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08章 秦宁两王对比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宁承终于认认真真打量起韩芸汐,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一个女人。

只可惜,他还没打量出什么来,龙非夜便一把将韩芸汐拉到身后去,另一手拔出长剑了,“你换,还是不换?”

以往很多时候,龙非夜都是缄默站在韩芸汐背后,由着她风华万千年,锋芒毕露,只有她搞不定的时候,他才会露面。

这是第一次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将韩芸汐拉到背后去。

宁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走神了,他立马收回视线,他不喜欢这种失控感,却也无暇多想。因为,龙非夜拔剑了。

“换!好歹让我的人把顾北月押过来?”宁承说道。

“小东西,让开!”

韩芸汐朝小东西扬手,小东西看得明白,虽然不舍得,不甘心,但为了能早点把公子带回去,它还是毅然让开了。

它小心翼翼地松手,让顾北月平躺下。它并没有走远,就在一旁看着,过来押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楚云翳和楚将军。

他心疼着楚天隐的手臂,巴不得当着韩芸汐的面卸了顾北月的手臂,可惜,小东西就在一旁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小东西的眸光犀利冰冷,足以让人忽视它的身形,想起狼的眼睛。

楚云翳和楚将军终究是忌惮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将顾北月押到宁承身旁来,而此时,唐离也押着楚天隐站在龙非夜身旁。

龙非夜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按在楚天隐的肩上,押着;宁承起身来,一手还拿着酒杯,另一手揪住了顾北月的后领顾北月不至于倒地。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站着,中间不过一两步的距离,他们的身材相差无几,皆是挺拔傲岸,精炼硬朗,他们的眸子皆是冰冷如水,映出对方的影子。

这像是一场王者的对决,狭路相逢,胜负难料。

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汇聚在他二人身上,惊叹着,暗暗做对比着,这两个年龄相差无几的男人很像很像,只是,再像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论外貌,宁承浓眉大眼,五官立体,轮廓深邃,英气逼人,令人挑不出什么不好的来。龙非夜那张冰山脸简直雕刻出来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堪称完美,冷俊滔天。

论身家,宁承坐拥云空商会,掌控了云空大陆三分之一的财富,他大拇指上那颗白玉晶石板戒比北历皇帝手上的还要精致十倍,正是财富象征。然而,龙非夜也丝毫不逊色,他从来不喜戴饰物,但是,他的女人手上的镯子,可以秒杀天下任何一件饰品。

论兵力,宁承略胜一筹,尤其是得了楚家军之后。当然,如果龙非夜的兵力加上鲛兵,那未必会输,要知道,百里水军可不是只在海上打仗的,云空大陆内的水系庞大,江河湖多得是。

论武功,龙非夜胜一筹,天山剑宗的剑术和他的鞭术皆不容小视。

论气场,龙非夜仍是胜一筹,龙非夜的气场是与生俱来尊不可犯,是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是流淌着在血液里无法忽略的东秦皇族血统。即便宁承不知道这件事,此时此刻,直面龙非夜,他也忽略不了自己心中那一抹忌惮。

韩芸汐也看着,倒没有做比较。她从来不会拿龙非夜跟任何男人对比,因为不需要。这个家伙在她心中有种种的好,也有种种的不好,她全认了。

因为知道他的不好,还爱着他,这算是真爱呢?还是算她没救了?

忽然,宁承放下了酒杯,这时候,所有人都回过神,因为人质要互换了。

几乎是同时,龙非夜另一手按住了顾北月的肩膀,而宁承另一手按下楚天隐的肩膀,他们的另一手都没有放,还牵制着自己手上的人质。

两人看似没动,实际上早就较量起来,韩芸汐虽然看不出来,却猜得到。

她将躁动不安的小东西抱过来,轻轻安抚,等着。

然而,龙非夜并没有让她们主仆两等太久,很快,昏迷的顾北月就朝龙非夜倾身过来,而楚天隐仍在龙非夜手上,动弹不得。

外行人看不出来,楚云翳和楚将军两个武功高手却看得清清楚楚,龙非夜和宁承比拼内功,在这个过程中,顾北月始终是昏迷的,并没有帮到龙非夜什么。但是楚天隐却一直在配合宁承,只可惜,斗到最后,楚天隐和宁承二人之力,竟都无法和龙非夜抗衡。

这个男人的内功,到底有多浑厚?都让人怀疑他是否已经超越了他的师父,剑宗老人。

顾北月已经靠在龙非夜肩上了,虽然宁承还没放手,但是胜负已定,意义不大!而龙非夜按在楚天隐肩上的手,还死死地牵制着楚天隐,抗衡着宁承。

宁承放开顾北月,耸了耸肩,愿赌服输地退后。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不屑,随手将楚天隐推了出去。

韩芸汐连忙上前要搀顾北月,龙非夜却将顾北月丢给唐离,心急的韩芸汐心中有数,也没说什么。小东西立马跳到唐离肩上,一边看着它的公子,一边抹眼泪,爪子上的血迹涂满眼眶,又是滑稽,又是可怜。

韩芸汐当场就替顾北月把脉,她只发现顾北月的脉象很虚弱,像是大病了一场还没好。

这脉象和之前一次一样,看不出具体的病症,只能看出身体虚弱。韩芸汐也不知道是顾北月的脉象奇特,还是她医术有限,没把出关键来。

楚天隐被推过去后,楚云翳和楚将军立马安排他离开,找大夫医治他的手。他回头看了宁承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可终究什么也没说,先下去了。

人到手了,自是要离开,韩芸汐赶着回去给医城的沈三长老写信,让他赶过来给顾北月做个详细的检查,好好调养调养身子。

医者不自医,顾北月这药罐子身体自己是治不了的。

龙非夜更不会多待,转身就要走,谁知道,宁承却叫住了他,“秦王,难得见面,喝一杯再走,不迟。”

“没兴趣。”龙非夜冷冷说。

“难不成你怕醉。呵呵,我忘了秦王只喝茶的,来人,上茶来。”宁承笑道。

人家都这么挑衅了,龙非夜若还不喝,不知道还以为他害怕了。宁承喜酒,酒量无底,龙非夜是知道的。

他折回来,大大方方在宁承对面坐下,还未开口,宁承便大喜,笑道,“来人,上菜!本王今日和秦王不醉不归!”

很快,一群婢女便端着酒菜,鱼贯而来,摆满石桌。这简直就是准备好的鸿门宴!

韩芸汐瞥了桌上的酒一眼,嘴角泛起一抹蔑笑,不动声色。

既然龙非夜坐下了,也就奉陪到底。她着急也没用,没有龙非夜保护,她和唐离想带顾北月离开风林郡,压根不可能。

她果断让唐离搀顾北月,靠坐在一旁树下。虽然医术不怎么样,但是至少能替顾北月行针顺气固元,多少让他恢复一些,舒服一些。

唐离正要搀顾北月坐下,韩芸汐忽然拦住,说,“你把衣服脱了。”

咳!

唐离险些把自己呛着,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韩芸汐,耳根子都发烫了,“你,你……我,我……我哥……他哥他……”

“结结巴巴什么呢?把衣服脱了铺地上让顾大夫坐,这么冷的天,他受不了。”韩芸汐很严肃。

唐离松了一口气,正想翻白眼,只是见顾北月苍白的脸,他还是心软了,利索地将狐裘外袍脱下铺地上。

小东西在一旁看得着急,恨不得把自己变大,让公子舒舒服服地躺在它皮毛上。

顾北月一坐下,韩芸汐就取出一颗急救护命药丸来让他服下。小东西想告诉芸汐麻麻公子的肩胛受伤了,可是,它又不敢触碰公子的伤口,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告诉芸汐麻麻。要知道公子一身上下白衣干净,看不出有伤口,但是,它的鼻子是不会出错的。

它不停地扯着芸汐麻麻的裙角,干着急。

韩芸汐此时正坐在顾北月背后的,认真地帮他施针,她也注意到了小东西,就只当小东西心急顾北月了。

韩芸汐在这边行针,龙非夜在亭里已经和宁承喝起来了,两人简直就是在斗酒,一口一杯,速度极快!

韩芸汐只往那边看了一眼,注意力大多数还是在顾北月这边的,但是,当她施好所有金针之后。她认真朝亭中看去,悄无声息地抬手。

别人看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但是唐离一眼就看透,这个女人要用梨花泪雨呢。

要知道,这个场合若非万不得已绝不能先动武,如果能动武的话,秦王殿下早就速战速决,不会跟宁承这么耗着了。

这个女人可不是冲动鲁莽之人,她这是想做什么呀?

韩芸汐在调整方向,瞄准对象,唐离蹙眉看着,待她调整好之后,唐离这个玩暗器的行家瞥了一眼便知道她瞄准的是谁。

然而,唐离瞥了这一眼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惊声,“嫂子,你……你想干什么?”

韩芸汐没理睬唐离,启动梨花泪雨,一枚金针瞬间就打了出去……

韩芸汐为何出针?这一针又是冲着谁去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