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57章 不死不灭,好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幽族。

韩芸汐了解过,这应该是大秦七贵族之一,据她了解,这幽族曾是西秦皇族的拥护者,在那场大战乱的时候突然倒戈,灭了西秦皇族最后一位皇子。

自从上一回影族那位白衣公子出现后,韩芸汐便怀疑自己和西秦皇族有关系,也因此一直都在搜集关于大秦帝国,东西两皇族和七贵族的史料。

只可惜,大秦帝国的史料都被毁了,即便是野史资料也少之甚少,韩芸汐得到的消息,大多都是民间流传的传说,至于真假,她也分辨不了。

而自从从怜心夫人那里得知她生父的身份之后,韩芸汐基本不关心西秦皇族了。

她想那个影族白衣公子应该就是冲着小东西来的吧。如果她是西秦皇族遗孤,白衣公子早就干干脆脆告诉她一切了,没必要一而再跟她打马虎眼不是?

韩芸汐震惊着,西周楚家居然是幽族之后,龙非夜是怎么知晓的?难不成是那驭箭术?

楚天隐落在他们手上,龙非夜又知晓了这个秘密,西周楚家怕是要出大事了。

虽然大秦帝国灭亡已久,东西秦两皇族也皆灭,可是七贵族后人还在,现今云空大陆诸国诸势力对七贵族基本都是忌惮多于欣赏的。

七贵族尊贵的血统,在民众心中的地位,尤其是家族深厚的家底,雄厚的势力,野心等一切都是现今所有上位者所戒备的。没有足够的魄力和底气,绝对不敢拉拢七贵族为己用,反倒会除之后快。

韩芸汐相信,西周皇帝一定没有容下幽族的胸襟、气度以及底气。

看样子,西周国很快就会有好戏看了,指不定楚清歌腹中之子还未出世,楚家就会失去西周皇族这个靠山。

先前韩芸汐并不怎么把楚清歌放在眼中的,此时心中却期待了起来。

女人呀,怎么能不对喜欢自己丈夫的女人格外关注呢?

“龙非夜你……你认得驭箭术!”巫姨比韩芸汐更震惊。

虽然她和楚天隐使出驭箭术的时候,做了灭口的打算,可是,他们只不过不想让驭箭术传出去,让有心人知晓楚家的秘密。她万万没想到龙非夜居然就是有心人,他知道。

七贵族中,就影族的影术是众所皆知的,而影族除了影术是公开的,其他一切都不为人知。

其他六贵族,皆有秘技,当年就不为人知,何况是如今。

大家都知道的幽族擅箭术,也是常规的箭术而已,驭箭术一直都是不公开的事呀!

龙非夜怎么知道?

“如果你不想回去的话,本王不介意留下你。”龙非夜冷冷说。

让巫姨回去报信,是龙非夜给楚家的一记下马威。

有楚天隐在手,足以让他审清楚他想知道的事,也足以让他搅浑西周这一池平静的水了。

他本就没打算轻易放过楚家,何况,如今确定了楚家就是幽族之后,他更不能轻易算了。当年幽影两族共同守护西秦皇族遗孤至今不过三代人,幽族必定很清楚影族的情况。

不管是为了守住西秦皇族留有遗孤的消息,还是为复东秦灭国灭族之仇,幽影两族他都不会留!

巫姨自是不敢多留,但是,她撂下了一句狠话,“龙非夜,既你知我楚家是幽族之后,就应该知道我幽族的尊威不是你区区天宁皇室可以挑衅的!你要敢伤天隐性命,我幽族绝不罢休!”

她说完,扬长而去。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冷血轻蔑,幽族的尊威不容挑衅?那他东秦大皇族的呢?

杀幽族族长之前,他必以东秦之威要其跪拜,五体投地!

“楚西风,给西周皇帝送封信,就说天宁秦王下月十五拜访。”龙非夜冷冷道。

楚西风立刻领命而去。

当夜,龙非夜他们在医城外的一处别庄住下,昏迷不醒的楚天隐被囚禁在密牢里。

本该休息的,可是大家谁都睡不着。

唐离在院子里准备了一桌酒菜,开玩笑说要给大家压压惊,然而,韩芸汐他们却迟迟没出来。

韩芸汐正在屋里给龙非夜处理手臂上的伤,之前被火箭所伤的,龙非夜自己都忘了,韩芸汐却一直惦记着。

其实这种小伤她处理起来很快的,只是,面对的是龙非夜,她格外的细致。

“你在祭坛那边,怎么回事?”龙非夜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太累了,走神了。”韩芸汐淡淡说,她自己都没弄清楚的事情,怎么跟龙非夜解释呢?

“你怎么知道驭箭术是幽族的秘技?”韩芸汐问道。

“偶然在一本经籍里见过,之前他们使用弩箭的时候我就怀疑了。”龙非夜也不算说谎。

“我听说幽族是灭东秦皇族最直接的元凶。”韩芸汐淡淡说。

龙非夜沉默了片刻,转移了话题,“那场火到底是什么人灭的?”

“不会是毒宗里还有人吧?要不,就是对毒宗很熟悉的人。不管是谁,至少我们没有敌意。”韩芸汐认真说。

如果那个有敌意,他们早都死地宫里了。

这一点龙非夜还是认可的,他点了点头,还想问祭坛那的事,这时候顾七少过来催了,“你俩磨蹭什么,出来喝酒!”

顾七少明显是故意的,催就催呗,还一直狂敲门,逼得他们不得不马上开门。

韩芸汐一开门就见顾七少肩膀随意捆了白纱布,她狐疑地问,“不是传了大夫给你处理伤口了吗?”

“不习惯!”顾七少悻悻地说。

韩芸汐瞥了一眼,见这那箭伤虽然包扎得不怎么样,但是用药还是很精准的,她也就不担心了,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顾七少更会用药的了。

顾七少瞥了龙非夜的手一眼,眼底的阴郁更甚。

他们到了院子,顾七少也问起了谁灭火这件事,可惜讨论了许久,都没有结论。

不得不说,这件事就这样成了一个谜。

龙非夜并不允许韩芸汐喝酒,顾七少却一直要灌韩芸汐。

“高兴嘛,喝点呗。”顾七少看似笑,眼底却藏着固执。

龙非夜一言不发,但是一个眼神就让韩芸汐知道,她不可以喝,其实,她也不想喝。

顾七少像是赌气,酒杯递到了韩芸汐面前去。

“毒丫头,老子第一次跟你喝酒呢!”

“你连一杯都不赏脸,还算朋友?”

“毒丫头……”

韩芸汐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来回了几次,还是抗不住要去接,然而龙非夜终究接了去,一口喝下。

顾七少乐了,他哪里舍得逼韩芸汐喝酒,他的目的是要逼着龙非夜喝呢。

“龙非夜,你替她喝是吧,替的话就得双倍,来,喝两杯。”顾七少笑道,心情忽然大好。

龙非夜还是不说话,两杯酒很快就下肚。

韩芸汐朝顾七少翻白眼,顾七少当没看见,今夜他想试一试龙非夜的酒量呢!很快,他又理由敬龙非夜的酒。

明明是个大男人,可是,固执起来却像个大男孩。

唐离在一旁看着,都不敢插嘴,默默地自斟自饮。他心中那个郁闷呀,这哪里是压惊?这是要斗酒了的节奏。幸好他哥今晚心情不错,换成往日,必定一脚踹飞了顾七少这不识好歹的家伙。

韩芸汐在一旁看着,不自觉打呵欠,她累呀!坐了一会儿,她便先去睡了。

她走没多久,龙非夜就起身了,招呼都不打也要走,顾七少倒没在劝酒,静默地跟上。

唐离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呆呆得坐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只能继续自斟自饮了。

第一次聚在一起喝酒,就不能好好喝酒吗?

龙非夜并没有回屋,轻轻一跃上了韩芸汐屋顶,顾七少很快就追来,坐在他身旁。

龙非夜没看他,眼底有些沉重看样子没打算睡了。

顾七少连打了几个呵欠,才开口,“谢了!”

他是专程来说这句话的。

在深渊里,他差一点点就告诉韩芸汐他不死的秘密了。

龙非夜没出声。

顾七少又坐了一会儿,起身要走,这时候龙非夜才开口,“守了那么久的秘密,当时为何想说?”

“怕她会哭。”顾七少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会吗?”龙非夜冷冷问。

“会,一定会!”别的顾七少不敢肯定,这一点他心中有数。

龙非夜又沉默了,只是很快,便又开口,“顾七少,不死不灭……不好吗?”

顾七少立马哈哈大笑起来,“好吗?”

“有何不好?”龙非夜反问道。

“呵呵,龙非夜,你觉得老子像个人吗?”

顾七少自嘲地问,见龙非夜不回答,他又问,“龙非夜,不死不灭的事一传出去,天下多少人会要老子的命呢?”

且不说别人,就是医学院那帮老东西们一旦知晓这个秘密,必定会千方百计擒住他,哪怕是将他剖膛开腹,碎尸万段也要研究个透。

天下谁不想不死不灭,谁不想知道不死不灭的原因呢?

“龙非夜,有朝一日,老子喜欢的姑娘老了,死了,老子怎么办?”顾七少又问。

喜欢上一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却没有资格陪她终老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可是对于他来说,还有更痛苦的,他连陪着她死的资格都没有,注定要承受眼睁睁看她离去痛苦。

龙非夜整个人都沉默了。

顾七少没有再说下去,其实这些都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他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变成一个不死不老的怪物的那些日子。

即便是长大了,有时候午夜梦回,他还是会惊出一身冷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