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4章 第三关(1)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和顾北月好奇着韩芸汐那十七味药粉打哪里来?韩芸汐好奇着顾北月的医术品级到底有多高?龙非夜好奇着他那么浑厚霸道的真气怎么会被顾北月孱弱之躯反弹出来?

总之,他们彼此都心怀疑惑,而此时,不管什么疑惑都得暂时搁在心里,因为第三关的石门就在前面。这是求药洞的最后一关,难度可想而知。

第一关是鉴药,第二关为医病都和医药有关,第三关会是什么呢?

韩芸汐心想必定还是和医学有关,只要在医学这个范畴里,他们就不怕!她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药王老人已经不见了。

“第三关是什么?”龙非夜冷冷问。

“老夫只负责送你们到这里。”老者后退几步隐身而昏暗中,身影若隐若现,他都要走了,却又忍不住说了一句,“年轻人呀,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呀!”

“什么意思?”韩芸汐问道。

“呵呵,到了第三关,你们可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喽……没有喽!”老者一边说,一边后退,声音越来越远。

他的声音一消失,另一个声音就从对面的黑暗中传来。这一回,是个女声,“哎呦,天下怎么会有这么俊的男人呀!”

呃……

韩芸汐他们三人齐齐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打扮妖娆年轻女子缓缓走出来,上着抹胸下穿灯笼裤,十分清凉。她一边走,一边扭着水蛇腰,捎首弄姿。

随着女子的靠近,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渐渐在空气中弥散开来。韩芸汐并没有发现香气中带毒,她不放心启动了解毒系统深层的检测功能,竟也没发现异样。

“这香不普通,像是药香。”顾北月低声。

“药香?闻久了会怎样?”韩芸汐连忙问,有些迷药,麻醉药并非毒的范畴,而是药的范畴,解毒系统是检测不到的,这类药她基本一嗅就能知道,也不必依赖解毒系统。

但是,女子带来的香气她却是第一次闻到,无法肯定是毒还是药。

“只是像,也有可能是毒,在下从未闻过这种气味。”顾北月如实说。

他们两人一边认真闻着香气,一边琢磨,龙非夜的拳头却抵在鼻子前,明显不喜欢这个气息。而那女子一双丹凤媚眼不停地朝龙非“明”送秋波。

她几乎无视了韩芸汐和顾北月,从他们二人面前走过,直直朝龙非夜走去。韩芸汐嘴角抽搐着,心道,“第三关难不成是美人关?”

顾北月坐在轮椅上,正轻轻地抚摸小东西,像是刻意回避这个女子。顾北月骨子里其实是非常保守的。

龙非夜倒是冷冷看着那女子靠近。

“这位爷,贵姓?”女子嗲声而问。

龙非夜没回答。

女子窃喜,就喜欢这等冷酷高傲的男人,她继续往前,谁知道还未靠近,龙非夜就冷不丁一脚狠狠踹过来,踹在她肚子上,直接将她踹飞了出去,消失在周遭的黑暗中。

顾北月不知何时抬头看来,眉头微蹙着,无论如何,他是做不到对女人动手的。韩芸汐乐了,打趣地说,“身段儿那么好的姑娘,殿下就不懂怜香惜玉吗?”

龙非夜冷眼瞪过来,凶巴巴的目光让韩芸汐悻悻地闭嘴。

很快,女子忽然从黑暗中飞出来,只见她七窍流血,愤怒地直指龙非夜,“你竟敢对本姑娘动手,本姑娘要你后悔!”

“本王不过动脚而已,你还不够格让本王动手。”龙非夜冷冷说。

“你!”女子气结,五官扭曲在一起,血迹横流,狰狞恐怖。

韩芸汐终于明白顾北月为何会蹙眉了,龙非夜这一脚直接踹得人家七窍流血,真心太狠了!

“第三关到底是什么?说!”龙非夜全然是命令的语气。

“少废话,有种就进去!”女子冷哼,手一挥石门便自动开启,瞬间飘出一阵香气,同她身上的一摸一样。

这香气,必有蹊跷!

韩芸汐可以笑看别的女人勾引龙非夜,但是,绝对看不下去别的女人挑衅龙非夜,能让女人挑衅了,他还是龙非夜吗?

龙非夜都还未动,她便大大方方走入门中,“废话那么多才开门,真墨迹。”

不管这香气有什么猫腻,他们都走到这里了哪怕是一条道走到黑,也得坚定地往前走。

女子总算注意到韩芸汐了,眯眼看去,杀气逼人,然而,她还未开口,背后就传来龙非夜冰冷的声音,“滚开!”

刚刚那一脚足以让女人乖乖退让,龙非夜看都没多看她一眼走过去,推着顾北月进门。

女子并没有跟他们一块进去,而是关闭了石门。

听到背后石门关闭的声音,韩芸汐他们三人并不意外,因为,他们被眼前之景震慑住了!

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山洞里还藏着这么个地方,也怎么都没想到第三关会是这样的。

此时,他们就站在悬崖上,前面十步之外便是无底深渊,深渊很宽阔,轻功再好都不可能一下子横飞过去。深渊中悬浮着一排木桩桥,蜿蜒曲折,犹如长龙横卧深渊,每一根木桩之间的距离甚远,跳跃能力不好的人根本跳不过,即便是跳得过的,一不小心踩空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深渊的对岸隐隐可见一个悬崖,悬崖上有一石门,写着一个大大的“药”字。

“那个门……应该是开启药库之门吧,我们要的东西就在那里?”韩芸汐喃喃而问。

“第三关就是过深渊?”顾北月揣测着,“这些木桩悬浮于空中,一旦踩下,可否会下沉不稳?”

龙非夜一言不发,直接飞过去凌空落下,一脚轻轻踩在第一根木桩上,木桩竟一下子往下沉了一小截,龙非夜施了些力气,木桩便沉了一大截!

见状,韩芸汐和顾北月面面相觑,这木桩果然不是固定的,一个一个跳过去,只要一脚不稳就完了。

“看样子要劳烦秦王殿下一趟了。”顾北月无奈而笑。若是之前,他过这个深渊也就一瞬间的事情,如今,他只能让人背过去。

“算上我,劳烦他两趟。”韩芸汐若有所思着,“就过这个深渊?没这么简单吧?”

话音一落,只听得一声哨响,深渊便飞冲出一群黑压压的东西。韩芸汐认真一看,竟是最凶残的飞禽,食人鹫!

龙非夜瞬间飞掠回来,站在韩芸汐身前,他低声,“小心,这黑鹫会吃人。”

只见食人鹫兵分两路,一半飞到对面的悬崖上,一半飞到韩芸汐他们这边,也没有攻击他们,而是落到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操控这些食人鹫的必定是刚刚那个女人,她就潜伏在附近却不出现,第三关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趁早过去,这些香气会抑制内功,待越久压得越厉害。”龙非夜低声道。

他动用内功飞到悬崖那边才发现这个秘密的,不管第三关的规则是什么,他们的目的地就在对面,只要过了这个深渊一切就结束了。韩芸汐和顾北月都无法单独过深渊,只能靠他带过去。才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他的内功就被压制了三四分,再拖下去他都有可能飞不过去了。

“殿下,让在下行针试试。”顾北月认真说。

龙非夜大方应许,而此时,刚刚那个女子和药王老人就在暗处看着这一切。

女人已经拭去脸色的血迹,但苍白的脸色难掩,她冷哼,“妄想破了我的锁功香,简直痴心妄想!”

“呵呵,老夫这个局,不错吧?”药王老人笑道。

龙非夜待了那么久,内功应该就剩六七分了,而且还在继续被往下压制,他要是同时带两个人过深渊的话,食人鹫趁他们在深渊中突袭,他就没办法护韩芸汐和顾北月周全了。所以,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一次带一个人过去。

而龙非夜一次只带一个人过深渊的话,就必须在两边悬崖都单独留下一个人。

如此一来,不管他是留下顾北月,把韩芸汐先送到对面;还是留下韩芸汐,把顾北月先送到对面,韩芸汐和顾北月都会有一段单独面对食人鹫的时间。没有龙非夜的保护,顾北月和韩芸汐岂能对付得了这么一大群食人鹫呢?

这是一个进退两难,无解的死局!

“高!实在是高!呵呵,如果你不说,我还不知道那位秦王妃不会武功呢!”女子笑道。

“这丫头是个奇才,她不需要会武功。”药王老人的视线始终不离韩芸汐,他久居药庐,打小进入药庐之后,最远就到过试药大会那个场地而已,他对外界了解并不多,对韩芸汐他们了解也少之甚少。

他知道韩芸汐不会武功,却不知道韩芸汐会毒术,更不知道韩芸汐有暗器了。他知道顾北月是五品神医,还是韩芸汐来信中提及的呢。

两人窃喜着,就等着好戏看。

这时候,顾北月已经收针了,针灸一点效果也没有,他奈何不了这种香气。

“到底是药还是毒呢?”韩芸汐也纳闷着,她感慨着药庐终究是药庐,终究会有她和顾北月都不认识,也对付不了的东西。

“这些食人鹫不会是等着龙非夜内功耗尽才攻击我们吧?”她狐疑了。

“应该就是了。”顾北月认真说。

然而,龙非夜却否定掉,“不,它们随时都可能攻击你们,因为以本王如今的内功一次只能带一个人过深渊。”

药王老人和女子的猜测是对的,龙非夜顾虑颇多。

韩芸汐想了片刻,恍然大悟,“第三关的规矩是临时定出来的,这个局就是专门为我们设的!”

她朝哨声的方向看去,冷哼,“她还真没把本王妃和顾大夫看在眼中呀!”

“殿下,趁早过去以免其他不测,王妃娘娘有暗器,在下有小东西,对付得了这些食人鹫的。”顾北月认真说。

韩芸汐却冷声,“本王妃先毒死这群畜生,看药王还敢不敢留下我!”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