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593章 某男某女勾结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怜心夫人低声撒娇,“大长老,依怜心看这些事就是王家那帮人伪造出的谎言!他们为了和药鬼堂合作,恶意中断和云空商会的协议,如今竟还这么诬陷云空商会。哼,他们一定是拿了药鬼堂的好处!”

怜心夫人可是时时刻刻为沐家着想呀!想要沐家翻身,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推翻药城如今的长老会,因为那个长老会已经沦为王家的统治药城的工具了。

曾经,她也是在凌大长老枕边吹过风的,只可惜,有名无份的女人,枕边风吹得再好,也终究吹不了一辈子。

大长老无声无息甩开她的手,注意力全都在楚清歌那边,确切的说是全都在楚清歌手里的孩子上。

他之所以会答应怜心夫人来帮楚清歌催产,帮楚清歌照料这个孩子到满月,自是有其他目的的。

楚清歌对外宣称自己摔了一脚险些早产,幸好得到无名神医相救,才保下这个孩子。所以凌大长老和楚清歌留在这里,也算是名正言顺。

只是,他并不希望公开身份,引来大多关注,所以才隐瞒了身份。

他每天照料完孩子,都要回去写报告,当日飞鹰传书去给院长大人,院长大人正在做一项研究,需要他提供病例。

被凌大长老甩开手,怜心夫人很不甘心。

这一回她答应楚家邀出凌大长老,一来是为了借用楚家报复韩芸汐他们,二来也是想和凌大长老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跟凌大长老磨一磨沐家的事情,毕竟曾经是老相好,凌大长老多少会给点薄面吧。

谁知道,凌大长老竟对她不理不睬!

怜心夫人还想拉凌大长老的手,凌大长老却转身出门了,怜心夫人连忙跟上,一路跟到了凌大长老的卧房。

凌大长老方才至今都一直思索着一个问题,心中烦躁着。

他今日在太子身上用了一味药本该有反应的,可至今都没出现什么状况,他琢磨不透只能回来写信告诉院长大人。

正要关门,怜心夫人却伸手拦住了。凌大长老这才注意到怜心夫人跟过来。

他不耐烦地问,“你作甚?”

“大长老,天色还早,不请我进去喝杯茶?”怜心夫人嗲嗲地问。

凌大长老当然明白怜心夫人什么意思,只是,比起女人来,他对医学研究更有兴趣,何况,这个女人他早就玩过了。

“还不去守着太子?万一出了状况,唯你是问!”他凌厉地教训。

怜心夫人不服气,只是没表现出来,按在门上的手移到凌大长老手上,轻轻地抚着,“大长老,怜心有要事找你商量呢。”

凌大长老一点耐性也没有,狠狠打开她的手,训斥道,“一把年纪了跟本长老犯什么贱呢?还不去?”

怜心夫人愕然,愣在门口,凌大长老“嘭”一声就把房门关上了。

想当初,床第之间,凌大长老可没少央求过她呀!

可如今……

委屈上涌,怜心夫人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狠狠地暗骂,“老狗!你别有求老娘的一日!”

怜心夫人这一回来辅佐凌大长老,自是知晓了凌大长老拿早产之子做实验的事情,她决定过些日子再和他谈一谈药城的事情,如果谈不拢,她并不介意拿早产子的事情要挟他的!

反正,她已经全都豁出去了。

她已经失宠于医学院这些“老狗”,一旦她扶不起沐家,那她在医学院也是混不下去的。要知道,她不过区区神医,当初挤进长老会可是得罪了无数人呀!

想看她笑话的,想落井下石的,想挤兑她踩她的人多了去了。

怜心夫人暗暗下去了决定之后,才转身离去。

她并不知道,不远处的屋顶上,顾七少正冷冷看着她,而刚刚她和凌大长老的一切,也都被顾七少尽收眼底。

“老狗?呵呵!”

顾七少不羁的眼神里闪过无法掩藏的戾气,他已经潜伏了几日,不动声色冷笑着,始终不动。

他就像个猎人,在等待着什么……

夜渐深,偌大的皇宫一片寂静。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掠过宫墙,消失在楚清歌寝宫后头。

怜心夫人过来照料小太子,楚清歌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寝宫后的温泉池泡澡,此时,她正浸泡在温泉池中,靠在岸边小憩。

身体的折磨不如精神的折磨, 随着复仇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的心就越来越躁动。这些日子,她夜夜都要在温泉池里浸泡一会儿,才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忽然,黑影落下,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黑衣劲装将精炼健硕之躯衬得性感迷人,他站在昏暗中,犹如夜之主宰,神秘莫测。

楚清歌是习武之人,自是察觉到他的动静。她缓缓睁眼看去,恍惚之间见这身影,这气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猛地就从水中站起,脱口而出,“非夜!”

就这一刹那而已,黑衣男子一脚踢出一片水浪,不知道是要遮掩她的luo体,还是要遮掩自己的视线。

他冷冷说,“收好你的春心,别污了本族长的眼!”

连声音都冷得这么相似,只是,楚清歌已经清醒,浸泡回水中。

她抬头看去,见高高在上立在池边的男子,他面的青铜口罩式面具,遮掩了嘴鼻,一双浓眉大眼在昏暗中透出了逼人的英气。他傲慢的目光睥睨下来,目空一切,似乎任何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

她也没想入他的眼,而且,他也入不了她的眼。

楚清歌只轻轻叹息,“我又认错了,你终究不是他。”

他和龙非夜真的很像,一样的高贵、高冷,只是,他是轻狂的,而龙非夜的冷敛的。

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喜欢被拿来和龙非夜做比较,他又一次踹出一道水,这水竟化成利箭,掠过楚清歌身旁。

这个是警告。

这下,楚清歌彻底从春梦中清醒了。

她大大咧咧起身来,他立马转身,不屑一顾。

她穿戴整齐之后,冷笑,“多少人想见本宫的身子,你倒是君子。”

想当年她未嫁的时候,天下多少男子爱慕她的容颜,求娶之人可以从她楚家大门口排到白城城门外去了。即便她嫁给了天徽皇帝,这肮脏的皇族里,多是是想勾搭她的男人。

男子没再出声,转身就要走。

楚清歌连忙拦下,“好了,我不跟你玩笑了!”

可是,男子还是离开,楚清歌使了轻功追去,“巫姨今天告诉我一个新的消息!”

这话一出,男子才在树上落下脚。

楚清歌追至,低声,“顾北月在他们手上。”

“什么?”男子转身过来,惊了。

“天宁曾经的首席御医,太医院院首,如今药鬼堂的顾大夫,顾北月在我伯父手上。”楚清歌认真说。

“怎么回事?”男子冷冷问。

“我详细问了,可是巫姨也不清楚。可能是我伯父刻意派人去抓来的吧。顾北月和韩芸汐的关系匪浅。”楚清歌认真说。

“匪浅?单凭这二字能牵制住龙非夜?”男子不屑地问。

虽然楚清歌不愿意承认,可此时此刻她还是要做出客观的判断,“可以!因为能牵制住韩芸汐,就一定能牵制住龙非夜!”

男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区区一个大夫能和韩芸汐有什么关系?”

“你要相信我伯父不会随便抓人的!”楚清歌冷笑道。

这话倒是说服了男子。

“知道了!”

他丢下这话便要走,楚清歌再拦,“我可什么都告诉你了,你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情!”

男子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回去。

“你别忘了!”楚清歌又提醒,直到看到男子的背影淹没在黑暗中,她才离开。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狄族族长宁承!

楚清歌虽然逼着他父亲发誓许下承诺,要楚家把韩芸汐的性命交给她处置。可是,伯父放弃了她哥哥的做法,让她意识到这些事情她父亲都做不了主。

就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狄族族长宁承找上门了,告诉了她一切。

她长那么大,为楚家付出了那么多,这个时候才知道楚家的秘密,才知道楚家就是幽族,才知道幽族当年并非西秦皇族的叛徒,当年不得已射杀皇子,不过是演了一出戏。

幽族长将当年的真相告知了狄族,并且告知了狄族西秦皇族遗孤还可能存活于世,还说出了一个世人都不知晓的秘密,西秦皇族的公主背后会有一个凤羽胎记。

因此,一心一意效忠西秦皇族的狄族和幽族合作,想共谋天下,光复西秦!

但是,宁承看出了幽族长楚云翳心中早就没有皇族的位置,不过是想借皇族的名义拉拢势力罢了。

所以,宁承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一旦将天宁和西周东三郡拿下,宁承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铲除掉楚家!

楚清歌很意外宁承会找到她这边来,但是,她必须承认,宁承找对人了。

除了韩芸汐之外,她最恨的莫过于楚家!

宁承既承诺会帮她抓住韩芸汐,又能帮她铲除掉楚家,让她得以解脱,她何乐而不为呢?

楚清歌回到温泉池子,脱去外袍,缓缓地浸泡下去。

她抬头望着空中的皓月,喃喃自语,“韩芸汐,咱们就快见面了……”

今夜十五,再过几日,三军齐动,战争就要开始了!

楚清歌期待宁承凯旋归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