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03章 欠一个拥抱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十日,幽云之兵南下,尧水之兵北上,宁承之兵西来,楚家一无援兵,二无退路,正是绝望之时!

龙非夜这是威胁,更是招降。

“你想吃下楚家的兵力?”韩芸汐狐疑地问。

宁承坑了楚家,如今楚家走投无路,如果龙非夜拿楚天隐为要挟,招降楚家,或许楚家还真能被龙非夜所用。

要知道,楚家的驭箭队可以以一敌十,如果能收在麾下,兵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是。”龙非夜承认了。论财力,他未必会输宁家,但是兵力,确实是他的短板,他也是时候大力培植兵力了,扩充军备了。

虽然大局已定,可是,也不过是一个局的结束而已,另一个局很快就会开始的,在这个局里,他唯一的对手便是狄族宁承。

一听事情有转机,唐离大喜,正要走,韩芸汐补充了一句,“顺便告诉楚将军,他要不投降,本王妃保他的手永远都拿不起箭!”

这话,反之的意思便是如果楚将军投降,韩芸汐可以治好他的手。

这风格和龙非夜一样,恩威并施,

唐离看着龙非夜和韩芸汐,忍不住想,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两个家伙这么登对呢?

唐离很快就去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只有等,一边等西京城局势的发展,一边等楚家的消息。

楚家会怎么选择呢?

韩芸汐想,就楚云翳那种人品,也谈不上什么忠诚二字,不过是打着西秦皇族的幌子欺骗天下人罢了。在权衡利弊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投降了。

思及此“打赌”二字又浮出韩芸汐的脑海,于是,她终于想起了和龙非夜之前的赌约。

赌的是宁承的身份。

她缓缓转头朝龙非夜看去,这家伙好像输了……不不不,不是好像,而是确实输了!

输了,他得抱一下小东西的。

也不知道龙非夜此时在想什么,他望着门外发呆呢。

韩芸汐明明是赢家,可以赢得理直气壮,可惜,面对龙非夜的时候,她永远都多那么点忌惮。

她轻咳了几声,打开话题,“龙非夜,宁贵妃的闺名是什么?”

“宁安。”龙非夜随口回答。

“原来……”韩芸汐感慨着,“顶替欧阳宁诺的那个执行会长叫做欧阳宁静,宁安宁静,也就是安静一词,呵呵,这名字取得真有意思。”

韩芸汐以为龙非夜会提起宁承和宁诺这两个名字,无奈,他只是“嗯”了一声,没和她聊的意思。

韩芸汐凑过去,坐在他身旁,“宁承和欧阳宁诺这两名字也有意思,宁承宁诺,合起来便是承诺二字。喂,你说咱们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云空商会和宁大将军府,一个商贾之家,一个兵家,向来没有什么联系,任谁看都是八辈子都扯不上关系的两家人,谁会那么无聊把四个名字凑到一块去想呢?

龙非夜依旧面无表情,没理睬她。

韩芸汐凑得更紧了,偏头看他,“所以,宁承是狄族人。”

“嗯。”龙非夜还是面无表情。

韩芸汐纳闷了,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是忘记了他们的赌约?

说好了要他输了就要抱一下小东西的!

韩芸汐等了一会儿,见龙非夜还是没有提起赌约的意思,她便很直接地开口了,“龙非夜,咱们打赌,你输了,你得履行赌约!”

龙非夜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其实韩芸汐刚刚一问宁贵妃的名字,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想做什么了。

被宁承将了一军他心情不好着,这个时候识相点的人都知道得远离他,不要招惹他。这个女人倒好,直接逼到他面前来了。

龙非夜回头看去,冷冷问,“韩芸汐,本王这辈子第一次输,你就不怕本王发火吗?”

谁知道,韩芸汐答曰,“你是指输给我,还是输给……宁承。”

龙非夜的脸瞬间就黑了,盯着韩芸汐,一言不发。

然而,韩芸汐却不忌惮,看着他这表情,反倒有种笑的冲动,幸好她忍了。

她不敢再提宁承的事情,连忙把小东西从储毒空间里召唤出来,然后从佯作从袖中掏出,放在手心里呈到龙非夜面前,“之前说好的,你得抱一下它。”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韩芸汐,换做别人,龙非夜估计早就一脚踹飞了,然而,他此时只是垂着眼看着小东西而已。

小东西打从进入储毒空间喝毒水开始,就经常吃太饱陷入沉睡,若非芸汐麻麻召唤,它都很少醒的。

它已经开启了吃饱就睡睡饱就吃的模式,只有这样它才能恢复得快。

也希望自己能赶紧恢复,不仅仅恢复牙里的毒,也恢复血液的解毒功能,还有恢复变身的功能,这样就可以像公子那样,真正有能力保护芸汐麻麻了。

此时此刻,它正迷迷糊糊的,将醒不醒。

它慵懒懒地翻了个身,四脚朝天,扭了扭身子,舒展了一下手脚,这才一边伸懒腰,一边睁开眼睛。

咦……

眼前这张脸好熟悉呀。

小东西已经睡了好些天,实在是没办法马上清醒,它用小爪子揉了揉眼睛,再认真一看。

只见这张脸俊朗无比,五官完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简直就是老天精心雕刻出来的。

俊美是俊美,只可惜表情不怎么好,太冷了,冷冰冰的,尤其是那眼神,一点点温度都没有。

小东西一边看,一边揉眼睛,看着看着越发觉得这脸熟悉,它好像在哪里经常见过。

忽然,它停住了双手,瞪大眼睛再定神一看!

秦王殿下!

“吱……”

小东西终于清醒了!

确切的说它的七魂六魄全都醒了,一身白绒绒的皮毛吓得像是爆炸一样一根根全都立起来,每一根都在颤抖!

嗷呜……为什么会这样!

小东西条件反射地想逃,只是来不及了,龙非夜的手比它的动作要快很多,他已经揪住它的尾巴了。

龙非夜最讨厌这种尖锐的叫声,揪住小东西尾巴就要往门外扔,幸好韩芸汐很有先见地揪住小东西的脖子,质问龙非夜“你干嘛?耍赖吗?”

小东西听不懂芸汐麻麻说什么,更不知道芸汐麻麻和龙大大的赌约。

芸汐麻麻这是做什么呀?

龙大大丢了它那么多次,芸汐麻麻都没拦过,这一回难不成是要跟龙大大较真了?

小东西的心开始噗通噗通狂跳起来,其实,它也猜不到芸汐麻麻和龙大大两人较量,谁会赢。

确切的说,应该是它也猜不到龙大大会不会让芸汐妈妈。

因为他俩较量起来,不管怎么较量,龙大大都一定会赢的,如果输了,就一定是让了。

如果龙大大这一回不让步,芸汐麻麻会不会坚持?

如果芸汐麻麻坚持,龙大大还是不让步,他们两人会不会吵架?

如果他们两人吵架,是不是它就成了罪魁祸首了?它要不要和龙大大抗争一回?还是……还是自觉滚出去呢?

……

小东西很快就陷入了天人交战,而韩芸汐认真看着龙非夜。

“不许耍赖。”韩芸汐认真提醒。

龙非夜沉默了许久,最后扯了扯嘴角,“欠着。”

如果是别的要求,再难,他都满足她,可是,抱这么只老鼠,他实在是……

“这还能欠?”韩芸汐挑眉问。

“欠着欠着!”

龙非夜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尴尬吧,他居然放开了小东西。

韩芸汐其实心中早就笑翻了,这家伙能放手,没把小东西丢出去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其实,她也没想强求他的啦。

韩芸汐都没逼迫,龙非夜坐在一旁,又强调,“欠着。”

韩芸汐把小东西抱在手里,像摸热水袋一样,轻轻地抚摸取暖,“好吧,反正我一直记着,你不许耍赖便是。”

龙非夜刚到嘴边的茶喝不下去了,沉沉地回了她一句,“才不会。”

才不会。

他对她一贯言而有信。

他确实没有食言,只是,当他拥抱小东西的时候,小东西已经不再是小东西,而韩芸汐也不是现在的韩芸汐了……

韩芸汐抱着小东西坐到他身旁去,龙非夜瞥了小东西一眼,竟没有像之前那样嫌弃地将小东西拖离韩芸汐。

似乎,从此就默许了韩芸汐抱小东西。既然他都让步了,韩芸汐自是见好就收不再逼他。

至于小东西,它蜷缩在芸汐麻麻手里,满腹狐疑。

天啊,它才睡几天呢,龙大大对芸汐麻麻的宠爱就到逆天的程度了?他们居然都没吵架,芸汐麻麻一个动作就让龙大大留下它,还默许它赖着在芸汐麻麻身上了?

要知道,这一直都是它不敢期盼,不敢想象的事情。

难不成,这几天里它错过了什么?难不成,这几天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小东西小心翼翼地抬头,偷偷看了龙大大一眼,虽然龙大大没有赶它走,可是,那张冷脸还是很难吓人。

离他太近总会被他的寒气冻伤的,小东西挣扎出芸汐麻麻的手,溜到她袖中去藏了起来。

它在心中轻轻地叹息,唉,怎么看都还是看公子最舒服。

也不知道公子现在在哪里,这么冷的天,好怀念公子温和的声音,温暖的笑容呀!

公子,你在哪里?

小东西想你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