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72章 付出大代价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康成皇帝终于正眼朝韩芸汐看过来。刚刚要跟他行见礼,他给她脸色看,如今,总算到了有求于她的时候了,不把架子端高,她就不叫韩芸汐了。

想当年她还没有得龙非夜盛宠,一切都要靠自己的时候,都敢直接叫板天徽皇帝,何况是此时?

明明知道康成皇帝看着她,韩芸汐却当没看到,垂眼看着杯中茶,不动声色。

康成皇帝知道要留住秦王,就得先把这个女人的愤怒平息了。

若早知端木白烨如此愚笨,刚刚也就不会怠慢韩芸汐了,如今真真后悔莫及。

康成皇帝很快收回视线,道,“二位,太子出言不逊,是我西周失礼了,还请看在朕的薄面,莫积怨于心,坏了此次出访的心情。”

一句“我西周失礼了”,可不得了,虽不是明明白白道歉,但是身为一国之主能说出这样的话,着实不容易。

龙非夜终是开口,“本王向来不与莽撞小儿计较,康成皇帝言重了。”

这是给康成皇帝面子,但也是明明白白骂端木白烨,可是,端木白烨能怎么样?

端木白烨想,如果龙非夜能这么算了,被骂一句“莽撞小儿”他也认了。谁知道,龙非夜是原谅来他,韩芸汐却阴沉着脸,没好气道,“原本想多待几日,趁机游览游览西周的沙漠风光,如今全然没了心情!”

这下,端木白烨终于开窍了,虽然非常不甘心却也连忙倒茶给韩芸汐,“秦王妃,在下向来口无遮拦,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当事人终于道歉啦!没用!

韩芸汐心下冷笑,将龙非夜不理端木白烨的政策贯彻到底。

康成皇帝知道还得过韩芸汐这一关,他顺势说,“秦王妃,鸿胪寺里的事朕都听说了,确是太子失礼。不如这样,改明儿让太子好好陪你和秦王游览,当是谢罪?”

刚刚康成皇帝那道歉的话,用的是“二位”,自是包含了对韩芸汐的歉意,如今又如此让步,加之秦王也让步了,韩芸汐也该知足了。

可是,韩芸汐装傻,愤怒地说,“康成皇帝,你未免也太偏袒你儿子了吧!陪着我们游览这是哪门子是惩罚,分明是奖赏。没你们这样的!欺负人呢!”

“芸汐,不得无礼!”龙非夜立马训斥。

韩芸汐气呼呼的,“殿下,臣妾说错了吗?康成皇帝明明就是护短,偏袒!陪游览也算惩罚?这事说出去让人评价评价?敢情烨太子没欺负咱们,西周还就没人陪咱们游览了?”

龙非夜居然无言语对,只轻轻叹息。

“总之臣妾今日就走,臣妾再也不到西周来了!”韩芸汐双臂环胸,撅着嘴,颇有无理取闹之姿,是的,她就是故意无理取闹的。

如果这是正式的场合,韩芸汐端着秦王妃的身份说这样的话,如此无理取闹,自是有失体统,可是,这是私下会面的场合,韩芸汐一个女人家如此闹腾,倒也不会失身份。

康成皇帝当然看得出来韩芸汐是故意的,偏偏秦王都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他还能怎么样 ?

“来人,传朕口谕,禁足太子三个月,罚俸一年,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许擅入东宫!”康成皇帝只能忍痛动真格的。

“父皇!”端木白烨急了!

康成皇帝怒目看去,“来人,还不把太子押回去!”

“父皇,儿臣知错了!知错了!父皇,您饶了儿臣这一回吧!”

“父皇……父皇!”

端木白烨被拖到门口了还使劲喊,使劲求饶。三个月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太恐怖了。

在皇位之争,铲除异己这件事上他一贯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如今他被软禁三个月,足以让那些被他踩得死死的势力重新抬头。那帮人的反击,势必更加狠绝。

他能不怕吗?他能不怕三个月的时间里真把储君之位弄丢了吗?

这下,韩芸汐见好就收了。

“康成皇帝英明,像这等给你丢脸的儿子,就该重罚,杀鸡儆猴!”韩芸汐笑了。

康成皇帝可笑不出来,更待不住,闲聊了几句便称有急奏处理需离开,离开前传了楚将军过来招待。

楚将军才得到太子被禁足三个月的事情,正和东宫党琢磨着如何挽救,一收到康成皇帝的命令,手里的茶杯险些掉了。

没想到要这么快面对龙非夜和韩芸汐,更没想到是要去接待他们。

烨太子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加之幽族的那些秘密,楚将军饶是见过大世面,经历过不少人风雨,这个时候也会紧张呀!

他过来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正乘船游湖,龙非夜亲自划船,并没有仆从伺候。换句话说,他们夫妻二人说什么话,没人偷听得到。

楚将军在帮端木白烨包下陶然居的时候,自是埋入了眼线,可惜,如今他什么都探不到,只能坐在湖边干等。

他知道龙非夜的目标不是烨太子,而是楚家,只是着实摸不透龙非夜到底打算如何对付楚家。

此时,龙非夜和韩芸汐的船就停在湖中央。

“殿下,臣妾如此无理取闹,很丢您面子吧?”韩芸汐打趣地说。

龙非夜挑眉看她,难得夸人,“越来越聪明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韩芸汐难得会拍马屁。

龙非夜打量了她一眼,没回答,回以笑意。要这个惜字如金的家伙笑,比让他说话要难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韩芸汐都习惯了他的笑容。

“唐离和楚西风呢?”韩芸汐问道。

“去千佛窟探路了。”龙非夜答道。

“探到什么了吗?”韩芸汐连忙问。

“楚西风探了几日都没消息,唐离昨儿个刚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龙非夜淡淡说。

千佛窟对于他们来说,比收拾幽族要重要很多。楚家知晓万毒之木所在,可这么多年都没拿到手,足以说明千佛窟之难进。

韩芸汐有种预感,他们这一回会在西周白城待上一段时间了。

日落的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靠岸了。

楚将军立马换上一张笑脸相迎,该有的礼数全都有,只字不提幽族楚家的任何事情,龙非夜和韩芸汐也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同楚将军回了鸿胪寺下榻。

临走时,楚将军说,“秦王,明日同皇上的会晤安排在早朝后,届时楚某会来接您入宫。”

龙非夜点了点头,至今一言不发。

楚将军作了个揖,转身就走,可是, 他都出了鸿胪寺大门,却终究忍不住折了回去。

之前和幽族长商议过,龙非夜不找他们谈,他们只能主动找龙非夜谈,否则就会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

如今趁着没人正是说清楚的时候,否则天知道龙非夜明日进宫会和康成皇帝谈什么呢?

似乎料得到楚将军会折回来,龙非夜和韩芸汐都还坐在原位,没动。

楚将军一进门就示意所有仆从全都退下,独自面对龙非夜和韩芸汐的时候,他的脸是阴沉的。

然而,龙非夜和韩芸汐却都岿然不动,这让楚将军特别不舒服。

“秦王,你应该知晓老夫什么意思?”楚将军开门见山。

龙非夜冷冷回以三字,“不知道!”

“那你放巫姨回来,又是什么意思?”楚将军质问。

龙非夜答曰,“对于本王来说,一个楚天隐足矣。”

“你!”楚将军气到了,“你把天隐怎么样了?”

龙非夜不答,冷笑道,“先前有人告诉本王,幽族的秘术为驭箭术,无弓之箭,威力无穷。本王当时还不相信,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领教到。”

这话一出,楚将军惊了!

他和幽族长还有巫姨,一直都琢磨不透龙非夜是怎么知晓驭箭术就是幽族的秘史,如何凭借一个驭箭术就如此肯定楚家是幽族之后,要知道,驭箭术是幽族的机密,非等闲人可知晓的。

若非可信任,可委与重任之人,绝对没有资格习得驭箭术,就是楚清歌也至今不清楚家族秘密,也不会驭箭术呢!

龙非夜今日这么说,必定是有人相告了,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件事呢?

楚将军有绝对的把握,幽族中人必定不会,也不敢泄露此事,若非幽族之中,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此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晓幽族秘密的外人——顾北月!

又联想起之前顾北月拒绝幽族长营救楚天隐,又拒绝对楚清歌催产的事情,楚将军疑心更重。

他不会笨到直接问龙非夜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就算他问了,龙非夜也不会说。

“秦王,你既给幽族留了薄面,不如咱们干脆些。今夜约在陶然居,一切和幽族族长详谈,如何?”楚将军压低了声音。

韩芸汐一直以为楚天隐的父亲就是幽族长,没想到幽族长还另有其人。

“楚将军,不早了,请回吧。”他冰冷拒绝。

这态度让楚将军更加不安,他说,“秦王殿下,地宫里那事是天隐鲁莽了,老夫在这里给二位赔个不是。所谓不打不相识,殿下既也是为迷蝶梦而去,不如同幽族合作共谋大业。相信我幽族不会让殿下失望的。还望殿下考虑考虑。”

龙非夜毫不迟疑地拒绝了,“楚将军,不送。”

楚将军都把话说得这么白了,龙非夜竟还如此坚决?不得不说,这态度让楚将军彻底惊了。

一离开鸿胪寺,他就直接去找幽族长,幽族长了解之后,越发的琢磨不透龙非夜想做什么,而越琢磨不透就越好奇,越不安,越会冲动。

可以说龙非夜的态度把一个族长,一个家主都快逼疯了,不敢再坐以待毙。

是夜,两人居然一并潜入鸿胪寺见龙非夜。

这一回,龙非夜会松口吗? 别说,韩芸汐都琢磨不透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