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63章 审问,万毒之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夜一场梦,破解了储毒空间的秘密,这才是韩芸汐毒草库行最大的收获吧。

她并没有认真思索这个世界上是否还会存在毒宗嫡亲,还会有人也跟她一样携带了这么个强大的空间。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一个人,君亦邪!

待她修到第二阶,必能把君亦邪打个落花流水,打到他傻眼!

为何韩芸汐会最先想到君亦邪呢?因为,私人恩怨,也因为君亦邪是毒界里最嚣张的人。

见天还未亮,韩芸汐连忙抓紧时间打坐修炼。而此时,龙非夜正仰躺在屋顶上,望着天空发愣。

他的目光始终的深邃而凝重的,他思索了一宿的或许是巫姨提及了幽族贵族之尊威,或许是顾七少那几句话,或许是那场莫名其妙被灭了火。

又或者不是这些,他只不过在琢磨着该如何对付楚家,如何搅乱西周的平静。

俊朗眉宇上锁着的凝重与冷肃,让本就不怒自威的龙非夜看起来越发威冷,不可冒犯,无法猜透。

寂静中,忽然一道身影跃上屋顶,正是唐离。

他提了两壶酒过来,丢了一壶给龙非夜,“哥,陪我喝一杯!”

龙非夜的酒量是未知数,但是,他并不好酒,他随手将酒壶放在一边,没出声。

唐离都有些醉醺醺的了,在他身旁坐下,喃喃问,“哥,你说那个女人用得着这样吗?我又不喜欢她,她干嘛非要嫁给我?”

从逃婚至今,唐离一直过得很憋屈,除了傍着龙非夜这颗大树之外,他几乎无路可去。

龙非夜看都没看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唐离凑得很近,低声,“哥,我干脆随便找个女人,再生俩娃娃,拖家带口回去,看我爹还能把我怎么着!其实他们不逼那么紧,我指不定会自己回去,他们越是满世界找,我就越不想会去。”

终于,龙非夜起身看过来,唐离打个酒嗝,笑了,“你要说我幼稚,对吧。”

错!

龙非夜没说话,拽住唐离的手,冷不丁凌空而上飞到远处,随便一松手,唐离就从高处摔落,疼得酒也醒了几分。

龙非夜这才开口,冷冷道,“再过去吵韩芸汐试试!”

唐离愣了,这才意识到韩芸汐在屋里睡觉,所以这家伙是在替她守夜?

龙非夜都走远了,唐离还是追过去拉住他,低声,“哥,你……你还,不对,你们还……”

唐离说了半晌,都没说出个完整的意思来,龙非夜已经变脸了,“放手。”

“哥,就一句话,你俩赶紧把娃生了,我保证我爹和茹姨不敢再对韩芸汐有什么鬼心思!”唐离认真道。

龙非夜阴沉着脸,直接一脚将唐离踹到不远处的池子里去醒酒。

至于唐离这个建议是否引起龙非夜心池里的涟漪,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总之,他那凝重了一宿的眉头是松开了。

收拾了楚家,待来年冰雪消融,必要上天山!

翌日,韩芸汐最先发现顾七少不见了。

“难不成是昨夜走的?”韩芸汐狐疑地问。

一直赶都赶不走的顾七少突然不告而别,让她有些不安。

还没审楚天隐呢,那家伙急着走做什么?有什么急事吗?他去了哪里?

原以为到毒草库取万毒之土会很容易,所以她和沐灵儿说了顾七少很快就会回去了,如今,沐灵儿必还在日盼夜盼着吧。

等待换来失望是残忍的事情,何况是沐灵儿那般孤注一掷的等待?

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了解顾七少,但至少以她的了解,必是出了事顾七少才会走。

“昨晚上……发生什么了?”她认真地问。

唐离就打着喷嚏摇头,“我不知道,我喝多了摔湖里了……”

唐离昨夜确实是喝多了,全然忘了自己跟龙非夜说过什么,更不记得自己被踹。

对于唐离这说法,龙非夜面无表情,龙非夜反问韩芸汐,“你找他有重要的事?”

韩芸汐和沐灵儿那些小九九怎么方便告诉龙非夜呢?她摇了摇头。

龙非夜是心中有数的,他没有多问便带韩芸汐去见楚天隐了。楚天隐被关在密室里,伤得极重,至今未醒。

但是,龙非夜一捅冰水当头浇下去,他立马就睁开眼睛。

楚天隐确实是一条汉子,落魄到这地步,目光里没分毫畏惧,他挑眉看着龙非夜,吐出一口污水,没说话。

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冷邪,说,“唐离,把巫姨送到军妓营里去。”

“龙非夜,有种冲本少爷来,侮辱一个妇人,算什么?”楚天隐暴怒,他并不知道巫姨已经被放回楚家了。

“对万毒之土这么了解,迷蝶梦在楚家手里?”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能找到毒宗毒草库的地下密室已经不简单了,何况还能摸透万毒之土的所在,知晓万毒之土怕火,这必定是对迷蝶梦有所琢磨的。

想当初他和茹姨也是追查了很久才得知毒草库里有破解迷蝶梦的线索的。

龙非夜怀疑着楚天隐,楚天隐也怀疑着龙非夜,之前在地宫里遇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他就怀疑这两人是冲着迷蝶梦去的,甚至迷蝶梦就在他们手上。

只是如今听龙非夜这么问,楚天隐的疑虑便打消了,想来迷蝶梦是毒宗至宝,失踪了那么多年,落在龙非夜手里也不太可能。

楚天隐满腹城府,聪明沉着,可惜,再怎么样都比不上龙非夜这只老狐狸。

龙非夜这么问正是要打消楚天隐的疑虑。

“没有,想必秦王也是冲着迷蝶梦去的!得迷蝶梦者得天下,秦王既志在天下,何必拒绝中南都督府之邀?秦王不觉的自己很虚伪吗?”楚天隐冷笑道。

天宁中南部各种势力联合起来组成中南都督府,力挺秦王见建国称帝,可惜秦王至今没理睬,这件事云空大陆各个势力都关注着,也都琢磨着。

可惜,没人琢磨得透龙非夜的心思,琢磨不透他的心思,也就等于看不透天宁真正的局势了。

楚家想通过楚清歌腹中之子夺位,在天宁这片大地上占得一席之位,再以这一席之位为据点争夺整个天宁,所以,楚家比任何人都关注龙非夜的动静。

用这种激将法想套出龙非夜的态度,楚天隐还是嫩了。

龙非夜没回答,韩芸汐先笑了,“楚天隐,你也太瞧得起中南部了,秦王没拒绝,不过是忽视了罢了。”

楚天隐一拳头打在棉花上,郁闷了。

“得迷蝶梦者得天下,所以,你西周楚家亦志在天下,看样子,本王确实该和西周皇帝好好谈谈了。”

龙非夜说得漫不经心,楚天隐却大惊,“龙非夜,你……”

龙非夜挑眉看去,又说,“除了万毒之土,你还找到了什么?”

楚天隐沉默着。

龙非夜可不允许他沉默,“本王的耐性有限,你别后悔。”

方才的警告,犹在耳畔,巫姨是楚天隐母亲的亲姐姐,楚天隐的亲姨,他绝对不允许巫姨出事。

何况,迷蝶梦的一切都是巫姨费尽心思查出来的,拿来救巫姨也算值了。

“什么都没找到。”楚天隐淡淡道,“但是,还知道三样的下落,你放了巫姨,我便告诉你。”

“说。”龙非夜很干脆地答应。

“我要先见到巫姨。”楚天隐很认真。

龙非夜更干脆了,他说,“要说便说,不说作罢!”

楚天隐明明有筹码谈条件,却被龙非夜的霸气压得死死的,自小到大,他第一次这么压抑,憋屈,却又不得不认了!

“在下相信秦王不是言而不信之人!”他先撂下了这句话,才道,“还有万毒之水,万毒之木,毒兽血这三样,万毒之水是药城药材森林里的毒水池,如今已经下落不明,万毒之木在西周千佛窟的千年银杏树上,至于是哪一块,我也不清楚。毒兽血就是毒宗毒兽的牙血。有小道消息说毒兽丢了,真假难辨。”

韩芸汐坐在一旁,轻轻抚摸着安睡在袖中的小东西,

说是三样,实际上对他们有用的就只有一样,不过这一样也足够了。

“在银杏树上?此话何解?”龙非夜又问。

“不清楚,西周千佛窟的银杏树不是轻易见得到的。”楚天隐说的是大实话。

千佛窟是西周国的圣地,若非盛大的祭典是开放的,而即便是盛大的祭典也只对皇族和个别人氏开放,千年银杏又是僧人修行之地,更不允许轻易靠近。

“秦王,我知道的全说了,你现在可以放巫姨回去了吧?堂堂大老爷们,你可别言而无信!”楚天隐很心急。

这时候一直站在一旁的唐离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楚大少爷,秦王昨晚上就把人放了,够信用的吧!”

楚天隐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又羞又恼,但是,他并没有恼羞成怒失去理智,他第一个念头便是龙非夜何为要放了巫姨?

“龙非夜,你到底想做什么?”他质问道。

龙非夜不答,若有所思地问道,“如果是幽族楚家志在天下,本王该和什么人谈呢?”

这话一出,楚天隐彻底惊到了,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也不想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多说无益,只会暴露更多。

龙非夜余光瞥了韩芸汐一眼,见韩芸汐一脸好奇。

这个女人对七贵族的事情总是那么好奇。

幸好……她不明真相。

龙非夜可没时间跟楚天隐耗着,他冷冷审问,“除了你幽族,七贵族还有哪些有下落?”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