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60章 小七,午夜梦回3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杀了小七?

顾院长狐疑地看来,似乎没听懂小七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爹爹……你杀了小七吧……杀了我小七吧……”

孩子的哀求令人动容,可惜,在场两位云空医学院的泰斗,每年救人无数的大善人,却无动于衷,冷血至极。

顾院长甚至不可思议地笑了起来,“小七,爹爹好不容易才得到你,为什么要杀你?你知道爹爹为了你,花了多少心血和时间吗?你在跟爹爹开玩笑,对不对?”

“小七,爹爹知道你很难受,可是,你一个人难受就可以让爹爹造福无数病患,减轻他们的痛苦,挽救他们的性命。爹爹以你为傲!”

小七竟无言回答,他看着自己最爱的爹爹,一辈子唯一的亲人,忽然觉得好陌生好陌生。

之前不管害怕什么,都还有一个爹爹,可是,小七现在最害怕的竟是他爹爹。

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无声无息,靡靡而下。

小七,紧抿着嘴,不敢哭出来,好害怕!

一见小七哭,顾院长就紧张了,连忙替他擦眼泪,“小七乖……小七不哭了,爹爹在。”

他还想以前那样温柔,慈祥,用指腹小心翼翼地替小七抹去眼泪,“小七乖,爹爹在,不哭了……爹爹一直都在呢,爹爹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话一出,小七突然“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无比凄清。

曾经最渴望的陪伴,如今已成为最恐惧的诅咒,孩子,他只能哭……

他不想要爹爹了!再也不要爹爹了。

可是,这句话终究还是舍不得喊出来,不要爹爹了,他还能要谁?

小七哭了好久好久。

一旁的凌大长老都厌烦了,可是顾院长却始终都非常有耐性,不断安抚。

无疑,顾院长这种耐性是病态的,他像个疯子一样坚信自己可以安抚得了小七。

可是,他越安抚,小七却越害怕,越挣扎,密闭的石室里冲刺着尖叫和哭闹声。

忽然,“啪”一声清脆。

小七的哭声戛然而止,顾院长一巴掌狠狠甩在小七脸上,他厉声,“够了!”

他说罢,立马示意凌大长老继续用药毒。

他们当然不会只实验一种药毒,他们已经准备了至少一百种药毒,全都会用到小七身上,寻找他们最满意的结果。

接下来的整整两年里,小七一直都被关在这间密室中,没日没夜地承受病痛的煎熬,重复着生病治病的过程。

他承受的无一例外都是那些无法治愈的重大疾病,非人的折磨简直无法形容。

小七一开始还会哭,可渐渐的,他澄澈的眼睛里不再有泪水,只有怨恨,无穷无尽的怨恨。

两年后,一场罕见的瘟疫席卷云空大陆,在医学院和药城的共同努力下,疫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整个云空大陆人心惶惶。

顾院长弄来了好几个病例跟踪治疗,可惜都没有太大的收获,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小七。

小七的身体和一般人的身体已经不一样了,病毒在他身上的病变速度非常快,而且他的身体也有很强的抗病性,不会轻易死亡。

可是,这一回,小七却差一点点就死掉了!他的病情比任何一个患者都要严重,他像是陷入深度昏迷一样,任由顾院长和凌大长老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

“院长,小七不会就……”

凌大长老后面那个“死”字还未说出来,就被顾院长一记愤怒的目光打断了。

和小七刚出生那时一样,顾院长很害怕,不眠不休守了小七好几日,想尽办法治疗保命,可是,这一回小七并没有好转,而是……

“没气了!”凌大长老惊声。

顾院长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其实,他昨夜就知道小七的脉象很弱很弱了,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他颤着手伸过去,想摸小七的鼻息,却始终不敢。

“院长,这孩子真的没气了……”

相较于顾院长的疯狂,凌长老是很冷静理智的。

顾院长垂下手,喃喃道,“死了?”

“是!”凌大长老如实回答。

顾院长跌坐下去,失了魂一样,愣愣地看着地板,一动不动。

凌大院子陪着坐在一旁,“院长,既然死了,尸体还是尽快处理掉吧,毕竟是染了瘟疫的。”

顾院长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回答,最后,他喃喃地聊起了以前的事。

聊起了他找过很多孕妇,承诺只要配合服药就给一大笔钱,可惜都被拒绝;聊起了他根本不爱小七的母亲,不过是为了得到小七才勉强那一夜风流;聊起了在毒宗禁地里那些年他如何勉强自己,如何压抑迫切之心,耐着性子陪小七玩耍;聊起了他计划在小七身上得到多少回报等。

凌大长老默默地听没有打断,顾院长喃喃地说,无休无止地缅怀过去,从天黑说到了天亮。

他们盘腿坐在地上,就坐在小七面前。

昏暗中,他们沉浸在回忆中,却不知道吊在他们背后的小七早就睁开了那双斜长的眼睛……一直都在听!

他已经断气,脉象也显示死亡,可是,他就是好端端地活着,清晰地感觉到疼痛。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本就个怪物,在娘胎里的时候就一个怪物了,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呀?

此时的小七已经十四岁了,少了年幼时的粉雕玉琢,稚嫩纯净,少年的锐气渐显,五官不再精致,却显露出了绝美倾城的迹象,尤其是那双狭长的眼睛,此时正危险地眯敛着,充斥着滔天的戾气,像是一剂美人毒药,迷人却又致命。

昏暗中,他被架在十字架上,他明明是个囚徒,却反倒像个高高在上的复仇恶魔,眯着斜长的眸,睥睨着脚下两个老者。

他看着看着,沁血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冷的笑意,满满的自嘲,满满的疼痛。

毒宗的那六年,他这些年小心翼翼珍藏的记忆,他心心念念的过去原来都不过是一场阴谋,如此不堪回首!

他整个人生,不过是别人的一场阴谋而已。

六岁开始,整整回忆了八年,也整整被折磨了八年!

顾云天,你等着, 有朝一日,我要你后悔,后悔生出我这么个怪物来!

打小顾云天就教他毒术,堂堂医学院院长会毒术,为何?

打小就住在凌大长老院里,医学院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如何瞒得过他的眼睛?

从前,他从来都没把这些事当作事,可是,如今,这些事必会成为他日后报复的筹码。

有朝一日,他不仅仅要毁了顾云天,他还要毁了医学院这个生他养他害他之地!

顾院长说着说着,就睡过去了,凌大长老轻叹一声起身来,都已经令人来将小七的尸体处理保存,可是,他随手又把了个脉,竟发现小七的脉象恢复了正常。

“院长!”

凌大长老的惊叫声响彻整间密室。

顾院长从睡梦中醒来,还未站起就听凌大长老惊呼,“院长,小七没死!没死!”

顾院长惊得跳起来,连忙摸小七的鼻息,还真发现小七有气,他急急又把脉,发现小七的脉象确实恢复了正常,只是,这正常并非指小七原来的脉象,而是指小七的脉象和正常人一样了!

他的瘟疫好了!他常年以药为食而造成的脉象异常,竟也消失了。

怎么回事?

顾院长和凌大长老相视,皆惊。

两人连忙将小七放下来,轮流做了一番仔细的检查。

“一切都是常态……怎么会……”凌大长老惊得都不知道如何说了。

顾院长眉头紧锁,一脸严肃,嘴里重复着“不可能”三字,他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小七的脉象,身体,甚至用了好几套针术,可惜,结果都是一样的。

躺在榻上的少年除了脸色苍白一些,脉象虚弱了一些之外,基本和常人无异样。

若非相貌一样,顾院长必要怀疑这不是他的小七,而是别人的孩子。

“他这是……昏迷吗?”凌大长老喃喃地问。

顾院长回忆了自己这一宿说的话,第一时间就拔出了贴身藏着的匕首朝小七刺去要灭口,可是,眼看就要刺下了,他终究还是停手了。

一如他自己说的,他舍不得,舍不得放弃这个得之不易的孩子。

最后,他说,“且……看看吧。”

接下来的三日,他们两人不眠不休地守着小七,可惜,小七除了昏迷,其他一切正常。

顾院长不甘心,凌大长老不放心。

两人开始用各种残忍的方式企图叫醒小七,试探小七是不是装昏迷的。

最残忍的莫过于他们拿金针刺入小七的指甲,十指指甲全都扎入金针,可是,小七别说的动了,就连眉头都没蹙一下。

怎么会不疼呢?

他疼了整整八年,并非不怕疼了,而是变得对疼痛非常敏感,比任何人都怕疼。

只是,滔天的恨意让他忍了!一定要忍!

如此残刑,小七都没有醒,顾院长和凌大长老终于相信小七是真的昏迷了。

只是,小七为何会死而复生,为何会昏迷不醒,为何会恢复正常,他们俩日日夜夜地琢磨,却怎么都琢磨不透。

面对一个昏迷不醒的小七,他们该怎么办?弃之可惜,留着已然没有实验的可能了,反倒是危险……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