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6章 天山剑宗插足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会如何对付宁承和楚家呢?

龙非夜卖了个关子,“再过三日,你便会知晓。”

“三日?”韩芸汐想不透,“三日后会有所行动?”

龙非夜一边喝粥,一边摇头,韩芸汐更纳闷了,“你不出手?”

龙非夜又点了点头,还是不出声。

“你说句话呀!”韩芸汐有时候会很郁闷,一天下来和这家伙说的话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了。

龙非夜开了口,颇为认真地说,“这粥挺好吃的。”

韩芸汐哭笑不得,知道他是铁了心不会说。她并不是今日才思索这个问题,想了好些天都想不明白。

龙非夜一直待在尧水郡必定会有计划的,可是,他又迟迟没动作。

虽停战了,这半个多月来,云空西部的局势变动并不小。

西周皇帝怒斥楚家狼子野心,忘恩负义,

谴责楚皇后和宁承勾结,弑君篡位,并且向龙天墨示好,只承认天安国为天宁皇室正统,愿与之继续结姻亲之好。

战乱之时龙天墨早就有意示好西周,同西周东西夹击天宁,康成皇帝一示好,他立马回应,痛斥楚家弑君篡位,警告楚家若不主动投降,天安必将出兵剿之。这警告的话自是说着好听的,这个形势下,康成皇帝也不指望龙天墨先会出兵。

康成皇帝还三番五次声讨楚家,要求其放回薛皇后,楚家提出割地换人的要求,被康成皇帝拒绝了,薛皇后便一直囚禁在楚家军营中。

外人都以为这是楚家二老的主意,实际上楚家二老已经被宁承囚禁,如今楚家当家作主的到底是宁承,还是楚天隐,这就谁都不清楚了。

对这些事康成皇帝也不了解,他仍将希望寄托在龙非夜身上,他盼着龙非夜出兵,联合西周和天安的力量,三面围攻天宁。

可惜,龙非夜迟迟不动,中南的兵也跟着驻扎于此没有主动退兵,归还尧水给西周的意思,西周皇帝心中那个着急呀,却不敢主动提,只能陪龙非夜耗着。

因为西部是四国交界,军事位置重要,也因为不涉朝政,不涉兵政的秦王首次涉足,因此,整个云空都关注着这里的一举一动,楚家军一投靠天宁,无论是朝堂还是民间便都议论纷纷,议论最多的莫过于两件事,一件是秦王殿下是否会继续出兵攻打天宁,二件事便是楚皇后和摄政王宁承的奸情,在常人看来一男一女勾搭,必有奸情!

龙非夜不说,韩芸汐就只能等了。

然而,三日后,传来一个消息,不仅仅让韩芸汐震惊了,就是整个天宁都震动了!

这个消息便是薛皇后遇刺,身亡。

消息传开的当日下午,康成皇帝悲痛欲绝,怒斥楚家阴谋,要求楚家归还薛皇后尸体,然而楚家依旧拒绝。

当日晚上,天山剑宗弟子端木瑶声讨楚家,亲率十名弟子下山,扬言楚家不归还尸体,不给她一个交待,天山剑宗绝不轻饶楚家任何一人。

韩芸汐一得到消息,立马跑去找龙非夜,“薛皇后是怎么死的?”

康成皇帝和端木瑶之所以要讨要尸体,一是想让薛皇后安息,二是争一口气,三便是想验尸,看看薛皇后是被行刺的,还是被楚家虐待而死的。

龙非夜居然能把时间算的这么准,韩芸汐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必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你说呢?”

龙非夜慵懒懒坐在暖塌里,朝韩芸汐看来嘴角勾起一抹冷邪的弧度。

韩芸汐懂了,果然是他!

要灭了楚家军,要反击宁承的军队,并不容易,但是要潜入军营杀一个人质,对于他,或者对于他手下一个高手来说,并非难事。

这家伙真心阴险,他杀一个薛皇后,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借刀杀人。

要知道,得罪了天山剑宗,楚家和宁承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即便他们把薛皇后交给端木瑶,端木瑶那性子岂会善罢甘休?

她忽然坏坏地期待起端木瑶知晓此事后,会是什么反应。

韩芸汐不明白的是,端木瑶在天山到底有多大的势力,竟能以天山之名声讨楚家军,将私人恩怨直接升级为两大势力的恩怨?

“逼楚家交出尸体,这……是你师父的主意吗?”韩芸汐不解地问。

“我也不清楚,即便不是,端木瑶也有本事借天山之力对抗楚家。”龙非夜冷冷说。

或许是太讨厌那个女人了,就连听龙非夜说出“端木瑶”这三个字,韩芸汐都不舒服。

“她本事倒是不小。”她讥讽地说。

龙非夜不多评价,他将韩芸汐拉过来,淡淡说,“我们就在这里住着,待雪融尽了,我便带你上天山,可好?”

他看着她,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特别认真,鲜少的认真。

龙非夜认真起来的眼神是有魔力的,韩芸汐拒绝不了的,不管他说什么,韩芸汐都无法拒绝,很快,他说的是要上天山。

这是她盼望已久的事情了。

“好。”她大声回答。

时至正月,待雪都融了山路可行,最快也得两个月后。

韩芸汐想,这两个月的时间,一定能把顾北月的伤养好送他回药鬼堂去,而宁承那边,就留着让端木瑶烦恼去吧。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寒冬北历国的兵马恢复得还不错,到了夏天,水草肥美起来,北历国把马群养肥了,宁承就不能像现在这么闲了。

西周乱了这么久,北历国错失了不少良机,一恢复,必会给宁承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这个局虽然龙非夜不像以前那样,掌控一切,大获全胜,可是,他终究还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还是得渔翁之利的那一个。

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他将占据尧水,坐看西周、北历、天宁风云再起,甚至龙天墨的天安都会被牵扯其中。

愚蠢之人逆势而为,聪明之人顺势而为,韩芸汐眼前这个不言不语,不动声色的男人则是造势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大势皆执掌中。

韩芸汐想,接下来的日子,她可以专心救治顾北月了。她当然不会轻易饶了楚家,且等端木瑶忙完了,她不介意当一回落井下石的恶人!

两日后,顾七少依旧杳无音信,而沈三长老如期而至,还带来一个专攻筋骨大夫洛神医。

一室寂静,沈三长老把脉之后,便和洛神医开始认真检查顾北月膝盖的伤势,检查了甚久,两人除了摇头之外,都没说什么。

同是大夫,韩芸汐再清楚不过他们什么意思了,她什么都没说,小脸紧绷着,严肃得吓人。

“沈长老,你别顾着摇头,到底什么情况?”唐离忍不住出声。

沈三长老好似没听到一样,没回答,唐离又要问,韩芸汐一个厉眼瞪去就让他闭嘴了。她也心急,但是她知道面对的病情伤势无论轻重,都不容打扰。

沈三长老和洛神医一边检查,一边询问顾北月,足足半个时辰之久。最后,沈三长老替顾北月重新上药包扎,他看着顾北月,语气沉重,“北月,你……心中有数了吧。”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蹙眉了。她盯着顾北月包扎着的膝盖看,不自觉咬了唇。小东西就坐在她肩上,双爪紧紧地抱在一起,很紧张。

“嗯。”顾北月浅浅地笑,“我知道了。”

虽然他在笑,可是一屋子的气氛忽然就沉重了,唐离和楚西风面面相觑,龙非夜垂着眼,眼底阴影一片。

沈三长老看着顾北月的干净的笑容,真真于心不忍,他和顾理事颇有交情,当年也算是看着北月这孩子长大的。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心地善良救人无数,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呢?顾理事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

他长叹一声,起身来同韩芸汐作揖,认真说,“王妃娘娘,顾大夫这腿……废矣!”

“废了?怎么会这样?”

“沈三长老,真没治了吗?别人也没办法吗?”

唐离和楚西风都很不可思议,就连龙非夜也微微蹙了眉头,他们都知道顾北月的腿伤非常重,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到没治的地步。他们一直以为沈三长老来了,顾北月也就没事了。

沈三长老一脸沉重,连连摇头,回答的是洛神医,“顾大夫伤的是筋,腿筋严重撕裂,虽未断,但是撕裂严重,严重影响其站立和行走。治愈是不可能的,只能长期用药养着,以免伤势恶化,一旦伤势恶化,极有可能腿筋全断。”

“就不能接筋吗?”韩芸汐终于开口了,她之所以找沈三长老来就是想看看沈三长老是否能替顾北月接筋。

如果可以,即便是腿筋都断了,一样可以治好的!

虽然她知道云空大陆的医疗设备有限,医术上在开刀治疗方面基本是空白,可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

“骨折可接,筋断……”沈三长老只能摇头。

“骨折可接,筋断可缝!”韩芸汐认真说,骨折了,接了骨,百天左右骨胶生出来便可以让伤口愈合,恢复如初。筋断了也是一样的道理,一针线缝住之后,百天左右筋便会生长在一起,恢复如初。

这在现代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小手术,在古代怎么就这么难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