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7章 第三关(4)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并没有对药王老人动手,而是回过头去,倾身往深渊里跳!

龙非夜不上来,她下去找。黄泉路上,忘川河边,奈何桥头,她都去找!

药王老人大急,伸手要去拉人,可惜距离远了,根本来不及,眼睁睁看韩芸汐跳了下去。

“不!”药王大人痛心大喊,真真后悔。

妖娆女人亦追了过来,韩芸汐摔死了,谁帮她解毒呀!她怎么办?

然而,就在这时候,深渊中忽然飞出一道影子,朝对岸而去,两人认真一看,发现那竟是坐在轮椅上的顾北月!

他从深渊里被抛出来,凌在半空,眼看又要掉落下去了,一道长鞭随即从深渊里甩出,狠狠甩在轮椅上。天晓得这一鞭有多重,竟将轮椅推出,将顾北月带到对面悬崖上。

“嘭!”

一声巨响,顾北月连人带椅摔在地上,震了好几下才稳住,小东西在他身上弹起又落下,昏头转向得都站不稳。

他们到底在深渊里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但是,那一鞭子必定是龙非夜使出的!

他们,没死?

怎么可能呀?

药王老人看得目瞪口呆,妖娆女人也震惊了,惊得都忘了挠痒,“不可能!他不可能还有内功,不可能!”

锁功香的浓度足以让任何人的内功在一盏茶的时间里全部消失,龙非夜哪来的内功?而且还这么强悍?要知道,即便没有中所功香,再厉害的高手深处无处借力的深渊中,也不可能使出这么大的力量!

龙非夜是怎么办到的?

他居然能把顾北月推上来,而且就一鞭子而已,便直接将顾北月飞过一半的路程。

如果他早有这样的力量,刚刚就使出来了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王老人和妖娆女人都被震撼到了。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齐刷刷的探头往深渊里看,只见龙非夜抱着韩芸汐从深处飞上来。

这……

这个男人是神吗?

两人看得目瞪口呆,一道长鞭忽然狠狠窜上来,惊得他们慌忙后退,妖娆女人后脚踩偏,直接摔地上了。

长鞭窜上来,他们才看清楚鞭梢卷着一把长剑,长鞭从深渊里呈抛物线状飞出,长剑狠狠刺在地上,固定上,而龙非夜拉紧长鞭,抱着韩芸汐直接一飞冲天,冲出深渊,凌空而上。

一气呵成,真真霸气!

他横抱着韩芸汐旋转落地,衣裙翻飞,别样浪漫。

药王老人和妖娆女人,甚至对面的顾北月和小东西都震惊着,龙非夜却旁若无人,眉头紧锁盯着韩芸汐看,冷冷问,“跳下去干嘛?找死吗?”

“找你!”韩芸汐还在发怔,至今都未回神,真真吓坏了。

“愚蠢的女人!”龙非夜一脸不悦。

谁知道,韩芸汐忽然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哇一声就哭了,“龙非夜,你没死!呜呜……你没死!没死!”

龙非夜还要教训的,可一听到韩芸汐的哭声,就不知所措了,冷峻如修罗的脸上甚至闪过丝丝慌张。

这个女人一哭,他的世界就凌乱了。

韩芸汐抱着好紧好紧,他不得不低头,方便她抱;韩芸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有洁癖的他只能任由鼻涕眼泪全抹胸口;韩芸汐还在颤抖,向来铁石心肠,冷酷寡情的他,整颗心抽疼着……

然而,他并没有叫她不要哭,而是任由她发泄,他知道这一回她真的吓着了。

他从很小很小起就从未哭过,也不会再哭。但是,他知道哭出来心里会舒服些。

就这样,整个山洞一片寂静,唯有韩芸汐低沉的呜咽声,她埋头在龙非夜胸口上,一声声都哭到他心里去了。

顾北月远远看着,听着,亦是心疼不已,只是,心疼之余也有些淡淡的无奈。刚刚他和龙非夜都听到了韩芸汐的声音,只是情况太紧急了,无法回应她。

从始至终,她喊的就只有一个名字,龙非夜。

“傻丫头……”顾北月无奈而笑,他轻轻抚摸着小东西,回想起深渊下的那一幕。

他和龙非夜掉下去的时候,锁功香忽然变得非常浓烈,龙非夜知道自己办不到,所以放弃飞冲上来。他努力地想保持平衡,做到安全落地,这样至少有机会保命。

可是,锁功香很快就封锁了他所有的内功,顾北月记得很清楚,锁功香一浓烈之后,龙非夜就瞬间没了力气,带着他疾速下坠。

可是,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龙非夜身体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气,随后他像是恢复了一样,竟然拉住轮椅,在深渊中稳稳的停住了。

龙非夜好像在调整体内的内功,停了好一会儿才将他震出深渊,随后补了一鞭就送他上来了。

他敢肯定,龙非夜后来爆发出来的内功和之前的不一样,而且远远强于之前的。

这家伙的内功原本就非常浑厚霸气,不可多得,如今这内功更加恐怖。

顾北月琢磨着,这会不会不是内功,而是一只被封印在龙非夜体内的力量,情急之下,龙非夜只能解除封印?

思及此,顾北月朝对面那还刺在地上的长剑看去。

龙非夜有力气将他连人带轮椅推出深渊,却没办法抱韩芸汐上来,得使用长鞭在悬崖上借力,如此看来,他解除封印必定是马上就付出代价的。

否则,就一前一后而已,他大可不必借助外力的。

顾北月基本肯定了,龙非夜体内必定藏有秘密。他的剑术来自天山剑宗,鞭术却不为人知。这股被封印的力量,是来自天山剑宗呢,还是和鞭术有关?

这个时候,韩芸汐已经不哭了,反倒在笑。

看着好端端在眼前的龙非夜,她带泪傻笑。

原来,彪汉的秦王妃韩芸汐也会有这么傻的时候呀!

龙非夜原本心疼着,却被韩芸汐此时表情逗乐了,他有些忍俊不禁,但还是忍住了。

他温柔地擦拭她的眼泪,嫌弃道,“就这点事就怕了?”

“你不在,怕有用吗?”韩芸汐认真问。

龙非夜倒不知如何回答,揉了揉她的刘海,低声,“好了,没事了……”

“你怎么破了锁功香?”韩芸汐总算是好奇了。

“本王的内功不至于那么弱,这招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懂吗?”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摇头,她不懂。

“这是内功修行的最高境界。”龙非夜淡淡道,到底是真是假,唯有他自己清楚了。

韩芸汐还想再问,这时候妖娆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发飙了,“韩芸汐,他没死!你还不赶紧帮我解毒!”

再不解毒,她浑身皮肤都会烂掉的。

韩芸汐想跳下来,龙非夜却用力抱住她,不让。韩芸汐就从了他,冷声问妖娆女人,“第三关规矩是你定的?”

妖娆女人当然知道她什么意思。虽然时间还未到,但是韩芸汐对守关者动手,已经是违规,他们输了。

“是我定的!韩芸汐,你们既敢来闯求药洞,就得遵守求药洞的规矩!你们没本事顺利过去,怨不得我!”妖娆女人辩解道。

韩芸汐冷笑起来,“规矩?那你守规矩了吗?别告诉我你原本就知道我和顾大夫不会武功?”

设下这样的局,明显是事先知晓她和顾北月的弱点。

妖娆女人扯了扯嘴角,没回答,她心知肚明自己违规再先。

“怎么,药王老人还能插手求药洞的事务?”韩芸汐又问,虽然她不了解,但是就药王老人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她也猜得到。

妖娆女人彻底无话了,她不停地挠痒,虽然很不甘心让步,却无可奈何。早知道就不招惹这帮人了。

她投降了,“好,你帮我解毒,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清楚来,什么叫做不计较了?”韩芸汐还剩下谨慎的。

“我就当你没攻击我,成了吧!”妖娆女人不情愿地说。

韩芸汐这才给她解药,而龙非夜抱着她,转身就飞出去,这一回他还是借助长鞭,飞到半途,用长鞭将长剑甩出,刺在对面悬崖上,才飞过去。

虽然他的内功看起来比之前的要好,可是,远远没有刚刚在悬崖中爆发出来的强,顾北月一只都在观察着。

但是,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落地,顾北月就收回视线了。

总算,都过来了,背后就是石门。

妖娆女人和药王老人在对面,药王老人似乎心虚,早就不见了,妖娆女人服了解药,舒服多了。

可是,吃了这么大的亏,她怎么会甘心?

她远远看着韩芸汐他们,不言不语。

“你还不开门?”韩芸汐大声问。

“谁告诉你们过去了就结束了?我出去,自己开门呗。”妖娆女人冷笑地问,她是不甘心呢,偏偏启动机关,让韩芸汐他们等着。

“你!”

韩芸汐正让跟龙非夜联手对付她,这时候,小东西忽然跳到石门上去,疯狂地啃噬起来。

说好共进退的,小东西一直想帮忙可惜迟迟找不到机会,如今总算可以出一份力了,它怎么也得抓住机会呀!

石门什么,拦不到它的!

果然,没一会儿,庞大的石门就变成一堆粉末。

妖娆女人彻底傻了,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呀,连带来的松鼠都这么可怕!

韩芸汐他们已经不屑理睬妖娆女人了,三人小心翼翼往门内去。

从未有人顺利通过求药洞的三大关,这石门之后,会是什么地方呢?韩芸汐他们还会遇到什么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