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73章 挑拨,秦王玩大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深人静,一个族长一个家主三更半夜翻墙来找龙非夜,也是醉了。这事情要传出去,估计全天下的人都要鄙视幽族楚家了。

当然,如果天下人知晓龙非夜尊贵的皇族身份,这事情也就算不上什么了,要知道,在大秦时期,饶是尊贵的七贵族,见了皇族都要行大礼的。

韩芸汐的身份一直被怀疑,可是,却从来都没有人质疑过龙非夜的身份,哪怕是最聪明的顾北月,都没往那方面想过。

如果有朝一日顾北月知晓龙非夜是西秦皇族的仇敌,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此时,顾北月还在西周,只可惜他跟踪楚西风和唐离去千佛窟,并没有在城内。

幽族长都翻墙来了,龙非夜自是接见。

冲动了一晚上的楚云翳此时是冷静的,他淡定地说,“秦王殿下,久仰了!”

龙非夜高高在上,挑眉睥睨,只点了点头。

这等傲慢让楚将军非常不爽,龙非夜轻蔑他就算了,他幽族一族之长来了,他竟还如此冷傲。

这小子简直是没礼貌,没修养!

然而,楚云翳倒没生气,他认真打量着龙非夜,这是他第一次见龙非夜。虽然知这位年轻人的尊贵不凡,却没想到气场会如此之大,看着他冰冷而深邃的双眸,幽族长无端的就生出一种连他自己都解释不了的敬畏来。

他当然知道龙非夜出自天宁皇族,可是,这等涣然天成的尊贵和优越感连康成皇帝都没有,龙非夜区区一个天宁亲王,连皇位都不曾坐过,怎么会有?而且,奇怪的是,他竟隐隐察觉到龙非夜看他时,眼中藏着恨意。

打量了龙非夜之后,楚云翳又打量起韩芸汐,他竟也在韩芸汐身上找到同样的感觉。龙非夜的尊贵卓越还说得过去,韩芸汐区区一个韩家嫡女,哪来的尊贵不凡,不可冒犯?

难不成是跟着龙非夜久了,养出来的气质?

楚云翳惊在心中,也无暇多想,连夜登门,必须赶在天亮,赶在龙非夜正式面见康成皇帝之前,把他们的事情谈妥了。

“秦王,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楚云翳笑着,又道,“如何才能帮幽族守住这个秘密,劳烦开个条件。”

龙非夜不甩楚将军,也正是逼着幽族长来呢,他开的条件,楚将军做不了主的。

“本王要一样东西。”龙非夜终是开口。

“何物?”楚云翳连忙问。

“万毒之木。”龙非夜很直接。

这话一出,楚云翳和楚将军就知道楚天隐泄密了,两人皆是意外!楚云翳怒在心中,楚将军则担心多余愤怒,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能供出这等事情,天晓得受了多少折磨。

迷蝶梦的事情,大家彼此心中有数,楚云翳也没多解释,他锊着胡子,好一会儿才回答,“秦王,你也知道千佛窟不是那么好进的,千年银杏更不容易接近。不如换……”

这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打断了,“既幽族办不到,那请回吧。”

“你!”楚将军怒了,“秦王,我二人是诚心来谈,你这是什么态度?”

“本王大可直接跟康成皇帝讨,本就没跟你楚家谈的意思!看在幽族长深夜造访份上才给这机会,若幽族办不到,也不勉强。”龙非夜的语气几乎没温度。

坐在他身旁的韩芸汐不自觉拢了拢衣裳,都觉得冷,总觉得龙非夜面对幽族的人有些不对劲,可是,到底不对劲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是她太习惯了龙非夜的温柔,不适应他的冷漠绝情,还是另有原因呢?又或者她的感觉出错了。

韩芸汐正神游着,却被楚将军的勃然大怒惊醒。

楚将军直指龙非夜,“秦王,你威胁我们!”

他说跟康成皇帝讨,除了拿楚家的秘密去讨,还能拿什么筹码去讨呢?

楚云翳脸色也极其难看,被逼到这份上,他还能怎么办?哪怕没办法拿到万毒之木,也得生出办法来去拿呀!

“秦王,此事,我幽族答应下了,请给幽族一些时间。”楚云翳当机立断答应。

“多久?”龙非夜冷冷问。

“三个月,三个月后菩萨诞辰,后宫娘娘都会到千佛窟礼拜,只有那个时候才有机会。”楚云翳如实回答。

龙非夜到没多思索,点头答应了,“三月为期,逾期,休怪本王不客气。”

“多谢。”

楚云翳很客气,谁知道龙非夜还是冷着脸,高高在上。

被人牵制又有求于人,楚云翳再不爽也只能认了,事情既谈妥了他也不想留着受气,转身就要走。

出人意料的是龙非夜居然留人了,“幽族长,且慢,本王还有一事不明白,想请教请教。”

“请讲。”

楚云翳落落大方,可是,龙非夜一开口,他就再也憋不住,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龙非夜说,“听闻你们知晓狄族下落?”

楚将军更惊,心知儿子在龙非夜手里一定遭了大罪,否则这等机密事,他万万是不会说的。

楚云翳沉默了许久都没出声,龙非夜又问,“在西周和天宁的边界,仍是商贾之家?”

“老夫知晓的也就这么多。以秦王的能耐,要揪出狄族来,想必也不难了。”楚云翳答道。

“以狄族的下落换楚天隐,幽族长不妨考虑考虑?”龙非夜问道。

楚将军立马缓过神来,可惜楚云翳什么都没说,拂袖就走。

楚将军连忙追上,急急说,“你什么意思?不救天隐了?”

他还等着楚云翳会和龙非夜谈条件,救出天隐呢,没想到会是龙非夜先提出条件,更没想到楚云翳居然考虑都不考虑直接走掉。

楚将军不问还好,这一问,楚云翳就火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救回来何用?”

这话一出,楚将军就怒了,冲到楚云翳面前去拦住,“把话说清楚来!”

“老夫给他那么多兵力,将毒宗地宫埋伏得那般严密,他给老夫什么了?非但没杀掉龙非夜他们,反倒暴露了幽族机密,如今连万毒之木的下落,狄族的消息都供出来!呵,你还想老夫救他?”楚云翳怒声说。

“地宫的事巫姨也在场,天隐已经尽力!这些年来天隐为楚家付出多少,有目共睹!若非天隐,我楚家结交不上烨太子;若非天隐,我楚家的势力根本透不进西京城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能因为一个错误,否定了天隐的一切!”楚将军也怒了。

“那你告诉老夫,万毒之木是怎么回事?狄族又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老夫这两件事不是他捅出去的?”楚云翳质问道。

“他们必定是动了极刑!否则以天隐的脾气,绝对不会暴露任何机密的!何况,狄族的事他也不全知道,能说出多少?”

狄族的事情,别说楚天隐不清楚,就是顾北月也不清楚,幽族中也就楚云翳和楚将军两人知晓。

这是他俩埋得最深的一步棋。

楚将军很笃定,楚云翳却哈哈大笑,“按你这说法,哪天他把我幽族的一切都捅出去了,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不会!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他有底线的!即便丢了性命,他也绝对不会出卖幽族!”楚将军很激动。

“这两件事还不算底线,那你告诉老夫什么叫做底线?说啊!”楚云翳暴怒。

“至少……至少他没说出影族的事。”楚将军硬是辩解。

楚云翳连连摇头,“秦王没提而已,你怎知他没说出来?呵呵,顾北月说得对,与其救之不如弃之。”

一听这话,楚将军就忍不住了,“顾北月算什么东西,幽族的事有他插嘴的份?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了,今日秦王亲口所说,驭箭术的事是有人告知他的。顾北月三番两次帮着韩芸汐,又在药鬼堂驻店,就只为了迷蝶梦?他不救天隐就算了,不帮清歌又是什么意思?摆明了是向着龙非夜他们!”

楚云翳虽然为楚天隐而愤怒,却还是理智的,他惊声,“驭箭术是有人告知他的?”

“正是!除了顾北月还会有谁知晓我幽族秘术?”楚将军嘲讽地说,“幸好天隐被囚之前龙非夜就知晓此事,否则这个黑锅天隐又背定了。”

楚将军原本只是心有怀疑,并没那么肯定,然而,在气头上他不知不觉就彻底否定了顾北月。

而被顾北月拒绝了两回的楚云翳多少是怀疑顾北月的,听楚将军这么一说,疑心就更重了。他若有所思地低声,“顾北月……”

“这些年来,他一直不屑我幽族在西周争权,谋权。就他那脾气,怕早就有异心了吧。”楚将军添油加醋。

楚云翳眼底晦明晦暗的,没出声。

“依我看,龙非夜既知晓了狄族的事情,就没能那么轻易算了。与其拿狄族跟他换人,倒不如拿影族秘密跟他交换!影族就顾北月一个,那病弱之躯能撑多久?狄族才有资格同我幽族共谋天下!”楚将军趁机提议。

楚云翳看着他,半晌才低声,“幽影两族当年一道护主,这些年来亲如一家,北月那孩子……

话还未说完,楚将军就打断了,“哥,成大事者不可心软也!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更不能让龙非夜查到狄族,无论是为了天隐,还是为了我们的大计,都必须拿影族引开他的注意力!”

楚云翳始终沉默。

“哥,狄族的事就你我知晓,你给个明白话!”楚将军步步紧逼。

楚云翳终是开了口……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