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65章 谁是大赢家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唐离和韩芸汐一句话未审,楚天隐就缴械投降了。

可是,这两人竟还是不理睬他,继续讨价还价商量着赌注。

他都认栽了,他们还想怎么样呀?楚天隐这辈子也不是没受过打击,可是就没这么被打击的!

随着唐离和韩芸汐一人一掌轮流这么按压下去,酸痛和无力感越来越重,楚天隐很快就头昏目眩。

他知道,再这么下去就不仅仅是低头问题,而是残废的问题,他的脖子极有可能会再也直不起来,他要么死,要么永远这么垂着脑袋。

缺胳膊断腿他也认了,可是脖子……

韩芸汐,算你们狠!

楚天隐终是折服了……

“我只知道狄族隐居于天宁和西周边境,为商贾之家,至于是哪一家还在调查!”楚天隐大声道。

这话一出,唐离和韩芸汐才停下来。

其实,楚天隐最了解的莫过于影族了,但是,无论如何他绝对不会出卖影族。

一来,一旦把他影族捅出来,即便是他楚家嫡长子,幽族也绝对不会放过他。面对家族使命,家族大义,别说被如此侮辱,就是付出性命,都是应该的。

二来,他也指望着影族那家伙来救他呀!那家伙最近跟龙非夜他们走得非常近,但是至少以幽影两族世代交情,是不会对他绝不会见死不救的。

以那家伙的能耐,要从龙非夜手上救走他,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如果可以楚天隐会选择什么都不说,可是,他不露点有价值的信息来,龙非夜不会信他。

所以,他只能把楚家好不容易查出来的狄族捅出来。

狄族宁氏,七贵族中唯一的商贾之族,家族中男女人人皆经商,产业遍布整个云空大陆,可以说是七贵族中最富有的家族。狄族衷于西秦皇族,可以说是西秦皇族的钱袋子,大秦朝野多的是想笼络狄族之人。商贾之族向来狡诈,和各势力皆有结交,左右逢源,然而,真正触及到西秦皇族之利,狄族寸步皆不让,暗地里得罪人无数。

在大秦内乱中,狄族是第一个被打压的贵族,产业落败,族人四处流散,没两年的时间里就销声匿迹了。

有人说狄族得罪了太多人,被各大势力联手打压了,财产遭哄抢掠夺;也有人说狄族不过是做了一场戏,带了一大批财富隐于民间,为后人留了生路;也有人说狄族被东秦所灭,所有财富都被东秦皇室所夺,东秦皇族灭亡后,那笔财富被埋在东秦皇陵之中……

总之,说法很多,真假难辨。

至少,财富都被东秦皇室所夺一事必定是假的,因为龙非夜的富有并非掠夺而来。

“然后呢?”韩芸汐问道。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呵呵,我父亲知道多少,家族里的长老们知晓多少,那还真不好说,或许你们可以拿我为筹码找我父亲谈条件去!”

楚天隐脖子都软了,态度却还算硬。

一直被关着,他的意志会被消磨,如果龙非夜带他去跟他父亲谈,至少是个机会,他父亲一定能想出办法救他。

龙非夜远远地坐着,看着昏暗中这个低头的男人,心下多少还是有些佩服的,至少他至今都没有放弃。

这个家伙,若非注定是他的敌人,倒是可以结交。

既是敌人,龙非夜必定处之而后快,否则日后必是大患。

韩芸汐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她特意蹲下去,仰望楚天隐,“楚大少爷,你脖子上的毒如果在半个时辰里没有解……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无法让你抬头,你信不信?”

“信。”楚天隐毫不犹豫地说。

“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半个时辰就到了,说不说你好好考虑吧。”

韩芸汐特意让唐离点了一炷香,就点在楚天隐脚下,他低着头看得清清楚楚。

“一炷香的时间也不短,关于七贵族,你慢慢想。”

韩芸汐说完才起身来,一样盯着那炷香看,一室寂静,一室昏暗,香烟袅袅而起,像是时间缓缓流逝,消失在黑暗中。

“秦王妃,何必浪费时间呢?”楚天隐淡淡道。

唐离只是冷笑,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没出声,楚天隐发出一声轻笑,也沉默了。

一炷香的时间不短,但是也不长。

很快,火就烧到了烟头,扑闪扑闪着,再过一会儿就得灭了,楚天隐虽然没出声,可是明显感觉到脖子的痛楚,像爬满密密麻麻的蚂蚁在啃噬。

韩芸汐瞥了烟头一眼,漫不经心地笑道,“疼吧?”

原以为楚天隐不会回答,没想到他竟笑道,“会,很疼。”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好奇,又笑,“没事,过会儿就不疼了,永远都不会疼了。”

楚天隐当然知道韩芸汐是什么意思,他也相信韩芸汐刚刚没有欺骗他,只是,别说他这脖子废了,就是浑身都废了,他都不能出卖影族那家伙。

那家伙是影族唯一的血脉,一旦他出事,影族就真的完了。

香已经到尽头,火熄灭在即,韩芸汐终于确定了楚天隐不会说,死都不会说。

至于他到底知道多少,她是琢磨不透了。

其实,她刚刚骗了楚天隐,一炷香之后,即便不解毒,楚天隐的脖子也不会彻底废掉。

毕竟楚天隐是楚家的嫡长子,用处大着,一旦真废掉了,龙非夜拿什么跟西周楚家斗?

眼看时间快到了,谎言就要被揭穿,一旦让楚天隐确定他们不会真动手,要再从楚天隐嘴里撬出话来,就不容易了。

韩芸汐又蹲了下来,缄默地看着就快灭掉的烟头,眼底晦明晦暗的,然而,正在她担忧的时候,楚天隐突然开了口,“秦王妃,苏小玉还在你身旁吧,七贵族的事我不清楚,但苏小玉的事,我非常清楚。”

韩芸汐心下大喜,她正寻思着没台阶下,没想到楚天隐会给了她一个台阶。

这一局博弈,楚天隐终究还是输了。

“你派苏小玉埋伏到秦王府所为何事?时间不多了,你再废话,到时候可怪不得我!”韩芸汐冷冷说。

“找迷蝶梦,之前在地宫相遇,我就怀疑迷蝶梦在你们手上。只是,那臭丫头听了清歌的命令想伤你报仇,否则也不会被发现。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现在可以帮我解毒了吧!”楚天隐很着急,而实际上,他还是扯谎了。

他在赌,拿自己的脖子做赌注,唯有这么紧急的时刻,他说的话韩芸汐才会相信!

西秦嫡女背后的胎记一事,唯有他幽族和影族知晓,其他人皆不知晓。

韩芸汐信了,苏小玉进入秦王府那么久,除了故意烫伤她和百里茗香之外,并没有杀意,楚天隐的解释说得过去。

而且,楚天隐这么急着解毒的情况下,不太可能说谎。

韩芸汐取了一颗解药塞入楚天隐嘴里,算是帮他解了毒。

楚天隐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场博弈,他虽然被骗了,可是终究还是更胜一筹,守住了影族和西秦嫡女胎记两个秘密。

韩芸汐和唐离是都相信了他,但是,龙非夜并不相信。

如果一定要分出真正的输赢,那么,龙非夜就是大赢家。

龙非夜从哑婆婆那里得知了影族和幽族的关系,他怎么还可能相信楚天隐说的话呢?

他冷冷地看着楚天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并没有打算揭穿楚天隐,楚天隐不供出影族来,他自有办法把影族的人引出来,就算引不了,他也会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地离间离间幽影两族!

毒解了之后了,楚天隐才缓缓抬起头来,正好迎上龙非夜轻蔑的审视,他避开了,不想再激惹龙非夜。

再激惹这个男人,无疑是自讨苦吃,他忍着,等着,等影族那人来!

而此时,那白衣公子就在西周楚家的密室里。

密室里,就两个人,一个是白衣公子,一个并非楚家家主楚将军,而是从未露面的幽族族长,楚天隐的伯父楚云翳。

不愧是一族之长,即便楚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楚云翳还是淡定自如,他慢悠悠地品着茶,笑道,“跟老夫,还蒙着面纱?”

“习惯了。”白衣公子倒比他还云淡风轻,闲适淡然。

“巫姨和天隐去寻万毒之土,昨儿个她自己回来,天隐……落在天宁秦王手上了。”楚云翳说道。

“好端端的,怎么落在秦王手上了?”

地宫里的火明明是白衣公子灭的,可是, 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晓。

楚云翳这才将事情的始末说出来,“你跟秦王他们近,要救出天隐……不难吧?”

“早就说过,不要招惹秦王,为何不听?”白衣公子难得有脾气。

“秦王既知我幽族驭箭术,必定对七贵族有所图,早不招惹,晚也得招惹,事情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未必是坏事,毕竟秦王是你我的大敌!”楚云翳认真说。

“你我?秦王想夺天下,于你我何干?”白衣公子质问道。

楚云翳眼底闪过一抹冷笑,仍是耐着性子,“影族虽就剩你一人,可光复西秦的使命不可忘! 你不会是安稳久了,忘了家族之命了吧?”

“楚族长,光复西秦是皇族之事,幽影二族并没有这种资格!”白衣公子冷冷说。

“自是没有这等资格,但有辅佐之责,这些年来,我幽族在西周一边养精蓄力,一边寻找皇族下落。你呢?打算躲在药鬼堂,当一辈子大夫?”

楚云翳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声问,“难不成药鬼堂里有你要守护之人?”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