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6章 第三关(3)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的错不是算错时间,而是低估了妖娆女人的阴险残忍。

妖娆女人和她一样,看着龙非夜和顾北月的背影迟迟都没有行动,像是已经放弃了,而实际上她正在寻觅着动手的最好时机。

这一回,她倒要看看韩芸汐有多大的本事可以帮上忙!

此时,龙非夜已经飞过一半路程,凌空在深渊中,他竟至今还没有在木桩上借过力。妖娆女人心中暗暗佩服着,没料到龙非夜的内功会那么可怕。她原以为飞过一半路程,龙非夜至少要在木桩上借力三次的。岂料他带了一个坐轮椅的废人,竟能一口气飞过一半路程。

“真真不容小视,唉,可惜了……”妖娆女人喃喃自语,向来狠心,可面对龙非夜如此优秀的男人,她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当然,注定得不到的,她宁可毁掉!

此时,隐身在黑暗中的药王老人也盯着龙非夜看,他非常清楚妖娆女人要耍什么手段。他紧张得双手死死揪住自己的长胡须,都忘了疼痛,全然没有在外面那种严肃尊威感。

他被那一批自相残杀的食人鹫吓到了,已经开始心生悔意,不敢留韩芸汐在药庐。但是,他依旧很想当韩芸汐的师父,真正的师父。他想教她药术,将来把药庐交给她。

韩芸汐的优秀,会让人心服口服,让人无法放手。

想挽救这份师徒关系,就必须阻止妖娆女人,可是,他办不到了,因为求药洞里的事情他做不了主,韩芸汐他们既进入求药洞,就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忽然,原本在木桩长桥上凌空而飞的龙非夜冷不丁落下来,他终于要借力了!

此时此刻,他正一脚狠狠往下方的木桩踩去。借力这种事,用力越猛,反弹之力就越大!无疑,龙非夜这一脚踩得非常重,他想借这一脚之后,加速飞抵对岸!毕竟他放心不下韩芸汐的。

借力的原理,韩芸汐还是看得明白的。她对龙非夜非常有信心,可万万没想到,就在龙非夜激将踩到木桩的时候,妖娆女人冷不丁一声令下,“放箭!”

刹那间,无数利箭凭空而去,精准无比地射在木桩上,瞬间就让木桩四分五裂,碎片散落到深渊中,没了影。

龙非夜一脚踩空,整个人瞬间失去重心,带着顾北月狠狠跌了下去!原本需要借力的时候已经是快撑不住了,再加上他狠狠往下踩的力气,他们这一跌,足足跌了三四米深。

与此同时,空气中的锁功香忽然变得非常浓烈,浓得让人控制不住打喷嚏。妖娆女人这是要赶尽杀绝呀!

“龙非夜!”韩芸汐大惊,只见龙非夜和顾北月飞速地往下坠,没有任何东西可攀附,身影越来越远。

“龙非夜!”她不停大喊,也不知道龙非夜听没听到,并没有回应她。

一切发生得实在太突然了!

“哎呦,深渊下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呢?”妖娆女人有些惋惜,但是面对韩芸汐的时候却端着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们输定了。还不到半个时辰,时间就到喽!”

韩芸汐完全顾不上输赢,她趴着在深渊边,努力地看着那越来越渺小的身影,不停地叫喊龙非夜的名字,希望能得到回应,希望那个男人能像以往那样回她一句,“放心。”

深渊下面是什么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龙非夜身处深渊中间,四周没有任何可借力之地;重要的是龙非夜还带了负伤的顾北月,重要的是锁功香忽然变浓,龙非夜的内功消耗极大,谁知道他还剩下多少内功,能撑多久?

此时,韩芸汐还是冷静的,她立马抬手,暗针瞄准妖娆女人,“解除锁功香,否则本王妃杀了你!”

这是她唯一能帮到龙非夜的,锁功香解除之后,龙非夜的内功即便一时无法全恢复,但至少不会继续减弱,还会有希望。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嘻嘻!”妖娆女人故意掩面而笑。

“本王妃是命令你!”韩芸汐厉声。

“如果,我不呢?”妖娆女人挑衅道。

韩芸汐没废话,毒针刹那飙出,妖娆女人立马闪躲,韩芸汐眸光一狠,暴雨梨花针三十三枚金针齐出。这些金针淬了三十三种毒,有的要接触到才会中毒,有的则是带了毒粉,吸入即中毒。

妖娆女人并非一等的高手,一时间面对这么多暗针应接不暇,虽然勉强躲开了,但终究躲得不够及时,吸入了毒粉。她立马感觉到全身皮肤瘙痒难耐。

“你敢对守关者动手?你一辈子都休想出去!”妖娆女人暴怒。

龙非夜有性命之忧,韩芸汐还顾得上什么规矩,就是玉皇老儿定的规矩,她也当放屁!她怒声,“马上解除锁功香,否认食人鹫就是你的下场!”

妖娆女人很想忍住瘙痒,可惜办不到,她才抓几下而已,手臂的皮就抓破了,一出现破口周遭的皮肤立马开始溃烂。

食人鹫的下场是什么?

掉光毛?还是被同类啃噬?

妖娆女人哪敢想象?她吓坏了,连忙改口,“你赶紧帮我解毒,我马上解除锁功香!”

“你没有资格同本王妃条件!”韩芸汐怒声,不停往深渊看去,龙非夜和顾北月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

她耽搁不起!

妖娆女人亦是耽搁不起,可是,她无计可施呀!她骗韩芸汐的,她根本没办法马上解除锁功香。锁功香一旦释放出来,谁都没办法解除,只能等它自己散掉。

见她眼中的闪躲,韩芸汐心惊了,“你办不到?”

妖娆女人只能点头,“韩芸汐,第三关的规则是我决定的,只要你给我解药,我一定放你出去。我说到做到!”

韩芸汐怒不可遏,“我警告你,我夫君若有分毫闪失,我必扒你三层皮!”

她往深渊里看去,恨不得将龙非夜的背影锁在眼中,可惜,那模糊的背影已经非常非常渺小了。

妖娆女人看着自己的手臂大有掉三层皮的趋势,她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劝韩芸汐,“我老实告诉你,这么深的深渊摔下去,别说是死,就是尸体都未必找得到,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我若不开门,你永远都出不去!”

“他不会死!你给我闭嘴!”韩芸汐好凶好凶!

妖娆女人整个手臂都开始溃烂了,她冲到韩芸汐面前去,急声,“这会儿他的内功一定全没了,必死无疑!你还是顾好自己吧!”

“啪!”

一声巨响,韩芸汐狠狠甩了妖娆女人一巴掌。

“你打我!”

妖娆女子大怒,随即也扬起一巴掌,只是,见韩芸汐那双充满血丝,怒意滔天的双眼,她竟怕了,不自觉放下手。

“他不会死!我还活着,他就不敢死!”韩芸汐一字一字冷冷说。

她回头看向深渊,继续大喊,“龙非夜,你听到了没,你回我一句!”

“龙非夜!”

没有回应,而且,就一刹那而已,那渺小的背影就消失了。她便再也看不到那最熟悉的身影了,彻底消失,没了!

“不要!”

韩芸汐终于失去理智了,哭腔浓浓,“龙非夜,你应我一声好不好!”

上一回他心口中刀,她至少还能看到他,还能紧紧握住他的手,还能帮他找大夫。可是,这一回,她完全帮不上忙。她讨厌这样无力的自己。

看不到那熟悉的身影,洒脱坚强的她瞬间就变成胆小鬼,她浑身都在颤抖,疯了一般大吼。

“龙非夜,你应我一声!你能上来的对吧?”

“龙非夜,我等你!”

“龙非夜,你要敢不上来,我就跳下去!”

……

龙非夜,一百步还未走完,你怎么可以远离芸汐呢?

可惜,他真的消失了。

韩芸汐趴在悬崖边,傻愣愣地喃喃自语,像是迷路的孩子不知所措,令人心疼。

怎么办?

芸汐的殿下不见了。

她都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跟他分开过了,她一只以为走近了,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龙非夜,你会上来的,对不对?”

“龙非夜,说好要带我过去的,你怎么能骗人呢?”

“龙非夜,你要骗我一次,我当一百次!我便再也不相信你了!”

……

任由她怎么警告,深渊里始终一片死寂,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喃喃着什么,又像是呜咽而哭。

妖娆女人站在一旁不断的挠痒,巴不得把韩芸汐推下去,却又不敢,她急得都快疯了。这时候,药王老人也忍不住跑出来,他往深渊里一看,无奈得直摇头,又后悔又烦躁。

见韩芸汐这模样,他真的很心疼。

“丫头,人死不能复生,你得为自己着想呀!求药洞的规矩如此,当初老夫劝过你们,不是?”药王老人努力地想挽回些形象。

可惜,韩芸汐像是傻掉了,没理睬他。

药王老人看了妖娆女人一眼,颇为心急。虽然求药洞属于药庐,却并非他管辖,而是有另外的管理体系。再拖下去,万一真把妖娆女人折腾死了,到时候即便他出面恳求,求药洞的守护者也不会放过韩芸汐的。

“丫头,咱们好好商量商量吧,你帮她解了毒,老夫也不强行留你在药庐,可好?”药王老人又劝说。

韩芸汐忽然怒目看来,杀气腾腾 ,有妖娆女人的前车之鉴,药王老人吓得后退,谁知道韩芸汐并没有对他动手,而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