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04章 难,楚家的选择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和韩芸汐在等楚家的选择,而此时,楚云翳和楚将军才刚收到西京城探子的消息,得知楚清歌勾结宁承,背叛了楚家!

楚云翳和楚将军两人可谓是醍醐灌顶,怒意滔天。

如果楚清歌现在在他们面前,怕是被他们乱箭杀死一百次,都不足以泄愤!

“这个孽女!

“天隐苦心经营的一切全都被她毁了!毁了!”

“老夫要杀了她,亲自杀了她!”

“没想到我幽族楚家也会出这等叛徒,罪不可恕!”

……

他们两人在营帐里暴走,许久都冷静不下来。

要知道,他们之所以会在千佛窟里暴露,出兵叛乱,全都是因为和宁承商量好!全都是因为有宁承和天宁国这两个大靠山!

否则,以楚家一家之力,没有足够的准备,他们不会这么冲动,更不会背水一战的。

如今,宁承不出援兵,天宁国的皇位也没落到楚家手上。

他们手上就只有一家之兵,就只有东三郡,而且幽云和尧水都快被攻克了。

他们,拿什么跟秦王,跟康成皇帝斗呀!

这真真是被宁承坑惨了,被龙非夜逼惨了!

“我早说过宁承这小子不可靠!你偏偏……唉,你如果没把顾北月交给他,咱们现在至少还有筹码!如今……”楚将军忍不住宣泄不满。

楚云翳至今不相信自己判断有误,“宁承……宁承……”

“大哥,你到现在还看不出宁承那小子的野心吗?咱想借西秦之名谋这天下,宁承就不想了?你别忘了他狄族就有争天下的底气!他狄族的财力兵力足以抗衡云空任何一国!呵呵,咱们在天宁所有的努力,全都成就了他!”楚将军怒声说。

听了这话,楚云翳终究清醒了。

要知道,当初楚家的计划就是以天宁为据点,发展势力同时寻找西秦皇族遗孤,拉拢其他贵族。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要这么早暴露幽族的秘密。

可是,他们却被龙非夜逼得不得不暴露秘密,战争爆发以来,其实局势早就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而他们所有决策都违背了初衷!

楚云翳如今冷静下来回想,才发现从龙非夜出访西周开始,他就一直被激将,做的所有决策都是冲动的。

他忍不住要问一问自己,“怎么会这样!”

如今反思自问,为时已迟了……

“说到底,都是龙非夜和韩芸汐逼的!”楚将军气得气喘吁吁的。

楚云翳的怒气都郁结在心中,他沉声道,“现在多说无益,还是想想对策吧!”

就在这个时候,幽云和尧水的军报送到了。

楚将军心知到这个时候这两城是保不住的,只是,看到确切的消息时候,他的心还是咯噔了好大一下。

他把军报丢给楚云翳,“对策?呵呵,东西南北全都被包围,除了弃了这座城,咱还有什么对策?”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楚云翳和楚将军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们同时收到了龙非夜和宁承的来信。

兄弟两人一同看完两封信后,那脸色是一个比另一个还要黑呀!

龙非夜以楚天隐为人质,给他们十天的考虑时间,要他们投降,是威胁也是招降。

而宁承竟也同样给他们十天的时候,要他们投降。只是,宁承开出的条件是,如果他们愿意投降,他愿意拿顾北月去跟龙非夜换回天隐,这,一样既是威胁也是招降,宁承没说得那么白,但是他们该懂的。

好了,选择来了。

这样的选择摆在面前,反倒让楚云翳和楚将军两人都冷静了下来,他们面面相觑,谁都没先开口。

龙非夜和宁承都给出十天的时间,无疑,这十天里会发生很多事情。

兄弟俩沉默了许久许久,最后,楚云翳淡淡道,“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他就出营帐了,楚将军按着自己至今还疼痛的手臂,陷入了沉思。

十天,很快的。

第三天,尧水和幽云两郡的兵从南北两边而来,和龙非夜的精兵对风林郡形成南北西三面包围;

第五天,宁承的兵到,和天宁原驻守西疆的三支精兵汇合,包围了风林郡的东面;

第七天,天徽皇帝过了头七。

第八天,楚清歌抱着还未正式满月的太子登基,号光永,楚皇后晋升为皇太后,垂帘听政,宁承被敕封为摄政王,王号宁,以辅佐朝政。

当日,摄政宁王便率满朝文武跪拜,誓死忠于天宁,忠于光永皇帝。

今日,是第九日。

沉默了九天的楚云翳和楚将军终于把幽族各长老,楚将军各谋士全都召集过来,共谋出路。

只是,时至今日,他们俩也都闭口不语。

几位长老,谋士们却是众说风云,甚至争辩起来。

“宁承此人不可信,难不成咱们被坑了一次,还要继续贴脸过去吗?简直可笑!”

“秦王就有信用可言?你们别忘了,幽族的驭箭术之所以人尽皆知,这都是拜秦王所赐!宁承这一回无非是想掌控主导权,依我看,楚家应当继续同宁承合作,毕竟,天宁的太子身上流一半我楚家的血!”

“呵呵,你们就确定顾北月能换回楚天隐来?太异想天开了吧!不过区区一个大夫而已!”

“顾北月本是我楚家的筹码,落到宁承那小子手上,如今竟成了他的招降我楚家的筹码?哈哈哈!族长,我幽族楚家的脸往哪搁呀?”

……

听到这里,楚云翳和楚将军都还是没出声,一个蹙眉,一个沉脸。

“无论秦王还是宁承,无非是惦记上我楚家的御箭队,不管降不降,他们都不会放过少将军了!咱们一辈子都受牵制。依我看,咱们弃了这座城算了,以楚家之力,逃出去易如反掌!”

“呵呵,有些人是想当逃兵了?”

“不妥不妥,到时候三头得罪,楚家要在云空立足就难了!”

“依我看,还是降了宁家,好歹宁家的秘密还掌控在咱们手上!”

“哼,宁家真就不介意暴露狄族的秘密了吧!依我看,此事对宁承的牵制不大!”

“难不难要降了秦王?就秦王的财力兵力,怎么敌得过宁家?”

……

议论着议论着,火药味越来越浓。

终于,在楚云翳一巴掌狠狠拍在桌上后,所有人都安静了。楚云翳朝楚将军看去,淡淡说,“你什么看法?”

楚将军看了众人一会儿,非常沉重地说,“弃城就不考虑了……并非老夫私心想救天隐,楚家如今四面皆敌,大家也都心中有数。”

以楚家的能耐,秦王和宁王的包围圈还是办得到的,然而,他们一逃就把西周,秦王,宁王都得罪了。

楚家军和北历交战多次,早就是北历的眼中钉,而天安国那边,龙天墨也早跟楚家势同水火。

药城在秦王手中,逍遥城和女儿城向来只认银子,不结交任何势力。

至于医城,凌大长老至今还在西京城了,怕是早被宁承和楚清歌收买了。

而天山嘛,且不说天山向来不干涉世俗之事,就是天山涉足世俗之事,必也不会交好楚家的要知道,天山剑宗老人最疼爱的女弟子端木瑶之母,薛皇后就在他们手上。

云空大陆所有大势力,楚家全都给得罪光了。

如果不在秦王和宁王之间做选择,楚家…… 必成众矢之的,无立足之地!

怎一个惨烈了得呀!

不招惹龙非夜,就不会被宁承坑,楚家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境地。

楚将军最怨恨的终究是龙非夜和韩芸汐。

见众人没出声,他站了起来,冷声,“呵呵,既然我楚家还有选择余地,那就还有谈价的筹码!依老夫之见,与其做选择,还不如让秦王和宁王二者相争,我楚家获渔翁之利!”

楚将军这话一出,全场先是一片沉默。

楚将军说得没错,如今秦王和宁王再争楚家,楚家大可趁机抬高身价!

大家都考虑那么多天,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不愧是楚将军,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有底气,大家很快就称赞起来。这时候,沉重了好些天的众人总算松口气了。

楚云翳和楚将军想的一样,他当众夸了楚将军一把,让众人都看到了希望。

当日,楚将军就亲自回信秦王和宁王,把他们给楚家开出的条件都告知了对方。

当宁承收到楚将军的信函时,他一眼就看透楚将军的意图。

封王之后的他,意气风发,一袭白袍尊贵不凡,此时他正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坐在御书房宽阔气派的龙椅宝座上,宛如一国君主。

楚清歌这位垂帘听政的太后,反倒坐在一旁。

宁承随手将信函丢给楚清歌,讥讽道,“你父亲真贪婪!”

楚清歌瞥了信函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亦是冷笑,“宁承,这一回,你会输!”

“你是太了解你父亲了?还是……”

宁承说着,嘴角的讥讽味更浓,“还是……高估了秦王?”

楚清歌喜欢龙非夜的事,他已经从巫姨嘴里审出来了。他从未和女人合作过,这是第一次,他自要将这个女人摸透。

宁承的讥讽让楚清歌看得特别刺眼,她最恨的莫过于有人瞧不起她对龙非夜的心。她怒声道,“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你赢不了秦王。”

“我已经赢了一回。”宁承一脸漫不经心,似乎也不怎么介意楚清歌的看法。

谁知楚清歌说的一句话,让他不淡定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