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75章 连当娘的都嫉妒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且慢!”

一个凌厉而愤怒的声音拦下了康成皇帝,能出现在东宫,还敢在康成皇帝面前如此放肆的,除了西周薛皇后还会有谁?

薛皇后一来得康成皇帝盛宠,二来娘家势力强大,统领后宫至今,无人能与之争锋,早些年烨太子排除异己的几场残忍争斗中,她自也出了一份力的。

薛皇后都还未走出来,康成皇帝便怒声,“皇后,太子有今日,都是你惯出来的!”

“呵呵,反正瑶瑶被驱逐也是我惯出来的。我的罪名多了去了,不差这一条!”

薛皇后使着性子,从帘后走出,不同于其他皇后,这位薛皇后并没有雍容华贵,珠光宝气,虽然上了年纪,她的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她内着雪色轻纱长裙,外披灰黑狐裘长袍,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却没有带走她与生俱来的清贵气质。若非身处皇宫,怕是撞见她的人会误以为她是个仙子。

端木瑶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就是从她这里继承的,但是,端木瑶比她年轻时还要仙,还要美。

“来人,还不把太子拖出去!”康成皇帝是真怒。

“皇上若执意杖责太子,就请先杖责臣妾!”

薛皇后护到烨太子面前,烨太子也往她身后躲,不出来了。

康成皇帝抓来那密函,丢过去,“你自己瞧瞧他都写了什么?西周的脸都被他丢光了,他还不思反悔,还敢和那个臭丫头联系,难不成要朕真废了他吗?”

“皇上,这信是臣妾让太子写的。请皇上念在臣妾思女心切,也念在太子护妹心切,饶了太子这一回。”

薛皇后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皇上,瑶瑶那丫头不懂事,哪能经得起君亦邪那厮哄骗,不过一时糊涂,却被韩芸汐那等蛇蝎心肠的女人当众算计,弄得天下皆知,至今都还有谣言说瑶瑶和君亦邪……有染呢!皇上,太子怨恨韩芸汐何错之有?皇上,难道你就不心疼你女儿吗?”

康成皇帝最见不得皇后哭,见她垂泪的模样,再铁石心肠也都化了,“行了行了,不提此事了!”

他说着,转身就要走。烨太子大喜,薛皇后却怒目瞪了他一眼,低声,“你最近给本宫安分些!还有,保持和你妹妹的联系,问问她剑宗老人的情况。”

烨太子悻悻地点了头,薛皇后很快就追出去,跟上康成皇帝。

康成皇帝起先是沉默的,走了许久才低声,“瑶瑶,可好?”

康成皇帝对瑶公主的宠爱相较于对烨太子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仅因为瑶公主和薛皇后年轻时很像,更因为瑶公主是天山剑宗老人最疼爱的弟子。是西周交好剑宗的重要桥梁。

虽驱逐了瑶公主,康成皇帝私下还是关心的,也并没有真正阻止皇后,太子同瑶公主的书信往来。

“听说近来在练习一套新的剑法,长进很大。”薛皇后低声说,“皇上,臣妾也知你对烨儿是恨铁不成钢,其实要是没有秦王插手,烨儿说不定就真激将了韩芸汐,让她闹出笑话来。”

“你休要小看了秦王妃。那个女人几乎能左右秦王的决策,岂是轻易会闹笑话的?”康成皇帝反问道。

薛皇后没说话,她和她女儿一样,永远都不会承认韩芸汐的任何优点。

很快,太监就过来禀告,秦王和秦王妃到了。

“皇上,臣妾随你一道去会一会他们?”薛皇后只是试探,见康成皇帝没拒绝便跟了过去。

康成皇帝安排朝阳大殿旁的侧殿正式接见秦王,皇后并没有露面,而是躲在了大殿后的卧房里旁听,而送秦王他们进宫的楚将军也被康成皇帝挥退了。

显然,这是一次不公开的会谈。

康成皇帝非常纳闷龙非夜会挑起什么话题,是关于西京城,还是关于楚家又或者关于天安城?

毕竟,他们之间有直接牵连的话题就这么多,龙非夜不太可能来谈西周和中南都督府的合作的。

岂料,龙非夜竟聊起了去年北历的马场瘟疫!

北历三大战马马场之一的南都马场出了瘟疫很快就蔓延到牧民的马场,如今虽然瘟疫过去了,可损失惨重,据说南都马场几乎是废了,也因此北历的兵力大损。

“听闻洪城马场和天泽马场都已落到太子手中?”康成皇帝试探地问,他得到的消息,这两个马场原本康王君亦邪也分了杯羹的,只是君亦邪因为药城的事情,被削了王位,没了权势。

“无论在何人手上,瘟疫一起,谁都奈何不了。”龙非夜淡淡说,“本王前不久得了一个消息,去年的马瘟其实也危及了天泽和洪城两马场,只是损失没有南都的大。”

一听这话,康成皇帝就心惊了,虽然龙非夜说得委婉,可是他听得明白呀!

如此看来,北历国的损失其实比他了解的还要大,换句话说,北历如今的兵力并没有他估计的那么强。

怪不得了,天宁内乱,骑兵宁大将军和步兵穆大将军分伺二主,水军又退居中南,天宁在北疆的兵力可谓一分为二,北历国就损失了一个马场,竟没有南下的动作。

原来是损失巨大呀!

如此机密的事情,秦王透露给他,又是何用意?

“天宁若无内乱,这倒是个良机。”康成皇帝感慨道。

一直以来都是北历侵犯天宁和西周两边疆,如果天宁的步兵和骑兵能齐心协力和西周合作,趁着北历战马不足的情况下,倒是可以痛痛快快攻北历一场了。

“西周若有心,本王倒是可以牵个线,让百里将军过来详谈。”龙非夜淡淡说。

康成皇帝这下终于明白龙非夜为何而来了,原来真的是来跟西周合作的呀!

百里水军如果从海路出发,东犯北历边境,如果一来,便可和西周联合,形成夹击之势,让北历东西两难顾。

不得不说,康成皇帝的第一反应就是心动!可是,他终究是理智的,很快他就分析出了合作的利弊来,无疑弊大于利!

一来,一旦他和秦王联手,就意味着要和西京城那边撕破脸,万一把西京逼急了,驻扎在边境的宁家骑兵趁战乱攻入西周,那后果不堪设想;

二来,就算再有把握的仗也有失算的时候,西周和北历接壤,必冒着被北历入侵的风险,北历的铁骑就最记仇的,一旦被冒犯,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而龙非夜掌握的中南部并不于北历接壤,中间还隔着天徽皇帝父子俩,所以,秦王根本没多少风险,打不赢把水师撤回了便是;

三来,也是康成皇帝最忌惮的一点,那便是与秦王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更无异于与狐谋皮,怎么被坑死的都不知道!天晓得秦王是诚心想合作压北历的势头,还是想算计西周?

康成皇帝几乎是第一个时间就在心里拒绝了这个合作,但是表面上他还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毕竟他还想从秦王嘴里问出更多关于北历的消息来。

可惜,聊到最后,他似乎也没问出什么来,一开始秦王说的话还算多,后来几乎都是他在说,秦王在听。

而坐在秦王身旁的韩芸汐至始至终都没出声,明明像个被晾在一旁,跟来自讨无趣的人,偏偏秦王时不时地随手就给她倒茶,让躲在暗处看的薛皇后都忍不住心生嫉妒。

想她堂堂一国宠后都要回避,都要躲在后头偷听偷看,韩芸汐就一个王妃而已,凭什么能跟在秦王身旁平起平坐,旁听政事?而且,秦王居然当众亲自给她倒茶,怎么说也该是韩芸汐毕恭毕敬地给他倒才是呀!

虽然云空大陆诸国的风气都颇为开化,可这终究是个男尊女卑的世界。男人,尤其是掌控权势的男人,即便会是床榻上腆着脸求女人,可是,绝对没人会在正式的公开场合,如此伺候女人的。

秦王居然这么做了,而且韩芸汐竟还那么淡定的接受,两人仿佛都已经习惯了。

薛皇后看到这场景都气不过,何况是她女儿呢?她想,一定要将此事告诉瑶瑶,让瑶瑶在天山那边把该守住的都守住,即便丢了和亲的机会,丢了公主的身份,也不能这么便宜了韩芸汐!

龙非夜和康成皇帝聊不过一个时辰,答应了康成皇帝晚上出席宴席,龙非夜就带韩芸汐出宫了。

一出宫,韩芸汐迫不及待就说,“你并不是诚心要跟西周合作的!对吧!你是故意来透露瘟疫的事情!”

跟了龙非夜那么久,再加上她自己的聪明,韩芸汐如今基本能摸透龙非夜的权谋了。

“说下去。”龙非夜颇有兴致地说,

“所以,康成皇帝会借禁足太子之际,开始对楚家下手了 !”韩芸汐认真说。

所谓功高盖主,权大招祸。康成皇帝再有度量,再有底气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容忍楚家的势力日益壮大,尤其是楚清歌嫁给天徽皇帝之后,两年不到就成了皇后,康成皇帝心中更的忌惮。

康成皇帝之所以一直没和楚家动真格的,一来是在观望,二来也忌惮着北历铁骑,毕竟西周的军部中楚家的弓箭队最不容小视,是对付北历铁骑的一大兵力!

韩芸汐笑着看龙非夜,“龙非夜,你太坏了,你就是来挑拨离间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