐灵儿心头淌过一抹暖意,可面上却不服软,她不屑道,“本姑娘的姐姐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沐灵儿都嘲笑自己了,她是有很多姐姐,可是,哪个真把她当作妹妹了呀?

韩芸汐早知沐灵儿不会答应,一笑而过,然而,苏小玉却看不惯,怒骂,“不知好歹,你以为你是谁呀!”

沐灵儿不屑打量了苏小玉一眼,冷哼,“死奴才多嘴!”

苏小玉更怒,要反驳,沐灵儿教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偷偷在柜台配药,药鬼堂有药鬼堂的规矩,你好学可以,但是,配药所用药材劳烦自掏银子购买!你用过的药材请处理掉,不要放回原柜!我们买的是精品药材,不是二手货!”

除了小东西,可没谁知道苏小玉每天晚上偷偷学配药的事情呀。被沐灵儿这么当众捅出来,还顺带羞辱了一番,苏小玉立马涨红了脸,恼羞成怒,“你……你!”

无奈,她再愤怒也无法反驳,沐灵儿说的是事实,而且沐灵儿有权力这么教训她。秦王殿下从药城回来之后,就宣布沐灵儿是药鬼堂的总药剂师,掌管所有药材。

“我什么我?你如果还想在药鬼堂待下去,就给我好好守规矩。我罚你三天不许到药鬼堂,好好反思!再让我发现你夜里到柜台去,你就永远别踏进药鬼堂大门半步!”

沐灵儿简直是公报私仇,苏小玉委屈得要哭了,韩芸汐却一边喝汤,一边看戏,旁观得不亦乐乎,所谓一物降一物不就是这样嘛!苏小玉这飞扬跋扈的娃娃也该沐灵儿来治一治。

百里茗香犹豫了片刻,终是开口,“灵儿姑娘,小玉儿也是好学,白日没空学,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她在柜台配药,也是不想浪费药材呀。你就看在王妃娘娘的面上,饶了她这一回吧?”

百里茗香就是聪明,她这么一说,沐灵儿不得不给这个面子,而韩芸汐也不得不开腔。

“好啦好啦,三日就不罚了,这个月的例钱交到药鬼堂帐房去吧。”韩芸汐淡淡道。

沐灵儿也没再追究,若非苏小玉主动招惹,她才懒得理。

称呼姐姐的事情被打断之后,韩芸汐和沐灵儿都没再提,反倒避免了争辩和尴尬。

沐灵儿其实只是来看看韩芸汐的,这个女人晕迷至今龙非夜都守着,谁敢来看?

见韩芸汐没事了,她便要走。

韩芸汐叫住,“等等,我也得去趟药鬼堂了,一起走呗。”

沐灵儿什么都没说,却等韩芸汐收拾好了才走。

人都散了,苏小玉才朝百里茗香看去,冷哼,“我不需要你假好心!”

百里茗香蹙眉看着她,却什么都不辩解,她比苏小玉大不止十岁,跟小孩子计较着实没意义。她想,等苏小玉长大了,或许就不会那么无理取闹了吧。

她正要走,谁知道苏小玉却冷不丁来了句,“秦王殿下一回来,你就赖在王妃娘娘身旁不走了?”

百里茗香心跳咯了好大一下,回头看去只见苏小玉还在背后瞪她,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怎么,你要否认吗?”苏小玉逼近。

百里茗香生平第一次有打人的冲动,可是,她还是硬生生地忍了,转身就走。

亦愤怒,亦羞辱,可是,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虚,所以,她才没办法理直气壮地否认吧。

感情这东西如果能控制得住,还怎么叫做感情呀?

这辈子,她可会有救赎?

韩芸汐跟沐灵儿同乘马车到药鬼堂,一路上她什么也不说,沐灵儿也非常沉默。

可是,就在快下车时候,沐灵儿终于忍不住了,问了句,“他……去哪了?”

她出狱,七哥哥没去接。她都到药鬼堂了,七哥哥还不见踪影。

她不敢问龙非夜,而韩芸汐又一直昏迷,她苦苦等了半个月。

韩芸汐假装没听到,起身下车,沐灵儿急了,可是,急归急,只是干着急,她没敢继续问。

幸好,韩芸汐在下车之前还是回答了她,“办事去了,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的。”

顾七少都说了毒宗禁地他很熟悉,而且,她也提醒了他不少事,要拿到那些万毒之毒,应该挺容易的吧。

沐灵儿顿时心花怒放,阳光灿烂了,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将药鬼堂的药库整理得井然有序,还主动指导了堂里几位药剂师。

韩芸汐花了几日的时间和顾北月、沐灵儿商议药鬼堂分店的事情,最终决定在三个月内将药鬼堂开遍云空大陆有名的城池,郡县。

之前只开一家的原因是考虑到药材供应单调,如今就药鬼堂和药城关系自是不愁没有药材供应了。

韩芸汐提出了将药鬼堂分为精品堂和普通堂两种,一种只出售药鬼堂的药材和高端的精品药材,另一种就出手药城的药材。目标是在三年里主导整个云空大陆的药材市场。

沐灵儿并不知道龙非夜只给药城王家一年的时间断掉药城和云空商会的所有买卖,她非常认真,“韩芸汐,三年不可能!”

顾北月笑着道,“在下还是有这个把握的,只要药城的药材供应不断。”

“沐灵儿,要不,咱俩打个赌?”韩芸汐笑道。

沐灵儿不是笨蛋,被坑了一次怎么可能会被坑第二次,她对韩芸汐的戒备心可是满满的,尤其是韩芸汐说“打赌”这两个字的时候。

“既然顾大夫有信心,我就不泼你们冷水了。”她懒懒说道。

不得不说,有银子办起事情来真的快,借助龙非夜的大笔资金,在买地,买店铺,装修,雇人一些列事情上,韩芸汐都般得非常顺利。

一个月的时间里,二十家药鬼堂连锁店就都开了起来,其中有十家是精品店,十家是普通店。韩芸汐对精品店施行办卡会员制,对普通店进行开业大促销。

可以说将现代连锁商店的模式玩了一遍,让本就名声不小的药鬼堂又火了一把。搞得云空商会频繁派人到药城商讨合作事宜,不断让利,希望和药城在部分药品的买卖上签订排他协议。

所谓排他协议便是只要药城和云空商会签了,就不能再跟其他人签了。

这种协议,药城自是不会签的,长老会以长老会成员还未选举完毕为理由拒了!

频频吃瘪的云空商会也不知道怎么严惩欧阳宁诺的,总之这段时间这个家伙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

至于君亦邪,他在百毒门里查了一个月,总算查出欧阳宁诺的细作,至于百毒门里的事情被欧阳宁探知了多少,君亦邪怎么都审不出来,那细作最后咬舌自尽了。

师父白青彦追究起这件事,君亦邪挨了一大顿罚,他回北历的时候,北历皇帝竟然不见他。被医城禁入,又被药城禁入,北历皇帝就算有保他的心,也应对不了满朝文武,皇族宗亲的反对声。北历很强,但是,再强也不敢得罪医药两城。

君亦邪知道,就师父白彦青和北历皇帝的交情,还有君亦邪这些年来在北历培养起来势力,北历皇族还不至于真翻脸不认人,但是,台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他在御书房门口跪了整整五天五夜,北历皇帝终于见他了。

两人也不知道在御书房里商议了什么,后来北历皇帝颁布了圣旨,竟削了君亦邪康王爵位,将其贬为庶民。宣布君亦邪此人与北历皇族再无关联。

医药两城原本都要联合对北历皇族施压,听了这消息,也就没进一步行动了。

君亦邪一回到别院,直奔白青彦院子,“师父,这口气徒儿压不下去!”

白青彦正专心调配毒药,没理睬,养女白玉乔看来,嘻嘻而笑,“早让你好好养马,不要去招惹韩芸汐,你偏不听,吃亏是活该!”

白玉乔年纪虽小,却是个美人坯子,可惜君亦邪好不怜香惜玉,一脚踹了过去,白玉乔想躲都来不及,硬生生被踹飞了出去。

“放肆!”白彦青怒了。

君亦邪猛地一颤,动都不敢再动,这个飞扬跋扈,嚣张狂傲的家伙唯有在师父面前才会乖顺、老实。

他知道,北历皇帝之所以会狠下心削去他王爵,一定是师父给出的主意。

白青彦没再做声,直到把手里的毒药配制好了,才看来,冷冷道,“马车的事情进行得如何了?”

“还未拿下。”君亦邪如实回答。

“为师要说多少次你才听得进去?”白青彦认真问。

“师父,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把药城拿下了,咱们不能坐以待毙,依我看,就把毒兽在韩芸汐手上的事捅出去。”君亦邪不悦地说。

“然后呢?”白青彦问道。

“再把影族那家伙保护韩芸汐的事也捅出去,就算韩芸汐不是西秦遗孤,咱们也可以利用她把七贵族都引出来!”

君亦邪早就有这想法了,当年是他爷爷亲眼所见西秦最后的血脉被射杀,他不怎么相信西秦会有遗孤存在,更相信影族那家伙是冲毒兽而保护韩芸汐的。

不管韩芸汐是不是,反正这个女人很值得利用!

白彦青长叹了一声,问道,“你还听不听为师的话了?”

“师如父,父命比从!”君亦邪认真回答。

“那好,韩芸汐和龙非夜的事情,日后没有为师的命令,不许擅作主张,如有违背,为师与你……恩断义绝!”白彦青认真道。

君亦邪非常不可思议,惊声,“为什么?”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