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71章 太努力,走过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最终龙非夜一把将韩芸汐拉过来,紧紧地抱住,以这种方式平息了有生以来最强烈的欲望。

韩芸汐孬了,动都不敢乱动,任由他抱紧,贴紧。

心惊胆战的紧张之余,必须承认她是有些欢喜,也有所期盼的,但是,她不至于疯到忘记他们身处马车上。

许久,感觉到龙非夜平静下来,她才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这才发现龙非夜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

天山的事情早就被抛到脑后去了,见他眸光幽冷,见他不言不语,她很自觉地又埋头到他怀中去。

她想,一百步应该是走完了吧?都算不清楚到底是她走多一些,还是他走多一些了。

传说有一种路叫做不回头路,每往前走一步,背后走过的那一步路就会消失不见,无法后退,更无法回头重走。

韩芸汐想,他们之间的这一百步,必也是不回头路吧,走完了也就完了,不回头,不重走。

至少,对于她来说,一定是这样的。

沉默了许久,韩芸汐才喃喃出声,“龙非夜。”

“嗯。”他面冷是面冷,倒是马上就回答她。

“你听过一百步的说法吗?”韩芸汐问道。

“什么一百步?”在遇到韩芸汐之前,龙非夜怎么可能会听到这类话?就算听到,也充耳不闻吧。

“世界上任何男女之间其实就只有一百步的距离,但凡有人先朝对方迈近一步,就是一段感情的开始。有些人,很快就走完一百步;有些人一辈子都走不完;有些人甚至会后退越离越远。”韩芸汐淡淡道。

龙非夜听着,没发表意见。

韩芸汐蹙眉了,“你怎么看呀?”

龙非夜想了一下,道,“还得有一种吧。”

韩芸汐不解,她就想问一问他对这种说法有什么看法而已,谁知道龙非夜答说,“还有些人会走过头,最后擦身而过吧?”

韩芸汐微惊,赵嬷嬷跟她说了“一百步”理论后,她琢磨了许久,还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可能。

不得不说,这种可能是最悲伤的了,她自言自语,“太努力了才会走过头吧?”

龙非夜很聪明,可是面对这种陌生的话题,他不知从何思考而起。当然,他也不喜欢这种说法。

只要他瞧上了,别说一百步,一千步一样走得完。

“瞎想什么呢?”他蹙眉而问。

韩芸汐悻悻地,也不多谈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自觉反复想起龙非夜说的那句话,”有些人会走过头,最后擦身而过吧?”

越想越忧伤,她甩了甩头让自己不去想。

很快,陶然居就到了。

一下车韩芸汐就看到端木白烨了,她失望至极,“看样子除不掉这家伙!”

“堂堂一国太子,你当三言两语就废得掉的?”龙非夜低声。

“你……”韩芸汐惊了,龙非夜难不成故意激惹端木白烨,并非是为扳倒他?

“康成皇帝比天徽要聪明,而且,端木白烨的母族在西周势力极大,要撼动他,非一朝一夕之事。端木瑶都勾结了君亦邪,康成皇帝也只是下令驱逐她出皇室,没真正追到天山去抓人。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回头我慢慢同你讲。”龙非夜低声道。

这下韩芸汐更加肯定龙非夜激将端木白烨纯粹就是为了帮她出气的。

她整颗心都暖了,决定不辜负龙非夜这片苦心,也不辜负自己刚刚的隐忍,必要端木白烨付出代价!

下马车后,龙非夜和康成皇帝依旧只是颔首,龙非夜自是没理睬端木白烨,韩芸汐更不看他。她原本要跟康成皇帝点个头,算是见礼,谁知道康成皇帝竟看都不看她一眼,不给她机会。

韩芸汐点头点到一半,见状也不尴尬,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端木白烨却看到了,嘴角泛起一抹轻蔑。

韩芸汐看到了,也不多计较,一样昂首挺胸同龙非夜并肩而行。

她同康成皇帝行见礼,并非卑微,更非讨好,而是该有的修养。康成皇帝这等反应,反倒泄露了心胸狭窄,气量狭小的真面目。她有什么好尴尬的呢?

康成皇帝余光瞥了韩芸汐一眼,虽然记恨这个夺走他西周女婿的女子,但是,不得不佩服她的气度和风骨。今日若换成别的女子,哪怕是皇族贵族出声,都未必能如此从容,洒脱。

而这一切,龙非夜自是全看在眼中的。

整个茶馆都被包下,空荡荡的,仆从在前面带路,康成皇帝同龙非夜打了个请的手势,龙非夜没说话,客气地也伸手请康成皇帝先。

两人不争,齐齐往前走。

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秦王,虽是平起平坐,可认真算起来,龙非夜是占了上风的。

韩芸汐大大方方走在龙非夜身旁,而端木白烨则恭敬地跟在康成皇帝背后,最卑微的无疑就是他这位太子爷了,无奈,他还执迷不悟,时不时怨恨地朝龙非夜和韩芸汐看去。

他们在湖中茶厅入座。

西周人和北历人一样喜酒,不喜茶。陶然居是西周境内难得一见的,也是最高等的茶馆,这里有一种茶,名为荆棘茶,是西周的名贵特产。

一入座即上茶,康成皇帝并不着急谈论正事,和龙非夜介绍起荆棘茶来。

“秦王,这茶叶长在沙漠里的荆棘上,一片荆棘地一年下来就只能摘到百来片茶叶,所以,整个腾格沙漠,一年就只产两罐荆棘茶,一罐在陶然居这里,一罐在朕手上。”

康成皇帝边说,便请龙非夜品茶,“尝尝,七八年前你来时没喝上,今日一定好好尝尝。”

龙非夜点了点头,却随手将康成皇帝递给他的茶递给了韩芸汐,“七八年前就想带你来尝这荆棘茶了,可惜你不来。”

呃……

韩芸汐愣了,龙非夜说什么呢?七八年前她和他的距离可不止一百步,可以说是几千年。

康成皇帝和端木白烨也都愣了,父子俩相互看了一眼,皆震惊,龙非夜和韩芸汐难不成七八年前就好上了?所以,他一直都瞧不上瑶瑶?

想来虽然意外,可是细细想也在情理之中,韩芸汐还未出生就被指给龙非夜了,她自是比瑶瑶还早认识龙非夜的。敢情这个女人之前在韩家真的是装废呢!

韩芸汐很快就接过茶水,尝了几口,说了一个字,“甜的,你最不喜欢了。”

这话一出,康成皇帝和端木白烨就都尴尬了。

龙非夜拿来杯子闻了闻,问康成皇帝,“此茶为甜茶?”

“正是。”康成皇帝如实说。

龙非夜也没说喜欢不喜欢,只是点了点头,放下茶杯。

康成皇帝虽然尴尬,却很快恢复,立马令人换上天宁过来的红茶,而端木白烨都不敢再看他父皇了,他怎么知道龙非夜不喜欢甜的呀!

虽然没有战火味,可是,这夫妻俩一唱一和,先给了康成皇帝一个下马威。

喝了几杯红茶,端木白烨端着茶杯站了起来。

虽然傲娇,但这点自觉性他还是有的,他以茶代酒敬龙非夜,“秦王殿下,方才在下莽撞,一时失言,并非诚心,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饶了在下一回。”

堂堂太子做到这份上,他也是够了。

他说着,一杯茶一口喝光,可惜,龙非夜正忙着给韩芸汐倒茶,和在鸿胪寺一样,把他当空气。

端木白烨又接连举起两杯茶来,都是一次喝光,当谢罪。

可惜,龙非夜都不理。

端木白烨无奈地朝康成皇帝投去无辜的目光,康成皇帝绷着脸,也不知道是怒端木白烨,还是怒龙非夜,总之,他也没出声。

端木白烨进退两难,进的话,难不成要给龙非夜下跪道歉不成,这怎么可能?退的话,这件事岂不得黄了?

虽然父皇的目光非常阴沉骇人,可是他也只能求他了。

满亭寂静,韩芸汐气定神闲,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湖中风光,龙非夜给她倒了几杯茶后,还给康成皇帝倒。

康成皇帝也客气着,和秦王闲聊起来,像是把端木白烨放弃了。

其实,端木白烨真心的愚蠢,不管是康成皇帝还是韩芸汐,都知道只要端木白烨跟韩芸汐道歉,秦王就会息怒了,这件事就会算了。

可惜,端木白烨就是拐不过弯,也忍不下这口气。

他只能杵着。

他杵的时间越久,康成皇帝心中的怒火就更盛,原本知道端木白烨是被龙非夜故意激将的,也没打算真怎么惩罚他。

如今,见他如此愚钝,康成皇帝是铁了心要好好罚他一番了。

喝茶不像吃饭喝酒,如果没有足够的共同话题,是喝不久的。

很快,龙非夜就要告辞了。

这下端木白烨急了,“秦王殿下,是在下错了!你到底怎样才能原谅在下?”

他不这么说还好,这么一说,康成皇帝险些将手中茶杯砸过去!

龙非夜会怎么样呢?当然是继续不理睬。

他不仅仅不理睬,而且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康成皇帝一眼,似乎在告诉康成皇帝,他对端木白烨的不屑。

康成皇帝原本计划是他微服出面留住秦王,给太子制造道歉的机会,如今看来,他只能亲自道歉了,否则就真留不住秦王了。

他终于正眼朝韩芸汐看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