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85章 守护的来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对于龙非夜忽然的体贴,唐离和顾七少的动作是一致。他们都摩挲着下巴,琢磨着,而楚西风心下多少是有数的,他直觉这件事和影族有关系。

果然,没多久龙非夜安顿好韩芸汐,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在场的宫女太监很多,找人去打探打探,越快越好!”龙非夜低声。

“影族?”楚西风多嘴了一句。

龙非夜没回答,楚西风悻悻地要走,龙非夜又叫住,“云空商会的事可有进展?”

龙非夜早就盯上云空商会,加之楚天隐供出狄族下落,他更是把关注云空商会在西周和天宁边界的各种动静。

虽然没有百分百的证据证明云空商会就是狄族之后,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必须提防楚家和狄族勾搭上!

要知道,任何政权,兵权一旦和大财团勾搭上,实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属下关注着,云空商会目前的精力头在药城那边,在两国边境到没什么动静,属下会继续追查!”楚西风恭敬地回答。

龙非夜点了点头,这才让他走。

“影族……”龙非夜喃喃自语。

其实,他不止一次怀疑影族那家伙知晓韩芸汐的身世,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解释,他所不解的一切就都云开月明了。

可是,如果影族那家伙知晓韩芸汐的身世,他早就告诉韩芸汐一切,早就贴身保护,不离半步了。

正是这一点,让龙非夜放弃了怀疑,让龙非夜想不通。无论如何,影族既和幽族为敌,至少他可以少一份担心……

此时,影族那公子在哪里,怎么样了呢?

顾北月自是还在楚云翳手里。

楚云翳劫持着薛皇后,随行只带了十多名弓箭手,逃窜在山林里。连日来,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路,一是逃避官兵的追踪,二是赶去东边和楚将军汇合。

此时,正值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行到一处茂密的山林中,楚云翳终于下令众人原地休息。

娇贵的薛皇后不经吓,更不经折腾, 一路来已经昏迷了好几次,现在也正昏迷着。只要她没死,楚云翳才没空理会她。

楚云翳更感兴趣的是顾北月!

在千佛窟的时候他就纳闷了,如今暂时安全了,一停下来休息他就马上质问顾北月。

“你和秦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冷冷质问。

面对楚云翳的质问,顾北月无动于衷。他刚刚从马背上被拽下来,此时正合着眼无力地靠躺在树下,斑驳的月光洒在他脸上,络腮胡子可掩面,也掩不住他一脸的苍白与虚弱。

西周侍卫特有的白色束身劲装,更显他身材的清瘦与颀长,月华笼罩下的白衣,神圣皓洁。可惜这圣洁的白衣上却绽放着鲜红的血色,怵目惊心!

一箭穿肩而过,一箭刺在小腿部,血已经不流了不至于致命,可是,这两处对于他来说却都是要害。肩胛一伤,他最拿手的小金刀很难准确地打出去;小腿一伤,他最擅长的影术就完全被牵制,即便楚云翳现在不看着他,他也逃不了。

他的身体自小就弱,是父亲和爷爷精心照顾之下,在药罐里泡大的。他并不适合练武,可惜影族的影术必须有人传承下去。为此,他幼年就没有不吃苦头的一日。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冰天雪地他都必须刻苦修炼内功。

除了小金刀之外,其实他并不怎么会武功,因为他几乎所有内功都拿去支撑影术了。

爷爷临走之前,他问过爷爷,如果有一天他也撑不住了,却没找到西秦皇族遗孤,那该怎么办?

爷爷抚摸他的脑袋好久好久,才说,“北月,影族的守护,原本只以命守护最心爱之人。你知道为何影族要世世代代守护西秦皇族吗?”

他不懂,也从来没有想过,他自小就很乖顺懂事,不管是对爷爷,还是父母都言听计从。年幼时他以为他乖一些,父亲就不会离开,可是父亲终究还是死在药桶里;他以为他还有娘亲,可是,娘亲当日就追随爹爹去了。那年,他只有六岁,从那以后和爷爷相依为命。

“为什么?”他自小就被告知活着的使命,意义。

“因为影族的祖上爱上了西秦的皇后,无法护她周全却又执意带她私奔出宫。最终,皇后病逝在逃亡的路上。”

说到这里,爷爷很无力地叹息,“北月呀,你该懂……生病这种事,是无法一命换一命的,即便你愿意替代,都不可能替代得了。”

他那时候才十多岁,还未成年,医术也还没现在这么好,但是他懂。父亲的死是最好的证明,娘亲说过,如果可以,她愿意替代父亲承受病魔的折磨,承受死亡。可惜,这个世界上偏偏多的是替代不了的事情。

“因为皇后的死,皇帝怒要屠杀影族全族,先祖许下承诺,答应影族世世代代以命守护西秦皇族,永不生叛变之心,以此挽救了影族。”

他记得爷爷说完这些,停了好久好久,才跟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爷爷说,“北月呀,影族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如果……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心爱的女子,就全心全意去守护她……就忘了影族的守护吧。”

奈何,他遇到的女子是她,而恰恰又是他亲自布的局,引她到毒宗地宫,以她的血开启毒宗天坑里那道玄金之门,证实了她西秦皇族遗孤的身份。

当两种守护重叠,他没得选择,也不必选择。

守护,是他的宿命。

当楚云翳冷不丁将顾北月肩膀上的利箭拔出来时候,顾北月才从回忆中清醒,鲜血立马从他伤口里喷出,剧烈的疼痛让他骤眉。

身为大夫,他比任何都要清楚,今晚上不处理好肩膀这伤口,他这一臂必定会废的。

“你和秦王他们到底什么关系?”楚云翳怒声质问,他没那么好的耐性,而且心下藏着一抹担忧。

如果顾北月和秦王勾结的话,为何他会不知道那两个人是伪装者?为何还要白白暴露,白白受伤?

如果,顾北月和秦王没有勾结,他如此卖命的保护韩芸汐,又是为了什么?

楚云翳急需一个答案来安抚他心底那一抹焦躁、不安的疑虑。

顾北月用手按住伤口,狠狠地看向楚云翳,“马上找人拿金创药和止血药来,否则,你什么都不会知道!”

楚云翳被他眼中的阴狠和决绝震撼到了,这刹那间他下意识后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他也算是看着这个孩子长大的,就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阴狠冷厉的一面。

听顾北月这么说,楚云翳心中的疑虑更甚,他没有耽搁,立马找人拿药过来。

只要有药物,什么伤对顾北月都算不上大事,他也不需要人辅助,动作利索地给自己清理伤口,止血上药,包扎。没一会儿,两处箭伤便都处理得很漂亮。

见状,楚云翳便迫不及待问,“到底怎么回事?”

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蔑笑,若非面对韩芸汐,他向来冷静,怎么可能泄露什么给楚云翳呢?

处理了伤,他好多了,淡淡问,“什么怎么回事?”

“你!”楚云翳气结,将心中疑虑说出来。

顾北月笑了,“我喜欢秦王妃,就这么简单。”

“你……”楚云翳非常意外。

“幽族长,西秦皇族遗孤怕是找不着了,你幽族这些年来到底在做什么,你心中有数。影族只剩在下一人,在下也命不久矣,剩下这几年,只想为自己而活。”顾北月淡淡说。

楚云翳意外之余,竟发现自己没有怀疑的余地,他幽族早就在心中背叛了皇族,何况是顾北月呢?

“如此说来,幽族的驭箭术并非你泄露给秦王的?”楚云翳总算明白了。

顾北月冷笑,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件事让幽族长对他心生怀疑。然而,他也只是一笑而过,他并不知道龙非夜很清楚幽影两族的关系,所以也没有怀疑到此时的龙非夜挑拨。

至于,楚云翳他也只当自己当初被楚将军添油加醋教唆了,楚将军为了保楚天隐,诬陷顾北月也不足为奇。

事已至此,多思无益,楚云翳看着虚弱的顾北月,眼底闪过了一丝算计。

他说,“顾北月,是你重色轻义之前,就休怪老夫不仁在后!”

“你想说什么?”顾北月冷声质问。

“呵呵,你说……如果秦王妃知晓药鬼堂的顾大夫在老夫手上,会不会来救?”楚云翳说着,大笑起来,”老夫给你个机会,试一试秦王妃对他的心,你可好乖乖配合!”

顾北月没表现愤怒,但是伤口纱布渗出的血迹,足见他心中有多愤怒。

半晌,他才幽幽地开口,“楚云翳,惹恼我影族,罪会很大!”

“你影族?一人一族吗?”楚云翳不屑一顾,令人将顾北月看守好,便拂袖而去了。

有顾北月在手,他就不怕引不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就不怕算不了千佛窟和毒宗禁地里两笔账!

他也并不急着和龙非夜他们算账,如今他还在西周境内,他必须尽快联系上楚将军,将顾北月带去西京城!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