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06章 顾北月人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走开之后,唐离就立马凑过来了,“哥,不用猜了!千佛窟里那个家伙一定就是顾北月了!顾北月应该是先落到楚家手上,后落到宁承手里的。宁承得了顾北月,就坑了楚家一把!这小子实在太黑了!”

龙非夜沉思着没回应,唐离又道,“哥,你说千佛窟里到底发生什么了?顾北月怎么就被伤成那样?他打不过可以逃呀!这世上谁能追得上他?楚云翳瞎掉的眼,不会是他伤的吧?”

龙非夜还是没出声,唐离越想越不对劲,“宁承知道顾北月的身份吗?不会是顾北月和楚家联合起来,坑宁承也坑咱们吧?又或者是……顾北月和宁承勾结了?”

唐离自言自语猜测了一堆,说到最后他都凌乱了,他忽然觉得韩芸汐挺幸福的,知道得少,烦恼也少,没那么多想不通。

“哥,你是怎么想的,偷偷告诉我呗。”唐离恳求道。

可惜,龙非夜还是没理睬他。

自小到大,唐离最讨厌的就是龙非夜不理睬他,他轻咳了几声,慢腾腾地将地上的瓷碎片拾起来,打趣道,“哥,你一定会救顾北月的,你刚刚是故意让嫂子着急的对吧?”

唐离都说出这样的话了,龙非夜居然还面无表情。

唐离眼底掠过一抹奸诈,自言自语道,“哥,酸味……好重!”

说出这话,唐离以为龙非夜面瘫之脸应该会有表情了,谁知道,龙非夜还是面无表情,但是,他站起来,就踹了一脚,便直接将唐离坐的椅子给踹碎了!

唐离都还未没反应过来,便“嘭”一声屁股着地,百分百是开花的,反正这晚上,唐离是趴着睡觉的。

楚云翳和楚将军非常期待龙非夜和宁承的回信,他们要坐等观战,卡龙非夜和宁承去争去斗。可是,当他们同时收到龙非夜和宁承的回信之后,两人都彻底地绝望了!

龙非夜和宁承的回复是一样的,不给楚家任何机会,要么投降,要么他们就出兵,踏平风林郡。

楚将军自以为是聪明地兜了一圈,结果还是得做出选择,是龙非夜还是宁承。

楚将军的手臂绑着结结实实的绷带,不知道还以为他的手折了,而实际上他的手臂敷满了药止痒止痛。

手上的毒,用药量与日俱增,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在这份选择里,如果说他没有死心,那是不可能的。他希望手上这毒解了,也希望儿子能平安无事。

“大哥,我想选秦王!依我看,宁承对付不了秦王,楚家与秦王为敌,不如效忠秦王,只要在秦王麾下,将来多的是机会可谋反报仇!秦王既然敢给楚家这个机会,楚家就该有勇气拿下?”楚将军低声道。

“如果我说,我选宁承呢?”楚云翳反问道。

楚云翳何曾没有私心?其实,早在龙非夜和宁承招降信送来之前,他就曾考虑过投降宁承。

他相信自己不会错看宁承,宁承有争天下之力,但一定没有争天下之心,否则以宁家的财力和兵力,宁承不会等到这个时候才背叛天宁。

他坚信宁承永远忠于家族使命,忠于西秦皇族,宁承这一回之所以会坑楚家,不过是想在两家合作中争得主动权罢了。龙非夜会有灭楚家的心,宁承不会有。

听了楚云翳的解释,楚将军是不满的,“大哥,你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吗?你已经吃过宁承的亏了!”

“这一回不会错!”楚云翳很固执。

“你已经,不……楚家已经没有犯错的底气了。大哥,三思!”楚将军寸步不让,“如果大哥执意,那请恕兄弟我……”

楚将军话还未说完,楚云翳便打住了,他很清楚这个弟弟的脾气,闹不好,这厮会直接带手下的兵去投降龙非夜的。

“既然我这个族长都做不了主,那就让上天来决定吧。”楚云翳说着,拿出了一枚金币,“正面秦王,反面宁承,如何?”

楚将军迟疑了很久,最后还是点了头,他终究不想跟楚云翳撕破脸。

楚云翳大方地将金币交给楚将军,让他来投掷。楚将军也不推让,拿来金币高高抛出,随后接住盖于掌中,当着楚云翳的面打开手掌。

两人的视线同时聚焦在金币上,表情各异。金币的反面朝下,所以,楚云翳赢了!

楚将军急急将金币翻过来,发现另一边为正面,这枚金币并没有猫腻。

他,输了!

“天意如此。”楚云翳淡淡说,收走了金币。其实这枚金币大有猫腻,不管怎么投掷,反面永远都会在上面。只可惜,楚将军不会再投第二次了。

楚将军失落着,楚云翳拍了拍他的肩膀,“相信我,龙非夜和韩芸汐绝对不会放弃顾北月的,天隐能回来的。”

楚将军没有选择的余地,他立马就去给宁承写信,楚云翳要冒险,但是,他冒不起这个风险,他必须让宁承赶在明日天黑之前和龙非夜直接交涉,否则,明日天黑之前龙非夜没收到楚家的回复,一怒之下杀了天隐,那他这辈子也就没什么盼头了。

信函一送出去,楚将军一天一夜没睡,直到翌日夕阳西下,他才收到宁承的回信,说已经和龙非夜交涉好了,明日中午就约在风林郡中有名的八角亭交换人质。

“这么说来,龙非夜答应交换人质了!”楚将军喜出望外。

楚云翳倒没什么意外,“早让你放心。韩芸汐就是龙非夜的弱点,所以,韩芸汐的弱点就是龙非夜的弱点!

楚将军心想,只要天隐能回来,他这手臂废了也不打紧了,日后,楚家就全靠天隐了。

既然选择了宁承,楚家好歹也得把风林郡给保下来,楚将军当夜一宿未免,布下了天罗地网,做了万全的准备。

一是做好配合宁承大军的准备,万一交换完人质,龙非夜想攻城,他们也不会措手不及。二是做好了应对龙非夜的准备,以防龙非夜使诈,不交出楚天隐,毕竟他和楚云翳都使不出御箭术,而宁承也并不是龙非夜的对手。

在自己的地盘上换人,楚将军都这么提防,天晓得他心中到底多忌惮龙非夜呀。

翌日,宁承提前抵达,而龙非夜如约而至。

楚家在八角亭周遭明着安排了一帮弓箭手,暗地里又埋伏了不少,宁承独自一人坐在亭中品酒,楚云翳和楚将军都站一旁。

深入虎穴的龙非夜居然就带了韩芸汐和唐离两人,他揽着韩芸汐,而唐离押着楚天隐。

楚天隐上一回被韩芸汐和唐离折腾得够惨的,却也没留下什么伤,看上去除了瘦了一圈之外,并没什么大碍。

一到八角亭,龙非夜就察觉到周遭埋伏了不少高手,只是他并没放眼中,他远远就看到宁承坐在亭中,只是也没怎么放眼里,只面无表情走过去。

韩芸汐倒是注意到宁承了,今日的宁承,既不是她那日见到的儒袍宁承,也是平素别人嘴中说白袍银甲宁将军。今日的宁承同龙非夜一样,一袭黑衣劲装,尊贵霸气,气场逼人。

但是,韩芸汐一眼就看出他们两人的区别。龙非夜的霸气中带着寡情冷漠;而宁承的霸气中却散发着傲慢狂佞,他眼中的冰冷和龙非夜不一样,他的冷是傲慢高冷,而龙非夜的冷是冷漠无情。她之前果然没看错,宁承这家伙的儒雅就是装出来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韩芸汐关心的,她关心的是顾北月。亭中就只有三人,并没有她熟悉的那一抹白影。

龙非夜似乎知道她的担忧,一到亭中便冷冷问,“顾北月呢?”

宁承嘴角勾起冷笑,恭敬不再,甚至都没站起来,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倒了一杯酒给龙非夜,“坐!”

这气场,够强大。

只是,龙非夜岂止能震慑住的?他废话没多说,一手还是紧紧地揽住韩芸汐,另一手按住楚天隐的肘关节,冷不丁一拽着,楚天隐的肘关节就这么被卸了!

肩关节被卸下,不及时接上,拖延的时间久了必会留下后遗症,别说挽弓射箭,就是提点重物,都可能会脱落!

楚云翳和楚将军都急了,要知道,他们俩皆伤,楚天隐就是楚家的希望了。

不必龙非夜多问,楚将军连忙说,“顾北月就在林中!秦王,只要你把天隐放了,老夫亲自去把顾北月带过来!”

楚将军,包括楚家的任何人都已经没资格和龙非夜谈条件了。龙非夜更不会多跟他们废话。

他看也没看楚将军一眼,一手握住了楚天隐的肩关节,狠狠卸下!

这时候,一直低着头没出声的楚天隐终究受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天隐!”楚将军大急,只是,楚天隐只是看了他一眼,没出声。楚天隐完全不清楚情况,不知道为何顾北月会落到宁承手上,也不知道宁承的真实身份。

楚天隐远远比他伯父和父亲都谨慎,在不明情况的时候,他最妥当的做法就是闭嘴。

肘关节都卸了,楚天隐的手像是掉线的木偶之手,软软地垂在一旁。要知道,楚天隐的手就是楚家的未来呀!楚将军二话不说,掉头就要往林中去把顾北月带过来。

宁承……会拦住他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