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5章 第三关(2)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会毒术,一般都只是解毒,下毒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一回,她分明是怒了。

“时间紧迫,我先带顾北月过去,你自己小心。”

龙非夜对她下毒的能耐还是很有信心的,想当年毒杀逍遥城的蝙蝠群可谓是干脆利索。

深渊很宽阔,木桩桥极长,在过桥的途中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他不会拿韩芸汐去冒险,带顾北月过去也算是探路。

“你们也小心点。”韩芸汐说着,认真朝顾北月手中的小东西瞪去,警告道,“保护好顾大夫,否则唯你是问。”

小东西很狗腿地点头,心中却“呵呵呵”,芸汐麻麻不用警告它,它都一定会好好保护公子的。

大难当前,小东西也是要和大家共进退的!

龙非夜推着轮椅,正打算运功将顾北月推出去,谁知道一声哨响,所有食人鹫忽然全朝龙非夜和顾北月飞冲过来,成包围之势,把韩芸汐忽略在一旁了。

韩芸汐回头朝哨声反向看去,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找死!”

那哨声就是妖娆女子发出的,她还真没把韩芸汐放在眼中,她的目标就只有龙非夜。

“对,只要困住秦王的脚步,拖延时间,一旦他的内功被锁功香锁死,他们就永远过不去!”药王老人平素严肃得很,此时却激动得像个顽童。

妖娆女子盯着黑压压的食人鹫看,等着龙非夜反击,她说,“药老,我们可是说好的,事成之后你得把秦王留在求药洞。”,

“那是自然,你可千万别伤着那丫头。”药王老人的注意力却全都在韩芸汐身上,他想自己要是有这么个孙女,死都可以瞑目喽。

食人鹫鼓动着翅膀,越逼越近已经将龙非夜和顾北月的身影掩埋了,龙非夜却迟迟没动手。

妖娆女子诧异了,“再拖延下去,对他没什么好处呀!”

就这说话间,黑压压的食人鹫群里忽然飘落黑色的羽毛,纷纷而下,数量不少。

食人鹫掉毛?这些食人鹫都是成年,虽然和秃鹫一样秃顶,但身上的羽毛都很丰满,鲜少会掉。

妖娆女和药王老人皆惊,什么情况?

忽然,“嘭”一声,只见一只食人鹫从群体中摔落地上。

妖娆女人和药王老人都看傻了,因为这只食人鹫身上的羽毛全都没了,赤裸裸的就像一只被拔光毛的火鸡。它的眼神不再犀利,瞪得圆滚滚惊恐万分,它像是无头苍蝇乱跳乱跑,发出一阵阵怪叫声,它拼命挥动翅膀,可惜没有羽毛的翅膀已经飞不起来了。

很快,一只只掉光毛的食人鹫就接二连三掉下来,黑色羽毛漫天纷飞,掉毛“火鸡”满地乱跑,整个山洞里充斥着食人鹫鬼哭狼嚎声,这场景任谁看了都会醉。

妖娆女子和药王老人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龙非夜和顾北月却都心中有数,顾北月放开声大笑,龙非夜忍俊不禁。韩芸汐很少下毒,但是每次下毒都会让人记忆深刻,终身难忘呀!

确实是韩芸汐使出的毒针,她的毒术精湛,下毒的技术却很渣,一时间对付不了那么多秃鹫,所以就只能采用这种杀鸡儆猴的方式恐吓食人鹫们。果然,随着掉毛落地的食人鹫越来越多,那些还未遭殃的食人鹫纷纷散开,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渐渐的,龙非夜和顾北月的身影显露出来,他们眼前也不再有阻挡。

妖娆女人一直以为是龙非夜搞的鬼,却见龙非夜双手推着轮椅,什么都没做。到底是谁把她最引以为豪的食人鹫弄得这么滑稽?

她怒而出面,“谁干的,站出来!”

“我!”韩芸汐大大方方承认。

妖娆女人震惊地回头看去,只见韩芸汐抬起一手,袖中飙出了一抹金针朝她迎面飞去,她始料未及来不及躲避,屏住呼吸吓得脸色都白了,直到金针从她脸边飞过,她松了一口气,背脊一片冰凉。

“别怕,我知道你是第三关的守关者,我不会愚蠢到杀了你。”韩芸汐冷冷说。不管第三关的规矩是什么,至少他们不能直接攻击守关者,而守关者也不能直接攻击他们。

“你居然会暗器!”妖娆女人很不可思议。

韩芸汐朝她背后的黑暗处看去,笑道,“毒术是我主业,暗器算业余的。”

“什么意思。”妖娆女人听不懂。

“就是,敢挡我路者,统统毒死!”

韩芸汐的笑容陡然转冷,杀气逼人。妖娆女人竟被震慑得后退了一步,而躲在黑暗中的药王老人一手抓着胡子,一手按在心口上,他被吓得不轻呀!之前怎么就不知道这个丫头毒术这么厉害呢?把她留在药庐里,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把他的药草全毒死了怎么办?药王老人的决心第一次出现动摇了。

妖娆女人心中忌惮,表面却不服输,她冷笑道,“这么大的本事,怎么不自己走过去?”

“我懒,反正我男人会背我。”韩芸汐懒懒答道。

这时候,龙非夜一掌将顾北月连轮椅震飞了出去,他亦随即凌空而上,他才不会一步一步踩着木桩走过深渊,以他目前的功力,中途在木桩上借力两三次还是顺利过得了的。

妖娆女人大急,吹了一声音调诡异的口哨,方才逃散掉的食人鹫又重新飞了回来,似乎还有一些新加入了,数量庞大,密密麻麻让人看了都会起鸡皮疙瘩。

韩芸汐纳闷了,这些食人鹫是健忘,忘了刚刚的恐吓,还是被强行操控过来了呢?

大批食人鹫汇聚在空中,形成一堵严严实实的黑墙,拦住了龙非夜和顾北月的去路。龙非夜追上顾北月,一手握住轮椅扶手,一手拔剑。

虽然屠杀这些食人鹫会耗费内功,但是总比耗时间来得好,在锁功香中,时间对于他来说就是内功。他把顾北月带过去之后,还得折回来把韩芸汐带走,拖延一刻,韩芸汐就多一份危险。

龙非夜紧握长剑,冷不丁一扬,如虹剑气便排山倒海朝食人鹫墙劈去,一剑而已直接把严严实实的黑墙击得粉碎!食人鹫死了不少,剩下的像是被激怒了一样,疯狂朝龙非夜攻击而来。

龙非夜迎面而上,一手剑起剑落,鲜血四溅;一手紧握轮椅扶手,稳稳撑住顾北月和轮椅的重量,没有让顾北月倾斜分毫。

顾北月看着他青筋浮现的手背,满心复杂,小东西也看着,竟有些心疼。它一直都知道龙大大看起来很凶,其实对自己人非常好的。

虽然龙非夜斩杀了很多食人鹫,也带着顾北月不断往前走,却没能走多远。

妖娆女人得意地大笑,“他能背你过去?呵呵,你等着吧!”

这个女人很风骚,但是并非没有头脑,她的食人鹫没有攻击韩芸汐也没有攻击顾北月,而是集中兵力攻击龙非夜。她知道龙非夜是他们的主力,只要牵制住龙非夜,他们一定过不了桥。再多来一些食人鹫都不是龙非夜的对手,但是龙非夜耗不起时间。

韩芸汐没理睬妖娆女人的挑衅,接连打了几道暗针和之前一样打落了好些只掉毛食人鹫,可是,这一回并没有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这批食人鹫像是死士一样,被下了死命令。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又继续打了几针试探,妖娆女人不屑讥笑,“慢慢来呀,不着急,我会一只一只好好帮你数的。”

韩芸汐偏头看来,“你确定?”

妖娆女子竟有些没底,只是她还是嚣张地说,“确定!”

“等着!”

韩芸汐潇洒地走上前,在一只死掉的食人鹫面前蹲下,只见她取出一排金针来对那死食人鹫进行针灸。

妖娆女子走近认真看,只见韩芸汐的金针头淬了毒,全是黑色的,没一会儿,食人鹫尸体上就散发出一阵诡异的味道。

不去毒杀那些活的,反倒对死的动手,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妖娆女人捂着鼻子还没看明白呢,背后那群围攻龙非夜的食人鹫像是着了魔,竟争先恐后朝韩芸汐这边飞过来。

妖娆女人惊得狂吹口哨,可是食人鹫完全不受她的操控,疯狂扑来。韩芸汐退开之后,食人鹫居然全扑在那只尸体上,争食!但凡吃到尸体的食人鹫无一例外全都当场暴毙,而一暴毙立马就沦为同伴的食物。

如此循环,没一会儿便一地尸体。

龙非夜回头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带顾北月继续往前,韩芸汐双臂环胸站在一旁看着,高高在上,嘴角微扬,仿佛她才是食人鹫的操控者。

妖娆女人吓得脸色苍白,“不……不!”

“你大可不必一只一只数,因为它们全都会死!”韩芸汐撂下这句话,洒脱地转身往深渊边去。她刚刚试探过了,确定这些食人鹫已经被下了死命令,但凡被完全操控的禽类,都适用一种叫做“自相残杀”之毒,一如当初逍遥城的巨蝙蝠。毒是一样的,施毒方式不同罢了!

妖娆女人如果够聪明,应该攻击她才对。

食人鹫的威胁解除,他们应该安全了。韩芸汐站在深渊边看着龙非夜和顾北月的背影,等着龙非夜过来接她。

他们的时间还是够的吧。

无奈,很快韩芸汐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