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3章 他真的处理过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会不会让?

龙非夜和顾北月都看着韩芸汐,一个缄默不语,一个不催促。

韩芸汐垂敛着双眸,视线落在顾北月伤口上,她行医的时候,最恨的莫过于被打断了。

可是,龙非夜一直都是个例外。

她没有犹豫太久,无论什么原因都耽搁不得顾北月的伤。

她很快就回答了龙非夜,“伤口很深,和你之前遇到的不一样,你处理不了。让徐东临赶紧去找个大夫过来接手,我这些天疲着,集中不了精力。”

这,算是坚持,还是让步,各半吧。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笑意,他知道,以韩芸汐的能耐,等徐东临把大夫找来伤口也处理好了。实际上,她是在坚持,这个女人,总是那么聪明。

她果然不会让他失望,身为一个医者,即便是毒医,都必须有最基本原则。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耽误患者的病人,除非,一开始就表明不救。

顾北月忍不住回忆起第一次见韩芸汐的时候,在穆将军府她是那样坚决,果断,直言不讳。

她救不救,她要怎样救,何时需要理由了?

即便是现在,她也我行我素,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就只有面对龙非夜的时候,除外。

龙非夜,是她唯一的例外。

这不正是他一直希望的吗?放眼云空大陆,唯有龙非夜能真正护这个女人周全,倘若有朝一日,她的身份保不住,也唯有龙非夜才能对抗七贵族中那些狼子野心者。

他向来理智,向来不放纵自己的情绪,可是……可是这一回,看龙非夜替她抚眉,他竟难受?竟生出了舍不得的念头。

是不是这一回身子实在太虚弱了,心,也跟着弱了。

忽然,龙非夜二话不说,冷不丁将韩芸汐拉开,占了她的位置。韩芸汐陡然蹙眉,分明是怒了!

顾北月瞬间就回神,他亦惊亦急,正要开口劝,谁知道龙非夜动作利索地拿起药水清洗伤口,那动作简直毫无专业性可言,可速度比韩芸汐快很多,三下五除二就将顾北月伤口里的旧药残渣清洗干净。

但是,这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痛!

曾受过无数伤痛病痛折磨的顾北月,痛得连眼睛都闭上了,额头上浮出一道道青筋来,可想而知有多疼了。

但是,韩芸汐却没出声,也没阻拦,就在一旁看着惊着,因为,龙非夜这么几下,简单粗暴,却没有扯动伤口,伤及要害。

龙非夜没有说谎,比这还要深,还要严重的伤,他都处理过。他自己给自己处理过,比这还要痛的伤,他都忍过。

只要痛不死,就没事。

清洗好伤口,龙非夜就开始上药了,一样的简单粗暴,一样的动作迅速,手法一样毫无专业性可言,可却能让龙筋散很快深入到伤口深处。

顾北月疼得双手握成拳头,手背上也全是青筋,小东西看得吱吱叫,龙非夜嫌它吵,一把拨开,直接让小东西滚到床里去了。

韩芸汐都还没弄明白龙非夜是怎么上药的,他已经开始包扎伤口,没两下就给包扎好了,一点都不好看,但是很牢固,保证不会松动,药散也不会渗漏出来。

对于这个结果,韩芸汐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她不可思议地问,“龙非夜,你……帮谁包扎过?”

能训练出这等水平,必定是包扎过多次的,他身旁有谁也这么重伤过吗?还伤了很多次?

暗卫伤的话是不可能的,这个高高在上的家伙不可能亲自为暗卫处理伤口,唐离吗?楚西风吗?

“你不认识。”龙非夜随口回答,说完就出门去了。

韩芸汐确定顾北月只是疼,无大碍,连忙追出去,见了外头那情景,她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龙非夜在外头洗手呢,洗得特别认真,帮顾北月上药都没这么认真。

他……有洁癖。

“我不认识?唐门的人吗?”韩芸汐追问道,龙非夜手下的人她基本都认识的,就唐门那边没怎么接触过。

“不是,死了。”龙非夜冷冷回答,都有些不耐烦了。

“那是怎么伤的?”韩芸汐比较好奇这件事,要知道,要伤得这么重也是不容易的,除了楚家的箭,唐门的暗器,还有什么武器能伤人伤这么重?

怎么伤的?

当然是他自己伤了自己,当初练鞭术的时候,没少伤到自己,他长鞭的威力,并不亚于楚家的箭,唐门的暗器。

一鞭一鞭全回抽到自己腿上,皮开肉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伤筋动骨自是不少。伤口全都是他自己处理的,母妃只给他药,从来不会帮他处理伤口,更不会帮他找大夫。

若是别人询问,龙非夜不想回答就会当作没听到,走开,但是,面对韩芸汐,他避都避不开,因为这个女人敢追着他问到底。

最后,他说,“是唐离伤的,你去问他吧。”

韩芸汐狐疑着,这家伙刚刚不是说她不认识的吗?难不成事情很复杂?好吧,回头问一问唐离去。

唐离此时正在补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做恶梦。

回到屋中,顾北月的疼痛劲已经缓过去了,正坐起来检查伤口,他和韩芸汐一样,满心疑问。

只是,他不会问,而他问了,龙非夜也只会当没听到。

“多谢秦王殿下。”他双手作揖,并非造作,是真诚地谢龙非夜。

“嗯。”龙非夜大大方方收下谢意。

敷上了龙筋散,韩芸汐也放心多,如今就等沈三张老来,还有顾七少和沐灵儿的消息。

韩芸汐坐下来,认真询问,“顾大夫,你腿上这伤,到底……到底能不能痊愈,会影响正常行动吗?”

“我……”顾北月沉默了着,韩芸汐没追问,心却揪着,生怕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半晌,顾北月无奈而笑,“我自己是治不了了。”

“那别人呢?沈三长老呢?沈三长老已经在路上了。”韩芸汐急急问。

“希望能吧。”顾北月淡淡说,其实,他这么回答,不过是给韩芸汐一个希望罢了。

他没有说谎,只是没有把话说完而已,他是治不了的,所以,谁都治不了,哪怕是医学院的院长。

韩芸汐想,他都希望了,那就一定有希望。就算沈决明治不了,医学院还有比沈决明厉害的医者,就算顾七少和沐灵儿找不到良药,还有药王呢!她可以去求药王。

“沈三长老已经在路上了,最迟十天内也一定能到。顾七少和沐灵儿也会帮你找药的。需要什么药你尽管说,只要有,一定能找到。”韩芸汐认真说。

顾北月笑着点头,“谢王妃娘娘。”

韩芸汐不理会他的客气,又问,“你怎么落到楚家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至于下手这么狠?”

韩芸汐这话一出,顾北月便心中有数了,千佛窟的事这个笨女人是没有怀疑的,也难怪,那天她的注意力都在千年银杏树上,他一直看着她,她却不知道。

他,该如何回答她呢?

龙非夜站在一旁,垂着眼缄默不语,也等着答案呢。

顾北月没考虑多久,淡淡说,“我原要去医城拜访一个老友,谁知在路上忽然遇袭,原以为是剪径的劫匪,本想使些银两了事。谁知道还未下马车,他们就放箭了。那会儿昏迷了,也不知怎么回事,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楚家的人,他们给了我一些药物,后来便将我交给宁承。”

他说着,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楚家叛变西周了?宁大将军怎么又……”

龙非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顾北月这厮看起来温和无害,实则最城府,说起慌信手拈来,那么自然。竟还会用反问韩芸汐这种方式来打消韩芸汐的怀疑。

韩芸汐言简意赅地将情况说明了一边,顾北月连连叹息,又问,“如此在下就不明白了,楚家以我换楚天隐便是,何必将我交与宁承?”

对于这一点,顾北月确实想不到明白,那天宁承手下的人将他带走关押,直到昨日交换人质的时候,他才再次见到宁承。

韩芸汐原本还想询问呢,没想到顾北月反倒问她了,她淡淡道,“估计楚云翳把你交给宁承的时候,楚家和宁家还未闹翻吧。”

她说着,冷笑道,“只能说楚云翳不自量力,宁承可是云空商会的正主,必早就有吞并楚家军之心。”

韩芸汐没刻意跟顾北月解释幽狄两族的事情,毕竟他一个大夫而已,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然而,韩芸汐并不知道,“云空商会”这四字在顾北月心中引起了多大的波澜!

顾北月也一直打听七贵族的下落,关注着七贵族的动静,狄族算是他关注的,他自是怀疑过云空商会的,只是云空商会当家人的姓氏让他有所犹豫,而且云空商会高层着实神秘,极难调查,所以,他也只是留心着而。

“王妃娘娘,云空商会不是欧阳氏的产业吗?”他问道。

“欧阳氏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欧阳宁诺,欧阳宁静都姓宁。宁承宁诺,宁安宁静,这四个名字放在一起……”

韩芸汐还未说完,顾北月就懂了,“承诺,安静……”

他的心怔了,好个楚云翳,原来他早就知晓狄族的下落,竟一直瞒着他。狄族宁家,隐姓埋名集聚了那么大的财力、兵力。他们想做什么?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