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19章 药王,有所图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可惜药王老人看都不看一眼,更别说是收礼了。

“抽不开身?从尧水郡飞鹰传书至药庐,不过两三个时辰的事。依老夫看,你心中压根就没我这个师父吧?”

他说着,锊了锊翘起的胡子,很不高兴。

韩芸汐心下那个无奈呀!虽然口口声声喊着师父,可她跟他真的不熟。当初拒绝留在药庐十年的时候,她其实就不算是他的徒弟了。

药王老人口口声声喊她徒儿,怪她没来拜年,可他心中并没有真的把她当徒弟,否则能这么刁难吗?

韩芸汐又解释,“师父,徒儿那会儿真在战场上,压根就不知道过年,想起了的时候年都过了。飞鹰传书也太没诚意了,徒儿怎么说也得亲自到您面前来不是?”

“呵呵,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药王老人冷笑道。

“哪呀!我是专程来拜年的,顺便来求药的!”韩芸汐知道自己这么说很虚伪,可是她还得的硬着头皮说下去。

药王老人给她下马威呢,不过了这一坎,求药的事情就没得商量。

她打开手中礼盒来,又道,“师父,你瞧瞧,这是徒儿专门给你准备的礼物,保证你一喜欢。”

药王老人看都不看,冷冷说,“既是有诚心,那你这回就别走了,留下了陪师父一年,如何?”

果然又说到这件事了。

一直没做声的龙非夜眸中掠过一抹寒芒,冷冷道,“药王前辈,王妃专程来拜年,本王是专程来求药的。生筋膏既在你这里,开条件吧。”

和所有奇才一样,药王老人也是个心高气盛之人,他挑眉朝龙非夜看来,冷笑道,“秦王怕是不知老夫这里的规矩吧,呵呵,老夫的药,从来就没人求得走!”

“药王前辈也误会了,本王从来不求人!你要怎样才肯交出生筋膏,条件任开!”龙非夜岂止是心高气盛呀,简直是目中无人。

论年龄,他不如药王老人;论心气,气场,他绝对是压倒性的赢。

他自己不求人,更不允许韩芸汐这样低声下气地求别人,讨好别人。

药王老人总觉得是龙非夜阻止韩芸汐留在药庐,本就不喜欢龙非夜,听了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怒声,“哼!老夫的药不是一般人换得走的。你走!”

“既是换不走,你让王妃带患者来作甚?分明是有所图谋,呵!”龙非夜反讥讽轻笑。

“这是老夫的事!与你无关!”药王老人气得险些跳脚,这辈子就从来没被这么损过。

“王妃的事就是本王的事!你到底怎样才肯交出生筋膏,干脆点!”龙非夜寸步不让。

“你……你……”

药王老人气得脸都青了,却无话可辨。如果面对的是别人,他早就令人全部轰走了,可偏偏面对的是韩芸汐这丫头。

打从见了这丫头的本事,他就一直心心念念地想留她在药庐,继承他的一切,成为药界的权威。

好不容易把这丫头盼来了,他怎么舍得轰走呢?

如果直接说要韩芸汐留在药庐,他才肯交出生筋膏,他又怕韩芸汐会生气,会看轻他。所以,他借着拜年的事情刁难韩芸汐,希望她能主动说要留下来。

刚刚都已经把韩芸汐逼到无话可说了,龙非夜偏偏插嘴打岔。着实可恶!

韩芸汐在一旁看着,心中知道龙非夜就是仗着药王老人不会赶她走,才这么激将的。

她眼底掠过一抹狡黠,连忙道,“殿下!你怎么能对师父无礼?师父既说了生筋膏在药庐,又让我带顾大夫过来,必是会救人的。师父是天下最好的师父!”

这话一场,顾北月险些笑出来。

而药王老人嘴角抽搐着,胡子一翘一翘的,好像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韩芸汐了。

韩芸汐连忙上前,将礼盒塞到他手中,“师父,殿下误会你了,对吧?”

药王老人该怎么回答呢?

回答“不是”,那他岂不成了龙非夜口中的“有所图谋”,如果回答“是”,他就成了韩芸汐口中的“必是会救人”的好师父。

药王老人忽然有种被这夫妻二人坑了的感觉。

“师父,你说是吧?”韩芸汐看似撒娇,其实步步紧逼。

药王老人轻咳了好几声,最后不得不点头,“唉,被秦王误会不打紧,为师就怕被你误会了。”

“不误会不误会!师父,咱们进屋去吧,救人为重。”韩芸汐果然够干脆。

谁知,药王老人并没有带他们进屋,而是带他们绕过药庐,走入一片石林。

石林的尽头是一个山洞,洞口上头有一片石额,刻着血红色的三个大字,“求药洞”,洞内漆黑一片,看不到有多深。

韩芸汐和龙非夜相视一眼,有些不详的预感,她不解地问,“师父,这是……”

“你们要的生筋膏确实在药庐,却并非老夫所有,而是老夫的师父生前配制出来的,就存放在这个山洞中。这山洞中不仅仅有生筋膏,还有不少奇药。先师当年留有遗言,能入洞得药者,分文不取。若得不到,必有惩罚。”

药王老人说着,眼底掠过一抹狡诈,又继续说,“至于惩罚是什么,只有进去了才知道。丫头,你是进洞,还是空手而归,可得慎重考量,为师也帮不了你。”

“王妃娘娘,求药洞很危险,你没必要为在下冒险!”顾北月急急说。

韩芸汐笑道,“冒一次险,救你一双腿,值!”

什么危险没经历过呢?她就不信区区一个求药洞能藏下刀山火海了?

“借个火!”龙非夜冷冷对药王老人说。

药王老人料定了他们会进去,他就等着好看戏了,这一回他非留下韩芸汐不可。

很快,药王老人送来一盏灯笼,“你们二人进去吧,这位顾大夫留下,老夫自会照料。”

顾北月没有再劝韩芸汐,却执意道,“我随你们进去!”

“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出来的。”韩芸汐安慰道。

“你进去了只会碍事。”龙非夜冷冷说。

“秦王殿下,我保证不碍事!”顾北月坚持。

龙非夜没理睬他,提着灯笼在洞口打探情况,韩芸汐安慰道,“顾大夫,放心吧。等我们出来了,你就可以站起来了。”

“王妃娘娘如果不带在下进洞,在下宁可不治这腿!在下,说到做到!”顾北月非常严肃,眸光湛亮。韩芸汐都怔住了,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发现这个温和的男人也是有倔脾气的。

只是,她还是不答应,“顾大夫,秦王殿下说的有道理。”

芸汐姑娘,我本该护你,若让你为救我身陷险境,我顾北月这双腿留着何用,我顾北月这条命留着何用?

“如果殿下和王妃娘娘执意,在下也无话可说,只怕二位会白走一趟,即便得了药,也再也救不了在下的腿!”顾北月冷冷说,整个人变得特别清冷,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彻底废了这双腿,他多的是办法。

韩芸汐彻底怔住了,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陌生至极,她正不知如何是好,龙非夜将灯笼交给顾北月,什么都没多说,亲自推顾北月进洞。

韩芸汐看着两人的背影,也不知道怎么的,竟没了担忧,心头反倒泛起一抹暖意,她连忙追上。

“对了,老夫忘了告诉你们,你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药王老人在背后大喊,他追了几步,到洞口就戛然止步。

他这辈子是再也不敢踏入求药洞的,想当年他来药庐求药,正是因为困在求药洞了,才不得已一辈子留在药庐中。

这个地方是他的噩梦,如今也是他的希望所在,他等着,等着韩芸汐步他的后尘!

韩芸汐他们三人的身影很快就淹没在山洞中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药王老人连忙从一旁的小道走去,这小道和求药洞是平行的,有暗窗可以看到里头的一切。

韩芸汐他们一直往里头走,都很沉默,龙非夜一手推着顾北月的轮椅,一手紧紧握着韩芸汐,警觉地关注周遭的动静,哪怕是气流的异动他都没放过。

顾北月虽然武功全废,可是,常年习武养出来的警觉性还在,他和龙非夜一样,留心着周遭的一切。

韩芸汐亦是一身戒备,手中的暗针时刻准备着。

然而,紧张了好久,他们却发现他们的警觉是多余的,因为这个山洞并没有什么陷阱,也没有什么埋伏,而是有一道道关卡,等着他们去闯。

只要他们能安全走到最后一关,便可以带走想要的任何药品。

很快,他们就抵达了第一关,鉴药!

拦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紧闭的石门,一个手持笛子的黑衣小药童就站在门前,他手中捧着一盒药。

“只要你们在一炷香的时间里鉴别出这里头的药品,便可继续往前走,否则,你们必须一辈子留在药庐!违者,将会受到诅咒,百病缠身,无药可医!”小药童语气刻板,没有情绪。

“怎么个鉴别法?”韩芸汐问道。

“你站在五步之远,不许靠近,只能看。”小药童解释道。

韩芸汐乐了,“就这样?”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嘛,别说五步之远,就是十步,二十步都不成问题。

“就这样。准备好就开始。”小药童说道。

“开始!”韩芸汐很果断。

只见小摇头缓缓打开药盒,而躲在一旁偷看的药王老人露出了狡猾的笑意。他在药城试药大会上见识过韩芸汐的能耐。

但是,他坚信求药洞的第一关一定能拦下韩芸汐,想当年,他就是败在这第一关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