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52章 她说,不离不弃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都有跳崖的倾向了,龙非夜能怎么样?

无奈之下,只能抱着韩芸汐在悬崖上借力飞起,冲顾七少那边去。

越靠近悬崖,迎面扑来的热浪就越难承受,这个地方烧了那么久连空气都是热的。但是,他们俩都忽略了,韩芸汐连发了好几枚毒针,随着他们的靠近,顾七少很快就察觉到上空的动静,而一见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他那绝美而严肃的脸便如花绽放的瞬间,开出了绚烂的笑颜,可谓倾城倾国倾天下。

好美……

韩芸汐心中忍不住感慨,明明很紧张,可是见了这笑容,心情忽然之间就好了起来。

当然,心情好归好她可没忘了正事,还没落脚,她就启动了储毒空间,想收入万毒之土,之前若非距离太远,她早就隔空把这些土壤收到储毒空间里去了。

谁知道,储毒空间竟拒了她的指令,与此同时解毒系统发出了警告,这些土壤的毒性非常弱,同时还在减弱,已经低于最低的阈值,换句话说,这些土壤里的毒性可以忽略不计了。

韩芸汐惊声,“龙非夜,坏了!”

金木水火土五行至毒可都是唯一的,毁掉了就全没了的呀!没掉任何一样就意味着迷蝶梦永远都破解不了了!

谁知道,话音一落,顾七少突然狠狠在地上借力,冲天而上朝上方的悬崖飞去。

这家伙到底怎么了?

龙非夜没有落在悬崖上,而是在一旁的峭壁上借力,抱紧韩芸汐追去,这悬崖落差很高,而且深渊中横风很大,下落容易上去可没那么容易。

虽然龙非夜带着韩芸汐,而且晚了一步,但是还是先于顾七少回到悬崖上,而顾七少飞上来还是颇为吃力的。两人的武功悬殊,韩芸汐看在眼中,她发现龙非夜自从上一回内伤之后,武功似乎精进了不少。

“顾七少,你……”

韩芸汐正要问,顾七少立马把藏在嘴里的小琉璃瓶吐出来,里头藏着万毒之土。“韩芸汐,快,把迷蝶梦拿出来!”他非常急,这辈子就没这么急过。

不用解毒系统的检查,如此近的距离,韩芸汐一眼就看出这万毒之土的毒性比下面悬崖那些强,只是,也强不到哪里去。

她顾不上多问,立马拿出迷蝶梦来取了几滴放入琉璃瓶中。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了,紧张地盯着琉璃瓶看,等待结果。可是,等了许久,瓷瓶里的土壤一点反应也没有。

顾七少的手都在颤了,龙非夜和韩芸汐都没出声,他喃声,“再等等……再等等看。”

无奈,又过了一会儿,万毒之土还是没反应。

顾七少承受了好几天的热浪,脸红红的,此时却全白了,他看着韩芸汐那眉头紧锁的样子,想解释,却硬是说不出来,就这么看着。

韩芸汐哪会责怪顾七少的念头,她紧张而认真地检测着万毒之土的毒性变化,解毒系统是有检查到毒性再变化的,这说明这些土壤并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肉眼看不到罢了。

思索了片刻,她又取出迷蝶梦来,以双倍剂量加入。

这下子万毒之土竟立马发出入滋滋的声响,像是在被腐蚀,一眨眼的功夫原本颗粒状的土粒都变成了粉末,而粉末渐渐凝聚竟凝聚成了一滴小小的泪状物。

龙非夜暗暗松了一口气,顾七少大喜,抬头朝韩芸汐看去,“毒丫头,成啦!”

十来天的煎熬是热浪里真正的煎熬,总算不是徒劳,总算没有让这丫头失望,也总算没有背弃和龙非夜的约定。

“你的功劳!居然含在嘴里,亏你想得到。”韩芸汐大喜。

她收好这第四颗毒泪,这才好奇地问,“你刚刚想跳崖不成?”

“你们要是再不来,老子真会跳下去的,不跳就保不住这东西了。”顾七少笑呵呵说。

韩芸汐白了他一眼,赏了两字,“找死!”

龙非夜没说话,他知道顾七少是认真的,他并非找死。

正说话间,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整个山体似乎颤了一大下!怎么回事?

“看!那着火了!”韩芸汐惊声。

只见下方那个悬崖上的万毒之土和毒兰草全都自燃起来,整个悬崖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那些万毒之土的毒性怕是全没了,这东西本就非常寻常之物,发生自燃的情况也极难解释。

韩芸汐他们三人都看着,谁知道,山体突然又颤了,这一回并非一下,而是持续剧烈地颤抖着,像是地震。

很快,他们就看到下方那个悬崖崩裂,犹如一团巨大的火球,坠入深渊。

三人似乎同时意识到了什么,面面相觑。

忽然,脚下一阵距离晃荡,这悬崖竟也有下坠之危,龙非夜的反应是最快的,一手紧紧揽住韩芸汐,一手持剑狠狠刺入峭壁!

几乎是同时,整个悬崖四分五裂崩塌,他们三人脚下全踩空了。

顾七少的动作慢了龙非夜半拍,却也及时拔出匕首刺入墙壁,悬在龙非夜和韩芸汐旁边。

好险好险!

两个悬崖都崩了,密道里全是火,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就算他和龙非夜的功夫再好,在没有立足之地的深渊里也无计可施,只能这样悬着,撑着。

“敢情地宫是要塌了!”顾七少说道。

“乌鸦嘴!”韩芸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其实,她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

龙非夜突然吹响一声冷厉的口哨,很快就召唤来了一只送信的苍鹰,落在他手臂上。苍鹰抓破了他的衣袖,立马就飞走。唐离和楚西风应该快到了,龙非夜只希望他们有机会撑久一些,等唐离和楚西风赶来了。

谁知道,苍鹰才刚刚飞走,顾七少的匕首就咔呲一声往下滑!

顾七少惊了,龙非夜和韩芸汐也同时看过去,只见顾七少匕首刺入的玄石在崩裂。

匕首终究不如剑长,刺得不够深就无法承受顾七少的重量。

“顾七少,抓紧!”

韩芸汐毫不犹豫伸手,顾七少还迟疑着,匕首又一次下滑,眼看就要滑出来了,韩芸汐直接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死死地抓住不放。

很快,顾七少的匕首就滑出峭壁,但是,他很快就刺到一旁去,谁知,一刺入石壁就开始破碎,根本刺不牢。

整个山体都在颤抖,不断有大石小石滑落,就连龙非夜长剑刺入的地方,也一直有碎石掉下来,幸好他的长剑够长,否则后果不可设想。

顾七少一而再寻找不到支撑点,以他的武功又无法在没有借力点的情况下飞起,若非韩芸汐死死地拉住他,他早就掉下去了。

韩芸汐一直觉得自己的力气很大,比很多男人都大,可是,这一次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力气小得可怜,单单靠一臂之力她根本撑不住顾七少的重量。她不想放手,可是手不受控制的滑动。

“顾七少,你快抓紧我,快点!”她急急催促,可是,顾七少还一直在寻找匕首的支撑点。

“顾七少,你听到没有!抓紧我,快点,我撑不住了!”

韩芸汐又气又急,这个家伙脑海抽了吗?峭壁表层土石层不断剥落,他短短的匕首根本扎不深的。他的力气大,他抓住她的手比她抓他的手轻松多了。

“顾七少,你快点!听到没有!你找死呀!”

韩芸汐急疯了都,直接伸出另一手抓住,死死地撑着。

这一切,龙非夜都看在眼里,要知道,韩芸汐对顾七少付出的每一份力量,都是他在后面撑着。相当于,他支撑起了韩芸汐和顾七少两个人的重量。

他一手紧紧握剑,一手揽着韩芸汐的腰,其实,他也是在死撑,只是,他不言不语,就这么看着自己怀中拼了命救别人的女人。

终于,顾七少放弃了,他丢了匕首抬头朝韩芸汐看那去,韩芸汐大喜,“抓住我的手,快点,我撑不住了!”

谁知,顾七少却道,“放手。”

他很认真很认真,一点儿都不像开玩笑,“毒丫头,你怎么越来越蠢了,你再不放手我们仨都得死!”

龙非夜的长剑顶多支撑两个人的重量,再加上他的话,估计还没滑出峭壁,那长剑就会断了。

这一点,韩芸汐当然知道,她怒吼,“你才蠢,你死了谁帮我们破解迷蝶梦?你给我抓紧了,别在这里装伟大!我不准你死!”

龙非夜垂着暗淡的眸子,仍旧不出声。

顾七少无奈而笑,劝道,“毒丫头,别说气话了,放手吧。”

韩芸汐怎么可能放手,她抓得更紧,怒问,“顾七少,你当我和龙非夜是什么人了?”既选择同行,当不离不弃!我告诉你,即便你现在就死,我也不会放手任由你尸骨不存。”

这话一出,龙非夜终是抬眼,懂了韩芸汐的心意,而顾七少怔了。

不离不弃……他自幼无母,不到十岁就被生父遗弃,还未成年就被医学院驱逐,他活了这么二十来年,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坚定地说不离不弃。

韩芸汐,能得你这句话,此生足矣!

顾七少笑了,像个孩子,干净明亮。

他说,“毒丫头,尽管放手吧,其实我……”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