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1章 认输就是办法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顺利通过!

龙非夜和顾北月紧张了那么久,本应该很喜悦的。可此时,他们俩却都关注着药王老人。

但凡对韩芸汐有所企图的目光,基本是逃不过他们二人的眼睛。

药王老人顾着欢喜,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云空大陆最强悍的两个男人默默记仇了。

小药童还未开口,药王老人就迫不及待地说,“还不去开门让他们进去?”

药王老人早就调查过韩芸汐,知道这个丫头毒术厉害,鉴药厉害,但是医术一般般,只限于处理一些小病症,小伤口而已。

求药洞的第二关不仅仅涉及了药学,而且也涉及了医学。韩芸汐再厉害,这一回也只能认栽!

至于顾北月,不过是区区五品神医,药王老人压根没放在眼中。

他不停地捋着胡子,压着心中狂喜,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能收到这么有能耐的徒弟。他甚至都开始计划韩芸汐留在药庐之后,他要给她安排什么活儿。

他觉得应该给她个下马威,压一压她的锐气,然后再好好审一审她的鉴药之术是从哪里学来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要将会平生所学都交给她,让她一辈子替他守着药庐,潜心研制丹药。

小药童很快就开启背后的石门。

韩芸汐一门心思想赶紧拿到生筋膏治好顾北月的腿,她没理睬药王老人,大步往石门里走去,龙非夜推着顾北月紧随其后。

石门内还是一条昏暗的甬道,有了先前的经验,他们没有那么多顾虑和防备,只疾步往前走。谁知道他们走到尽头的时候,却见一个敞开的大石门。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第一关过得太顺了,他们送我一次通行的机会?”韩芸汐打趣地说道。

“必有诈!”顾北月是谨慎的。

龙非夜却长腿一迈,动作帅气霸道,直接跨过石门。既来了,就无所畏惧,刀山火海都大步去闯!门敢开,他们自是敢进!

韩芸汐亦是果决之人,推顾北月跟进去。

而就在她进门之后,石门忽然自动关闭了,堵死了他们的退路。

顾北月说,“想必,第二关现在才开始,王妃娘娘……”

这话还未说完,顾北月忽然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停不下来,韩芸汐大惊,“噎着了吗?”

顾北月回答不了,连忙摆手。

韩芸汐递给他水喝,正要替他拍背,龙非夜抢了先,谁知道还未拍两下,韩芸汐忽然也咳嗽起来,虽然不像顾北月咳得那么剧烈,却和顾北月一样一直咳个不停,就像是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世界上被咳死的人,可不少。

龙非夜大急,哪还顾得上顾北月,他连忙抱着韩芸汐坐到一旁,小心翼翼又是替她拍背,又是替她捋心口顺气,还不停地喂水,可谓是手忙脚乱。

可惜,水都还未润喉,就被韩芸汐咳了出来。而抚拍的动作一点儿也没用,才须臾而已,顾北月和韩芸汐就成了病人。

就连龙非夜也咳嗽了,虽然没有韩芸汐和顾七少严重,可喉咙一直痒着,让他非常不舒服,时不时就得咳几声。

这是怎么回事?待韩芸汐缓过劲来,龙非夜才问,“中毒了?”

“不确定,咳咳……不太像中毒。这一定是第二关的考验。太狡诈了!”

韩芸汐咳得心口都疼了才勉强能停下来。她把水递给龙非夜,认真说,“顾大夫的身体很虚弱经不起这种折腾,必须照料好,否则我们就白来了。”

若是顾北月的命咳没了,拿到生筋膏还有什么意义呢?

龙非夜确定韩芸汐没大事,便帮顾北月顺气,喂他水喝。而韩芸汐认真地替他把脉,他咳得最严重,脉象的异常应该是最明显的。

顾北月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什么事都顾不上,每咳一次胸口就疼一次,脑袋就抽痛一次。根本就停不下来喝水。

他曾经有无数次距离死亡很近很近,却没有比这一次更近,没有比这一次更难受的,难受到他都无法思考。

即便他很努力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一会儿,认真替自己把个脉,可惜,他办不到。

水喝不了,韩芸汐只能拿出之前对付毒蚊子的喷雾瓶装了干净的水,用喷入的方式让顾北月的喉咙舒服一些。可是,这个办法也没有用,顾北月还是一直咳,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韩芸汐当机立断取出金针,实行针灸之术。

可是,令她意外的是,就连针灸之术都没有任何效果,咳嗽不断再加剧。

虽然不是伴随哮喘的咳嗽,可是在这么下去,顾北月也会缺氧的呀。

性命攸关之前总是很冷静的韩芸汐都怕了,她急急问,“龙非夜,怎么办?”

这种事,龙非夜最不懂了。

但是他并没有慌张,当机立断就拉着顾北月的手,运功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输给他。

真气这东西,是先天之精气和后天的修行所得,是维持性命的根本,龙非夜的真气足,身体底子好正是因先天的好体质和后天勤练内功所得。

顾北月一接受到龙非夜的真气,虚弱的躯体像是灌入了一股新生的力量,他总算有力气压住咳嗽,调整呼吸。

见状,韩芸汐大喜连忙喂他水喝,喝水湿润了喉咙,顾北月舒服多了。

“好些了吗?”韩芸汐急急问,龙非夜看着他,冷冷的,不露分毫情绪。

韩芸汐不知道真气对于习武之人意味着什么,可是顾北月却非常清楚!他看了看韩芸汐,又看了看龙非夜,心里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

“顾大夫,你赶紧把个脉,瞧瞧咱们得了什么病。”韩芸汐急急说。

谁知道,顾北月眼前一黑,忽然就昏迷了。

“顾北月!”龙非夜怒了,又继续输送真气给他,可惜顾北月都没有醒来,他不悦沉声,“废物!”

韩芸汐连忙替顾北月把脉,只可惜没把出个所以然来,顾北月除了身子虚弱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脉象。

她又替自己和龙非夜把脉,也都正常。

“好端端的怎么会病了?”龙非夜不解,他虽是外行,但也知道要引起身体异常,非病即毒。韩芸汐既然查不出是毒,那十有八九就是病了。龙非夜刚说完,就忍不住咳了几声。

“我们通过第二关甬道的时候,一定是吸入了什么东西,才会这样咳嗽不断。有种东西叫做病毒,一旦接触就会生病。”韩芸汐的解释并不专业。

确切的说,病毒无数不在,可是,并非接触到都会生病。生病不生病不仅仅取决于病毒本身的传染性,还取决于人体自身的免疫力。

这东西要认真解释起来,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韩芸汐只能这样告诉龙非夜。龙非夜虽然不太明白病毒是什么东西,但是基本还是能明白韩芸汐的意思。

他很认真地问,“这么说来,我们是被病毒偷袭了。”

这个比喻实在太恰当了,韩芸汐认真点头,“对,就是这样!”她想,唯有靠空气传染的病毒,才能无声无息地偷袭龙非夜这等高手吧。

顾北月咳得最严重,想必是因为他是他们三人中免疫力最低的一个。

两人正说话着,昏暗中忽然传来一阵掌声,只见一个老者慢步而来,他和之前那个小药童一样的衣着打扮,正是求药洞的守护者。

“不愧是药王看中的继承人,有点意思。”老者打量着韩芸汐,颇为欣赏。

在这种环境中,遇到忽然发病的情况大多数都会往邪门歪道上想,譬如受了诅咒,譬如中邪了,这个丫头年纪轻轻的,竟能从容冷静地分析出原因,还真是与众不同。

“少装神弄鬼,第二关到底是什么?”龙非夜冷声。

老者不跟他们着急,慢腾腾地走到面前来,优哉游哉地捋着胡子才回答,“年轻人,其实你们已经走过第二关了,只是你们没命走到第三关。”

老者真心的慢性子,韩芸汐和龙非夜都快急死了,他说到这里还打量了一下龙非夜才继续,“年轻人,即便你输真气给他也没用,他的身子弱,病症才发作得快。只要半个时辰过后,无论你们身子强弱,一样都得咳死。”

原来如此!

韩芸汐大怒,骂道,“这是哪个黑心的王八羔子定的规矩?不就求个药,还能要人性命了?”

定规则的自是药庐先祖,虽然药庐很多人对先祖老人家留下的种种规则意见很大,却从来没人敢说出来,更别说是这么骂的。老者嘴角抽搐着,解释道,“莫急莫急,过关的办法还是有的。”

“什么办法?”韩芸汐冷冷问。

“认输,只要你们认输,老夫马上把药呈现,保证你们三人药到病除。”老者笑呵呵说。

“很好笑吗?”韩芸汐的脸都阴了,龙非夜直接拔剑,直指老者,“拿药来,否则本王让你先死在这里!”

老者颤抖着后退了一步,“年轻人,别冲动。即便你们杀了我,也拿不到药,咱们……都得死。”

“本王先杀了你,再找药不迟!”龙非夜还真要动手,幸好韩芸汐及时拦住,她低声,“得不偿失。”

古往今来求药者诸多,求药洞既敢定这种规矩,必定是有底气的。

现在杀人,他们即便得了药治了病,估计也出不去。闯关的办法不是认输,而是治病,为今之计,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顾北月身上了。

韩芸汐劝说,龙非夜自是放下剑。老者松了一口气,连忙躲了,“年轻人,你们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好好考虑吧!”

躲在黑暗中的药王老人已经笑得心花怒放了,韩芸汐他们得的病叫做半日咳,半日不治便可致命,这病连医学院的院长都奈何不了,他就不信韩芸汐他们今日还能逆天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