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1章 肯定了身份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的兵就在尧水北郊,随时都可以联手西周在幽云的兵力,夹击风林郡,即便要面对宁承的援兵,也有胜算。

楚家的选择,必是惹恼了龙非夜,而今日宁承的表现,一样惹恼了龙非夜,他到底会怎样对付楚家,怎样对付宁承呢?

战是怎样,不战又是怎样一切都在他心中,饶是韩芸汐都不完全知晓。而此时,韩芸汐此时也无暇多问,她的注意力都在顾北月伤势上。

一出风林郡,韩芸汐就招来暗卫徐东临,“马上飞鹰传书去医城,让那边的人把沈三长老接来,就说顾大夫的膝关节筋骨撕裂,拖延甚久,伤势严重。请他尽快赶到尧水郡。”

徐东临一走,韩芸汐又交待另一个暗卫,“传书药城找王老,就说我需要最优等的龙筋散,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尧水郡。还有,派人先到尧水郡,把能找到的大夫全都找到别院等着。”

龙非夜一直没出声,唐离偷偷瞄了他一眼,见龙非夜颇为平静,他又看了看至今昏迷的顾北月,心中忍不住感慨起来,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呢?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两分无法肯定,那么如今不管是他还是龙非夜都非常肯定,顾北月就是影族之人,也就是那日在千佛窟被楚云翳带走的人。

顾北月肩上,腿上的伤都是证据!

那日韩芸汐忙着找万毒之木没注意到,可是,他和龙非夜都可瞧见了那大胡子肩上的箭。

虽然唐离一直都怀疑韩芸汐和西秦皇族有关,可是,此时他都不敢往下想了。天坑那一回,顾北月真只是为了毒兽而去的吗?入药鬼堂驻店,真的没有其他目的吗?

唐离思来想去,不停朝龙非夜看去,他不自觉又想起了哑婆婆,那天龙非夜和哑婆婆在密室里到底聊了什么?哑婆婆为何会自杀?到底有什么事,龙非夜连他这个表弟不瞒的?

龙非夜沉默,唐离也沉默着……韩芸汐并没有注意到他俩的异样。

上了马车,韩芸汐突然想起顾七少和沐灵儿来。沐灵儿必定在药鬼堂的,至于顾七少,之前说要去西京城至今杳无音信,也不知道能不能联系上。但是,不管怎么样,韩芸汐还是要试一下的,她立马派人去联系这二位。

沐灵儿是天才药剂师,顾七少是药鬼,或许他们会知道一些奇药,能治愈筋骨之伤,保住顾北月的腿。

幸好马车足够宽敞,韩芸汐让顾北月平躺在马车里,只是,顾北月平躺之后,位置就剩下两个了,唐离很自觉到外头跟车夫坐一起。

马车疾驰,一路往南,从风林郡赶到尧水的别院,快的话就一天的路程,战乱之地找药和找大夫都不容易,韩芸汐这一路上都没有碰顾北月的伤口,筋骨这种事她最不在行,乱动不得。她只能先让他这么躺着。

顾北月哪怕一身狼狈,那张脸都依旧干干净净。他像只是睡着了,和平素一样温和平静。小东西正小心翼翼地埋头舔舐着他伤口边的血迹,它时不时会抬头看一看它的公子,甚至好几次停下来,跑到他鼻子边嗅一嗅,看看公子的呼吸还在不在。

小东西好害怕公子会忽然没了呼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韩芸汐看着这一幕,又想起顾北月温和如四月春风的笑容,想起过往那些日子,顾北月待她的好,待小东西的好,待那些上门求医者的好,她的眼睛就忍不住泛酸,酸楚。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废掉呢?太残忍了。

她冷冷说,“龙非夜,此仇,必报!”

“都会的。”龙非夜淡淡回答。不管是楚家,还是宁承,不管是三军联动那回,还是楚家选择的这一回,所有的账,他都会一起算的。

如果他没有算错,十日之后,楚家和宁承都会有大麻烦的。他并不打算出兵风林郡,也不和宁承争夺天宁之地,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场较量结束。他没离开西部,暂居尧水,一切就都没有结束。

一路,两人都沉默着,各有心事。唐离在外头纠结了许久,终究还是开口,问说,“哥,你怎么就知道嫂子那一针不是要杀你?”

虽然唐离不敢想,但是,他必须想,必须认真地替龙非夜想。

如果韩芸汐真的是西秦皇族之后,那就是唐家的敌人,东秦的敌人,龙非夜的敌人。

如今的韩芸汐,一点武功都没有,但是她要杀龙非夜却是随时随地的事情。

唐离能不慎重再慎重吗?

其实龙非夜已经不止一次将自己最薄弱的后背交给这个女人,也不差这一回,如果真的死在这个女人手上,他龙非夜……认了!

龙非夜没理睬唐离,没回答的意思。

隔着车帘,韩芸汐看不到唐离此时紧锁的眉头,她替龙非夜回答了,“因为你哥相信我。”

她一走到亭子里就知道宁承的酒里下了七号酒糟,这东西是酿酒的一种辅料,同时也是至毒的原料。就烈酒,还是毒的区别不仅在于分量,也在于其他配料。一开始她也没留心,只当宁承酒量好,后来,宁承留龙非夜喝酒,她就知道宁承打什么主意了。对于她来说,要化解七号酒糟,连解药都不必,只需要一针而已。

她射出那一针的时候,真的没有担心过龙非夜会不会躲,虽然她知道他有能耐察觉,有能耐躲开。

他相信她……

“呵呵,那哪天我哥的剑刃对准你,你相信我哥吗?”唐离问道。

这话一出,龙非夜立马抬眼看去,虽然隔着垂帘,那黝黑的眸子深得渗人,目光像是可以穿透垂帘,直慑唐离!

韩芸汐没回答信不信,只说,“他不会骗我。”

上一回在从药鬼堂回天宁帝都的路上,龙非夜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信不信他?

她说了,她信。但是,如果他骗她一次,她当一百次。被骗一百次,还会再相信吗?显然是不会的。

所以,只要骗她一次,她永不相信!

龙非夜眼底闪过丝丝复杂,目光又落在顾北月身上,还是没出声,唐离竟还没问够,又开口,“嫂子,那如果……”

问题还未问出来,龙非夜就冷冷打断了,那声音冷如寒冰,连韩芸汐都觉得冷,他说,“多事!”

韩芸汐知道这家伙不喜欢讨论这种话题,即便和她都不喜欢,何况是和唐离呢?唐离却听得懂龙非夜语气里的警告意味。

他连忙故意开玩笑,打趣说道,“嫂子,你信不信我哥我不知道,但是我哥一定是信你的。要不,你这么心急顾北月,我哥能不介意?”

介意?

顾北月都伤成这样了还介意什么?顾北月好端端的会被抓去当人质,不也是因为他们?

龙非夜要是为这事吃醋的话,韩芸汐必定赏他一句,“无理取闹”。

龙非夜这一回真真没有醋意,除了韩芸汐的身世,怕是也没有其他事情能拦住他吃醋了。

于是,对于唐离这个玩笑,不管是韩芸汐还是龙非夜,谁都没有理会,只当作没听到。唐离在外头等了许久都不见里头回应,他是想越想越不对劲,也是越等越心慌。担心刚刚问太多,把龙非夜惹恼了。

要知道,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刻意回避,基本暴露了身份,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唐门,他父亲和茹姨一定会找来的,到时候还得龙非夜保他呢。

等不到里头的回应,唐离怕多说多错,只能闭嘴了。不过,他还是想找个机会,私下和龙非夜好好谈一谈。

他敢肯定,龙非夜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安静了下来,韩芸汐轻轻靠在龙非夜肩上,这近的时候她才闻到他身上的酒气。虽然她施了针,但那一针只是化解七号酒糟,并没有完全解酒。龙非夜喝了不少酒,却非常清醒,酒气也并不重。

一贯讨厌酒气的韩芸汐竟不反感他身上的,她甚至刻意闻了一下,“原来你酒量这么好。”

喝茶是独自一人的习惯,喝酒是两个人的心情。喝茶是心静沉思,喝酒是肆意放纵。自斟自饮,举杯消愁这种事,龙非夜没时间做。

认真算来,他只和药城的王老,天山的师傅痛快喝过酒,至于上次和顾七少那一回,压根不算喝。

对于韩芸汐,龙非夜回了一句,“没本王在场,不许你碰酒!”

几年前的长平公主主持的黄花宴,韩芸汐被逼和男人斗酒,险些落入长平公主和慕容宛如的陷阱里。

当时,他也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只是还未将她放入心中,只是冷眼旁观,而如今想来,竟会后怕。

韩芸汐随口答了句,“放心,我对酒没兴趣。”

一路往南行,夜里,韩芸汐靠在龙非夜怀中睡去了。这时候,龙非夜才朝顾北月伸出手去。

小东西见状,顿时警觉,见芸汐麻麻睡着了,它立马冲龙非夜露出獠牙已示警告。龙大大不喜欢公子,它感觉得出来的。

龙非夜没理睬小东西,大手继续伸去,小东西急了,正要出声叫醒芸汐麻麻,却见龙大大拉住公子的手,替公子把脉。

小东西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乖乖窝公子身旁。龙大大是习武之人,必能从脉象看出公子的武功全废,丹田淤血的。

是的,龙非夜一把脉就知道顾北月的武功全都被废掉了,也正是这个脉象,让龙非夜又一次肯定顾北月的身份。

他无声无息收回手,谁知道,这时候顾北月却缓缓睁开眼睛……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