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4章 隐瞒,谎言不断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北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楚云翳并没有告知宁承他的身份,否则,宁承不会这么不闻不问,更不会这么轻易放手。

曾经的狄族宁家对西秦皇族的忠心,堪比影族!狄族宁家向来不涉政,只经商。可是,如今的宁家呢?宁承埋伏在天宁为将,执掌三分之一的兵权统领了天宁的骑兵团,又勾结楚清歌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想做什么?如今的狄族宁家还是以前的狄族宁家吗?

顾北月眼底晦明晦暗的,复杂不已。

“顾大夫,你怎么了?”韩芸汐都看出他的异样。

“没,只是意外,没想到这短短的一个月,西部变数这么大。”顾北月看似随口一说,其实想探一探韩芸汐,了解了解西部如今的局势,毕竟这段时间局势变动极大,他又被关押那么久,一点都不了解。这这种情况下, 要面对龙非夜,他难免会没底。

可惜,韩芸汐并没有多说,只轻轻叹息,“其他的别管,把你的伤养好要紧。你这身子骨得好好养一养。说吧,是你自己开药,还是我找别人开。”

顾北月笑了,“我自己开便是。”

他随即说了几味药让韩芸汐记着,韩芸汐一一记下之后,立马就去找药。打从到了这别院她就没闲下来过。龙非夜看在眼中,忍在心中,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永远关在房里,可惜,他也明白,韩芸汐是困不在的女人。

确定韩芸汐离开了,龙非夜立马折回顾北月屋中,而顾北月也正等着他。

“为什么!”

龙非夜马上继续之前的问题,若非被韩芸汐打断,顾北月早就回答了。

诸多疑问归结起来不过一句话,“为什么刻意接近韩芸汐?”

顾北月其实也等着韩芸汐出去,好和龙非夜好好聊一聊,哪怕影族的身份被知晓,他在龙非夜面前一样可以从容冷静到底。

直视龙非夜犀冷的眼睛,顾北月淡然回答,“因为,她是毒宗嫡亲遗孤。”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难不成顾北月并不知道韩芸汐另一个身份?虽然满心狐疑,他却仍不动声色,一言不发地等顾北月继续说下去。

然而龙非夜表面的平静,却在顾北月心中引起波澜,他问,“莫非,秦王殿下早就知晓此事?”

龙非夜是什么时候知晓韩芸汐毒宗嫡亲的秘密?龙非夜是从沐家那里得知韩芸汐毒宗嫡亲身份的吗?如果是,那他是否也知晓了韩芸汐西秦皇族遗孤的身份?

要知道,西秦皇族遗孤这个秘密也就藏在药城沐家中。

几年前他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爷爷的遗物里翻到一些可疑的线索,沿着那些线索一直追查到药城去,又费了好大的劲才追查到沐心身上。

他查到的时候沐心已经失踪很久了,只留下一些谣言,说沐心和毒宗的后人有染。

这对于别人来说是谣言,而对于他来说则是唯一的线索。可惜,他追着这线索一直找,一找就是多年,却始终没有沐心的下落。

那些年,他几乎把毒宗了解个透彻,知晓毒宗天坑禁地里,关押毒兽的那道玄金门是一个道感应门,唯有毒宗嫡亲的血才能开启。

这之后,他基本是放弃了,直到韩芸汐的出现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在穆将军府初见韩芸汐,他只是被这个女人的气度所吸引,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她金针的毒术和诡异的针术。

即便他所了解的毒宗并没有这种针术技法,但是,他仍旧坚信这个女人和毒宗有关。因为毒宗是云空毒界的起源,这等高明的解毒针法,极有可能就是毒宗不外传的秘技。

从此,他开始追查韩芸汐的身世。韩家的背景再清楚不过了,韩芸汐身上如果有秘密,必来自天心夫人。所以,与其说他在调查韩芸汐,还不如说他在调查天心夫人。而当他追查到天心夫人和药城沐家有关,一切也就了然了。

韩家天心就是沐家沐心,韩芸汐正是沐心和毒宗嫡亲后人之女。韩芸汐不仅仅是毒宗嫡亲后人,而且也是西秦皇族遗孤。

他为了确定此事,特意引韩芸汐去毒宗天坑,玄金门一验,千真万确!

他查到这些,都是依赖爷爷当年留下的线索,龙非夜又是怎么查到的?

看着龙非夜把平静而冷峻的脸,顾北月的心都乱了。

他害怕!

这是他最最害怕的事情。

如果龙非夜早就知晓韩芸汐的身世,那么他对韩芸汐的宠爱,可是利用?想当初秦王妃得宠一事几乎震惊了整个云空大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天宁冷王龙非夜会真心去宠爱一个女人,纵容一个女人。

“本王早就知道她和毒宗有关。”龙非夜大方地承认了。

顾北月想试探试探他知不知道西秦皇族的事情,几次话到嘴边都谨慎地收回去,他必须谨慎再谨慎。因为龙非夜不是那么好试探的。万一龙非夜原本并不知晓西秦皇族的事,被他一试探反倒起疑心。

最终顾北月选择沉默,不说下去。

见顾北月沉默,龙非夜心中亦是盘算着,他想试探试探顾北月除了知晓韩芸汐是毒宗嫡亲之外,是否还知晓韩芸汐是西秦皇族后人。他盘算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么试探,因为,顾北月这么精的人,并不好试探。

万一顾北月并不知晓韩芸汐是西秦皇族遗孤,被他这么一试探必定怀疑到韩芸汐身上。如果顾北月已经知晓了此事,他再试探,必定会暴露自己。

龙非夜也不说话,等顾北月自己说下去。就这样,两个精到骨子里的人沉默了。

沉默也不过片刻,龙非夜开始先开口了,因为他不能耽搁太久,韩芸汐很快就会过来的。

虽是先开口,他也没暴露什么,只是冷冷道,“顾北月,你还没回答完本王的问题!”

顾北月暗叹龙非夜的深不可测,如此问来,他完全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只能继续回答,“秦王殿下,在下并非刻意接近王妃娘娘,知晓娘娘的身世,不过是偶然。”

“怎样个偶然法?”龙非夜冷冷问。

“玄金门,殿下可记得?”顾北月一边问,一边在心中抓紧时间字字句句琢磨着,回答龙非夜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谨慎 。

岔开话题是给自己争取思考时间最好的办法,可惜龙非夜不出声,只点了个头,顾北月压根争取不到太多时间。

“唯毒宗嫡亲之血才可以开启玄金之门,毒宗毒兽认毒宗嫡亲为主,所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能启玄金门者为毒兽之主。当时情况紧急,玄金门忽然开启,在下也十分诧异,后来细细想来,想起王妃娘娘手指不甚流血的事,才意外知晓娘娘身世秘密。”

顾北月说着,又解释道,“秦王殿下,在下去天坑原本想取毒兽牙毒为药引制药,遇到王妃娘娘本想要挟娘娘以毒术相助捕抓毒兽,可惜在玄金门的发现让在下知难而退了。因为在下知道……毒兽既已认主,便谁都抢不走。”

“玄金门……”龙非夜喃喃自语,像在琢磨什么。

“正是!那一回着实令人意外。”顾北月犹豫了片刻,终究是试探起龙非夜,他说,“虽是意外,可细细想来反倒恍然大悟。王妃娘娘的毒术精湛,不沿袭于韩大夫,便只能是从天心夫人那学来的。韩家为医学世家,和毒宗无瓜葛,天心夫人来历神秘,必是毒宗之女!”

龙非夜颇为意外,他没想到顾北月是因为玄金门才知晓韩芸汐毒宗的身世,如此看来,顾北月误会了天心夫人,并不知道天心和沐心是同一个人。

当初哑婆婆也说了,知晓沐心真实身份的人就只有她一人,顾北月既不知晓天心就是沐心,就更不可能知晓沐心和西秦皇族的关系了。

换个角度想,如果顾北月知晓韩芸汐是西秦皇族遗孤,早就会有所行动,不可能至今还没动静的。

龙非夜心中有数之后,仍是质问顾北月,“你入驻药鬼堂果然别有用心!”

“殿下误会了,在下仰慕王妃娘娘毒术,敬重王妃娘娘的为人,并不他想,入驻药鬼堂一为方便行医,二为报答王妃娘娘救命之人。若非王妃娘娘搭救,上一回在下早就死在李太后手中。”

“区区天宁太后,你影族人也放眼中?”龙非夜讥讽道。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警觉,无奈而笑,“秦王殿下有所不知,我影族人丁凋零,如今就剩在下这残病弱躯一人,影族……呵呵,早就没了。”

“是吗?幽影两族当年联手上演了一出好戏,保下西秦皇族的血脉。幽族楚家已宣告天下,以寻皇族,复西秦。楚家埋伏西周,掌兵权以叛乱;你影族埋伏天宁,刻意进驻药鬼堂,又是何意图?”龙非夜冷冷质问。

顾北月眉头紧锁,心下大骇,没想到他被关押的这期间楚云翳居然把当年的是都捅了出去!简直是该死!

如此一来,天晓得会有多少相干的和不相干的人到处搜寻西秦皇族遗孤的下落?

他忍着肩腿的疼痛下榻来,双腿站不住,只能一腿站着,靠在床边,龙非夜并无同情更无怜悯,只冷冷看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