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2章 他们,心照不宣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北月竟然缓缓睁开眼睛,并不像是刚从昏迷中醒来,更像是假装昏迷,因为,他的眼睛非常清澈,眼神清醒。

看到龙非夜居高临下看着他,他并不意外,更不慌张,似乎特意睁眼看龙非夜的。

龙非夜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冰冷的眸光中多了一份意味深长,他只是看着,什么都没说。

倒是一旁的小东西震惊了,这才知道公子装晕。是关心则乱吗?它居然没发现。

小东西也管不了那么多,公子醒来便好!它惊喜得要去叫醒芸汐麻麻,可是,公子一个眼神看来,它就不敢乱动了。或许是跟着公子的时间久,或许是太喜欢公子了,小东西总能非常精确的感知到公子的意思,哪怕就是一个眼神而已。

在小东西看来,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公子对芸汐麻麻还要好了哪怕是它自己都比不上公子的好,至于一旁的龙大大,呵呵,它还有待观察。

公子这样瞒着芸汐麻麻,一定是有原因的,它相信公子。

小东西悄无声息地回到公子身旁,埋头在他温暖的手心中,想表达惊喜,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默默地流泪了,湿了公子的手。

顾北月自是感觉到手心里的湿度和温度,他怜悯一笑,轻轻掬起手来,抱住小东西,小东西依偎着,心满意足。

龙非夜瞥了一眼,嘴角泛起一抹轻蔑,他还欠小东西一个拥抱,估计他早忘了吧。

他似乎早就看出顾北月装昏迷,什么都没问,喜怒亦不形于色,只无声无息地收回手去,移开了视线。

对此,顾北月亦不惊诧,继续闭上眼睛。

韩芸汐睡着,两个男人无声无息,心照不宣。

有些事,当着韩芸汐的面,不能说。龙非夜这么想,顾北月何尝不是?

这就是他们的心照不宣,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默契。

当初在千佛窟,虽然龙非夜他们黑衣蒙面,但是,顾北月猜得到是他们,龙非夜的金色长鞭他也是认得的。那时候,龙非夜虽然忙于打斗,却没少关注他。如今落在龙非夜手上,肩上腿上的伤都被发现,他知道,这一回他是怎么都躲不过的。

一夜车马轱辘声,一夜人未眠,翌日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终于抵达尧水郡龙非夜的别院。徐东临已经提前过来安排,此时,院子里聚集了大夫。

韩芸汐立马组织大夫会诊,有几个大夫的言论在顾北月听得可笑,幼稚。要知道,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状况,连他都医治不了自己何况是别人呢?他也无嘲笑那些大夫的意思,只是在心中无奈,心平气和地“昏迷”着,任由大夫们检查,全然没有一个病患正常该有的暴躁。

一番激烈的讨探,争辩之后,这次会诊并没有得出结论,大夫们唯一达成共识的只有两点,第一点是顾北月这腿伤,除非有奇迹,否则是好不了的,只能尽力挽救让失势不再恶化;第二点顾北月的身体底子太弱,不易使用药性过猛的药物,只能使用温和的药物慢慢养着。

这两点在韩芸汐看来都是废话,她一怒之下轰走了所有大夫。为今之计,只能等药城的龙筋散了。那东西是救治筋骨的良药,至少能阻止伤势恶化,等到沈三长老过来。

幸好,当日下午,药城就送来龙筋散。这东西掌控在长老会手中,并不外售,若非韩芸汐和龙非夜出面,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得到。

龙筋散被绑在信鹰的腿上送来,就一小包,却足够顾北月用很久。韩芸汐拿到东西后,立马亲自去调配。

她一出屋子,一直坐在茶座泡茶的龙非夜便起身走过来,他负手站在床塌边,冷冷说,“你可以醒了。”

顾北月马上就醒了,他睁开眼睛,浅淡而笑,没有戒备,没有敌意,没有意外,更没有慌张。

他眼睛里的平静是永生永世不可打扰的,唯有面对要守护的女人,和面对他自己的时候,才会有七情六欲,爱恨痴颠贪恋狂。

这样温和的浅笑,看得一旁的小东西都醉了。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欣赏,如此从容豁达,顾北月身虽弱,却算是一条汉子。

他冷冷说,“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腿废了。”

“是。”顾北月非常平静地回答,“影术亦废。”

龙非夜还未质问,他这四字便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承认这种证据确凿的事,龙非夜也不奇怪,他冷冷再问,“天坑那一回,是你?从君亦邪手里救韩芸汐的人,也是你?”

龙非夜需要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当顾北月答了“是”字,龙非夜终于不淡定了,他冷声质问,“为什么?”

在天坑里,为何要接近韩芸汐,为何要保护韩芸汐?进入天坑的密室之后,顾北月明明失踪了,是怎么知道君亦邪劫持了韩芸汐?为何拼了命又救了韩芸汐?

如果顾北月不是影族的白衣公子,龙非夜会相信影族白衣公子只是冲着毒兽而接近韩芸汐的。

但是,顾北月和影族白衣公子是同一个人的话,那顾北月之前所有的行为都是可疑的,早在去天坑之前他接近韩芸汐就是有目的的,而后来他到药鬼堂驻店更是别有用心!

顾北月知道什么?顾北月是在守护什么吗?顾北月和幽族狄族又有何瓜葛?幽族和狄族知道些什么吗?

顾北月又到底想做什么?他认识韩芸汐那么久,似乎也没做过什么。

龙非夜的考量很多很多,冷静理智的他并没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毕竟,这个世界上谁都不知道哑婆婆的事,哪怕是顾七少都不知道哑婆婆跟他说了什么。

他眉头紧锁,等着顾北月的答案。

“因为……”

顾北月正要回答,这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他到嘴边的话只能全都藏了回去。

进来的自是韩芸汐,他见龙非夜站在床榻边纳闷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

“顾大夫醒了?”她箭步冲过去,真看到顾北月醒了,正淡淡笑着,像只是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原本想和龙非夜说清楚之后再醒来的,如今,不得不先面对这个女人。

顾北月不谦卑却谦逊,“王妃娘娘,不能下榻给你行礼,失礼了。”

“说的什么话?”

韩芸汐急呀,连问顾北月怎么被劫持的都顾不上,她急急问,“你腿上的伤还有救对吧,你需要什么药,我马上派人去找!这是龙筋散,我都调配好了,是正常涂抹,还是需要特殊的处理?热敷?还是配以针灸?”

“多谢王妃娘娘关心。”顾北月都伤成这样了,还彬彬有礼,“在下自己上药便可。”

韩芸汐已经不止一次告诉顾北月不需要这么多礼数,每次顾北月都点头说哈,可是,下一次仍继续恭敬有礼。

韩芸汐也已经懒得跟他计较这些了,随他去。

“你肩上还有伤呢,怎么上药?万一扯动伤口,就你这身子骨得多少天才能愈合?”韩芸汐蹙着眉头,认真反问。

她都不给顾北月反驳的机会,坐到床塌边,直接命令,“不许乱动!”

她小心翼翼地开始处理伤口,任何事都没上药着急。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无奈,倒也没再拒绝。

肩上的伤口虽是贯穿的,但是里头基本是愈合了,就剩下前后的伤口不容易愈合。刚刚已经有大夫处理过了,将之前残留的无效药渣清除掉,用上新药物,还是很简单的。

而腿上这伤,也有不少之前残留的无效药渣,但是,清除起来并不容易,因为这伤势严重,伤口已经很深,一不小心就会触痛顾北月,这种痛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韩芸汐怕顾北月会痛,她是会护短,会偏心的人。

虽然身为大夫,她很清楚处理伤口没有不痛的,哪怕打了麻醉,麻醉过后也会痛。她也不是好脾气的大夫,经常训斥那些大喊大叫,不配合怕疼痛的患者。

可是,面对一些人的时候,她就特别会怕他们疼。当然,触痛还算小事,扯动伤口便是大事了。

一室寂静,韩芸汐目光专注在顾北月的伤口,认真、专业、严谨,她清秀的眉头紧紧锁着,严肃得令人不敢打扰。

偏偏,顾北月却忍不住想伸手,想温柔地抚平她的眉,告诉她,“没关系的,伤了就伤了。只要命在,我仍旧可以护着你。”

他最喜欢的,便是她这副认真的样子,却最不喜欢,她这样看着他的伤。

再不喜欢,再忍不住,也得忍。

忽然,一只大手伸来,打断了顾北月的思绪,是龙非夜。

他就站在一旁,大手抚开韩芸汐蹙着的眉头,一点儿都不温柔,似乎还有些不高兴。

“歇着,我来。”他冷冷说。

大醋坛子这个时候才打翻,已经算长进了,他怎么会允许韩芸汐在他眼皮底下,帮其他男人上药?何况这个男人还是顾北月。

韩芸汐手微僵,淡淡道,“这伤势很深。”

就一句话,言外之意龙非夜处理不了这伤。然而,龙非夜却执意,“比这还深的都处理过,我来。”

他是霸道的,直接夺过韩芸汐手里的药水。韩芸汐太了解他了,还有顾七少的前车之鉴,她知道自己不让,估计得吵了。

以顾北月一贯的谦恭,见了龙非夜这态度,本该自己退让的,可是,这一回他竟缄默无声,等着。

韩芸汐,会不会让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