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74章 许诺,永生永世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在楚将军一而再煽风点火之下,楚云翳终于开了口,“此事,我会慎重考虑的。”

“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考虑?如今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影族和狄族孰重孰轻,你该心中有数!”

幽影两族可谓生死之交 ,而幽族和狄族结交不到十年,可是,狄族势力之大,就是幽族都难以望其项背。因为一个顾北月而放弃狄族,确实得不偿失。

楚云翳其实早就心动,只是他毕竟还念着一丝丝旧情,“万毒之木一事,他若能办妥,此事也就作罢,秦王那边好歹还是能拖着的,毕竟今夜老夫也争下三个月的时间。”

“他若无法办妥呢?”楚将军执意要一个答案。

楚云翳并没有犹豫,冷冷道,“他若不义,就休怪我幽族不仁!”

楚将军这才满意,“好,明日就派人去寻他来!”

回到楚家,他们就收到了医城那边的消息,不得不说怜心夫人请的人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因为,怜心夫人居然请动了医城大长老凌云长。

楚云翳大喜,“极好极好!凌大长老亲自出面,此事便万无一失了!”

只要楚清歌能在三个月之后顺利生产,楚家就多了一条退路,而他也就敢放开手脚跟秦王斗了!

今日连夜去见秦王,一是冲动,二也是为了稳住秦王拖延时间。幽族岂会真的甘心将万毒之木拱手相让,又岂会轻易放过秦王这个劲敌呢?

天已经快亮,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未入眠。

鸿胪寺安排的屋子就一间,此时,两人都慵懒懒地倚靠在暖塌上,聊着。

“谁告诉你驭箭术是幽族秘术的?”韩芸汐一直很纳闷这件事。

龙非夜轻叹,丢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七贵族志》,哑婆婆的事情还没了结之前,他翻看此书的时候一直都是避着韩芸汐的,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如今,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韩芸汐翻了几页,十分震惊,“这书哪来的?谁写的?”

这书里对七贵族的记载十分详细,像是专门调查过的,无疑,此书编写的年代可以追溯到大秦时期了。

“也不知是何人所著,我也是偶然得到的。原本也是随便翻翻,没想到还真的有驭箭术。”龙非夜淡淡说。

其实,这本书是东秦皇族秘密派人调查编写的,当年东秦皇族早有拉拢诸贵族之心。只可惜,此书写成之后流传到了他手上才真正派上用场。

韩芸汐没多想,找出了关于影族的记载,无奈,关于影族的记载是最少的,就一页,不过寥寥几句,归结起来就两点。

第一是关于影族的秘技影术,影术并非攻击性的武功,而是防守性的武功,最厉害的是瞬间移位。第二是影族的守护,韩芸汐一直都知道影族的守护是对西秦皇族的守护,没想到这书里竟记载了影族的守护还有另外一种,对爱人的守护,一样是拿命在守护。

脑海里忍不住出现那一抹翩翩白影,打从上一回在宁南县赈灾,就再也没见过那位白衣公子了。

即便得知自己生母是药城沐家之女,生父的毒宗嫡亲之后,韩芸汐就再也没有怀疑过自己和西秦皇族有关,只是,对于白衣公子,她总是好奇的。

“皇族灭,影族灭。照影族这祖训,难不成西秦皇族真的还有遗孤?”韩芸汐狐疑地问。

“不是每个人都会遵循家族使命的。”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觉得也蛮有道理的,只是,一想到白衣公子,她就莫名有种感觉,白衣公子不是会违背家族使命的人。

她并不知道幽影两族的事情,更不知道龙非夜今日已经埋下挑拨离间的线,她淡淡说,“依我看,此人可以与之为友。”

她说着,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反正小东西是认主的,他抢也抢不走。”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并没出声。

韩芸汐继续往下翻,翻到了狄族的记载,狄族是西秦皇族的钱袋子,对西秦皇族极其忠心。

“幽族灭了西秦皇族最后一位皇子,狄族则是西秦皇族的拥护者,如此说来,这幽狄两族当不共戴天呀!”

韩芸汐狐疑地朝龙非夜看去,按理幽狄两族不可能勾搭到一起,换个角度,如果幽族真的知晓狄族的下落,早就捅给龙非夜的,何必等到龙非夜开口?

韩芸汐想,楚天隐和楚云翳都没有说谎,他们知道的就那么多。

然而,龙非夜却冷冷道,“韩芸汐,你记住,人心是会变的。这世界上并没有永生永世的效忠,只有永生永世的利益,高于一切的不是家族使命,而是家族利益!”

一句话解释了一切可能。

狄族活动在西周和天宁边界,而楚家又掌管着边境的大军,这二者勾结在一切,倒也是有可能的了。

韩芸汐抬头看来,“龙非夜,除了家族使命,还有什么是永生永世的吗?”

龙非夜没回答,勾了勾手指让她过去。韩芸汐乖乖地在暖塌上爬过去,顺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怀中。

原以为龙非夜会回答她的,然而,龙非夜却淡淡道,“睡一会儿,待早朝后,也该进宫了。”

他让楚家找万毒之木,可不单单只为了万毒之木那么简单,他还是得跟康成皇帝好好聊聊的。

韩芸汐怎么睡的着,她提醒道,“三个月,会不会长了些。

幽族长争了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里万一让幽族寻到退路,事情就没那么好掌控了。

“三个月后,西京城还不是楚家的。放心。”龙非夜淡淡说。

除了楚清歌那边的退路,楚家再也找不到保全家族的退路,自成一派势力。龙非夜虽然从未提及,却一直关注着西京城和天安城的动静,三个月后楚清歌肚子里的孩子才七个月大,她在天徽皇帝那还什么都得不到。

别说龙非夜了,就是韩芸汐都不会想到楚家会对楚清歌催生。韩芸汐点了点头还是很放心的。

龙非夜轻轻抚拍她的后背,要她休息。

韩芸汐就是睡不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看他。龙非夜看了她一眼,靠在她脑袋上先闭了眼。

一室寂静,两人相拥而眠,这画面多美好呀。

许久,见韩芸汐没动静了,龙非夜才悄声说了句,“本王待你……便是永生永世。”

其实,韩芸汐没睡觉,她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

嘴角勾勾泛起一丝丝弧度,本都想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了,可是,面对这个男人,她永远都忍不住,她亦是悄声道,“嗯,我喜欢你,也是永生永世的!”

这瞬间,龙非夜嘴角的弧度僵了。这个女人装睡!

这算不算第一次直白的互诉衷情,算不算第一次相互承诺?或者,就是了吧。

韩芸汐终于满足了,在龙非夜怀中蹭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安心心睡着了。

此时,康成皇帝已在早朝,面对东宫党和反太子党之间的争吵,他是越听越心烦。

前些年太子不折手段几乎将一切对手打压掉,其实也有他的意思,否则以太子的能耐如何扳得倒朝中几大势力。后来太子和楚家越走越近,他也就起了戒备之心,有意扶持其他势力,希望朝堂上各势力均衡,不至于对楚家养虎为患。

烨太子和瑶公主是皇后的孩子,也是康成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和公主,无奈,瑶公主勾结了君亦邪,烨太子也太心疼妹妹,闹出了昨日哪一出笑话,康成皇帝对这对儿女的心都凉了大半截。

今日早朝,早早的就散了。康成皇帝一边琢磨着秦王今日进宫会同他商议什么,一边在后宫散步,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东宫。

太子被禁足后,东宫冷清了不少,康成皇帝独自一人没有仪仗随行,低调得没人知道。

刚进门呢,却被一个小太监一头撞上,小太监抬头一看,惊得神魂具散,手攥着的密函一下子就掉了。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奴才知罪了,奴才再也不敢了,皇上饶命呀!”

……

小太监惊得连连磕头,都快语无伦次了。康成皇帝倒不至于跟一个小太监计较,他原本都要走了,却瞥见地上一封信函。

东宫里出现这东西十有八九是烨太子的,康成皇帝立马拾起来,打开一看,竟见是烨太子写给瑶公主的。

信中说明了昨日的事情,表达了对龙非夜和韩芸汐的怨恨之余,竟还说要寻找机会再帮她报仇!

昨日的事在康成皇帝心中多少也平息了些,可是见了烨太子信中只有怨恨,还一味想着帮瑶公主,不自我检讨不思悔改,字里行间甚至透露出对他这个父皇的不满,他心中怒火再次窜起,遂是疾步走进去!

连宫女太监都没来得及报,端木白烨就直面了他的父皇。

同是二十出头,同是出自皇族,端木白烨自小到大得到的宠爱,接受的教养远远比龙非夜好多很多,为何两人差距就这么大呢?虽然康成皇帝不愿意承认,可是,他是真心想有龙非夜这么一个儿子。

端木白烨都还没反应过来,康成皇帝就将密函砸到他脸上,“朕今日非办你不可!来人,拖出去杖责三十大板!”

这时,垂帘之后竟有人阻止了……是谁?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