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69章 首战,嘴贱的下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气到了,想开口收拾端木白烨,谁知道龙非夜却拦下她。

她以为龙非夜会亲自收拾端木白烨,可谁知道龙非夜仍是不做声。

他刚刚的不做声谁都看得出是不理睬,可是,现在端木白烨如此欺负韩芸汐,他要是再不做声,这什么意思?

要忍下来吗?

虽然作为外宾到访,一言一行都随意不得,可是,如此忍耐太不像龙非夜的做派了。

难不成因为端木瑶?先前有几回先例,怪不得韩芸汐会多想,何况,这一回无论什么理由,龙非夜都没有忍端木白烨的必要呀!

端木白烨也等着龙非夜反击呢,见他不说话,他便变本加厉起来,“秦王,你上一回来白城应该是七八年前了吧?送瑶瑶回来那次,其实,当时我父皇就相中你了……怎么也没想到区区韩家之女会成为正妃。”

端木白烨自言自语着,“可惜瑶瑶被君亦邪那厮蒙骗了,落得有家不能回的下场,要不,今日接你的一定会是她,说不定,秦王此行,还可重结姻亲之好。”

端木白烨堂堂大男人这嘴够贱的,比他妹妹还贱!

韩芸汐的脸阴沉沉的,手都握了起来,龙非夜明显感觉到她的怒意,只是握紧她的手而已,还是不做声。

韩芸汐已经没打算反驳了,龙非夜都不做声,她再怎么反驳端木白烨都没有意义。

她低下头,难过了。

见状,端木白烨越发得瑟了,使劲地说,不停地说,不到一会儿就唤了不下十声“秦王”。

一室寂静,连鸿胪寺卿都很安静,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渐渐的,韩芸汐缓缓抬起头,一开始她难过郁闷,可是,端木白烨“秦王秦王”地说那么久都没得到龙非夜一声反应,她居然有种听笑话的感觉。

只见龙非夜翘着二郎腿,如主人般大大方方坐着,霸气自成,他一手按着韩芸汐的手,一手举杯,正慢条斯理地品茶。而端木白烨就站在他面前,人高马大的却没有高高在上之感,反倒像热脸铁人冷屁股,自讨无趣了。

端木白烨自己也不自在起来,他不自觉搓了下手,双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为了掩饰尴尬和紧张最后都握成拳头了垂落在侧。

他轻咳了两声,接了自己刚刚那话,问道,“秦王,本太子没说错吧?”

可是,龙非夜就是不理睬。一室寂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端木白烨尴尬得进退两难,下意识朝鸿胪寺卿林大人看去,却见林大人也正看着他,一脸茫然。

偏偏,见端木白烨看去的时候,林大人慌忙收回视线。

这让端木白烨更加尴尬了,认定了林大人就是在看他笑话的。

堂堂太子爷何时被人如此忽视了,尤其是当着大臣的面被忽视更是从来没有,他终是恼羞成怒,怒声,“龙非夜,你什么意思?到了我西周来你还端什么架子?”

这话一出,龙非夜缓缓放开韩芸汐的手,却冷不丁重重往茶桌上拍去,“嘭”一声巨响,震得满桌茶具哐当作响。

他冷声,“林大人,劳烦告知康成皇帝一声,本王端着架子回去了!”

他说完,牵着韩芸汐起身就走。韩芸汐这才明白龙非夜是故意激将端木白烨的,这个蠢蛋这么蠢怪不得会被楚天隐骗得团团转了,要知道,楚家这十年多在西周仕途顺畅,多少是因为攀上了这位太子爷。

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鸿胪寺卿猛地缓过神来,吓坏了,急急追出去,“秦王殿下,误会了误会了!”

“秦王殿下,留步!留步!”

“秦王殿下,你听太子给你解释,太子爷不是那个意思,太子只是……”

端木白烨听着渐渐远去的喊声,冷不丁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天啊,他刚刚说了什么?

先前和龙非夜结仇,他怎么说都可以,可是,如今龙非夜主动来访,父皇也非常期待,要知道,为了接见龙非夜,父皇这些天没少和大臣们闭门商议。

他就算再不甘心,再心疼瑶瑶也得忍了呀!何况,在他的地盘上要暗中刁难的办法多了去,怎么样都不能明撕破脸呀!

端木白烨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他……他……他该怎么跟父皇交待了呀!

完了!

林大人很快就回来,吓得脸色苍白苍白的,急急道,“太子殿下你听下官一声劝,赶紧去道歉,赶紧去!万一秦王真走了,皇上那咱俩都交待不了。”

端木白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他拉不下这个脸呀!

“太子殿下,赶紧去,等秦王出城了,就真来不及了!”

端木白烨沉默了许久,才低声,“林大人,你觉得本太子能把人追回来吗?”

就龙非夜那脾气,向来就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能。

林大人也顾不上端木白烨了,当机立断进宫去,此时康成皇帝还在御书房里和大臣们商议。

龙非夜和韩芸汐来的时候已是下午,按照礼数,鸿胪寺安排他们今夜休息,明日上午面见康成皇帝。

康成皇帝也早就交待好,明日晚上要设宴款待秦王。

林大人一把事情禀出来,整个御书房就瞬间寂静了,静了半晌,康成皇帝暴怒,怒得将书桌上所有东西全扫了,怒得都说不出话来,直斥,“孽子!孽子!”

如果西周有足够的实力,西周太子有足够的能耐,就算是龙非夜主动出访,他都可以由着性子出言不逊。

可是,西周还没这样的底气,而且面对的还是云空大陆人人忌惮的秦王龙非夜。

他们要承受的损失,要付出代价都先不说,单说这件事一传出去,端木白烨的愚蠢必会被当作西周皇族的愚蠢了!

“朕要废了他!废了他!”康成皇帝简直怒不可遏。

一干大臣也都着急,紧张,楚将军低着头,满眼复杂。但是,很快就有人劝谏了,“皇上,趁着秦王还未离城,赶紧设法补救。老臣斗胆,建议您亲自出面挽留。”

这话一出,立马有人反驳,“不可不可!万万不可!皇上如果亲自去挽留,此事传出去我西周的脸丢得更大!此时还得太子亲自去。”

龙非夜在中南部没有称帝,也没有承认原天宁分出的天宁和天安两国,一直沿用天宁亲王的身份。

康成皇帝身为西周君主,亲自出宫挽留一个盟国亲王,确实与礼数不合,有失妥当。

“太子去了怕是秦王更怒。皇上三思呀!”

“皇上亲自去不仅不会丢脸,反显得皇上明理大量。老臣愚见,皇上可先废太子,后追秦王,方显诚意!太子此举,一藐君威,二违圣意,三失体统,四损国风,五酿大祸,当废!”说这话的无疑是反太子一党的人。

“大胆!太子废立岂是你能轻易议论的?皇上,陈大人的门生强抢民女前些日子被太子殿下就地正法,他这是夸大其词,公报私仇,请皇上重罚!”东宫派立马反咬。

党争便是这样,任何良机都不会被错过,很快两派人马就争吵了起来,康成皇帝绷着脸不说话,脸色越来越难看。

同属太子党的楚将军并没有错过机会,插了一句,“皇上,太子殿下再鲁莽也不至于出言不逊,依末将看,太子殿下怕是被秦王激将了吧?”

若是平常,这话康成皇帝还是听得下去的,太子虽然和秦王同龄,可心智城府却远远比不上秦王,被算计了也情有可原。

可是,如今康成皇帝在气头上,本就被两党之争烦透了,一听这话,更是愤怒,“被激将?好好的秦王激将他作甚?你打算告诉朕秦王是特地来白城激将那个孽子的吗?”

楚将军无言语对,悻悻地闭了嘴。

康成皇帝怒是怒,还没全失去理智,他没在耽搁,当即起身,“来人,备车,朕要微服出宫!”

微服出宫,私下去追回秦王,这是折中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了。一来不至于太失颜面,二来也有诚意。

在场大臣没人敢有异议,康成皇帝一走,楚大将军连忙让林大人,“赶紧去把陶然居包下来,让太子随皇上过去,就跟皇上说请秦王到陶然居喝茶,赔罪。”

端木白烨是楚家的大树,这棵树绝不能倒!

龙非夜刚到西周呢,就说了一句话直接让西周朝廷大地震,且不说这件事最后如何,单单这件事传出去,想必日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怠慢秦王夫妇了。

此时,龙非夜和韩芸汐正坐在马车里,往城外走。

龙非夜不说,韩芸汐都明白他刚刚不让她和端木白烨争辩的原因,这家伙就是故意激惹端木白烨的。

“端木白烨这颗大树要是倒了,楚家会更恨你的。”韩芸汐笑道。

龙非夜此行就是来对付楚家的,今日可以说给是给楚家一个极大的下马威了。

龙非夜认真看来,问道,“高兴了吧?”

韩芸汐愣了,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谁知,龙非夜又道,“等康成皇帝来了,让他跟你道歉。”

“这……”韩芸汐惊了,也明白了,龙非夜如此算计端木白烨,就是为了让康成皇帝来道歉呀!

这家伙……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