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55章 憋屈后的反击2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黑衣妇人并不把楚西风看在眼里,可是,唐离的暗器让她头疼,防不胜防,正是因为要防唐离的暗器,否则她早就过去帮楚天隐了。

“就欺负你这种老女人,怎么着?”

唐离开口向来没风度,他说着又使出两种诡异的暗器,黑衣夫人躲过了其一,躲不过其二,肩膀中了一镖。可是,她还是抗住了,冷不丁退远,竟像楚天隐那样握了一大把利箭齐发,她发出的箭一道道皆比楚天隐的要凌厉一倍。

楚西风挡不住,唐离也挡不住,两人只能躲了。

这时候,龙非夜已经完全压制住了楚天隐,一剑正要当头劈下去,黑衣妇人从侧旁飙了一箭过来,龙非夜猛地侧身躲过,手里的剑可没有停下,只是方向稍偏了,只削了楚天隐几缕头发。

龙非夜又补了一剑过来,楚天隐急急逃避。黑衣妇人又要发箭,这时候,一道荆棘藤突然从密林里飞速窜出,一下子就束缚住了黑衣妇人的双手,也卷住了她要发出的利箭。

“那是什么?”

“荆棘?”

楚西风和唐离皆大惊,不远处韩芸汐也非常意外,顾七少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意,不说话。他终于找到适合的土壤了,都这个时候了,他总不能还藏着真本事吧。

“巫姨!”楚天隐大惊。

这个黑衣妇人果然是老女人口中的巫姨!

巫姨非常淡定,怒声,“握好你的箭!这种小把戏难不倒你巫姨我!”

话音一落,捆住她双手的荆棘藤突然瞬间全枯萎了,捆住那把利箭的也一样。

荆棘藤枯萎摔落,巫姨握着一大束利箭,徒手拉满弓,蓄满力量准备射向龙非夜。

“敢毒老子的荆棘藤!”

顾七少大怒,又一颗种子飙过去,又一道荆棘藤疯狂从密林里飞窜出来,竟在巫姨出箭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束住她。可惜,巫姨的毒术相当厉害,下毒的速度几乎和荆棘藤的速度同步,且下毒于无形。

荆棘藤一触到她就枯萎,顾七少不信邪接连打出好几颗种子,长出好几株荆棘藤来,无一例外全都没束缚住巫姨就被毒死。

顾七少好心疼他的种子呀!

巫姨早就发现顾七少捣的鬼,冷眼睥睨而来,“雕虫小技!贻笑大方!”

顾七少气得牙痒痒的,正不知如何是好,韩芸汐低声,“老鬼,继续。”

“老子就剩三颗种子了。”顾七少不得不诚实回答,荆棘种子用起来很爽,可是养出一粒来非常不容易呀!

“一颗足矣,先给我玩玩。”韩芸汐冷笑道。

顾七少狐疑着,韩芸汐手已经伸到他面前了,“拿来,磨蹭什么呢?”

这个女人不用伸手他就什么都愿意给,何况是她伸手到面前了。

顾七少也不问,开心得给了韩芸汐一粒种子,韩芸汐拿在手里把玩了两下就马上还给他,“打出去吧。”

顾七少自是听话,猛地打出种子,很快,荆棘藤又一次飞窜出来,扑向巫姨。

巫姨全然无视,一边闪躲唐离的暗器,一边拉满弓瞄准正逼紧楚天隐的龙非夜。谁知,荆棘藤并没有被毒死,而是猛地攀上她的后背。

巫姨大惊,下意识回头看去,荆棘藤一攀到她的后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完全束缚住。

她明明下了剧毒,比之前下的毒毒性还要强几倍的。

怎么会这样?

巫姨不相信,又下毒,可是,荆棘藤非但没有枯死,反倒将她越缚越紧。

终于,巫姨朝韩芸汐看了过来,在场有本事解她的剧毒者,唯有韩芸汐了。

纵使被缚,她依旧孤傲,高高在上质问韩芸汐,“你……你怎么解毒的?”

韩芸汐身处下位,可气场丝毫不逊色于巫姨,她挑眉看去,反问道,“怎么,你还没看出来呀?”

“你!”巫姨怒了,她在毒界也算是元老级的人物,还没被这么晚辈这么羞辱过呢。

“看样子,你真没瞧出来,这种眼力还出来混?”韩芸汐分分钟能气死人。

巫姨气得脸都青了,只是,她始终无法相信。

这毒下于瞬间,韩芸汐怎么可能瞬间就配出解药?而且这些毒无色无味,韩芸汐连荆棘藤都没碰过的呀!怎么分辨出是什么毒?

巫姨又一次下毒,可是,荆棘藤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被吓到了,心惊胆战却又不肯承认,竟接连下了十种剧毒,可是,荆棘藤就是岿然不动,死死束缚住她,简直就像百毒不侵一样,安然无恙。

“不可能!”

她怒声,一气之下将身上携带的所有剧毒都用上,一共无数种剧毒一并用上。

可是,结果是令她崩溃,甚至恐惧的,荆棘藤还是一点反应也木有!

顶级毒师的较量,旁人岂能看得懂?

巫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下了多少毒,除了她自己就只有韩芸汐知道,此时此刻,韩芸汐已经笑到肚子痛了。

顾七少看不懂呀,问了好几次,“韩芸汐,你怎么办到的?”

韩芸汐不说,她其实早就检查出巫姨身上所有毒,刚刚拿荆棘种子的时候已经给种子提前用了解药,所以,不管巫姨怎么下毒,只要是她身上带的毒,就不会有结果。

见巫姨怒目看来,韩芸汐才勉强停下来,“如果你还有毒药的话,可以继续呀!”

巫姨大怔,韩芸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知道她用过了身上所有毒药?

巫姨不敢出声了,却还是反复地用着那些毒药,不用毒药的话,她根本争夺不开荆棘藤。

“阿姨,你还是节省点毒药吧,那些都是剧毒,这么浪费了很可惜的。”韩芸汐笑着说。

巫姨仿佛被识破了小秘密,恼羞成怒,“臭丫头,有本事放我下来,我们光明正大比一场!”

“不是我困住你的,我真没本事放你下来。”韩芸汐很诚实地回答。

巫姨气得险些吐血,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天隐突然飞了过来,狠狠撞在巫姨身上,又被弹出去。

很明显,楚天隐是被踹过来的。

巫姨一被束缚住,楚天隐就失去了帮手,龙非夜能不踹他吗?

楚天隐一下子就被压制得死死的,只能不断闪躲,一退再退,最后还是被龙非夜追上来一脚踹飞了。

此时,唐离和楚西风都退了回来,顾七少也不动,他们都知道秦王想收拾楚天隐很久了,当然要让他尽兴。

楚天隐凌空在巫姨身旁,嘴角噙着一抹鲜血,巫姨的驭箭术比他还强,可是爱莫能助,看得心疼。

楚天隐倒也不是容易认输的种,他拭去嘴角的血迹,又一次拔出一大束长箭瞄准龙非夜。

龙非夜不拦,冷眼看着,就等他放箭,冷傲的目光简直把楚天隐鄙视到骨子里去。

楚天羽不甘心,咬着牙卯足了一身的力气,手上一大束利箭因为负载的力量过大都颤动起来,呼之欲出。

“龙非夜,去死吧!”

楚天隐终是放手,每一道利箭都充满了强劲的力量,似乎有了生命力朝龙非夜呼啸而来。

然而,龙非夜竟没有动,但是他手里的长剑动了,铿铿作响,就在数十利箭齐齐逼近的时候,龙非夜冷不丁扬起一剑,剑气如虹,斜劈而下,竟一剑干干脆脆断了所有利箭。

而与此同时,龙非夜飞身而前,一脚狠狠踹去,正正踹在楚天隐的胸口上又一次将他踹飞了出去!

楚天隐都还未摔落,龙非夜身影一掠又逼到面前去。

楚天隐不解,这个家伙明明可以一脚把他直接踹下地的,“龙非夜,你什么意思?”

“这个意思!”

龙非夜说着,又是一脚踹去,楚天隐喷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回终是重重甩落在地上。

他这才知道龙非夜故意折磨他,可惜已经迟了,因为他伤得极重,都爬不起来。

龙非夜是个非常干脆的人,一般只踹一脚就让人爬不起来,在场的顾七少可以作证的。

他连踹三脚,确实想跟楚天隐慢慢算账。

他拾起落在地上的利箭,面无表情,一步一步走过去。

楚天隐看着龙非夜,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巫姨怒声,“秦王,成王败寇,要杀要剐随便你,干脆点!”

笨蛋都看出龙非夜没打算干脆,巫姨这话是废话,龙非夜显然不会理睬她。

而巫姨是在拖延时间,保护楚天隐呢,她又说,“龙非夜,放了我们,万毒之土就是你们的。”

他们放火烧万毒之土之前自然是先取了一些保留的,没有万毒之土可破解不了迷蝶梦呀。

龙非夜还是没理睬,顾七少忍不住回答,“阿姨,我们不稀罕,你自己留着吧。”

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才保住万毒之土,真不稀罕别人的。

“你们到毒宗地宫来,无疑也是为了迷蝶梦,放了我们,我可以告诉你们迷蝶梦的下落。”巫姨又道。

在场除了龙非夜,无人不笑,但是全都是在心里狂笑。

此时,龙非夜已经走到楚天隐面前了,忽然,巫姨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内功,竟硬生生将荆棘藤震碎了,她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龙非夜连续射了好几箭过来,龙非夜始料未及一而再闪过,而巫姨趁机搀起楚天隐要逃。

一时间,顾七少、唐离、楚西风全上前拦在她前面,龙非夜在后面截断,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周遭的密林突然传来一阵阵的躁动声。

很快,一大片黑压压的蝙蝠从密林里飞出,震天蔽日一般将祭坛上空包围住。

事发突然,众人皆震惊,全都紧张了,这些蝙蝠个头比平常的大,显然不是俗物。

巫姨搀紧楚天隐,冷声,“龙非夜,这是吸血毒蝙蝠,非常危险,想要活命,我们只能联手。”

谁知道,韩芸汐嗤之以鼻,“不需要!”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