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2章 她怕,春风不再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就只剩下半个时辰的时间,要么治病痊愈开启第三关的挑战,要么就是死在这里。

认输这条路,龙非夜和韩芸汐从不考虑,他们把希望全都寄托在顾北月身上。

为今之计就是赶紧让顾北月醒来,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治愈“半日咳”。

龙非夜认真摸起顾北月的脉象,韩芸汐不解,“你也会把脉?”

“略知一二,他输给他的真气在他体内乱窜,他应该是承受不住才会昏迷。”龙非夜淡淡说。

武功范畴内的东西,韩芸汐并不了解。

她也摸了摸顾北月的脉象,发现他的脉象除了显示身体体质虚弱之外,并无异常。

“那现在该怎么办?”她低声问。

“死马当活马医。”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阴狠,韩芸汐还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经又拉住顾北月的手,往顾北月体内灌入真气。

都已经承受不住了,还输真气给他,韩芸汐无法想象后果,她想阻止,却被龙非夜严肃冷冽的表情震慑到,不敢上前。

小东西站在韩芸汐肩头上,比韩芸汐还要忌惮龙非夜三分,着急得想咬人却不敢轻举妄动。

余光瞥见韩芸汐担忧的表情,龙非夜有些无奈,这个傻女人一定不知道他今日耗费这些真气有多伤身。

他的真气浑厚霸气,一进入顾北月的体内就直奔丹田,如果顾北月的丹田没有受伤,这股力量对于他来说堪比一剂良药,只可惜,顾北月的丹田重伤,根本无法聚气,所以,这股力量一到丹田被四散开,在身体里乱窜,影响了顾北月体内的正常气息。

龙非夜继续给顾北月输入真气,其实是最霸道最野蛮的方式,强行让顾北月体内混乱的气息顺畅。一旦成功,顾北月必会清醒,神清气爽,意识清醒;倘若失败,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七窍流血而亡。

龙非夜,就是这么狠!

见龙非夜这么救顾北月,躲在暗处的药王老人冷笑连连,“这么卖力,就算救醒了,何用?”

那位老者被龙非夜的剑吓着了,此时就站在药王老人身旁,他慢悠悠地打着哈欠,“就让年轻人去折腾吧,折腾到最后,总是要认输的。”

药王老人可没有他那么好的耐性,他一边看着韩芸汐他们,一边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这时候,顾北月忽然轻咳起来。

韩芸汐和小东西都很紧张,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看,龙非夜非但没有停手,反倒加重力度,不再是输入真气,而是狠狠将真气灌入。

“呵!”

顾北月闷哼了一声,忽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若是习武之人见了,必定马上知晓顾北月丹田的秘密,也一定知晓顾北月已经体内元气大乱,随时都可能走火入魔。只可惜在场的除了龙非夜之外,谁都看不出来。

“龙非夜,这怎么回事?”韩芸汐急急问。

龙非夜还未回答,顾北月竟开了口,“在下没事,还劳烦秦王殿下继续!”

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却将这句话说得字字清晰,毫不含糊。苍白的脸,紧闭的眸,无不写着倔强二字,他倔强得像个坚强的傻孩子。明明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明明知道再继续下去,不是走火入魔,而是直接七窍流血毙命身亡。因为,就目前的情况看,成功的几率太小太小了。

可是,他还是坚持。

这一刻是生死关头,唯有两个男人自己清楚。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欣赏,却毫不犹豫继续,强劲的真气从顾北月手中一阵一阵灌入,顾北月嘴角的血便靡靡不断流溢出来。体内的真气猛烈地撞击着他的五脏六腑,非常混乱,他有种随时会爆炸的感觉。

“停下!”韩芸汐拉住了龙非夜的手,她虽然不懂,但是看得出来顾北月很危险。

顾北月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冷不丁扯着韩芸汐的手,因为用力过猛,整个人竟从轮椅上摔了下来,可即便是这样,龙非夜还是死死地按着顾北月的手,没有停止。

芸汐麻麻都动手了,小东西立马扑过来,就落在龙非夜的手背上,正要张口咬,可惜,龙非夜另一手不耐烦拂过来,小东西被拍飞出去。

“龙非夜,停下,他会死!”韩芸汐按住了龙非夜的手。

“他活不了,我们一样活不了。”龙非夜冷冷说。

韩芸汐懂,龙非夜不是孤注一掷,而是没有选择。她懂,只是,迟迟放不了手,她狠不下心。

他也没有催促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他的心永远都比她冷静,比她狠。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道强劲有力的真气却从顾北月手中反冲出来,狠狠将龙非夜和韩芸汐震开!

两人退了好几步,而顾北月趴在地上,像是断了气的人,一动不动。

“吱!”

小东西尖叫震天,它疯了一样扑过来,就扑在顾北月脸边,试探着他的气息。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只见小东西趴着,颤抖着小身子。

韩芸汐吓得脸色都白了,死死地抓着龙非夜的手,不敢走过去。

她怕!

她怕此行徒劳,她怕天人永别,她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四月的春风,温柔拂面。

顾大夫,你不要吓唬芸汐,好不好?

龙非夜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输给顾北月的真气竟会被反弹回来,这家伙的丹田不是重伤吗?哪来的力量呀?

如今,他的身体又是什么情况?是生,还是死?不得不承认,龙非夜心中也没底。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者躲在一旁提醒了一句,“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再不认输,半日咳一发作,神仙都救不了你们。”

韩芸汐怒目往黑暗中看去,眸光凌厉得可以杀人。

老者立马闭嘴了,可是药王老人偏偏走了出来,大笑道,“就算救活顾北月又怎么样?老夫不怕告诉你,这病就连医学院的顾院长都治不了,何况是他一个区区五品神医?”

一听这话,韩芸汐恍然大悟。她刚刚骂的就没错,求药洞的规矩压根就是为了坑人而设定的,这么难的病症,谁来闯都通不过。

他们白来了,顾北月要真是死在这里,那就是他们犯下的最大的错!

“骗子!可恶!”

她恨意四起,抬手启用梨花泪雨,眼看毒针就要射出去,背后竟传来一个非常虚弱的声音,“王妃娘娘……咳咳……息怒。在下,在下能治这病。”

这声音,那么虚弱,却能给人以希望和力量!

韩芸汐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顾北月竟已经醒了,小东西站在他肩上正抹眼泪呢。

他没有像平常那样笑,一脸坚定,他温柔的双手撑在地上,支撑着自己孱弱的身躯,也支撑起他们所有的希望。

韩芸汐从来没见过温润如玉的顾大夫狼狈成这样的,也从来没有见过孱弱无力的顾大夫如此坚韧刚强,虽趴着,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挑战药王的权威,甚至挑战医学院的权威。

顾院长都治不了的病,他说,他能治!

韩芸汐箭步过去,然而,龙非夜却先一步一手将顾北月搀起来。顾北月一脚已废站不稳,龙非夜撑着他。

他低声,“看样子本王的真气没有白费。”

“在下这条命算是殿下给的,在下记着。”顾北月亦是低声。

见顾北月神志清晰了,韩芸汐和小东西开心得犯傻,主仆两看着龙非夜和顾北月两人,傻乐傻乐的。

“区区五品小神医也敢口出狂言,你若能治这病,何以病得最重?哼!”药王老人冷笑地讥讽。

顾北月并不着急反悔,他坐回轮椅去才回答,“药王老前辈可听过神农氏尝百草发明医药和农耕之说?”

“什么意思?”药王老人不懂。

顾北月淡淡而笑,“不得其病,何以识病,不识其病,何以治病?”

他也是因祸得福吧,如果不是身子虚弱让病症提前发作,病得那么重,他也摸不透这“百日咳”是什么东西。

自己大病一场挺了过来,他便心中有数了。

“顾北月,你真会治百日咳?”韩芸汐很惊喜,她知道顾北月的医术不止五品,只是因为不喜好功名头衔所以迟迟没有去医学院晋级,然而,她并不知道顾北月的医术会那么强悍。

难不成,他真能胜过医学院那位顾院长,据韩芸汐了解顾院长的品级是云空医学院有史以来最高的,为八品医仙!

药王老人暗暗惊诧顾北月年纪轻轻的,竟能悟出这种道理,然而,他并不相信顾北月亲身试病就有本事治病。

退一万步说,即便他有这能耐,他也没有时间了。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半日咳就要大爆发了。

可是, 顾北月却给了韩芸汐非常肯定的回答,他说,“王妃娘娘,在下能治。此病在病症还未大发作之前,只要煎药服用,便可药到病除。”

韩芸汐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她坚信顾北月,“是什么药?”

“望春,半夏,秋石,冬草各一两便可。”顾北月认真说。

听到这,药王老人眼底掠过丝丝复杂,要知道先祖留下的治病药方还真有这几味药。药王老人不动声色地听着,顾北月却没有再说别的。

“就这些?还有吗?”韩芸汐问道。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