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56章 回去告诉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嘴角的讥讽让巫姨看得非常刺眼,但是,巫姨还是忍了,毕竟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她只当韩芸汐无知。

铺天盖地的吸血毒蝙蝠越聚越多,越聚越密,让见识过不少毒物群集的巫姨都心惊胆战,不敢大意。

“韩芸汐,这些毒蝙蝠明显是群居群聚毒物,你还没看不出来吗?”巫姨厉声质问道。

韩芸汐怎么会看不出来?她之前就领教过一次毒蝙蝠群的攻击了,只是这一回的吸血毒蝙蝠更加恐怖。

群居群聚的毒物在攻击方面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不会轻易攻击,会等所有成员全聚集之后,集体发出攻击,而且这种攻击并非零散的,而是具有非常强的组织性,分工相当明确,丝毫不逊色于人类的带兵列阵打仗。

“看出来又怎样?”韩芸汐不屑反问。

巫姨蹙眉看着韩芸汐,听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什么叫做看出来又怎样?

她到底是看出来了,还是没看出来呀?

她不知道对付群居群聚的毒物,必须在它们列阵攻击之前设法逃逸吗?一旦让它们列好阵法,要逃基本是不可能了。

“韩芸汐,你到底知不道这些毒物的攻击性有多强?”巫姨愤怒的语气里透出了焦急。

韩芸汐漫不经心地往上空的蝠群瞥了一眼,答说,“它们还在列阵。”

这话一出,巫姨倒抽了口凉气,原来这臭丫头都懂的!

她既然懂,竟还不着急?她想找死吗?

巫姨压着怒火,认真而严肃地说,“韩芸汐,我们必须在它们列好阵之前尽快寻找出它们的薄弱点,联手突破才有活路。所有恩怨就暂且搁下,待逃出这个鬼地方之后,再算不迟!你放心,以我的能耐只需要你稍加配合,要杀出生路来还是不难的。”

韩芸汐真不知道巫姨是太高估自己,还是太低估她了。

她冷冷回答,“本王妃最后说一次,不需要!”

这话一出,龙非夜便要动手,在毒术领域,他完全放心韩芸汐。

巫姨搀着楚天隐连连后退,一脸不可思议,“臭丫头,早就听说过你狂妄骄傲,没想到你会不知天高地厚到这等程度!我告诉你,这毒草库里的吸血毒蝙蝠远远比你遇到的任何毒物都要厉害数倍,远超出你的预料。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跟本夫人配合,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韩芸汐遇到过什么厉害毒物?小东西算不算一头呢?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讥讽,楚西风和唐离都在笑,顾七少拍着心坎,表情夸张,“本少爷好害怕呀!毒丫头你赶紧乖乖配合她吧!本少爷好想知道我们会怎么死的!”

“你们!”巫姨气得脸都红了,见蝠群已经快列好阵法准备攻击了,她怒声,“你们会后悔的!”

韩芸汐冷冷看着她,不说话,龙非夜长剑陡然挥出,巫姨不得不退闪,也不得不跟韩芸汐摊牌,她认真说,“韩芸汐,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我跟你实话,以我的能耐要对付这些毒蝙蝠都是不可能的,何况是你?我们必须联手,再不联手真的会来不及的!你好好想想!”

正说话间,龙非夜的长剑就刺架到她脖子上了,巫姨的武功是不错,可是带了一个几乎昏迷的楚天隐,就不再是龙非夜的对手。

顾七少上前擒住巫姨,楚西风拿下了楚天隐,而此时,整个祭坛上空像是盖住了一层黑布,全黑了。

吸血毒蝙蝠群已然列队成功,即将攻击。

巫姨看得脸色煞白,急得几乎是咆哮出声,“韩芸汐,你够了!你的狂傲自负会害了所有人!马上放了我,我还有办法的!快点,你听到没有!”

韩芸汐盯着她看,无动于衷,眼中露出了同情。

而此时此刻,漫天的蝙蝠皆蠢蠢欲动,沸腾了。

巫姨越来越恐惧,急疯了都,“韩芸汐,它们就要攻下来了!你不要命了吗?当我求你了成不!我们联手,你只需要掩护,我一定能把蝠王找出来的!”

韩芸汐站在她面前,就是不动。

而这个时候,他们正上空一群蝙蝠最先攻击下来,数十蝙蝠列队成箭状,随即,四面八方无数队蝙蝠以类似的队形俯冲下来。

来不及了,再也来不及了!姨惊呆了,她不想死,更不想惨死!她猛烈挣扎起来,谁知道顾七少居然一下子就放开了她。

她也顾不上多想,立马就拔箭挽弓,可是,就在她要放箭的时候,原本气势汹汹,极富组织性的吸血毒蝙蝠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忽然之间就全散开了,一只只都惊慌失措地四下逃乱窜,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全给逃没影了。

巫姨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了许久,始终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回事?”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朝韩芸汐看来,“你……你……”

她想问韩芸汐做了什么,却迟迟问不出来,无法相信是韩芸汐驱散这些吸血毒蝙蝠的。

可是,除了韩芸汐,还会有谁?吸血毒蝙蝠一旦认准目标,绝不可能散的,更别说是逃散了。

韩芸汐什么都没做,只是把昏睡的小东西抱在手里,轻轻抚摸而已。

巫姨自是看到了韩芸汐手里那只小松鼠,只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想到这只小玩宠会是毒宗的至宝毒兽。

她怔了许久,才喃喃出声,“韩芸汐,真的是你?”

韩芸汐就是不回答,不解释,挑眉看她,嘴角轻笑。见状,巫姨回想起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又想起顾七少他们刚刚的嘲笑,她无法控制地红了起来。

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被羞辱到脸红!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才是真正的无知,自负。

她满身戒备,紧张对待的毒物,韩芸汐却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她甚至都不知道韩芸汐怎么解决的!

巫姨只觉得自己这数十年苦学毒术全都白学了,竟输给了韩芸汐这么个臭丫头。

好耻辱!

虽然羞于问出口,可是,巫姨却又该死得想知道,“韩芸汐,你是怎么驱散蝠群的?还有,你刚刚是怎么解荆棘藤中的毒?你说!”

顾七少也想知道呢,立马竖起耳朵,她还真开口了,她说,“告诉你你也不懂。你是楚清歌的亲戚吧,怪不得跟她一样又无知,又自负。”

“你!你!”巫姨又羞又恼,指甲全掐到手心里去,冷不丁扬起了一巴掌,可是,她根本没有机会甩下,因为龙非夜擒住了她的手,狠绝毒辣地一拽,硬生生就将她的手给跩断了。

他冷声,“本王还没打算杀你,如果你想找死,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巫姨疼得说不出话来,这手垂着,另一手终究不敢动,纵使她还有下毒的力气,也没了下毒的心,她刚刚对荆棘藤用过了身上所有毒都没用,如今再用,只会被笑话。

韩芸汐这个臭丫头,好可怕!她终究垂下了头,认输。

“巫姨,劳烦你回去告诉楚清歌一声,就她那脑子……不配喜欢我丈夫!”韩芸汐突然冷声,语气霸气,眼神冷傲,像个女王。

楚西风和唐离无疑是惊呆了,顾七少有些心酸有些无奈,最终还是被她逗笑了。这种话,整个云空大陆也就这个女人说得出来,听得他……好喜欢。

至于龙非夜,看似面无表情,可抽搐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霸道惯了,被这个女人如此霸道,突然有些不适应。

巫姨这个年纪一大的女人又一次被韩芸汐震撼到,她终于明白为何她的外甥女会输得这么惨了,她自己都输了,不是吗?

制服了楚天隐和巫姨,拿到了第四颗毒泪,韩芸汐他们这一趟毒宗行还是很完满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从地宫落到这片密林,但是,可以肯定的他们已经离开地宫了,这里应是毒草库的某片林地,要离开还是容易的。

他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毕竟地宫塌了引起的动静不小,如果引来医学院的人就麻烦了。

擒住了楚天隐和巫姨,他们正要离开,韩芸汐却莫名地一怔,止步了。

方才那刹那,她有种灵魂震颤的感觉,她怔了片刻,竟不自觉地缓缓转身,朝毒宗祭坛中央那块无字碑看去。

只见那无字碑古朴神秘,一半风华发黑,一半爬满了青苔,一边死气沉沉,一边生机勃勃,像是光与暗,生与死交织融合。

韩芸汐像是被一股无形而神秘的力量所吸引,这一刻她脑海一片空白,眼中只有这无字碑,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在灵魂出窍。

龙非夜牵着她的手,分明感觉出她手指的冰凉。

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莫名得有些慌,急声问,“韩芸汐,你看什么呢?”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怎么了,“没……就看看,走吧。”

龙非夜握紧了她的手,往那无字碑看了一眼,总觉得不安,一刻都不想停留。

他们找了一番总算发现他们身处毒草枯两山之间的深渊里,费了一番力气,又避开了医学院过来巡山的人,直到天黑,他们才回到医城城内。

他们自是不会在医城久待了,稍作休息之后便出城了,而一出城,龙非夜就将巫姨给放了。

他说,“回去告诉幽族族长,他儿子在本王手上!”

幽族?

韩芸汐好奇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